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像我们一样年轻电视剧

像我们一样年轻第7集剧情介绍

  晓柔再见父亲菜谱 山之屋面临结业关张

  高兴食物中毒时候吃的就是山之屋的食物,所以他很不愿意去山之屋,高雅看得出来,高方山故意这么安排,除了遗产挑战之外,更想让高兴能够克服自己的心病,早日从食物中毒的阴霾中走出来。

  杨晓柔的舅妈生病住院了,没钱做手术,杨晓柔将自己仅有的七千块钱给了舅舅,并答应帮忙想办法拿出剩余的手术费。

  皮特跟田雨薇签订解约协议,皮特签字之前,一定要亲眼看着高兴宣布关闭画廊,高兴上网宣布了劳伦斯画廊关闭的消息,也关闭了高兴对于画画的梦想,田雨薇得知高兴为了帮她,将画廊都关了,内心自责不已,对高兴也产生了异样的情感。

  高兴被皮特气的胃病犯了,又不肯去医院就医,东方奇和田雨薇将他送回家,家里的刘阿姨给高兴倒水和准备沙拉,田雨薇看到高兴吃这些生冷的东西,担心对身体更不好,于是打电话让杨晓柔来给高兴做粥。

  杨晓柔到高兴家之后,高兴立刻装作没病的样子,强行坐起来,两人吵了几句嘴,田雨薇匆忙拉着晓柔去厨房做饭,杨晓柔走后高兴又疼的倒下了。

  看到杨晓柔做的粥,高兴想起小时候晓柔为他做的也是这种粥,那种幸福感无法言说,田雨薇看着高兴发呆,直接端起碗一口口喂他,高兴担心杨晓柔误会想要拒绝,但田雨薇的脾气非常执拗,高兴只能顺着田雨薇。

  杨晓柔到厨房收拾餐具,一边收拾一边唠叨高兴毛病多,东方奇跟杨晓柔说了高兴这些年的苦楚,并帮高兴解释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高兴对着杨晓柔的一桌菜吐的事,这也是两人误会的起点,杨晓柔终于理解,原来高兴并非故意针对她,而是真的对食物有恐惧。

  高方山和韩依月联手开的第一家餐厅叫高山餐厅,当年还只是个大排档形式,何戊尊、李巨良、杨勇敢都是餐厅的元老,经过慢慢发展,高方山将高山餐厅改成山之屋餐厅,并承包了整栋楼,之后慢慢扩建,成为现在的高山集团。

  高兴来到以前的山之屋小楼,经过多年的城市改造,原来的山之屋小楼留在原地,变更成了山之屋办公楼,而山之屋餐厅早已搬到闹市区。

  何戊尊来办公楼看李巨良,李巨良劝何戊尊一定要帮着高雅,毕竟这高山集团是高家的产业,高雅和高兴年轻,要给机会慢慢成长,但何戊尊却认为,高山集团现如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餐馆了,现在实行的是集团化管理,是有能者居之,不是姓高就一定是董事长。

  高兴查到杨晓柔欠了不少钱,且晓柔现在急需给舅妈准备手术费,高兴劝晓柔将山之屋的股份卖给他,这样晓柔就能拿到一笔现钱了,晓柔认为山之屋的股份是父母留给自己的,坚决不能卖。

像我们一样年轻第二天,杨晓柔和高兴都到山之屋小楼的行政部报到,李巨良现在是山之屋行政部的经理,李经理告诉杨晓柔,山之屋现在正在做结业清算,还有一个月就要关张了,她上不了多久的班。

 

  杨晓柔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人觉得山之屋可能会继续正常营业,有的人又觉得,这个神秘股东应该是个富二代,也许在这儿呆几天,觉得没意思就不干了,也都没怎么放心上。

  杨晓柔在办公室的书架上,看到了父亲杨勇敢纯手写的菜谱,晓柔小时候也曾在这本菜谱上作画,杨晓柔看着菜谱,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站在办公室里痛哭,高兴看到后,内心触动很深。

  大家都知道山之屋准备结业了,所以餐厅的工作人员也都懒散起来,菜的味道不好,食材不新鲜,服务态度不好等等问题,山之屋一天收到了38个差评,25个投诉。韩木劝高雅不要将山之屋关张,山之屋是高山集团的起源,高雅刚刚成为代理董事长,山之屋的去留影响着高雅在集团内部的高感度。

  高兴查了山之屋的资料后发现,山之屋虽然差评不断,但是有两个优势,第一,山之屋的熟客比较多,而这些人大部分都已经是成功人士,消费水平高,第二,山之屋一直是靠着老牌子的名气,没有正经做过宣传,所以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山之屋内部什么情况,所以品牌价值很高,高兴提议先推迟山之屋关张的日程。

  韩木是集团的副总,也是高雅最得力的帮手,韩木暗恋高雅多年,甘心辅佐高雅,但是他出身不好,跟高雅完全不在同一个起点,这点自卑使得他在高山集团多年,也从未向高雅表露过心思。何戊尊看出韩木的心思,想要挑起韩木的野心和企图心,让韩木离开高雅,跟他站在同一阵营。

像我们一样年轻第8集剧情介绍

  餐厅试菜问题百出 竞争对手连番出击

  晓柔到山之屋餐厅要营业报表,顺便去了趟后厨,却被餐厅店长告状到李经理这里,原来山之屋餐厅是店长后厨责任制的,晓柔是在行政部门,行政部门跟餐厅的联系,必须通过李经理,否则就是挑战餐厅的权威。

  晓柔去山之屋后厨,是为了找到山之屋的问题所在,没想到却成了挑战权威,晓柔深感郁闷。高兴指责晓柔太冲动,向山之屋这样的大餐厅,后厨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再说,如果以股东的名义进入后厨视察,后厨会将那些不好的全部隐藏,是完全看不出任何问题的。

  山之屋这种大餐厅的问题不能光明正大去找,要伪装成客人到餐厅试菜,才能发现其中的问题,米其林餐厅都是通过试菜这种方式找问题,提升自己的。

  林小野是著名的画家和食评家,高兴约了林小野和晓柔来山之屋试菜,高兴假称自己公司要团建,准备定山之屋的餐,所以要先来试试菜。他们吃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菜不新鲜、鱼没去腥、肉没煮烂等等,饭菜的问题要从食材入手,高兴他们从后厨的后门偷看,发现主厨认为不合格的菜,都被一个叫阿不的帮工拿进后厨,而阿不暗中收取了卖菜的好处。

  试菜时候,餐厅的味觉、视觉、感官、服务等都能体现一家餐厅的水准,山之屋的这些体验做的都不好,要想整改山之屋,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三年以来,山之屋每年的平均营业额在一千万左右,但成本却远远高于其他同等规模的餐厅,山之屋餐厅的地段非常好,可是没有现代化经营理念,所以口碑往往被其他餐厅比下去。

  在山之屋餐厅的同一条街道上,新开了一家紫韵轩餐厅,目前正在准备开张工作,紫韵轩的老板庄妮曾是山之屋的总经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被开除,庄妮邀请高兴和杨晓柔参加新菜品鉴会,这显然是一种挑战。

  高兴为杨晓柔准备了礼服,但是衣服太大杨晓柔穿不了,就穿着自己的休闲装来到品鉴会现场,当年庄妮事件是由韩木处理的,韩木也被邀请在列。

  当年庄妮在山之屋的时候,曾打算将山之屋以扩张的形式卖掉,这种形式其实就是想剽窃山之屋的品牌价值,所以遭到高山集团开除,庄妮记仇,现在显然是准备复仇。

  晚上品鉴会正式开始之后,会有网络直播,韩木认为晓柔的穿着完全不适合直播,这时韩木的朋友潮杂志的萨希米主编恰巧来到现场,韩木请萨希米帮忙改造一下杨晓柔。

  高雅担心杨晓柔在现场会出丑,打电话给韩木,想让韩木将杨晓柔弄走,庄妮故意将当年这些人全部找来,就不会放走他们任何一个人,韩木答应会帮助杨晓柔的。

  直播现场,庄妮提起几年前被高山开除的事情,虽然没指名道姓,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庄妮的意思是当年自己被别有用心的人诬陷,损害自己的名誉,现如今自己得到新生,应该感谢当年那些人。

  之后庄妮在台上介绍着自己的前东家,这时刚改装完毕,焕然一新的杨晓柔来到现场,撒西咪将杨晓柔身上原本的衣服进行裁剪,给她换上高跟鞋,杨晓柔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但她穿不惯高跟鞋,走路颤颤巍巍,在大庭广众之下丑态百出。

  品鉴会正式开始,服务人员送上的每一道菜,都有山之屋菜品的影子,但都换了非常诗意的名字,吃起来味道又跟山之屋的不太一样。

  高雅在直播中发现,紫韵轩的菜之前都是山之屋的名菜,在杨勇敢的老菜谱上都有,高雅匆忙赶去山之屋小楼,查看那本老菜谱。

  杨晓柔也认出这些菜都是山之屋的,但是每样菜都在原来基础上,都加入了一点不一样的调味,使菜品更加精致、鲜美。

  庄妮主动在会上,说出这些菜跟山之屋以前的名菜很像,但绝非抄袭,这些菜大部分中餐厅都有做,只是做法不同罢了,庄妮提出要现场考考大家,紫韵轩的菜和山之屋的菜到底有什么不同。

  高雅看出庄妮的意图,是断定高兴不清楚山之屋菜谱内容,所以想让高兴他们当众出丑,于是将老菜谱发给高兴。高兴正准备看手机,却被庄妮抓个正着,还好刚刚杨晓柔说到几点不同,他都记下了,两个餐厅的菜谱相似却又有不同,庄妮的抄袭名正言顺变成了借鉴。

  庄妮上了最后一盘菜,名字叫凤凰涅槃,这道菜在杨勇敢的菜谱里名叫外婆的红烧肉,大家都没吃出二者之间的差别,但杨晓柔却提出,山之屋的菜食材是二十年的陈皮,而紫韵轩用的并非二十年的陈皮,庄妮想要让山之屋出丑的想法彻底失败,只能先洗白自己,脱离抄袭。

  庄妮做这一处大戏,不仅是要给自己洗白,还是要将山之屋的名菜,名正言顺变成紫韵轩的创新,让山之屋还无法反驳。

  杨晓柔之前在山之屋菜谱上看到,外婆的红烧肉用的是二十年陈皮,而采购记录上写的是十年陈皮,庄妮以前在山之屋呆过,所以也一定知道采购的和菜谱上不一样,这样的话根本就没人能吃的出来之间差别,所以杨晓柔并非是吃出来的不同,而是根据之前看的菜谱,推测出来的。

像我们一样年轻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