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脱身电视剧

脱身第5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帮乔智才脱困 乔智才帮黄俪文找人

  黄俪文看了保密局发的告示忧心忡忡,她沉默不语的样子林云裳看在眼里。林云裳以为黄俪文被感情困扰,她苦口婆心地劝黄俪文不要因为男人而将感情沉陷其中。这时佣人阿娥八卦地议论说附近弄堂都在发告示,甚至还要挨家挨户地搜查抓共产党。黄俪文吓坏了,她再也不敢呆下去。黄俪文连夜拎着行李箱准备逃走,结果意外地在路口撞见鬼鬼祟祟的乔智才。原来乔智才眼看姜科长规定还钱的最后期限就是明天,走投无路之下乔智才也急着想跑路。

  黄俪文以为乔智才为了五千美金要去举报自己,她焦急地拉住乔智才怒斥他为了钱竟然要出卖自己。乔智才被黄俪文的话弄得莫名其妙,又听她误会自己出卖他,乔智才愤怒地与黄俪文辩解。两人正拉扯间,保密局两个特工突然窜出来分别给乔智才和黄俪文套上头套带走。

  乔智才和黄俪文被带到一个港口仓库关押了起来。乔智才把自己跑路的事告诉黄俪文,黄俪文才知道自己误会和连累了乔智才,她发自内心地感慨乔智才其实是个好人。就在这时楚科长带人走进来,楚科长逼着乔智才和黄俪文交待他们晚上接头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们是不是共产党。乔智才和黄俪文极力否认,楚科长见他们如此不配合马上翻脸要枪杀了他们。乔智才情急之下急中生智地大嚷,他们确实有任务,是姜科长指使他们做的。楚科长一直与姜科长不对付,听闻此事和姜科长有关,他顿时来了兴趣。乔智才马上讨好地说自己能把姜科长叫过来对质。

  乔智才当场给姜科长打电话,他谎称自己要还钱让姜科长来港口十七号仓库,姜科长马上答应了。姜科长放下电话心中疑窦顿生,他问下属十七号仓库的情况,下属告诉他那是楚科长的地盘。姜科长顿时觉得此事有异,他马上带着一大帮人赶到十七号仓库。楚科长得意地质问姜科长是不是和乔智才勾结通匪,他大有借此机会铲除姜科长的架式。姜科长却在这时胸有成竹地拿出楚科长的调令,他宣布楚科长调任他处,这里的工作他已经无权插手。楚科长接过调令灰溜溜地离开。乔智才暗暗松了口气。

  楚科长刚走,姜科长就气急败坏地要杀了乔智才,因为他知道乔智才根本还不起五千美金。姜科长的人拉扯乔智才和黄俪文准备将他们拉出去处决,乔智才急切地大喊此事与黄俪文无关,他求姜科长放了黄俪文。黄俪文见乔智才在生死关头不仅没有出卖自己还极力保全自己,黄俪文心中百感交集。眼看两人性命不保,黄俪文突然朝姜科长大喊,她说自己有办法帮姜科长解决五千美金的事。乔智才和姜科长都愣住了。

  黄俪文见姜科长不信,她继续大喊着说,自己是个会计,她看过乔智才箱子里的纱厂账簿,她发现了账簿里有汇丰银行的记录,她不仅可以帮姜科长摆平五千美金的账目,还可以帮他从银行里弄一些钱出来作为他的辛苦费。姜科长动心了,特别是他把账本拿过来核实了黄俪文所说的信息后,他完全相信了黄俪文的能力。姜科长顿时转变了态度,他客气地放乔智才和黄俪文回家。

  乔智才和黄俪文回到镇宁邨,黄俪文对乔智才的认识彻底改观。乔智才非常感激黄俪文这次的相助,他曾在仓库里请求黄俪文给自己帮助她回报她的机会,黄俪文当时被感动地脱口而出让他帮忙寻找自己的组织。乔智才将这话听在心里,他决定帮黄俪文找人。

  黄俪文也苦于和组织失去联系,她第一次仔细翻看了箱子里的物品。黄俪文发现箱子里除了电台,还有一些钱和一本印有群英书局印章的书。黄俪文拿着书试探着找到书局,她企图从书局找到组织的线索,结果一无所获。乔智才也通过各种方法寻找共党组织,结果也是一无所获。乔智才和黄俪文碰头交换意见,黄俪文见乔智才为难的样子有些歉意地劝他不要再帮自己找了,她担心乔智才的安全。乔智才却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帮上黄俪文。

  就在乔智才黔驴技穷无技可施时,他无意间看到弄堂里的王大律师神色慌张地从一间房子里出来。王律师刚跑出不远,乔智才就听到巡捕房追赶人的哨声。再联想到王律师平日的言行,乔智才觉得王律师非常可疑,非常像共产党人的表现。于是乔智才兴奋地去找黄俪文,他说要带黄俪文去见她组织的人。黄俪文又惊又喜,对乔智才又是感激又是钦佩。

  乔智才拉着黄俪文跟踪了王律师,两人一路追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到看到王律师进了律师事务所他们才停了下来。黄俪文不解地问乔智才为什么认定王律师是他们组织的人,乔智才振振有辞地说王律师的为人处事和共产党非常相似。黄俪文听到这个原因顿时无语了。

 

脱身第6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找到组织 费俪娜突然回邨

  王律师又走出律师事务所,乔智才拉着黄俪文继续跟踪。两人发现王律师外出竟然一路上换了几部黄包车,乔智才越发肯定王律师有问题,但他们最后却跟丢王律师。乔智才和黄俪文很沮丧,乔智才总结必须找辆自行车才方便跟踪。晚上乔智才回家找母亲软磨硬泡,乔母终于答应将乔礼杰放在家里的自行车借给乔智才用。

  次日乔智才骑车带着黄俪文继续跟踪王律师,果然有了自行车两人跟踪的效率高了很多。两人正得意时,却乐极生悲地与黄包车相撞,自行车撞坏了不说,王律师也跟丢了。晚上乔智才和黄俪文沮丧地回到镇宁邨,乔智才歉意地向黄俪文道歉,他让黄俪文不要灰心,明天再接着跟踪。就在这时,他们突然看到王律师竟然走进邨里唐医生的诊所。乔智才和黄俪文面面相觑,王律师白天拐了那么多远路竟然来找唐医生 ,而唐医生是个妇科医生。乔智才觉得王律师一定有问题。

  乔智才突然拉着黄俪文闯进唐医生诊所,唐医生和王律师被他们吓了一跳。黄俪文将王律师拉到一旁想和他详谈,王律师十分抗拒。乔智才言简意赅地说出合肥路三十二号,王律师和唐医生都愣住了。他们还来不及说什么,弄堂里的钱太太就带着王律师的太太以及乔智才的母亲涌进来。原来八卦的钱太太看到乔智才拉着黄俪文进了唐医生诊所,她唯恐天下不乱地叫来了这些人。乔母看到乔智才竟然又和黄俪文在一起,顿时气急败坏。

  乔母回了家没收了自行车钥匙,乔智才惹怒了母亲不敢再造次,他收敛听话了很多。当乔父让乔母帮自己出去买胃药时,乔智才讨好地主动请缨跑腿。谁知乔智才刚买到药走到巷子里就被人套上黑头套。乔智才被蒙着头带到树林,一个男人的声音威逼恐吓乔智才。乔智才认定是楚科长抓的自己,他视死如归地大骂楚科长和保密局。让乔智才意外的是,楚科长竟然没有杀他而是将他丢在一旁自行离开。乔智才最后死里逃生地回到镇宁邨。

  唐医生突然提着药箱来找黄俪文,他说黄俪文昨晚病看了一半,今天他特地来问诊。黄俪文看唐医生眼里似乎有太多的话便将他迎进自己房间。在黄俪文房间里,唐医生主动试探黄俪文身份。黄俪文起初很警觉,直到唐医生说出黄俪文丈夫张晓光的名字拿出他的照片。黄俪文彻底相信了唐医生,她把自己手里有电台的事告诉唐医生,唐医生让她把电台移交给自己。唐医生临走时提醒黄俪文注意安全,与乔智才保持距离。

  乔智才死里逃生回到镇宁邨,他由已及人地跑到黄俪文家里提醒她一定要注意安全。黄俪文想到弄堂里的人都在议论她和乔智才的关系,再加上唐医生的提醒,黄俪文硬着心肠让乔智才以后和自己保持距离,尽量不要来找自己。乔智才十分沮丧。

  次日在乔家打牌的太太们突然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她们好奇地走出房间看热闹。只见一个飞行员打扮的男子骑着拉风的摩托车送一个洋气的女孩回来。林云裳也听到动静出来看,当她看到女孩时欣喜地朝女孩跑过去拥抱女孩。原来女孩是林云裳的二女儿费俪娜,百乐门的头牌。林云裳一家人团聚非常十分难得,但费俪娜对姐姐黄俪文前些年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仍耿耿于怀,她对黄俪文十分的不友善。

  乔智才丢了魂似地百思不解黄俪文为什么要疏远自己,姜科长却突然找上门要见他。乔智才只得硬着头皮,姜科长有些恼怒地责怪乔智才说,他去银行兑换债券,结果银行要求债券所有人乔智才签名。如此一来自己身后的大老板六爷就知道了乔智才这个人,现在六爷点名要见他。姜科长将乔智才带到百乐门,六爷正在此处包间里喝酒欣赏节目。费俪娜正风情万种地表演节目,喝彩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六爷问了乔智才一些问题后似乎很欣赏他的才能,六爷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乔智才,然后让他去自己那里上班。乔智才感恩戴德,连连举起双手向六爷作揖。

  哪知这时一道耀眼的灯光打在乔智才身上,原来楼下舞台上费俪娜正在拍卖自己结束演艺生涯的最后一吻。拍卖师将乔智才作揖的动作误认为是在喊价,最后乔智才阴差阳错地被请上台。当乔智才得知要以六十万拍下费俪娜的吻,他吓得连连推让。费俪娜觉得很没面子,她要乔智才喝下一瓶威士忌赔罪。乔智才毫不犹豫地接过酒瓶。

  乔智才在镇宁邨的一个小凉亭里拎着酒瓶喃喃自语,他不停地问自己,黄俪文为什么不愿见自己,她喜不喜欢自己。就在这时黄俪文走过来发现了乔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