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全集剧情 > 诚忠堂电视剧

诚忠堂第1集剧情介绍

  乔映霁改道武昌惹事端 乔映霁带头偷自家银两

  山西祁县乔家名冠三晋,始于清朝道光年间,少东家乔致庸临危受命,执掌乔家堡在中堂之后,倾其一生实现了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理想,垂暮之年,他把乔家传给了第五代传人乔映霁,乔映霁奉乔致庸的遗命离开祁县老家,远赴广州十三行历练商家心路,一晃八年过去了,今年中秋,乔映霁即将学成从广州归来。

  正当大家都对这个少东家翘首以盼的时候,潘大掌柜却传来消息乔映霁并未回山西,而是绕道去了武昌。

  1911年10月10日这一天革命军在武昌打响了推翻帝制,走向共和的第一枪,史称武昌首义,乔映霁就是在武昌首义的第二天出现在了汉口码头,乔映霁和跟班栓子一起坐着马车却遇到了从武昌逃难来到老百姓,把道路堵得死死的,乔映霁转而步行带着栓子穿梭人群来到码头边,想要找一艘船赶往武昌,但是都因为担心武昌闹事不敢前往,乔映霁把目光锁定在一艘洋人的船上。

  乔映霁用三倍的价格租下了洋人的船,到即将到达武昌码头的时候栓子却提出没有带那么多的现金,乔映霁挥笔写下了欠条,让他到任意一家票号去兑银子,却被洋人误以为是被骗,索要乔映霁身上的金表作为船钱,竟发现原来是当年自己父亲拉斯普汀赠送给乔致庸的礼物,小拉斯普订确认这个人就是乔映霁乔家的当家人,两人一见如故,小拉斯普订家里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家道中落,因此才趁着武昌打仗来回开船运送逃难的人,见到乔映霁他仿佛看到了生意起死回生,于是撕毁了乔映霁的欠条,留下了手表,因为他知道乔映霁一定会为了手表再次找他的。

  乔家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家纷纷议论乔映霁之前在广州学做生意时候,已经和革命党的孙文走的比较近,因此怀疑乔映霁已经加入了革命军,否则也不会去武昌了,大家担心乔映霁加入革命党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因此纷纷指责乔映霁的 不是,二十七爷大发雷霆震慑了大家,二十七爷命小顺子告诉盘大掌柜潘为严通知武昌的大德通票号立刻找人。

  乔映霁下船之后,顶着炮声来到了武昌城的一家青楼梨花楼,此时梨花楼内全部都是伤员,很多人都在抢救伤员,还有一些穿着暴露的妓女没有逃命离开,现场一片混乱,乔映霁叮嘱栓子自己叫桥在中和乔家没有任何关系;

  乔映霁和妓女问出了接头暗号,妓女不知道是暗号,见到乔映霁就纷纷的围上来,害的乔映霁和栓子慌忙逃离;栓子劝乔映霁赶快离开,这地方太乱了,连妓女都是革命党了,话音刚落就被迎面走来的莲花打了一巴掌,莲花和乔映霁成功接头,乔映霁交出了给张大帅的信,莲花带着他去见张大帅。

  大街上到处都是革命党的士兵在烧杀抢掠,乔映霁生气的斥责莲花阻止他们,莲花却拿着枪逼着乔映霁下车,并对乔映霁的身份进行怀疑;乔映霁被带到了张大帅面前,但是却遭到了张大帅的怀疑,因为信的内容是确定了武昌启事的时间,现在武昌启事已经结束了信才送到,而桥在中是一个月前就从广州出发的,乔映霁解释因为连降大雨才阻止了行程,张大帅了解到他和莲花的暗号都对上了,因此认为乔映霁就是自己人。

  乔映霁通过地图上标注的位置,确定了张大帅的心思就是要抢劫票号,因为所有标注的位置都是票号的位置,因此主动提出给他们十万两作为军需费用,条件就是张大帅必须停止对所有店铺和票号的抢劫,张大帅答应了乔映霁的要求,并命令莲花亲自跟着去拿银子。

  入夜,乔映霁带着莲花的人通过乔家大德通的后门密道进入到存放银子的库房,搬走了银子,而大掌柜的此时在前面准备御敌,没想到有贼人会从后面搬运银子,当发现的时候恰好看着莲花带人正要离开,大掌柜带着人慌忙追赶,有人似乎看到了乔映霁和栓子,大掌柜命令他们都闭嘴,并认定是小偷偷了银子,命人把后门堵死。

  关上房门大掌柜和两名属下命令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能透露丝毫,他知道既然是乔映霁亲自带人来偷银两,就说明传言是真的,乔映霁真的加入革命党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必须救乔映霁,救了他就是救了乔家,也就是保住了大家。

  莲花手持手枪指着乔映霁的脑袋,怀疑乔映霁的真实身份就是乔家的大当家,乔映霁表示自己只是在广州做生意,因此对各家票号都很熟悉,莲花表示自己不相信,乔映霁迅速出手抢了莲花的手枪,并把莲花关在房里,他怀疑莲花或许和乔家有仇,要不然不会如此关注乔家的事情,乔映霁要去找张大帅,让他履行承诺,其实张大帅已经下令不许任何人抢劫店铺和票号。乔映霁知道张大帅要上前线主动提出跟随一起去。

  潘为严收到武昌大掌柜的电报知道了乔映霁带人抢了自己家票号的银子,因此断定乔映霁就是革命党,潘为严命人赶紧通知北京的大德恒高瑞大掌柜,包头复字号马荀大掌柜,火速赶回北京商议要事;同时命令给北京大通的李德龄大掌柜密电把银库的银子火速运往山西,并知会全国十三省乔家票号,缩摊子、埋银锭、撤人口,实在不行还可以撤庄,但是表面上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让外界什么都看不出来,同时密电大德通、大德恒全国所有分号,还有和自己有关的所有银行不可以凭乔映霁的字条兑出一两银子,最后一件事回电武昌的王大掌柜,立刻找到乔映霁,就是捆也要捆回山西。

  莲花找到张大帅汇报桥在中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乔家大东家乔映霁。

   

诚忠堂第2集剧情介绍

  乔映霁莲花唱双簧骗钱 潘为严为乔家求助江雪瑛

  张大帅一听这话就顿感欣慰,这下子的军费不愁了;莲花认为现在应该全城通缉乔映霁,因为他骗了大家也就是骗了革命,张大帅告诉莲花乔映霁并没有跑,而是上前线了,并命令莲花务必把乔映霁安全的带回来,他对于革命很重要。

  乔家上下的人都议论纷纷,认定乔映霁投身革命带着革命党抢了自己家的银子,因为现在乔家都是股份制,因此大家都担心自己的银子受损失,纷纷要求潘为严向武昌大掌柜索赔,并认为乔映霁不配做大东家,关键时刻,潘为严压住大局,分析这件事或许是有人逼迫乔映霁这样做的,和乔映霁无关,当务之急就是要救出乔映霁,只有救出他才能保住乔家。

  战场上,乔映霁不畏生死,带头冲杀,赶来的莲花看呆了,这哪里还是大东家,就是一个活脱脱的 革命党,乔映霁欲带头把红旗插上敌人的战地,却被人打下来,关键时刻莲花救了乔映霁,战场混乱,乔映霁刚被救就发现朝廷的人拿枪瞄准了莲花,乔映霁一把拉倒了莲花救了她一命,莲花发现自己趴在乔映霁身上有些害羞和尴尬,乔映霁起身拿起红旗插上了敌人的阵营。

  乔映霁被带回之后,张大帅挑明了他的身份,并提出如果革命需要胜利拿下三镇,还需要200万两的银子,而之前湖广总督瑞澄搜刮了民脂民膏200万两银子就存在大德通票号里,乔映霁表示只要存在那里的话就一定帮着拿出来,如果这件事不属实自己也会拿出200万两支持革命,并答应可以带着人去拿银子,在乔映霁看来只有革命胜利乔家才有希望。

  自从知道了乔映霁是革命党的事情,乔家的映字辈乔映震和乔映霙就不停的争夺当家人的位置,因此闹的鸡犬不宁,眼看就要打翻天了,二十七爷其实也有这种争夺当家人的心思,于是找潘为严说起乔映震和乔映霙的事情,岂料,潘为严认为打翻天才好呢,这样才能看出各自的心思,但是这种事自己家里打打就算了,否则就会让那些对乔家心怀不轨的人图谋不轨,看到二十七爷痛心疾首的样子潘为严劝他们叔侄吃完饭再商议这件事。

  小顺子看着潘为严要离开,慌忙跪下求潘为严不能放手不管,潘为严要小顺子带着自己去乔致庸的书房看看,在这里,有多少乔致庸和潘为严等人的抵阻品茗,多少大事在这里商议;八年前,也就是在这里乔致庸、高瑞、马荀三人接受了乔致庸的托孤遗命。

  看着乔致庸的照片牌位,潘为严给他上了一炷香,本以为自己可以解决这件事,但是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潘为严觉得现在只有她才能救乔家了,于是让小顺子磨墨写了一封信,让小顺子把这封信亲手交给江雪瑛老姑奶奶,如果一旦乔映震和乔映霙联手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看着小顺子离开,潘为严感叹时间多少的恩怨情仇,就因为一个爱字纠缠着。

  张大帅命令莲花必须保护好乔映霁,莲花心里难过,回想之前土匪烧毁了家园,打死了爷爷,还要把莲花带走做压寨夫人,都是因为乔家人惹祸离开,爷爷叮嘱莲花不要忘了乔家,乔家迟早会再回来的,但是莲花把这种仇恨都放在了乔家身上,把俏佳人当成了自己的仇人,她恨不得杀了乔映霁,可是现在却要她保护他,这让莲花心里很纠结,但是她深知自己是革命者,家怨情仇只能放在一边,把革命当做第一位,必须完成张大帅的命令保护好乔映霁。

  乔映霁和莲花一起去拿银子,乔映霁私下告诉莲花自己不能拿到银子,因为五十年前乔致庸改制,所有的银子东家说的不算,必须经过严格的流程规章才能拿到银子,因此希望乔映霁能配合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拿到银子,莲花愿意配合乔映霁。

  在张大帅张振武的手下有一名副官崔望百,和他的弟弟崔望实也和乔家有数不清的家仇,因此当得知乔映霁是乔家当家人之后,就处处要置他于死地,在战场上也多次要射杀乔映霁,但是也未能得逞,这次知道乔映霁去拿钱担心乔映霁拿到钱之后,得到张振武的信任,再要除掉就难了,当得知乔家的钱不是东家说的算这件事之后,就用来挑拨张振武,乔映霁是打算向朝廷通风报信;张振武命令崔望百兄弟前去跟踪乔映霁,一旦发现异常就必须立刻带回来,但是且不可伤了性命,崔望百借机向张振武要来一张密令,并声称是担心莲花被蛊惑不肯让他们带回乔映霁。

  乔映霁被莲花押着来到大德通票号,见到了王大掌柜王宗禹,为了能拿到银子,乔映霁提出让莲花在外等着自己去和王宗禹谈谈,王宗禹不承认瑞澄的钱在这里,同时认为自己也拿不出二百万银子,必须上报潘大掌柜的,莲花冲进房间直接用枪指着乔映霁的脑袋,给王宗禹一天的时间必须拿到钱,否则乔映霁就死定了;王宗禹答应了莲花的要求,但是要求栓子留下帮忙做文书,要不然短期内拿不到银子,莲花答应了王宗禹的要求,带走了乔映霁。

诚忠堂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