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凉生-不忧伤电视剧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1集剧情介绍

  凉生与姜生青梅竹马,两人大学生活初开始

  拥有着出众的相貌和让人敬畏气场的程天佑是程氏集团大少爷,娱乐公司董事长。这个天神一般的男子外表虽然冷酷,内心却稚气、痴情,这一天,他终于要与心爱的姜生举行婚礼了。姜生是凉生伦理意义上的妹妹,兄妹俩虽无血缘关系却从小相依相偎。

  程天佑和姜生的婚礼现场,正在等待发小儿——北小武的姜生却接到了北小武因为心爱女子小九来不了的消息,这时,凉生突然出现在姜生面前,并称愿解燃眉之急牵着姜生的手步入婚礼殿堂,但当凉生真的把姜生的手递给程天佑的那一刻,凉生的心情瞬间黯然了下去。主持人依照程序询问现场是否有人反对这场婚礼,台下的凉生忽然出声反对,拉起姜生的手逃离了婚礼现场,只留下了一脸愕然的程天佑。

  时间回到1997年,新闻在播报香港回归的盛况。母亲莘茹阻止姜生吃鸡蛋了,说是给爸爸留着的,姜生表示爸爸不会回来的。姜生的妈妈说爸爸是大记者,忙的。正在这时,隔壁的小伙伴北小武叫着姜生一起玩去了。姜生羡慕北小武有大马骑,北叔就让姜生上来骑,正在骑着高兴,远处发生矿难,爆发一声声响。

  莘茹正在伤患中找姜良之的身影,发现了凉生站在他的身边。便把凉生带到家里,让姜生叫凉生哥。姜生最初不想叫,最后还是叫了声哥。晚上睡觉的时候,姜生发现凉生在哭,就安慰他说如果怕黑,那自己就陪着他。第二天早上,莘茹叫凉生一起吃饭,吃着饭,外面来了几个妇女叫嚷着都是姜良之拉着女记者下矿,她们的男人才会死。

  姜生的妈妈去医院里看姜良之,姜良之让她照顾好凉生。莘茹出去打水,回来的时候看见北叔和何满厚。何满厚说姜良之真倒霉,新闻没跑成还残废了,跟着她一起来的女记者也救回来,还说女记者就是姜良之的情妇,向北叔询问凉生与女记者的关系。北叔踩了他一脚,叫着他走了。

  姜生带着凉生找小伙伴来玩,北小武询问凉生是谁,姜生回答是自己的亲哥。北小武说自己听妈妈说凉生是姜良之外头的孩子,凉生气不过就和北小武打了起来。回到家北小武的妈妈带着北小武找到姜生家,说自己的孩子被打了。姜生的妈妈就指责姜生,用鸡毛掸子打她,北小武的妈妈一看就赶紧劝。莘茹责怪姜生,姜生哭着说北小武骂哥是野孩子。

  姜良之让莘茹去办凉生的收养手续。一家人一起吃饭,姜良之让莘茹把唯一的荷包蛋给凉生。姜生很伤心端着碗去门口吃饭。晚上,凉生将荷包蛋生下来给了姜生,姜生一边吃一边听到凉生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姜生和凉生走在小树林里,姜生看见冬菇,想要摘,凉生说这大冬菇和小冬菇凑在一起挺好的,就别摘了。姜生同意了凉生的看法,说着大冬菇和小冬菇永远不分开。姜生带着凉生来看她最喜欢的地方,姜生说着自己除了红烧肉最喜欢花了,等着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开花店。

  两个人长大了,北小武叫姜生一起去打柿子。北小武带着姜生和凉生打柿子,却被同龄的小伙伴嘲笑了一通,说只要在树上刻上名字就承认柿子树是他们的。晚上,姜生说凉生一整晚都没回来,便去找凉生,跑到树林里,姜生发现很多树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走着走着就看到了困得睡着的凉生。姜生回到家就给凉生包扎手。

  两个人在田野里走着,北小武赶来说何满厚去姜生和凉生家里闹事了。三个人赶紧回家。何满厚在凉生家里叫凉生是野种,被凉生打了一顿。凉生带着姜生来了医务室,姜生说自己头上留疤也挺好,因为有疤凉生就能找到自己。凉生说两人一定不会走散的。

  姜生看见自己的母亲很辛苦,就抢着帮妈妈干活,认为只有这样妈妈才不会老。姜良之在屋里喊着倒水,莘茹一边咳嗽一边倒水,姜生生气的对着姜良之发火说没有你,妈妈也不会这样,就哭着跑出去了。凉生从远处走来,姜生对着凉生大吼不是你妈你当然不难过,凉生放下柿子默默的走了。

  姜生和凉生从此认为应该用功读书才能离开魏家坪。18岁的时候,两个人都拿到了大学的通知书。姜生却说自己不想年大学了,想要出去上班赚钱。凉生说有姜生就有凉生,自己会申请助学贷款,等自己以后有能力了会帮助更多的人。

  在美国的旧金山,程天佑正在修车,钱至说天佑让他查的事情有眉目了,程天佑决定回国。程天佑回家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婆婆正在爬高拿他小时候的玩具。婆婆让程天佑先回去看他的爷爷。程天佑见了爷爷,让厨师做了一桌子菜,爷爷叮嘱他不要让旧情成为羁绊。两人讨论着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程天佑说着自己的打算,爷爷说着要介绍几个年龄相仿的姑给程天佑认识,其中有万道集团沈总的女儿。程天佑表示自己对此没有兴趣,他爷爷说自己晚上不能多吃,提醒程天佑要细嚼慢咽。

  莘茹在给姜生收拾东西,姜生说自己不想去了,想要在家里陪妈妈,莘茹鼓励姜生应该走出魏家坪,趁年轻多读一些书,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凉生准备带着姜花一起去上大学,姜生说那么就咱们仨一起上大学。正说着北小武来了,北小武来了说自己也和他们俩一起去上大学,明天一起走。第二天走的时候,姜生和凉生与父母话别,两人就告别了魏家坪,姜良之看着凉生的背影说自己对得起他的妈妈和亲生父亲。

  北叔带着姜生、凉生和北小武一起来到大学,姜生碰到了第一个舍友金陵。三人各自收拾自己的宿舍。军训期间,凉生的同班同学宁未央中暑了,凉生和同学赶紧将宁未央带到医务室,确定她没事才离开。在食堂里,姜生、凉生和北小武三人一起吃着饭,宁未央看见凉生便走过来把自己的养乐多给了凉生,北小武有点八卦。姜生和金陵走在路上看到路边报栏上贴着有关奖学金的通知,奖学金是程天佑的公司设置的。程天佑听到钱至说好友回国了,便立马去见好友。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2集剧情介绍

  未央倒追凉生惹姜生吃醋 姜生醉酒与程天佑初想识

  程天佑约宁信一起吃饭,还挖她随自己一起去创业。自宁信15岁认识程天佑,程天佑一直把她和妹妹未央一起当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程天佑“第一个想为之披上嫁衣的姑娘”。

  大学教室里,坐在角落里的凉生语出惊人回答上了老师的提问,得到了老师的赞许和同学们的羡慕,下课后未央和凉生打招呼,凉生却被姜生叫走了,未央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舒服。

  北小武的自行车路上坏了四次,正在气急败坏地修车碰到了骑摩托车路过的小九,小九儿拿出工具默默地替她修好车就走了,北小武望着小九儿的背影开心的笑了,对这个个性十足的姑娘产生了好感。

  未央主动来找姜生,了解他和凉生的关系,当从姜生口中听到是亲兄妹时舒了一口气。

  程天佑惊讶于公司的一本烂账,说起魏家坪的矿每年都超支时想起了姑姑就是在多年前魏家坪那场矿难中去世的,随让下属调查何满厚和北国雄。程天佑向爷爷汇报公司高管王德辉贪污一事,爷爷反而心软不让他赶尽杀绝,程天佑在公司发展方向上和爷爷意见相左,但却不被爷爷认可。

  程天佑来到了姑姑的房间,看到了角落里放着姑姑遗物的箱子,但因不愿回忆往事并未打开就离开了房间。

  总是有女生找姜生转交凉生的信,姜生心里怪怪的,和北小武一起去找凉生吃饭时又看到了未央帮凉生整理书包肩带的一幕,姜生心里涌起一丝异样,气鼓鼓地把一沓信塞到了凉生手里。三人一起吃饭时姜生还念念不忘凉生是否看过那些信,吃醋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喜欢凉生?饭后北小武带姜生凉生去见小九,小九却带来了一个摩托车队,也就在这一天,小九闯入了他们三个人的生活,三人组从此变成四人行。

  未央一直找各种话题搭讪凉生,但凉生一直很冷淡,未央问凉生最喜欢吃什么?凉生答曰最怀念的是家里做的白水煮面。程天佑给婆婆刘杏带去了爱吃的甜食,婆婆却一下想到把在她这儿做义工的姜生介绍给程天佑做女朋友,姜生进门时恰巧程天佑出门,两人擦肩而过。

  爷爷跟钱伯聊起想让程天佑回来接手公司并好好继承干下去,钱伯赞许程天佑一定会大刀阔斧让公司焕然一新。

  未央在楼下等凉生回宿舍,递给了她亲手做的水煮面,凉生看着未央的背景若有所思。

  何满厚因为程天佑公司查账给北国雄打电话说起账目一事,北国雄称这一切都是王德辉指使他们干的。挂上电话,北国雄心事重重嘱咐小九妈妈以后不认识的电话就不要接了。

  热闹的酒吧里,程家二少年程天恩坐在轮椅上里默默看着这热火的场面,一直担心弟弟找到酒吧的程天佑与弟弟一起喝酒聊天,重申弟弟程天恩是他最在乎的人,并保证只要弟弟需要会随时出现在他的身边。

  程天佑与属下商议治理公司下一步的计划,因为觉得弟弟程天恩有些反常,让属下去查一查原因。晚上,北小武听说姜凉之住院了就急匆匆地来找凉生和姜生,凉生着急打电话回家妈妈只说爸爸得了感冒需要住院观察,不让兄妹俩回去也不需要她们寄钱,只叮嘱凉生照顾好姜生,兄妹俩商量着如何赚钱贴补,北小武主动申请去买营养品寄回凉生家里。

  第二天,姜生着急等待着奖学金的公布名单,想用这份钱给爸爸治病;凉生也因为想多打一份工多赚点钱寄回家里急着去面试家教,却不巧因为自行车坏在路上迟到被拒绝了,失落的凉生一个人推着坏了的车子走在雨里,却迎面遇到了来接他的未央,未央开车把凉生和他的坏自行车送到宿舍才离开,这一幕恰巧被来给凉生送饭的姜生看到,姜生把饭递到凉生手里,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讪讪的走了。心情不好的姜生被同样心情不好的北小武带去酒吧开心。北小武问姜生不开心的原因,姜生只说了没拿到奖学金的事,但对看到未央送凉生回来的事绝口不提,两人干了不少酒都醉了,北小武拿出要送给小九的手链,姜生主动要替北小武送给小九。程天佑根据查到的矿难线索找到北国雄情人的女儿小九,欲就商业亏空案找到小九的妈妈,这时姜生也来找小九帮北小武送手链,小九正好借口送醉酒的姜生回家意欲脱身,已经醉了的姜生开始胡闹,抓着程天佑的衣服还吐了他一身,小九趁乱逃走,姜生又错把程天佑错认成凉生,拉着程天佑叫哥哥还要一起回家,程天佑询问姜生家的地址无果,无奈只好把她带回了自己家,还递水递垃圾桶照顾耍酒疯的姜生。

  清早,醒来的姜生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看到了程天佑留在桌上一杯水和写着“不要再随便叫男人带你回家了”的字条,小九请姜生吃饭感谢姜生昨晚的搭救之恩,但姜生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姜生去图书馆借书时才发现图书证落在了程天佑的家里,程天佑回家发现了姜生在他的纸条下面另外写了一行“也请不要随便把陌生女孩带回家”的留言,还在沙发下面发现了姜生的图书证。

凉生-不忧伤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