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大牧歌电视剧

大牧歌第19集剧情介绍

  齐怀正再三请求离婚终获批 郑君苦苦守候月亮得到芳心

  在许静芝的再三强调下,向干事在李国祥和周慧的陪同下连夜赶去医院住院治疗。

  月亮晚上依然回到牧场和齐怀正一起,齐怀正心里很不痛快,郑君当众要和自己谈话,他知道郑君是为了杨月亮要和自己说道说道。在齐怀正看来,郑君就像草原上的秃鹫,对着还没咽气的自己盘旋,恨不得他早死,然后好娶走他的女人。这让本就心怀自卑的齐怀正非常恼火,觉得郑君就是在嘲笑自己,不能给月亮幸福还不放她离开。齐怀正不高兴地质问杨月亮

  郑君是不是也跟她提过什么了,杨月亮承认郑君对自己表白,但是月亮表示自己只想和怀正哥在一起。齐怀正越想越恼火,如果不是杨月亮苦苦纠缠自己,自己本就要撮合他们俩在一起,闹到现在这样,不但郑君杨月亮不幸福,还让齐怀正没了脸面和退路。杨月亮连连发誓,绝不再搭理郑君。可夜里齐怀正还是越想越恼火,他紧紧抱住杨月亮,但终究有心无力。齐怀正冷静了下来,他拿定了主意,穿衣服下床,决定和杨月亮离婚,杨月亮坚决不肯,齐怀正只能自己出了房间,打马赶去总场。

  齐怀正向李国祥汇报,要和杨月亮离婚,李国祥坚决不同意。齐怀正不得不承认自己不行,李国祥也吃了一惊,但还是不同意他们俩离婚,逼他回去再试一试。齐怀正垂头丧气地回家,杨月亮已经做好饭等他回来,齐怀正铁了心不拖累月亮一辈子,让她明天去总场,一起再去找团长说离婚的事情。杨月亮还是不想离婚,她愿意照顾齐怀正,刚结婚就离婚,她没脸面对家乡父老。顽固不化的杨月亮让齐怀正彻底发了火,他不想做无耻霸占杨月亮的恶棍,也不想再次被杨月亮逼得妥协。

  杨月亮觉得这次老齐是打定主意要离婚,连夜来找邵红柳商量。邵红柳听说老齐主动提出离婚还挺高兴,劝杨月亮接受。杨月亮宁肯自己受委屈也不想伤了齐怀正。邵红柳只好答应帮她也去总场找找李团长想办法处理。红柳白天直接到实验室找林凡清,想问问他的意见。郑君偷听到两人说起齐怀正要和杨月亮离婚,心思又活泛起来。

  林凡清没让红柳去总场找团长,他觉得老齐和月亮的事情,就像一个无尽循环的数学题,到底答案是什么,还要他们自己决定。林凡清准备找老齐问问他的想法,得知他一大早就去总场了,林凡清只好先返回实验站。

  郑君找到了正在放牧的杨月亮,告诉她自己知道了老齐要离婚的事情,当初是他替杨月亮向团长争取的亲事,如今月亮过得不幸福,他就要亲手拆散他们两个。月亮急得骂他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郑君依然不为所动,坚持去找李国祥。

  齐怀正又来总场,再次向李国祥提出离婚的请求。李国祥坦言自己昨天也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总觉得没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是需要杨月亮牺牲,就是齐怀正做出牺牲。权衡再三,李国祥把事情的决定权交给了齐怀正,让他自己拿主意。齐怀正斩钉截铁的表示不当欺负人的恶棍,还是递上离婚申请报告,李国祥当场在申请书上签了字,还安排刘文书把离婚证做出来放在自己办公桌上。

  塔北公安处通知齐怀正去核实上次剿匪的事把他叫走了,李国祥也去开会了,刘文书做好的离婚证就这么放在桌子上。郑君来到总场,直奔李国祥的办公室,没看到团长,但是看到了桌上的离婚证,他很是兴奋,立刻把证书藏好,离开总场飞一般的去向杨月亮报告这个好消息。

  郑君向杨月亮宣布她自由了,他们都自由了,两个人可以开始新的生活。郑君沉浸在幸福之中无法自拔,自顾自地述说着什么都听杨月亮的,杨月亮捧着离婚证看了半天,却把离婚证撕得粉碎,一口气全吃到了肚子里。

  郑君委屈得大哭,杨月亮撕掉的是两个人的未来。杨月亮哭着感谢郑君的情义,但如果他敢伤害齐怀正,杨月亮就死给他看,郑君一下子懵了。

  齐怀正很晚才回家,杨月亮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齐怀正告诉她团长已经同意他们离婚了,随时可以去拿离婚证,让她明天就搬到实验站。杨月亮又拿出自己的犟脾气,哪里也不去。齐怀正赌气摔门而去,告诉月亮自己讨厌她,再也不想见到她,杨月亮终于委屈得嚎啕大哭。

  第二天一早,齐怀正发现杨月亮不见了,立刻到试验站来找,可林凡清他们都没有见到,大家立刻分头去找。月亮其实没走多远,但她诚心怄气,躲着来找她的人不肯出来,只有郑君发现了杨月亮遗失的围巾,顺着风向,看到杨月亮独坐在草地上。郑君又惊又喜,大喊着月亮的名字要去到她身边,一不小心顺着山坡滚了下来。杨月亮吓了一跳,看到郑君没事就想离开,郑君紧紧抱住了她,两个人被压抑的情感都释放了出来,相拥而泣,抱在了一起。

大牧歌第20集剧情介绍

  月亮红柳双双有孕找静芝求证 月亮决心向老齐认错绝不离婚

  红柳焦急地在山坡上喊着月亮的名字,还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的月亮和郑君匆匆忙忙整理好衣服,月亮喊住了红柳。红柳责怪月亮不该出了什么事就一声不吭的跑掉,让她有事就和自己商量。月亮忍不住把自己和郑君刚刚的激情告诉了红柳。红柳大吃一惊,建议月亮既然和郑君好了就赶快同意和老齐离婚,两个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冷静下来的月亮又回到了原来的老思路上去,认定了不能伤着老齐要和老齐过一辈子,红柳气得直想敲开月亮的脑子。

  林凡清在实验站召集几个负责怀孕种母羊放牧的同志们交代注意事项,师部的车给他们送种母羊的精饲料和林凡清从上海订的仪器来了。同志们帮助卸了车,林凡清兴奋地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躺着他特意帮郑君买的小提琴,和郑君砸坏的那把一模一样。红柳看到了也很高兴,觉得郑君肯定会喜欢,连忙出去叫他。郑君进屋看到琴就扑了过去,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不舍得放下,林凡清和红柳看着入迷的他也都很高兴。郑君想起了自己拉琴误事的事情,收起了激动的神色,沉重地盖上了提琴的盒盖,表示自己已经发过誓不再拉琴了,转身准备离开。林凡清拉住郑君,诚恳地请他接受自己的赔礼,大家都喜欢听他拉琴。红柳也在一旁帮忙说话,郑君还是抵不过对音乐的热爱,紧紧抱住了琴,激动的拉了起来,悠扬婉转的《咱们新疆好地方》响彻了实验站和周围的雪山草场。

  月亮依然一如既往的照顾着齐怀正的生活起居,齐怀正劝月亮接受离婚,后悔上次没有直接从团部把离婚证带回来,还月亮自由。月亮表示自己愿意就这样和老齐过一辈子,也知道老齐口中的离婚证已经永远消失了,觉得这是天意,让自己认命和老齐在一起。齐怀正安慰她不做夫妻还可以做兄妹,杨月亮再次激动的表示,自己要和老齐做夫妻,让齐怀正很是无奈。

  红柳和月亮一起干活,红柳羞涩的告诉月亮,自己可能怀孕了。月亮很替红柳开心,笑闹了一阵之后,月亮猛地想起自己的身体最近也不太对劲,红柳觉得月亮八成也是怀孕了,这可把月亮急哭了。红柳让她和老齐离婚,月亮哭着不肯伤了老齐,不要离婚。红柳只能安慰她也许不是怀孕,两个人决定找个医生看看。

  为了避免去总场碰到许静芝大家尴尬,红柳和月亮商量去最近的乡卫生所看医生。两人驾着马车一早出发,一路颠簸终于找到了卫生所,令他们吃惊的是,这里的医生就是许静芝。两人支支吾吾的说了来意,许静芝平静地把他们当作普通的病人为他们做了检查,证实了两人的猜测,他们都已经怀孕6周了。在许静芝给月亮检查的时候,红柳悄悄打开了许静芝桌上的书,里面还夹着林凡清的照片。两人向许静芝告辞离去,知道心爱的人已经有了孩子,许静芝回忆起自己撕碎车票开始的不断的误会和错过,一阵失神。

  走到半路,杨月亮和红柳商量,准备向老齐认错,把这个孩子当作是他的,无论如何不能伤了老齐,在月亮心里,老齐是英雄,他的面子比自己的命都重要。红柳感叹月亮的痴情和傻劲,也担心郑君知道以后的反应。打定了主意的月亮准备去跟郑君摊牌。

  红柳他们回到了实验站,林凡清得知红柳怀孕的消息很是开心,就想让郑君来拉一段琴庆贺一下,红柳拦住了他,觉得郑君和月亮谈话之后肯定没有拉琴的心情。

  月亮直接找到郑君,告诉他自己怀孕了。郑君乐傻了,开心的像个孩子。月亮却一本正经的告诉他,孩子是老齐的。郑君知道月亮在说谎,他让月亮不要骗自己,这个孩子是两人爱情的结晶,但是月亮流着泪告诉他,这是他的爱情,不是她的。郑君大喜大悲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牧歌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