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大牧歌电视剧

电视剧大牧歌第1集剧情介绍

  一对恋人为了理想和爱情先后赶赴新疆 各有境遇初尝相思滋味与遭遇边疆危险

  1955年的上海,安静的弄堂小巷里,一户人家的窗户打开了,梳着两个马尾辫穿着粉色背带裙的许静芝悄悄挪开了窗口的盆栽,跳窗出门去赴男朋友的约会。她的母亲发现女儿车偷溜出去,只能无奈地在后面叹息。出了门的许静芝就像出笼的鸟,她开心地骑着自行车,和认识的邻居打着招呼,男朋友林凡清邀请她一起去看演出,让恋爱中的许静芝满心欢喜。路上遇到了庆祝宪法颁布的游行队伍,她只好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乘公交车赶往剧场。

  等许静芝急匆匆赶到剧场的时候,发现剧场外面空无一人,只有个检票员礼貌地察看了许静芝的票之后请她进场。许静芝询问之下才知道,今天剧场举行的是一场不对外的专场演出,她又兴奋又疑惑,走进剧场发现观众席也空无一人,自己是这场演出唯一的观众。许静芝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找了个位子坐下来。

  演出正式开始,舞台上跑上来许多穿着牛羊舞台装的小朋友,随着带有异域风情的新疆民歌音乐快乐舞蹈,而在音乐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用语言描绘着在新疆广阔的天地里实现自己理想的美好图景。许静芝本来还津津有味地看着孩子们的舞蹈,等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她意识到了什么,怒气冲冲走上舞台,绕过还在跳舞的孩子,拉开幕布找到了正藏在后台激昂朗诵演讲稿的男朋友林凡清,还有他的帮凶,正给舞蹈配乐拉小提琴的朋友郑君。

  林凡清一直希望许静芝可以和自己一起去新疆,他的专业是畜牧业,而大草原正是他事业的最好舞台。但许静芝是个现实的上海女孩,她大学的专业是医学,她认为留在上海才是最好的选择。为了说服许静芝,林凡清和郑君策划了这个特别的演出,希望许静芝可以答应和自己一起去新疆。许静芝再次回绝了林凡清的邀请,还试图说服他也留在上海,而林凡清激动地告诉她,自己的老师邵教授已经病危,很可能过不了这个秋天,自己必须去新疆,完成对老师的承诺,去继承老师未完成的事业。许静芝听到这个消息,更坚定了不应该去新疆的想法,她无法理解邵教授和林凡清的想法,在她看来,最合理的做法不是去新疆纵容邵教授损害自己的健康,而是应该发电报给邵教授,催他快点回上海来治病。林凡清了解自己的老师,那是个理想主义的疯子,没有看到林凡清接下他的工作,邵教授是不会回上海来治病的。林凡清的脑子里时间正一分一秒的流逝,他拿出两张后天去新疆的车票,希望许静芝可以支持他的选择。而许静芝把这张车票当做了林凡清给自己的最后通牒,她为林凡清选择了老师和个人的事业,而置两人未来的人生而不顾感到愤怒和伤心。她当场把车票撕得粉碎,大骂林凡清自私无情,哭着跑出了剧场。

  心灰意冷的林凡清见静芝已经明确拒绝了自己,不愿再耽误时间,他提前一天坐上了去兰州的火车,林凡清直到检票进了站,依然不停回头张望,期待奇迹般地看到心爱的人也能随自己一起,但得到的只有失望。郑君拉住已经上车的林凡清,质问他为什么不按照约定的多等许静芝一天。林凡清苦笑着回答不想再被同样的痛苦煎熬一天得到同样的失望,让郑君也无言以对。

  许静芝冷静下来之后,对自己撕了车票狠狠伤害了林凡清很是后悔,她匆忙去林家找林凡清,才从邻居的口中知道他已经出发去新疆了。许静芝赶到火车站,而林凡清的火车已经开走了,站台上只剩下郑君。许静芝去剧场找车票,面对着一地碎片追悔莫及。许静芝的母亲看出女儿的难过,虽然很不舍得,依然熬夜帮她粘好了车票。许静芝答应母亲,自己去新疆找到林凡清就回上海来。

  郑君送许静芝去车站,谁知许静芝早打好了主意,逼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郑君和自己一起去新疆,不但绑架了他的小提琴,还事先给郑君父母写了一封告别信,说明了一起去新疆的事情。许静芝信誓旦旦告诉郑君,一旦找到林凡清,三个人一起回上海。

  新疆建设兵团的车队正在兰州补充物资,林凡清找上了正在车边休息的兵团营长齐怀正,希望能搭他们的车去新疆。齐怀正拒绝了这个来路不明的青年,通知装好车的车队出发。林凡清不死心的一路追着军车,还拦在车头,一副不给搭车就从我身上压过去的气势。这让齐怀正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兴趣,看过林凡清的证件之后,齐怀正破例同意了这个知青随自己的车队一起去新疆。

  许静芝和郑君所坐的列车也坐了不少去新疆支边的大学生,负责接这些知青的新疆建设兵团负责人是李国祥团长。李团长在车厢里热情的和知青们打着招呼,也提醒来接人的战士们照顾好这些大学生,自己走到车厢中间打水喝。许静芝在车厢里活动,不小心撞翻了李团长的水杯,李国祥看到许静芝愣在了原地,他借口探问许静芝是否被烫伤叫住了她,攀谈中得知她的名字,为了私事去新疆,也知道了她是学医的。李国祥坐在了许静芝对面的座位,先是装睡,趁许静芝看窗外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偷偷看她。许静芝发现李国祥总是盯着她看,不快地询问首长到底要干什么,李国祥搪塞说自己睡不踏实,尴尬地起身走到了车厢中间,在无人看到的角落里默默哭泣。和李国祥一起来接知青的老向发现了李国祥,看到这么难过的老战友,他急忙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李国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拉他去看许静芝。老向看到许静芝也是一惊,她和李国祥已经牺牲的爱人艾洁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老向忍不住要上去问个究竟,李国祥拦住了他,不想惊动这个年轻的姑

  林凡清挤上了齐怀正的车一起前行,到了半路,领头的货车陷进了沙坑开不动。齐怀正带头和战士们一起下来推车。车顺利脱离沙坑继续上路,齐怀正却难受得倒下了。他原本就有伤,过度用力让伤口再次出血。车队带着流血不止的齐怀正来到路过的卫生所,林凡清和司机一起扶着齐怀正下车,林凡清更是扶着他一路进了屋,却在医生要检查的时候被齐怀正从检查室里赶了出去。林凡清对扭扭捏捏的齐怀正很不满意,从司机那里打听才知道,齐怀正是特级战斗英雄,在所有战友都牺牲的情况下,一个人守住了一个山头,也被弹片伤到了重要部位,前几天刚在兰州接受了手术。

  医生检查发现齐怀正的伤口裂开,必须留下来修养几天让伤口愈合,否则接下来进入无人区的戈壁沙漠,如果伤口再次开裂后果会很严重。车队出发了,林凡清和齐怀正留在了卫生所。齐怀正不想在此地耽误,和林凡清商量第二天拦车回兵团。林凡清拗不过他,只好陪他一起上路。两个人正好拦住了李国祥护送知青的车,做为李国祥的老部下,两人很顺利的跟着车一起再次出发。

  许静芝和郑君就坐在军用卡车的车厢里,而毫不知情的林凡清则坐在驾驶室里和战士们挤在一起。夜里,车队休整,许静芝他们呆在车上吃东西,林凡清则和齐怀正在一边的火堆聊天,两个人又错过了彼此。齐怀正想让畜牧专业的高材生林凡清和自己去师部,可林凡清坚持要去科克兰木实验基地找邵教授。李国祥给睡着的许静芝盖了自己的大衣,这一幕让旁边的郑君看到了。第二天一早,许静芝和同行的女知青豆子离开车队去方便,两人走到僻静的地方,却在视线尽头的荒漠里看到了全副武装的土匪。

大牧歌第2集剧情介绍

  齐营长再三欺骗林凡清为自己所用 许静芝几欲回上海又被李国祥挽留

  许静芝和吴小豆发现土匪之后开始拼命往回跑,而正在清点人数准备出发的李国祥此时也得知许静芝和吴小豆没有归队,他立刻带人四处寻找,很快发现了正被土匪追着的两人。李国祥让警卫排的战士准备战斗,齐怀正得知消息也主动来参战,很快把土匪打跑了,救出了被围的许静芝和吴小豆。李国祥对差点没命的两人大发雷霆,而郑君也跑来保护许静芝,被战士们抓了回去。

  车队终于到达乌鲁木齐,齐怀正拉着林凡清到了师部,向柴师长炫耀这个自己半路捡来的宝贝,师长也觉得畜牧专业的林凡清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留他在师部,好酒好肉的招待这个贵客,可林凡清坚持要去找邵教授,齐怀正无奈,只好让林凡清保证改良好了畜牧品种之后,一定再回来看自己。林凡清走出师部的时候,许静芝和郑君正坐在李国祥的车上,随他一起晚一步到师部报到。李国祥被调去柳家湖,他带着许静芝和郑君一起。齐怀正被调去沙门子养羊,这让战场上神勇无比的齐怀正犯了难,他立刻想到了林凡清,借了车就直奔畜牧局,林凡清正在那里打听邵教授的试验站。让林凡清没有想到的是,畜牧局的人居然都没听说过邵教授和他在科克兰木县的试验站,林凡清很是失望。林凡清和许静芝一安顿下来,都在第一时间给彼此写信,倾诉自己的感情和对彼此的思念。林凡清下定决心,准备买票坐长途车先到科克兰木县再说。许静芝则在草原艰苦的旅行中更加思念爱人,她第二天一早就拜托李国祥帮忙找林凡清,李国祥初到柳家湖公务繁忙,可许静芝一天也等不了,李国祥答应派个专车给她用,再联系下面的农场一起寻找林凡清。

  正在排队买票的林凡清被齐怀正拦住,他声称师长交待送林凡清去科克兰木,其实却带着林凡清直奔沙门子。林凡清被一望无垠的草原和雪山美景深深打动,孩子一样对着千里牧场欢呼。此时,天边的草原绿海里跑出一个骑马的红色长裙蒙面女子。牧民邵红柳觉得这个外乡人很有趣,连问他几个问题,看呆了的林凡清一时忘了回答,红柳调转马头又跑走了。

  郑君觉得落后的新疆不适合许静芝,劝她先回上海,等林凡清在新疆安定了,给许静芝写了信有了具体地址再来找他。许静芝觉得自己还想试试,她想到了畜牧局,只要找到邵教授,就能找到林凡清。郑君他们到了畜牧局,知道林凡清在打听科克兰木的试验站,于是坐了一天的车到了科克兰木,却被唯一一个土块垒的县政府办公室的值班员告知,林凡清从来没来过。

  齐怀正把林凡清拉到沙门子农场,兴奋劲消退的林凡清从战士那里终于得知这里不是科克兰木,自己被齐怀正骗了。林凡清赌气提着行李向科克兰木的方向走,齐怀正在后面好笑地提醒他山里有狼群。眼看林凡清越走越深入山里,路过的邵红柳再次提醒他狼群的厉害。齐怀正也骑马追上来,让他跟自己回沙门子,一样可以实现他的理想。林凡清再次跟齐怀正讲了老师病危的事情,强调自己不能言而无信。齐怀正以军中无戏言请林凡清先帮忙把羊群检查一遍,自己再修好羊圈,就亲自带林凡清去科克兰木找邵教授。

  许静芝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寻找林凡清,失去目标的她在新疆一天也呆不下去,郑君劝她早点回上海,这次许静芝同意了。两人一起去车站买票,许静芝却晕倒了,郑君把她送到医院,还好只是低血糖。谁知病了一场的许静芝却决定留下来。郑君无奈,只有劝许静芝先回上海,自己再呆一个月,一定要押着林凡清一起回上海。

  林凡清很快完成自己的任务,催齐怀正带他去科克兰木,没想到齐怀正真的翻脸不认账,林凡清赌气要自己骑马,又被齐怀正嘲笑他的骑马水平太差。

  郑君给许静芝买了一张回上海的车票,自己回了柳家湖准备再次寻找林凡清。李国祥得知许静芝要回上海很生气,他谴责郑君无组织无纪律,强行把他安排到沙门子农场锻炼,郑君百口莫辩。

  李国祥派司机把许静芝从火车站接回来,司机为了让许静芝跟自己回去,只好谎称林凡清已经有消息了。许静芝信以为真,回去后才发现都是司机撒谎。李国祥只好编出各种理由挽留她,并承诺忙完这两天就带她去找。郑君去沙门子农场报道,他一路上都郁郁寡欢,赶车的女孩自称是齐怀正的未婚妻杨月亮,两个人开始互相斗嘴。同为畜牧专业的郑君和林凡清一样,很快被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牧场吸引,情不自禁跳下车欢呼雀跃,杨月亮也忍不住唱起了自己家乡甘肃的民歌,郑君和她对起歌来。快到沙门子时,郑君突然发现了骑马路过的林凡清。

大牧歌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