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好久不见电视剧

好久不见第25集剧情介绍

  贺言调叶长江管人事 贺文华撞见葛天见正哥

  叶琳娜办公室里,叶长江问她对陆一明写的报告有什么看法。叶琳娜对陆一明赞不绝口,叶琳娜不禁八卦地问他为什么会对陆一明另眼相看,她质疑陆一明是不是叶长江旧相识的儿子。叶长江连忙否认。叶琳娜不禁劝叶长江不要太重男轻女,劝他对叶聪的态度好一点。叶长江不屑地摇头坚持自己的为人处事。

  贺言在办公室里头痛不已,他一会儿要和叶长江谈事,这个分寸的把握让他十分纠结。花朵朵心疼地想劝他把此事丢给叶琳娜处理,贺言却坚持由自己来做。不多时叶长江走进办公室,贺言把材料单据递给叶长江。叶长江见贺言怀疑自己贪污顿时暴跳如雷,他激动地数落贺言忘恩负义,他说自己来华钥就是为了帮他们孤儿寡母。贺言见叶长江异常激动的样子一时插不进话。

  叶琳娜板着脸来贺言办公室叫走他。贺言刚离开办公室,叶长江就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在叶琳娜办公室里,她语重心长地告诉贺言,材料的事一定不是叶长江所为,一定是他手下的人做的,他全然不知。贺言劝叶琳娜公私分明,毕竟上千万的损失性质就是贪污。叶琳娜见贺言坚持便捂着胃部假装难受要去医院,她没有办法处理叶长江的贪污一事,她把此事推给贺言。叶琳娜临走时叮嘱贺言,叶长江是他的舅舅。

  叶长江打电话给自己负责材料采购的姓尹的手下,叮嘱他把所有的过错揽下。这时贺言回到办公室,叶长江立马装出年老体衰的可怜样。贺言深深地看了叶长江几眼后告诉他自己做出的处理决定,叶长江以后负责人事和接待工作。至于这次的贪污事件,贺言向他保证自己不对外说出去。叶长江目的达到,他心满意足地离开贺言办公室。

  陆一明来找贺言,他说自己想要和他好好谈一谈。陆一明欲言又止地问贺言对自己的看法,贺言直白地告诉他,以自己对叶长江的了解他除了姓尹的不会让第二个人参与他的事,所以他知道叶长江的事和陆一明无关。但陆一明却说自己原本想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好好干一番事业,他一直以为贺言是开明的老板,可现在他觉得贺言似乎不再信任自己。贺言劝他不要想太多,他说自己一如既往地信任陆一明。

  贺言去医院看望住院的叶琳娜,他说叶琳娜的病没有必要住院。叶琳娜却抱歉自己把处理叶长江的事推给他。贺言把处理叶长江的结果告诉叶琳娜,叶琳娜叹息着称如果换自己处理也会这么做。叶琳娜又问贺言对陆一明的看法,贺言非常成熟和理智地说,自己现在理解了叶琳娜过去说过灰色地带的事,他觉得不能单纯地相信和怀疑一些人,而应该建立完善的监管制度制约。叶琳娜听了贺言的想法倍感欣慰。贺言离开医院时在门口遇到丁主任,贺言把自己关于用人和疑人的纠结心态询问丁主任。丁主任说出了因人而异,因事而动。贺言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回到公司,贺言把招标的重要材料和工作交给陆一明,陆一明看出贺言对自己的信任。贺言把自己用人的真实想法告诉陆一明,他还决定请一个会计事务所监督公司的财务状况。陆一明不禁露出钦佩的微笑。不久叶琳娜收拾了行李躲到山林里静养,她把华钥的事全部交给贺言。

  不久招标会召开,葛天陪着贺文华到场。远远地葛天看到了正哥,他借口接电话匆匆躲开。正哥还是发现了葛天。正哥在卫生间里拦住葛天,葛天很尴尬。正哥质问他为什么躲自己,他说这次招标最强的对手就是贺文华和自己,自己并没想要他替自己做些什么。正在这时贺文华来卫生间,葛天急忙想解释自己和正哥只是偶遇,但贺文华却根本没兴趣听。

  花朵朵和陆一明代表华钥也来到招标会,花朵朵看到匆匆经过的葛天便叫住她。花朵朵提醒葛天好好想想贺文华为什么让他做助理将他带在身边,葛天却阴阳怪气地嘲讽花朵朵现在说话语气和梦蝶一样,她们都是心机女。花朵朵见葛天这样误会自己甚是愤怒,两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不远处,陆一明听到两人的争吵。

  晚上葛天开车送贺文华回家。贺文华问葛天难道没什么话对自己讲,葛天不卑不亢地说,如果贺文华怀疑自己和正哥有什么勾当,他完全可以开除自己。

好久不见第26集剧情介绍

  葛天叶聪共度春宵 华钥盈科商谈合作

  葛天到酒吧喝酒销愁,碰巧遇到醉酒的叶聪被人欺负。葛天仗义地上前帮忙,他挥拳打倒欺负叶聪的酒鬼然后拉着叶聪跑出酒吧。葛天和叶聪跑到天桥上后想到发生的一切他们忍不住放声大笑,笑过后葛天和叶聪的眼神撞到一起,叶聪情难自禁地扑过去与葛天激吻。葛天也情动地回应了叶聪,当晚两人在宾馆一起开了房。次日,叶聪醒来发现葛天不辞而别。

  贺文华从花朵朵那里听说了叶琳娜生病住院和疗养的事。贺文华找到叶琳娜,他说自己马上要招标,资金方面有点困难,他希望华钥与盈科合作提供资金帮助。叶琳娜不禁嗤之以鼻地冷笑,她质问贺文华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请求。贺文华称他们都是为了贺言,将来盈科毋庸置疑也是贺言的。叶琳娜冷冷地回击贺文华,只要他现在退休把盈科让给贺言她马上同意合作。贺文华觉得叶琳娜有些不可理喻。

  贺文华想和华钥合作的事贺言和花朵朵也已经知道。花朵朵问贺言的想法,贺言没有任何异议。叶三姐在疗养院也劝叶琳娜,既然她和贺文华已经分开没有关系,那他们两家公司合作互利互惠实现双赢未尝不可。叶琳娜却态度决绝地说,当贺言从楼上摔下来的那一刻,自己对贺文华的爱就彻底断了。

  贺文华在办公室和郑志谈起自己打算和华钥合作的打算,郑志十分意外,他担心贺言和叶琳娜根本不会同意。贺文华却坚持要亲自和贺言谈,他叮嘱郑志这件事最好不要让梦蝶知道。此时在华钥办公室,贺言正和花朵朵、丹姐和陆一明商量合作的事,大家一致觉得和盈科合作是非常理智的决定。

  贺文华带着葛天去了华钥,花朵朵招待他们暂坐等一会儿。葛天看着花朵朵离开的背影眼神久久不能挪开,贺文华发现了葛天的异常。葛天直言不讳地叹息称,自己和花朵朵从大学时就是同学,如果不是贺言的身份他估计花朵朵不会放弃自己。贺文华却客观地说葛天想错了,他说自己了解儿子贺言,他确实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贺文华和葛天与华钥公司的高层们终于坐在会议室里。葛天公事公办地陈述了盈科的合作条件,贺言也公事公办地表达华钥的意愿。最后,贺言面无表情地走出会议室,贺文华一时百感交集。贺文华最后离开时在走廊外遇到正赶回来的叶琳娜。叶琳娜找到贺言,贺言向她表示歉意,与盈科合作一事自己是瞒着叶琳娜作出的。叶琳娜却意外地表示理解,毕竟贺文华是贺言的父亲。贺言没想到叶琳娜能如此宽容理智。

  梦蝶如约来到宾馆房间,然而宾馆房间里并不是她约的人而是陆一明。陆一明主动迎上去和梦蝶自我介绍,梦蝶并没有耐心和陆一明交谈。陆一明叫住梦蝶,他说自己和她是一样的人。

  叶聪再次在酒吧买醉时遇到葛天。叶聪对上次葛天从宾馆房间不辞而别而耿耿于怀,葛天不离不弃地陪在叶聪身边。叶聪醉酒后向葛天哭诉家里因为重男轻女而不重视自己,她哭诉这些年来自己缺乏父爱母爱的感受。葛天一言不发地默默陪在叶聪身边。

  贺文华在董事会上提出和华钥合作一事时,以老曹为首的部分董事提出异议。贺文华诚肯地说,华钥虽然是年轻的公司,但他们公司里有盈科这种老企业缺乏的活力。最后郑志提出举手表决,有些董事虽然不情愿但最终还是举手同意了。贺文华回到办公室后,葛天匆匆进来告诉贺文华自己有办法拿到正哥的标底。贺文华似乎对此并不十分感兴趣,他提醒葛天拿出最好的项目方案才是最重要的。贺文华接着通知葛天,盈科和华钥合作的项目部成立了,郑志过去负责,葛天也过去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