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15集剧情介绍

  银雪仙逝化成白雪片片飞舞 刀咧香知银雪死讯同意嫁战枫

  烈如歌找到银雪的时候看到他就无力的坐在那里,如歌冲向银雪抱着他,银雪告诉如歌自己就要走了,如歌心痛的泪流不止,不停地问银雪要怎么样才能救他,哭诉着最讨厌就是银雪欺骗自己,明知道救了玉自寒之后会如此,可是就是骗了自己硬说自己会没事。银雪无力地叫着歌儿,让歌儿抱紧自己,如歌抱着银雪哭着安慰他只要下山就可以救他了,虽然如歌明知道没有人可以救银雪。突然银雪化成了片片白雪飞向天空,空中飘着银雪的话,人活百年到头来不过黄土一捧,终究争不过天,歌儿,千万不要忘记我。

  烈如歌抱着银雪的雪衣呆呆的坐在那里,不停地念叨着,他不见了,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不见了,眼泪一颗颗滴落脸颊。

  玉自寒清醒过来,抓着玄簧问歌儿,当知道歌儿无事,玉自寒才发觉自己已经痊愈了,玉自寒让玄簧送拜帖去雪衣王寝殿,自己要亲自去拜谢,玄簧告诉玉自寒雪衣王已经仙逝了,玉自寒亦伤心不已。

  皇帝得知雪衣王仙逝的消息,命在帝王侧为其立上衣冠冢,厚葬。品花楼众人均为银雪着白衣送行,玄簧到敬阳王府捉拿二夫人,却不料已经人去屋空,守门将被杀死在床下。

  凤凰看到花大娘伤心来劝她,凤凰认为人终有一死,自己也难逃一死,不必悲伤,花大娘却觉得凤凰自从来到品花楼就一直琢磨不透她,问凤凰究竟有没有在意的人和在意的事情,凤凰均摇头否认。此时一对兵将受静渊王府的命令来品花楼搜查可疑的人,凤凰面露着急之色,担心发现雷惊鸿的存在,可士兵并无任何发现,雷惊鸿早已躲在外面。

  香儿将银雪仙逝的消息告诉刀咧香,刀咧香闻言伤心落泪。而烈如歌更是伤心不已,不吃不喝不睡,黄综不得已点了如歌的穴道,这样可以让她休息一会。雷惊鸿此时来到静渊王府外找如歌,王府的人不允许他进门,雷惊鸿就丢火器进王府,被人带到玉自寒面前。玄簧责怪雷惊鸿都是他们的人才导致银雪仙逝的,正愁找不到他呢,雷惊鸿却向玉自寒澄清并非霹雳门所为,而是霹雳门出了内鬼,自己身上的伤也是二夫人所为,蝶衣可为雷惊鸿证明此前见过雷惊鸿的经过。玉自寒同意雷惊鸿留在王府,命令所有人不得外传,暂时保他一命。

  烈如歌昏迷中呼唤着银雪的名字,她感觉似乎抓到了银雪的手,挣开眼一看却是玉自寒,如歌抽出手做起来眼泪婆娑。突然如歌找不到银雪的衣服着急的冲出屋子问蝶衣,蝶衣告诉如歌怕她看了难过已经收起来了,如歌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的害怕连银雪的衣服都不见了,此时蝶衣突然发现如歌连鞋子都没穿就跑出来,坐在轮椅上的玉自寒看到这样失魂落魄的如歌非常心疼。

  玉自寒向如歌问了那天银雪遇害的详细经过,入宫面见皇帝。皇帝让御医为玉自寒把脉发现他已痊愈,皇帝甚是欣慰,问及雪衣王仙逝的事情是否属实,玉自寒又将那夜发生的事情向皇帝讲了一遍。玉自寒出宫时碰到敬阳王和景献王,敬阳王为二夫人的事情向玉自寒赔不是,玉自寒认为不一定就是霹雳门所为,再说这件事跟敬阳王没有关系。景献王则非常关心玉自寒的婚事,他认为玉自寒选定的未婚妻有着号令武林的能力,自然要非常关注才行。

  如歌来到品花楼,这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花大娘,如歌看着大大的舞台想着那日银雪指着自己说选定了共度此身的人就是她。花大娘此时出现带着如歌来到银雪的房间,向如歌讲述了自己来品花楼的经过,当年花大娘是刚刚死去夫君的19岁女孩,看到品花楼招聘丫鬟的告示便走了进来见到银雪,那时银雪就选定了花大娘担任品花楼的主事,而有琴泓则是因为被人耽误影响了进京赶考,有琴泓气的追杀那人至品花楼,银雪指点有琴泓后收入品花楼。花大娘说他们都知道品花楼只是银雪在洛阳的落脚点,不会长留这里的,银雪曾告诉花大娘自己其实是个老人,之所以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一个人。

  花大娘劝如歌不要一直沉溺悲痛,否则会让身边的人担心,如歌向花大娘承诺自己一定会找出真正伤害风儿和银雪的人,为他们报仇,也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再受伤害。

  玉自寒看到如歌脸上有了点笑容觉得终于放心了,他告诉如歌战枫的婚礼在即,庄主来信让他们尽快回去。本以为如歌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伤心,岂料如歌一点没感到伤悲,反而镇定地说要回去送给战枫结婚大礼,玉自寒看到如歌真的放下这段感情觉得很欣慰。

  凤凰来找雷惊鸿要账,她希望雷惊鸿能带着自己走,她告诉雷惊鸿自己不想在品花楼做一辈子妓女,可一直没找到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希望能跟在雷惊鸿身边过搏一搏,没准能否成为人上人,雷惊鸿最终同意带走凤凰。

  刀咧香跟刀无暇说自己同意嫁到烈火山庄,刀无暇很开心,承诺刀咧香等到烈火山庄消失之后,她依然是无刀城的大小姐,休了战枫风风光光再嫁一次。

烈火如歌第16集剧情介绍

  莹衣大闹战枫婚礼被打伤 烈明镜宣布烈如歌为庄主

  烈如歌和玉自寒回到烈火山庄,裔浪看到随行而来的凤凰均是面露惊讶之色。烈如歌去见烈明镜时和战枫相遇,二人如同陌路一语不发,擦肩而过。

  如歌将断雷庄的事情告诉了烈明镜,烈明镜答应派裔浪去查一下,不能仅凭如歌的推测就去责问战枫,如歌点头称是。烈明镜让烈如歌给战飞天上香,烈明镜问如歌是否责怪自己同意战枫的婚事,烈如歌坦诚的确责怪父亲草率同意这桩婚事,烈如歌认为无刀城的人心怀叵测图谋不轨。烈明镜对女儿的长大很赞许,但是烈明镜希望看到战枫结婚生子,所以明知道无刀城有所图谋还是同意了战枫的婚事,而至于无刀城的人烈明镜根本没放在眼里。

  战枫回到枫院,那里有无刀城派来的,也有山庄安排的人在为战枫布置新房,战枫看着满眼的红彤彤一点即将大婚的喜悦之情都没有,他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想着儿时自己曾问如歌为什么喜欢穿红衣服,如歌认为新娘子都是穿红衣服,红色漂亮。战枫让如歌长大做自己的新娘子,如歌告诉战枫说话一定算数,长大就做他的新娘。

  蝶衣来见青龙堂的堂主钟离无泪,钟离无泪向蝶衣打听霹雳门的雷惊鸿,并说这件事已经被他压下来了,但是担心如歌和蝶衣被人利用,毕竟洛阳的事情是霹雳门所为,蝶衣笑问钟离无泪是不是担心自己,笑语间多有挑逗暧昧之意,钟离无泪害羞的慌忙离去。

  烈如歌玉自寒姬惊雷和战枫一起喝酒,烈如歌为战枫道喜,并细心照顾玉自寒吃喝。姬惊雷要跟烈如歌打赌抢筷子打赌做游戏,烈如歌最终同意了姬惊雷的赌约,但是却输了,姬惊雷问如歌心中是否还有那片荷塘,如歌回答不知道。接下来如歌和战枫抢筷子,两人从屋里抢到屋外,最终烈如歌和战枫手中各执半截筷子,烈如歌胜出,问战枫为什么娶刀咧香,究竟有什么目的,战枫回答是为了自己。烈如歌劝战枫迎亲队伍还没有出庄,此时反悔还来得及,战枫反问如歌希望自己反悔吗?如歌告诉战枫不要再让烈明镜伤心难过,不要再错下去,战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姬惊雷让烈如歌赶紧告诉战枫她还喜欢他,如歌却不肯再说,玉自寒从旁叫住姬惊雷告诉他,如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一切都是为了师傅。

  玉自寒问如歌是不是怀疑什么,如歌告诉玉自寒以前自己都是困在战枫的感情里看不清楚,现在结合所有的事情总觉得有个人在制造一个陷阱,希望大家都困在其中。玉自寒认为只要静观其变对方总会露出马脚的。烈如歌为了在战枫婚礼上避嫌,毕竟新娘是着红色,让薰衣为自己找一个不是红色的衣服在战枫大婚之日穿,可惜从小到大她所有衣服都是红色,薰衣只好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如歌。

  战枫站在门外迎接新人,脑中想着暗夜罗跟自己说的话,暗夜罗曾告诉战枫只要娶了无刀城的三小姐,烈明镜就没有理由不把山庄交给战枫,提前向战枫道喜。

  烈火山庄大弟子大婚,各门各派的人都前来道贺,宾客也都纷纷议论战枫大婚将来必定接管烈火山庄。烈如歌看到烈明镜笑的那么开心,她也放下了对战枫所有的情感,烈明镜一心想让战枫成婚早日抱上孙子,对此如歌也很想满足烈明镜的心愿,因此诚心祝福战枫幸福。

  正当战枫和刀咧香拜堂之际莹衣突然出现,莹衣质问战枫心里不是应该喜欢自己吗,为什么现在会娶别人,并用腹中胎儿逼迫战枫放手。莹衣跪下求刀咧香成全自己,她告诉刀咧香战枫根本就不喜欢她,如果刀咧香不是无刀城的三小姐战枫根本就不会娶她。刀咧香摘下盖头,冷冷的看着莹衣让战枫管好自己的女人,战枫大喝一声让莹衣滚出去,并说不可能跟莹衣有孩子,莹衣一愣,裔浪突然出手一掌将莹衣打晕过去,烈如歌责怪裔浪出手太重,认为烈火山庄又不是歪门邪道,之后,如歌让薰衣和蝶衣带着莹衣离开去往竹院。

  烈明镜突然当众宣布将烈火山庄之位传给烈如歌,并让莹衣的事情交给烈如歌全权处理。

  竹院内,蝶衣对烈如歌救莹衣非常不满,她认为当初莹衣害的如歌伤心,并且战枫为了莹衣还打伤自己。岂料,如歌却让蝶衣却青龙堂查一下莹衣的底细,蝶衣慌忙离去。钟离无泪答应蝶衣次日给她消息。

  烈如歌告诉蝶衣自己已经点了莹衣的穴道,在钟离无泪传来消息之前不许任何人接近。蝶衣对于如歌即将接任庄主很不开心,她担心自此以后如歌接任山庄之位就会每日让人烦,那样过的就很不开心,薰衣却认为烈如歌正该接任庄主之位,烈火令是庄主早就给了如歌,而且还是庄主的唯一女儿,两人为此争执不下,如歌却认为父亲没准明天就改变主意了呢,见两人仍是争执,如歌起身出去散心。

  新房内,满床的花生和桂圆,床边坐着蒙着盖头的刀咧香,满脸的冰冷,看不出一丝作为新娘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