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天坑鹰猎电视剧

天坑鹰猎第1集剧情介绍

  张保庆捡回冰冻少女 少年无畏鲁莽闯雪山

  1984年,北京的宝川地质勘探大学二十周年校庆上,探险社成员张保庆在探险社团的招新处,跟新同学讲解着自己的探险经历,新同学听地纷纷艳羡不已,但是张保庆在说到最精彩之处,突然戛然而止,声称是社团机密,不是探险社的成员不能讲,新同学纷纷答应加入社团,并支付入会费。

  宝川大学体育馆后是地质勘探研究所,这里曾是一个医学实验室,解刨过许多尸体,因此被称为学校最阴森诡异的地方,张保庆家的邻居陆教授的办公室就在这里。

  张保庆带着探险社的新同学到研究所探险,研究所内漆黑一片,灯光闪烁,走廊有残留的骷髅,还不时有一些声响,仿佛随时都可能发生灵异事件,新同学害怕地跟在张保庆身后,张保庆猛然一回头竟没了脸,新同学吓的连滚带爬逃出研究所。

  陆教授本来去了中国最北边的千百山勘探,却提前回来了,正好目睹了张保庆的这场骗局,原来张保庆是依赖着研究所的诡异气氛,在脸上带了无脸面具,这才将新生都吓跑了。显然张保庆这样诡诈骗新生入团费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陆教授苦口婆心劝张保庆改邪归正,张保庆却不以为然。

  张保庆之前跟学校提议,利用白蚁蚁穴寻找金脉,学校批准了这个实验,并给张保庆发了一笔奖金,陆教授叮嘱张保庆一定要将钱交给妈妈,他这么大了还没个正经工作,整天让妈妈操心,陆教授也跟着发愁。

  陆教授跟地质队产生了分歧,所以才赶回来整理资料,张保庆对千百山很感兴趣,顺手想将资料拿过来看,但这资料都是地质队内部资料,如果要看必须先加入地质队,张保庆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肯加入地质队。

  深夜,实验室突然停电了,本就阴森的气氛更加了几分恐怖,张保庆在卫生间发现了一个怪人的身影,对方身手灵活,转瞬便不见了,张保庆满研究所的寻找怪人的身影,之后在其中一个实验室里发现了神色异常的陆教授,陆教授面如丧尸,失去了神志,突然就抓着张保庆的脖子要杀他,张保庆被吓坏了,挣脱开后跑出了实验室,而陆教授倒在原地口吐白沫,怪人躲在一旁看陆教授倒下之后,便拿走了陆教授的文件包。

  第二天张保庆将陆教授送去医院检查,原来陆教授是中毒了,只有找到毒源才有醒来的希望,医生从陆教授手上找到了一个鱼刺大小的暗器,没想到这暗器接触到空气立刻就融化了,是不是毒源医生也确定不了。

  张保庆赶紧回研究所,试图查到毒源的蛛丝马迹。有人往研究所邮寄了一个大木箱,里面是一个女孩,周身被洒满了冰块,张保庆本以为是用来解刨的尸体,没想到这女孩竟然醒了,张保庆还以为诈尸了,出于自保,立刻将女孩打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原来这是个活人。

  张保庆将冰冻的女孩背回家照顾,没想到女孩醒来之后,不问缘由便对张保庆动手,张保庆将女孩按倒在床上控制住,张保庆的妈妈看到后还以为张保庆对女孩不轨,直接将张保庆暴揍一顿。

  在张妈妈耐心的解释下,女孩说出了自己的来历,她叫菜瓜,来自北方大雪山附近的鹰屯,之前陆教授在千百山探险时,是她做的向导。菜瓜说鹰屯确实有能让人发疯和昏迷的东西,是魔王马殿臣的诅咒,而且她自己可能也是被这个诅咒送到北京的,但张保庆根本不相信。

  鹰屯的传说,老龙口是魔王的禁地,藏在雪山的最里面,任何人走进去都会受到诅咒,之前陆教授让菜瓜带领去老龙口,但是半路遇到了大风雪,菜瓜觉得那是魔王的警告,本想劝陆教授回去,陆教授却不见了,雪地上突然出现了巨大的裂缝,冲出一只神鹰,而菜瓜掉进了裂缝,之后就莫名其妙被送到了北京,菜瓜坚信自己是被诅咒送来北京的。

  张保庆觉得陆教授中毒一定跟鹰屯有关,想去鹰屯查毒源,但又怕妈妈不允许他出去,便准备悄悄带着菜瓜离开,却被妈妈逮个正着,张保庆是一定要救陆教授的,张妈妈仿佛猜到张保庆会走,虽然颇多不舍,但早就帮他准备好了背包和钱,他们家有个四舅爷恰巧住在鹰屯,张妈妈叮嘱他去了之后投靠四舅爷。

  张保庆带着菜瓜乘坐火车到了雪山,雪山虽然偏僻,但是常年积雪风景很好,张保庆一路大呼小叫,菜瓜担心这样会引来狼群,但张保庆却吹牛说不怕狼,自己在北京动物园见过狼,还没狗大有什么好怕的。

  森林中的危险是无处不在的,自然不能跟动物园相比较,菜瓜看到前方有猎人设下的陷阱,便骗张保庆单独往前走,张保庆瞎大胆地走了过去,却跳进了陷阱,被倒吊在树上,菜瓜将张保庆的行李收了起来,自己独自回家去了,留下张保庆一个人鬼哭狼嚎。

 

天坑鹰猎第2集剧情介绍

  张保庆菜瓜联手杀狼 陆教授资料穿越鹰屯

  张保庆倒吊在树上唱歌,真的引来了狼,这狼比动物园的大多了,张保庆仗着自己被吊在半空,还学着狼叫声挑衅,狼借助石头跳了过来,险些就咬到张保庆,菜瓜及时回来并带着弓箭,但是她却不能杀死狼,因为狼皮太过坚韧,如果一箭射不死便回兽性大发,他们都要遭殃。菜瓜将匕首扔给张保庆,自己跑向一边引开饿狼。

  菜瓜将饿狼引到一处陷阱,埋伏好准备偷袭,但饿狼迟迟不现身,显然早已识破菜瓜的计策,狼绕悄悄绕道菜瓜后方偷袭,菜瓜险些中招,幸而她箭法高超,一边逃命一边射箭,终于射伤了饿狼,本以为接下来会有一场死斗,没想到饿狼灰溜溜地离开了。

  张保庆刚割开绳子掉了下来,那匹狼又找回来,张保庆用匕首跟狼对抗,匕首从手中飞了出去,狼扑在张保庆身上撕咬着,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菜瓜从远处一箭射中了狼眼,张保庆脱身后赶紧去捡回匕首。

  眼下饿狼已经被激怒扑向张保庆,在狼牙距离他一毫米的时候,张保庆用匕首刺中了狼身,张保庆以为自己是刺中了狼的心脏,仔细看才发现狼头上有另一道箭伤,这是刚刚危机时刻菜瓜所射,这才是致命伤。

  菜瓜抚摸着这匹狼身上的各种伤口,狼王可能觉得它有威胁,所以将它赶出了狼群,它身上的伤有猎户打得,也有其他狼咬的,它本来只是想觅食而已,却丧了命,菜瓜对这匹狼报以深深的同情怜悯,为了让狼死的时候没有痛苦,菜瓜又在狼心脏上补了一刀,狼要吃人,人要杀狼,这是必不可免的,所以可以杀狼,但不能恨狼,这不仅是尊重狼,更是尊重生命,这是猎户的规矩。

  鹰屯的规矩是女人不能狩猎,虽然菜瓜箭法好,但是村里是不允许的,菜瓜带着张保庆到了鹰屯,便将弓箭暂时交给张保庆保管。

  菜瓜的弟弟二鼻子以为菜瓜是被地质勘探队抓走了,闯到地质队的营地闹事,扛着大刀骑马冲向地质队的大门,地质队队员小红果果断站出来挡在马前面,马极速前行时是非常危险,很容易出人命的,队长杨晔赶紧将小红果推到一旁,二鼻子也吓得勒紧了马。

  菜瓜是陆教授自己找的向导,跟地质队没关系,地质队的人都不愿意担这个责任。

  菜瓜远远看到二鼻子骑着马在地质队门口闹事,赶紧跑了过去将他从马上拽了下来,对他一顿踢打,二鼻子见到姐姐立刻收起了刚刚的凶神恶煞,听话的跟地质队的人道歉。

  杨晔也是张保庆家的邻居,杨晔从小就各方面都优秀,无论张保庆学习再好,在妈妈眼里总是不如杨晔,所以张保庆一直跟杨晔不对头,杨晔询问他来此地干嘛,张保庆也是爱答不理的。

  二鼻子知道是张保庆救了菜瓜,感激地要下跪磕头谢恩,张保庆吓得赶紧回绝,二鼻子得知张保庆来鹰屯的目的,声称自己有解药,明天给他送过来。

  张保庆的四舅爷是老猎户,打猎时曾伤过一只眼睛,凭着这个特点菜瓜带着张保庆找到了四舅爷家,但四舅爷却说不认识张保庆,将他赶了出去。

  张保庆从后门溜进来,四舅爷将他扔了出去,他又从窗户、天窗跳进房间,四舅爷见赶不走他,无奈只能将他留下,从没住过农村的张保庆,对山上的什么东西都好奇,对雪山的美景更是赞不绝口。

  山上的人都迷信,二鼻子坚信陆教授不是中毒是中邪,他所说的解药其实是山神庙的香灰,张保庆被这迷信说法气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他想让菜瓜带他重走一遍陆教授走过的路,但是陆教授去过禁地,菜瓜不肯给张保庆带路,让他去找地质队要别的路线。

  张保庆去找杨晔要陆教授的路线资料,杨晔让他去找副队长邢原野,邢原野算是陆教授的学生,可能更清楚陆教授的行踪。陆教授曾找邢原野要过地质队的勘测路线,邢原野推测陆教授去过的地方应该就是这个路线,但路线图必须找队长杨晔要才可以。

  张保庆不得已再次去找杨晔,杨晔却不肯给,因为陆教授来地质队是做辅助研究,但他多次个人行动,行踪成迷,所以才跟地质队闹不愉快。张保庆在杨晔办公室发现了陆教授的文件包,这个文件包应该在北京陆教授的办公室才对,现在出现在杨晔办公室,张保庆怀疑是杨晔潜回北京伤了陆教授并偷走文件包,但杨晔看过文件内资料后,却说这资料是陆教授从地质队偷走带回北京的,并让小红果确认。

  小红果是队里负责整理资料的,陆教授到了地质队之后,便常常出现一些怪事,资料室的资料会莫名其妙消失,过几天又整整齐齐地回来了,仿佛是鬼故事一般,最近这种怪事不见了,但是有好几份资料都丢失了,而这些资料全部都在陆教授的文件包里。

  杨晔认为陆教授很可能是偷走资料倒卖,或者是对金脉有所企图,张保庆不允许陆教授受到这种污蔑,答应在三天之内,查清楚这一系列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