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17集剧情介绍

  雷惊鸿夜闯刀咧香新房 烈如歌得知战枫退婚真相

  刀咧香独自坐在铺满花生桂圆的床上,透过盖头下方看到一双脚慢慢走过来,刀咧香悄悄抄起了藏在被子下面的刀,刀咧香刚要出手盖头却突然被掀起,原来是雷惊鸿。刀咧香看到雷惊鸿有些吃惊,挖苦雷惊鸿最近得罪朝廷居然还有胆子来到烈火山庄,而不是着急逃命。雷惊鸿问刀咧香为什么要嫁给战枫,刀咧香告诉雷惊鸿自己是为了查清楚银雪的死才答应的,雷惊鸿闻言面露欣喜之色。此时突然闹洞房的人来到门外,刀咧香将雷惊鸿藏在床上蒙上被子,正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姬惊雷及时赶到连吓唬带哄骗的支开众人。雷惊鸿和刀咧香两人坐在床上静静地聊天,刀咧香没想到自己的洞房花烛夜居然是跟雷惊鸿一起过的,刀咧香劝雷惊鸿赶紧离开烈火山庄说这里一点不安全。

  雷惊鸿觉得奇怪,银雪明明是被暗河宫杀死的,可刀咧香却答应嫁给战枫很是奇怪,刀咧香说有些事不能告诉雷惊鸿,毕竟牵涉到两位哥哥。雷惊鸿故意逗刀咧香看自己手中拿着的是什么东西,趁着刀咧香贴近自己的时候将刀咧香按倒床上,刀咧香虽然责怪雷惊鸿欺负自己,可是爱慕之情也是溢满脸上,紧紧的闭上眼睛。雷惊鸿却并未侵犯刀咧香,反而很开心,他终于看清楚刀咧香并不爱战枫才嫁给他的,雷惊鸿不在乎刀咧香是否曾经和战枫拜堂,他只知道自己爱刀咧香。

  战枫不知不觉来到荷塘,看到烈如歌站在那里,战枫走到如歌身侧,如歌却迅速后退和战枫保持一定距离,如歌对战枫说说今天是战枫的洞房花烛夜,刀咧香在等他,实在不该出现在这里。战枫问如歌是不是很怕自己,怕离得太近就没有勇气再次离开。如歌却显得很平静质问战枫是不是从未爱过莹衣,如歌真爱过就不会见死不救,而当初跟烈如歌退婚也绝对不是为了权贵,因为烈火山庄比无刀城更加能给他权贵,之所以能让战枫变成这样唯一的原因就是战枫恨烈明镜,从两年前战枫看烈明镜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战枫否认了这个推论。烈如歌追问战枫为什么会变得像魔鬼一样,瞬间,战枫又变得冷若冰霜,他明确告诉烈如歌之所以自己这么晚来到荷塘就是为了劝如歌放弃庄主之位,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战枫一夜未回新房,刀咧香天一亮看着雷惊鸿倚在床头柜子上睡得香,细细的端详着雷惊鸿居然发现雷惊鸿长得还不错,刀咧香叫醒雷惊鸿让他赶紧离开,雷惊鸿告诉刀咧香自己藏身玉自寒的住处,不会在烈火山庄久留的,刀咧香叮嘱雷惊鸿万事小心。

  霹雳门门主雷恨天被二夫人用绳子绑起来跪在船舱的地上,雷恨天惊问二夫人自己待她那般好难道还比不上暗河宫做婢女吗?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二夫人告诉雷恨天自己并非暗河宫的宫女,而是暗河宫的三宫主暗夜绝,雷恨天仰天大笑,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跟自己生活半生的女人居然是暗河宫的妖女。暗夜绝告诉雷恨天看在多年的夫妻情面上可以让他死的体面些,看着暗夜绝离去的背影仍不死心,追问暗夜绝是否对自己动过情,暗夜绝蒙着面纱看不清任何表情,声音却冷的彻骨,她清楚地告诉雷惊鸿自己从未爱过他,这么多年在他身边就是为了霹雳门的独门火器,等到暗河宫重出江湖之日就是正邪之战之时。雷恨天最后恳求暗夜绝不要伤害雷惊鸿,暗夜绝告诉雷恨天不会伤害雷惊鸿,毕竟雷惊鸿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

  之后,暗夜绝命人沉船,对外宣称雷恨天遭奸人所害,二夫人死里逃生,并命各地的堂主赶紧回来奔丧,追查杀害门主的凶手。

  钟离无泪来找蝶衣,他告诉蝶衣关于莹衣的消息已经全部都查清楚了,为了担心被人看到两人传递消息,蝶衣让钟离无泪为自己理头发传递纸条,钟离无泪满怀柔情地伸手摸了一下蝶衣的头发,蝶衣假装害羞推开了钟离无泪的手,顺势将情报拿到手。

  如歌来找莹衣,她告诉莹衣自己马上就要离开山庄了,需要马上处理莹衣的事情,如果莹衣不肯说出实情就真的没有人能帮她了。莹衣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烈如歌询问她是否真的愿意帮助自己,烈如歌讲述了莹衣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莹衣从小就被卖到妓院,受尽折磨,突然有一天有个黑纱蒙面的女人出现,那个女人找了莹衣之后没多久凡是欺负过莹衣的人一夜之间就全死了,而那个女人就是霹雳门的二夫人艳娘,莹衣进烈火山庄也是艳娘一手安排。

  烈如歌希望莹衣能将如何蛊惑战枫的事情说出来,这样就能保她一命,莹衣见烈如歌对自己的过往了如指掌,并且战枫此时已经来到竹院外面找她,莹衣为了保命只得吐露实情,莹衣把烈火山庄二夫人就是暗河宫三宫主暗夜绝的事情告诉了烈如歌,并且告诉烈如歌战枫的父亲战飞天是被烈明镜所害,烈明镜为了独霸烈火山庄杀了战飞天夫妇,烈明镜不杀了战枫斩草除根就是因为良心难安,而整个江湖都质疑烈明镜,不敢说出来是因为烈明镜掌管烈火山庄,谁也不想引火烧身。烈如歌站起来激动地说自己相信父亲,莹衣继续说天下恐怕也只有烈如歌一个人相信烈明镜,而战枫不肯娶烈如歌也正是这个原因。

  此时,蝶衣慌忙来报说战枫带人已经堵在了竹院的门口,马上就要冲进来了,如果让蝶衣给莹衣把衣服披上,打算送她离开。玉自寒在门口阻止她进入竹院,双方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烈如歌带着莹衣走出来,她告诉战枫莹衣还是想回到战枫身边,所以只能将莹衣交出来。战枫带着莹衣回到枫院,打算次日送莹衣离开,莹衣对战枫却万分不舍抱着战枫不撒手,战枫却对莹衣没有任何的不舍和眷恋,那张脸简直可以跟万年寒冰相比。

  烈如歌反复想着莹衣的话,她实在不愿意相信战飞天夫妇真的是被烈明镜所杀,烈如歌坐在那里静静地想着,沉思不语,愣愣地发呆,满腹心事的样子让蝶衣和薰衣担忧不已。

  此时,蝶衣来报说是枫院着火了,烈如歌却一点都不着急,这正是她的安排,烈如歌表面让战枫带走莹衣,实际早就跟莹衣商量好会安排人放火,趁乱的时候安排莹衣逃离烈火山庄,并让莹衣留下书信谎称任务失败自绝而亡,而黄综送莹衣上马车逃离的时候,莹衣却并未按照如歌安排的路线走,而是想接下来的命运自己掌握,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自己的下落,黄综通知车夫送莹衣到她想去的任何地方。次日,烈火山庄所有人都知道莹衣死亡的消息了。

烈火如歌第18集剧情介绍

  烈如歌对战战枫众人心服 烈如歌正式掌管青龙堂

  烈如歌为了躲避晨会来到竹院陪雷惊鸿喝茶,她一点都不想做什么庄主,等到晨会结束她一定会跟烈明镜好好谈谈。烈如歌问雷惊鸿为什么那么相信雷恨天,难道不怕雷恨天和暗河宫是一伙的?雷惊鸿非常肯定地相信雷恨天,他认为雷恨天虽然脾气火爆但是性子耿直,绝对不愿意在暗河宫俯首称臣的。

  晨会,大家都纷纷表示烈如歌不适合做庄主,只有钟离无泪认为庄主的意思就是青龙堂的意思,而玉自寒则认为前些日子他请旨赐婚烈如歌,待烈如歌成了静渊王妃自己会全力支持烈如歌,只要烈如歌喜欢的事情他都会支持,烈明镜当众宣布事情已定不必再议了。

  烈明镜和裔浪等着如歌,烈明镜问裔浪就没有想过庄主之位吗?裔浪表示从未想过,烈明镜告诉裔浪他知道裔浪的报复和雄心,但是庄主之位只能是烈如歌,语气非常鉴定,且不容置疑。烈如歌此时来到,劝烈明镜应该将庄主之位传给战枫,战枫资历好,且有战绩,加上还是烈明镜好兄弟的儿子,没有理由不传位给他,烈明镜告诉烈如歌,战飞天是自己的好兄弟,可是战枫性格太过于冷酷,而这次烈如歌返回山庄让烈明镜发现如歌性子沉稳很多,将来不输于战枫,烈如歌只好不再劝烈明镜。

  烈如歌将她听来的传闻告诉烈明镜,烈明镜将烈如歌带到战飞天牌位前,郑重地问烈如歌这些传闻她是否也曾怀疑过,烈如歌跪在战飞天牌位前坦言自己的确曾怀疑过父亲,可是自此以后绝对不再怀疑父亲,烈明镜激动地抱着如歌感谢如歌的相信。烈明镜告诉如歌,其实他早就知道战枫也听到了这些传闻,只是他不想解释,他相信有一天战枫一定能明白的。

  次日晨会上,烈如歌随同烈明镜一起参加,烈如歌想起之前每年二月初二烈火山庄的三位师兄都会比试武功,今年却由于战枫的婚事耽误了,建议明日一起比试,并要求自己也参加,烈明镜宠爱地看着烈如歌,同意她的加入,并笑言如歌如果输了的话就一定要认输,烈如歌撒娇地说自己还没打呢,父亲就先让自己认输,一句话引得烈明镜哈哈大笑。

  薰衣不明白为什么烈如歌会突然提出跟三位少爷比武,烈如歌告诉薰衣烈明镜让自己继任庄主之位,无论如何她也得服众才行,既然自己能打败暗夜绝就想跟战枫试试,薰衣闻言面上一惊,但是不着痕迹地为烈如歌倒上一杯水。

  次日,在山崖下瀑布旁,三个烈火山庄的少爷和烈如歌展开比试,烈如歌对战姬惊雷之后毫不落后,这让烈明镜大喜,认为今天比试很精彩没必要非得比出输赢,欲安排大家进餐。烈如歌却突然提议要和战枫比试一番,烈明镜自然应允。瀑布下,一红一蓝两道身影皆是身形矫捷,上下翻飞,战枫一直未拔刀渐渐落入下风,烈如歌自信满满的站在那里,让战枫拔刀对战,战枫终于拔刀出鞘,经过几番对比仍未分出胜负,玉自寒突然叫住烈如歌让她不要逞强,烈明镜也叫住了烈如歌,烈如歌向战枫抱拳说师兄承让了,之后,回到烈明镜身侧。

  烈如歌和战枫一战之后,可以说是为烈明镜挣到了不少面子,全庄上下心服口服,烈明镜也很是开心,趁着吃饭的时间烈明镜告诉烈如歌要带她去青龙堂,众人皆是面上一惊,要知道青龙堂除了庄主和裔浪是没有人有权进来的,包括战枫他们,这也是烈明镜在向大家宣告烈如歌的地位。

  烈明镜带着烈如歌来到青龙堂,烈明镜当众宣布烈如歌以后可以在青龙堂看每天的来往信件,以后青龙堂也必须听烈如歌的。烈如歌悄悄问钟离无泪之前她传回的信件是否交给烈明镜,钟离无泪说已经交给裔浪了,但是裔浪对庄主非常忠心不应该隐瞒不报的,可能是有什么事忘记了。烈如歌命钟离无泪以后所有的来往信件只能交给自己和烈明镜,不能交给任何人,包括战枫和裔浪。

  青龙堂传回消息说霹雳门的雷恨天被人杀了,现在由二夫人掌管霹雳门。刀咧香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让人送了一个信件和玉佩给烈如歌转交雷惊鸿,而此时烈如歌正在玉自寒处,蝶衣正欲给烈如歌送去被薰衣得知雷恨天死亡的消息,大惊失色甚至打翻了端着的茶碗。

  雷惊鸿向烈如歌辞行回江南,希望烈如歌能帮自己,烈如歌觉得雷惊鸿此去凶多吉少不愿他冒险,而雷惊鸿却说自己是霹雳门的少主,现在他不回去的话父亲一生的心血就报废了,他有责任回去查明真相。这番话让烈如歌无话可说,将刀咧香托付转交的玉佩交给雷惊鸿,雷惊鸿恳请玉自寒暂时压下朝廷搜捕霹雳门的事情,现在很清楚二夫人就是暗夜绝,这件事需要给自己时间证明霹雳门和暗河宫并无联系,玉自寒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