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电视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集剧情介绍

  盛家接受袁家聘礼 明兰出头赢回聘雁

  北宋年间,官宦人家盛家的侍妾卫子怀有身孕,她的女儿盛明兰身边的丫鬟小桃去厨房领炭火却被赶了出来,气得她躲在外面直哭,卫娘子的侍女小蝶见状背着竹篓就去厨房找关娘子说理。关娘子却是个势力小人,不仅没给炭火还要把小蝶赶了出去,两人拉扯中被路过的林噙霜侍女周娘子看见了,她上前说了几句话却是没想帮助小蝶,小蝶见取炭无望欲找大娘子王若弗告知,周娘子怕事情闹大会受指责,叫关娘子差人取灶炭二三十斤,小蝶只取走应得的份量,关娘子却还在背后说三道四。盛家主母王若弗正因女儿盛华兰的婚事和盛老爷盛紘闹着脾气,盛紘为盛华兰找的是东京忠勤伯爵府袁家次子袁文绍,本是一桩好事,不曾想袁家礼数不周,只遣袁家大少爷袁文纯过来下聘。盛紘顾及颜面对她好言相劝,告诉她眼下船已靠岸聘礼已卸,若是王若弗让袁家打道回府,怕是盛家和袁家都要丢了面子,他替王若弗把簪子穿上,她总算消了口气,盛紘这才走出门外让下人通知大少爷盛长柏可以让袁家卸下聘礼了。

  小蝶拿回来的灶炭不适合在屋内取暖,烟大得把人熏的睁不开眼睛,小蝶忿忿不平又要去找关娘子理论,卫娘子凡事谨小慎微拦着不让去,拿出仅剩的嫁妆一个镯子让小蝶拿去当了买些好炭,好歹也要让女儿盛明兰暖和些。盛明兰从小聪颖招人喜爱,她护着镯子不肯让小蝶去当,表示要和盛紘说说,厨房肯定就把炭火发下来了。卫娘子本就受到冷落,凡事隐忍便也不让盛明兰去说,还让盛明兰去盛老太太屋里伺候着,如果能得到盛老太太的青睐,那日后自己也就放心了,但明兰却不肯前去。

  小蝶拿着镯子正要出门,明兰叫住了她,让她先把灶炭卖了换些灰花炭,对付一阵子再说。而后,明兰便回屋换了身干净华丽的衣裳,准备参加大姐盛华兰的迎接聘礼仪式。袁文纯领着众人带着聘礼威风凛凛走向了盛家,盛家按照仪式将他们迎进府内。明兰带着小桃在宴席中穿梭,时不时偷吃一些糕点。主母王若弗在应酬时被告知,盛家侍妾林噙霜所生的儿子盛长枫与人玩投壶,快把盛华兰的聘雁输光了。王若弗四处寻找盛紘,以为他在林噙霜那里,便走向了她的院子,见到林噙霜后上前打了她一个巴掌,警告她如果长枫把华兰的聘雁输光了就要了他的命,林噙霜装作可怜的样子肯求王若弗救救盛长枫。待王若弗走后,她马上换了副面孔,让丫鬟告诉盛长枫快去向盛紘认错,一定要非常诚肯。

  此时盛紘也很着急,他希望袁文纯上前阻止他们投壶,没想到袁文纯却表示那雁已经是盛家的了,要阻止也应该是他去。盛华兰接受盛老太太的劝告,自己为此事拿主意,她思索半晌对盛紘和王若弗说道,聘雁输便输了,如果因为此事闹起来传出去会丢了盛家的脸。盛紘和王若弗看投壶跟着着急,盛紘上前鼓励盛长枫,却没想到更让盛长枫胆怯,直接丢了手里的箭。众人觉得盛长枫输定了,正要四散离去时,一支箭飞了出去落入壶内,而扔出这支箭的正是盛家六姑娘明兰。明兰毫不胆怯,与白烨对战不落下风,明兰扔出四筹,白烨投出双耳,盛紘以为必败无疑,没想到明兰投出十筹,保住了姐姐盛华兰的聘雁。

  盛紘与王若弗的嫡出儿子盛家大少爷盛长柏离开时不慎落下一幅图,白烨看了很喜欢便想借来看看,盛长柏却生气他砸了盛家场子。白烨连忙以亡母之名发誓以后再不投壶做赌,盛长柏这才借给了他。卫娘子教育明兰不该强风头,告诉她与盛华兰和盛墨兰不同,她们的母亲一个是盛家主母,娘家有势,一个又是受宠的林噙霜,而自己不过是家里人拿来换药钱的。明兰保住了大姐的聘礼,却挨了卫娘子一顿教训,她虽然不太明白却也应承下来。

  夜晚来临,王若弗因为白天的事情打算教训一下盛长枫,顺带打压一下林噙霜的威风,没想到这次素来刁钻的林噙霜却甘愿服软,用求得盛长枫的三十板子让王若弗消了气。

  第二天一早盛墨兰就去盛老太太那里念诗,盛老太太心疼她没吃早饭就先让她退下,盛墨兰回来后向林噙霜发了一顿脾气,可林噙霜却认为,盛老太太终究是盛紘的嫡母,在盛家地位最高,把她服侍好了,自己和孩子就都会提升地位。盛紘正在盛老太太跟前伺候着,本想让老太太挑个孩子在身边服侍,但盛老太太却以喜欢清静为由拒绝了。明兰一直在屋外等着盛紘,她求他去看一看卫娘子,盛紘答应她晚些就去。卫娘子听说盛紘要来,嘱咐明兰不许提家里短她们炭火及吃食的事情,明兰无奈只好答应下来。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2集剧情介绍

  小蝶受到冤枉被逐出门 白烨出面夺回主君位置

  小蝶抱着一筐灶炭出门打算换些好炭回来,门口侍卫因她没有行令而没有放行,还被关娘子一顿嘲讽,拐角有一个侍卫见状把她喊了过去,把她从角门放了出去。盛长柏与白烨结识后相交甚笃,他们正在船上品茶赏景,不料突然遇到几个蒙面人的袭击,白烨奋力保护盛长柏,经过一番打斗,他们先后落入水中。直至天黑,众人才打着灯笼把盛长柏捞了上来,却没有发现白烨。

  明兰和小桃在屋外玩着,见盛紘到来了她便扑进了他的怀抱,卫娘子在屋里候着盛紘,虽然内心有些落寞,但她不想在表面流露出来。聪明的明兰进屋为盛紘敬茶,话里话外都在提醒盛紘,这里的炭火不够了,卫娘子急忙解释说自己怀孕体热,连这些炭火都用不了,她怕明兰再惹出什么事端,连忙借故请盛紘离开。明兰不想让母亲过得这么辛苦,她双膝跪地向盛紘哭诉着,她们的供应经常短缺,炭火、吃食甚至连茶叶都少得可怜,一日三餐不够果腹。卫娘子阻止并打了明兰,盛紘追问卫娘子,得知情况后转身离开,表示这个家自己还是说了算的。

  盛紘带着一肚子气走进王若弗屋内,见了她后却忍住了怒火,他先坐下烤火然后质问她如何做大娘子的,为何连点炭火都不愿给予,王若弗是个急性子马上就要跟盛紘吵起来,她的侍女非常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里面的蹊跷,她对盛紘说王若弗最近打点华兰的婚事,还要伺候盛老太太十分忙碌,家里的其它事情都是由林噙霜打点,与其来问王若弗,倒不如去问她。林噙霜见了盛紘与王若弗后,立即装模作样,还挤出几滴泪水,表示每月分发的东西都记录在册,还多发了两筐炭火,因卫娘子怀孕她还特意贴钱买了燕窝送去。盛紘不解为何各执一辞,林噙霜身边的侍女意有所指,污蔑卫娘子拿东西换了其他。

  盛紘与王若弗坐在卫娘子院中,等着下人搜寻的结果,卫娘子和小蝶都是一脸迷惑。没过多久下人们就搜出一些钱财,说是从小蝶床下搜出来的,林噙霜继续装着可怜,卫娘子却出面呵止嚼舌根的下人,表示自己相信小蝶,她一向对自己忠心,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小蝶出门换炭时给她开角门的那个侍卫说亲眼看见小蝶抱着一筐东西出了门,明兰急忙跑过去向盛紘求情,说自己知道小蝶用灶炭去换好炭的事,但盛紘不太相信。王若弗看不惯林噙霜的作派,直言要报官,但盛紘怕丢颜面而不肯,两个人因此又吵了起来,王若弗知道肯定是林噙霜在搞鬼,便大骂她贱人并给了她一巴掌,盛紘虽然生气,但因为王若弗娘家实力庞大,他也拿她没有办法。盛紘把怨气迁怒于小蝶,要把她处死,卫娘子跪地求情,并搬出盛老太太的病和盛华兰的婚姻为由,恳求盛紘不要打打杀杀。王若弗听到后附言,不能让血腥气冲撞了女儿的婚事,嚷着要报官,正在这时,门外有人报来盛长柏被打的消息。

  盛紘等来了官府大人,袁文纯见了大人后一副苦态,央求他一定要找到失踪的白烨,因为他就是东京宁远侯府的嫡二子顾廷烨,因为行路方便才更名为白烨,如果找不到他,自己无法交待。大人听到后也很着急,马上命人封城寻找。林噙霜因为受了惊吓找了大夫过来,她还让大夫顺便去看一下卫娘子,还让人再挑两个丫鬟给卫娘子送过去,告诫丫鬟说去了卫娘子那儿就是她的人了,不可朝三暮四,丫鬟当然明白了她话中的深意。

  小蝶被赶出门后做一些粗活来维持生计,小桃来看她并告诉她是卫娘子让自己来的,卫娘子相信小蝶并给她捎点钱来应急,小蝶知道卫娘子的苦处不肯接受,便狠心把小桃推出门去,小桃抽泣着把钱放在门外,小蝶打开包裹的手帕后看到里面正是那个未典当的镯子。经历这件事情后,卫娘子院里的吃食和炭火的供应增加了,明兰很是欢喜,卫娘子却愁容满面。

  有一具尸体被大家找到,但是泡得太久了无法分辨是不是顾廷烨,但是有信物在身,大家一致认定他就是顾廷烨。白家老太爷发丧之日,顾廷烨却现身当场,拿着外祖父白老太爷的亲笔书信并发下狠誓称,外祖父已经把这份家业交到了自己手上。白亭预却坚称白老太爷立他为继,双方争执不下,几位大人只好拿出白老太爷亲笔书信与顾廷烨手持书信相较辨认,随后顾廷烨又继续拿出亡母指责白亭预等人侵占家产的书信,白家几人早已被逐出族谱,白家众人这才承认顾廷烨的主君身份。

  盛老太太和盛紘都外出了,明兰这段时间快活得很,卫娘子让她过些日子再去盛老太太那里伺候,明兰不愿离开娘亲,反驳了卫娘子几句,不料想卫娘子动了胎气即将临盆。林噙霜得了消息连忙赶过来,明兰在外面急得团团转,接生婆表示孩子头太大不好生产,竟然借故跑掉了。卫娘子用力过度虚脱了,明兰连忙拿了些糕点去给她,得知接生婆跑掉后,卫娘子流下了眼泪,拉着明兰的手,直言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