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脱身电视剧

脱身第3集剧情介绍

  乔智才与黄俪文重逢 乔黄交换箱子时被堵

  乔父要代表镇宁邨的住户去找林云裳母女谈话,乔母不放心林云裳那种女人,毕竟她看到过的林云裳徐半老还浓妆艳抹十分妖媚,乔母打发乔智才跟乔父一起过去。不多时乔父敲开林云裳的家门,林云裳打开门后和乔父四目相对都愣住了。林云裳欣喜地叫出乔父的名字,乔父在短暂的惊喜后突然感到尴尬,他匆匆离开不顾乔智才坏笑地在后面叫他。

  乔父离开后乔智才八卦地向林云裳打听她与父亲的关系。林云裳告诉乔智才,自己年轻时就和乔父认识,那时他们都青春年少,说到这里林云裳别有深意地笑笑。就在这时黄俪文从外面回来,乔智才看到黄俪文又惊又喜。黄俪文一时没有认出乔智才,乔智才悄悄启发黄俪文在合肥路见过面,黄俪文这才认出他。由于林云裳在旁,乔智才与黄俪文低声约定见面地点交换箱子。不远处楚科长坐在车子里看着林家院子里正和乔智才交谈的黄俪文,他一脸阴郁地下令暂时不打草惊蛇,他倒想看看黄俪文到底执行的什么任务。

  保密局的姜科长带人来找乔智才,他威逼乔智才赶紧拿出五千美金。乔智才谄媚地哀求姜科长再宽限自己一些时日,他正在筹钱。可姜科长不依不饶,乔智才被逼无奈只好撕破脸,揭穿当年姜科长与自己合作时的不良行径,他说自己手里还有证据。姜科长不信,他硬闯进乔智才的卧房里想翻找是不是真的有证据存在。乔智才根本阻止不了姜科长,幸亏乔母听到动静来到乔智才房里,姜科长悻悻离开。

  保密局的两个特工伪装成电力工人带着维修工具来到林云裳家里,他们借口帮忙维修电路进入黄俪文的卧房。特工在黄俪文房里四下翻找,结果一无所获还差点被黄俪文当场发现。两个特工有惊无险地离开林家,他们无意间看到姜科长坐车正好经过。两特工面面相觑,他们不解姜科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保密局的特工在林家偷偷安装了窃听器,晚上他们窃听到林家母女和家里佣人的谈话。特工记录下她们的谈话内容后向楚科长汇报,特工称林家母女谈话中多次提到一个叫乔智才的男子。楚科长突然想起之前在姜科长那里见过的一个男子,他记得当时姜科长向自己介绍男子姓名就叫乔智才。楚科长问特工姜科长是否认识乔智才,特工明确回答他们确实在镇宁邨见到过姜科长。

  姜科长在镇宁邨秘会情人,他无意间看到乔智才竟然从他家窗子翻出家门。姜科长意识到乔智才一定有什么秘密行动,他慌慌张张地辞别情人朝外走去。此时黄俪文也提着箱子从家里出发,她匆匆赶到与乔智才约好的交换箱子的地点。很快她发现了同样提着箱子的乔智才,乔智才悄悄使眼色让黄俪文一起去附近小巷交换箱子。就在他们匆匆往巷子里走时,不远处楚科长带着保密局的人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乔智才和黄俪文在小巷里交换了箱子,黄俪文有太多的疑问想问乔智才。乔智才根本无暇回答,他紧张地让黄俪文提着箱子赶紧从巷子另一头离开,他则提着箱子从相反的方向撤离。结果乔智才还未走出两步,姜科长便带人拦截住他。乔智才一脸沮丧,他想转身逃走,结果却惊愕地发现巷子另一头的黄俪文也被另一帮人拦住。乔智才和黄俪文被逼得步步后退,很快两人便退到各自身后再无路可退。

脱身第4集剧情介绍

  乔智才箱子被抢走 乔礼杰相助黄俪文

  楚科长坐在车里看到姜科长带人拦住了乔智才和黄俪文,他一脸的惊诧。不多时楚科长的手下将查到的乔智才的资料交给他。根据调查的资料,乔智才不是政治犯而是经济犯,两年前跟姜科长一起做过生意,后来因为贪污而入狱,这个乔智才是物理学家乔礼杰的哥哥。

  此时在巷子里,姜科长质问乔智才和黄俪文的关系。乔智才虽然百般狡辩自己和黄俪文并不认识,但姜科长根本不信。他逼着乔智才和黄俪文都打开箱子检查,乔智才和黄俪文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乔智才突然动手袭击姜科长,然后他提着箱子逃窜,姜科长带人追上去,黄俪文得以脱身。

  乔智才被姜科长等人追上,他们发泄般地对乔智才拳打脚踢。姜科长夺下箱子当场打开,他拿出箱子里的账簿翻看了几下后又怒气冲冲地狠打了乔智才。乔智才没了姜科长的罪证在手就失去了姜科长的把柄,而姜科长拿回把柄后再次威逼乔智才想办法筹到五千美元。姜科长等人离开,乔智才疼得蹲下身龇牙咧嘴。

  黄俪文提着箱子找到乔智才,她愤怒地拳打乔智才逼他还自己的箱子。乔智才强忍心中的怒火低声告诉黄俪文,她手里的箱子才是她的,被姜科长他们抢走的箱子是自己的。黄俪文这才知道误会了乔智才,得知他的箱子被抢她十分抱歉。乔智才如同驱赶瘟神一般催黄俪文离开,他不想再接触黄俪文。不远处楚科长好奇地看着又吵又打的黄俪文和乔智才,楚科长一头雾水,他越发好奇黄俪文箱子里到底装的什么。楚科长让手下特工去调查。

  保密局特工骑着自行车跟踪了黄俪文,在黄俪文从黄包车上下来后特工骑车冲过去一把抢过黄俪文的箱子。黄俪文大惊呼叫,乔礼杰正好经过,他出手帮忙抢下特工手里的箱子。黄俪文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乔礼杰,乔礼杰戴着金丝眼镜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乔礼杰有着一张和乔智才一模一样的脸,黄俪文根本不认识乔礼杰,她以为是乔智才乔装。就在这时巡逻的警察赶到,警察想带黄俪文回警局做笔录,黄俪文只得暂时把箱子交给乔礼杰,她以为他会帮自己把箱子送回自己家。

  乔智才直到夜幕降临才回到家,他惊喜地发现弟弟乔礼杰竟然回来了。然而短暂的重逢喜悦过后,身为物理学家的乔礼杰便批评哥哥乔智才不务正业,他透露出是自己活动了人才使得乔智才得于特赦。乔智才很没面子地匆匆离开饭桌。

  乔智才无意间看到房间角落里一个熟悉的箱子,他惊诧这个箱子怎么会回到自己家里。乔礼杰走过来解释这个箱子是自己的,是一个女士拜托自己拿回来的。乔礼杰将箱子从乔智才手里夺回来放进自己房间。

  晚上黄俪文有些愤然地来到乔家,她质问乔智才箱子是不是在他那里,他为什么没有还到自己家。乔智才没有好气地说自己巴不得早点跟箱子撇尽关系,他现在就去拿箱子还给她。乔智才拿了箱子正准备出门,乔礼杰走过来夺过箱子,他说这是自己受人之托的箱子,他要亲手还给那位女士。

  乔礼杰将箱子送到黄俪文家里,黄俪文没有好气。林云裳一直以为乔智才和黄俪文有私情,她听到动静便拉着乔礼杰进门理论。乔礼杰被林云裳当成乔智才理论,他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就在这时乔母得知乔礼杰正在林云裳家里,她气愤地拉着乔智才一起找林云裳,她不想自己任何一个儿子与林家有瓜葛。当黄俪文和林云裳看到同时出现在家里的乔智才和乔礼杰时,才知道乔家原来有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兄弟。

  保密局安装在黄俪文家的窃听器无意间进水,楚科长得知窃听器失去作用后疑惑丛生。楚科长怕窃听器是被人发现而破坏,他不敢轻举妄动。楚科长思忖片刻后下令在镇宁邨张贴告示,告示号召镇宁邨居民举报有关共党的可疑分子、电台等情报。黄俪文看到告示心下不禁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