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独孤皇后电视剧

独孤皇后第1集剧情介绍

  伽罗和杨坚意外邂逅 独孤信与杨忠联姻结盟

  北周初年,南北对峙,三分天下,战乱不已。其时,大冢宰宇文护掌控大权。立堂弟为傀儡皇帝,野心勃勃、铲除异己、民怨沸腾。

  皇帝为巩固政权,大力提倡拂教,每年举办浴拂节。善男善女聚集在长安城结缘、求子,是一年最热闹的一天。

  随国公杨忠的几个公子也在人群中看热闹,四弟去看几位貌美的男子,大哥杨坚也跟了过去,怕他惹事。几位貌美的男子正在施舍乡亲,为大家分发大米。其中一个正在卸掉粮袋的美貌男子不小心拽倒了粮架子,杨坚手疾眼快,伸手把他救了出来,避免了倒塌的粮架子。

  一队人马押解着犯人飞奔过来,为首的是大冢宰宇文护的公子宇文会,看到如此热闹的场面,料定必有很多好看的姑,将一个姑娘抢到马上,准备拉回去洞房。

  姑娘在马背上不断呼救,正在分发大米的那名刚被救出的男子见状上马追去,一个随同说伽罗打报不平的毛病又犯了。杨坚拿上地摊上的两个面具追去,一个男子大叫拿走自己的马还没给钱,杨坚给够了他的马钱,随后也骑马过去。

  伽罗追到宇文会的住处,放火烧了柴房。杨坚治服了宇文会,责令他自罚自己,连说几遍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非礼勿视,宇文会趁他不备背后拔刀,被及时赶到的伽罗阻止。

  被救女子千恩万谢,杨坚表示这是大丈夫应做之举。伽罗争辩到行侠仗义不分男女,原来伽罗是女儿身,是卫国公独孤信的小女儿独孤伽罗,她断定宇文会定不甘休,建议被救女子最好离开这里。杨坚问独孤伽罗芳名,独孤伽罗称后会有期,何须多问。

  宇文护打了儿子宇文会耳光,要是让独孤信查到这件事就完了。但也告诉宇文会,自己的儿子不能低头。宇文护审问两个仆从,两人说没有出卖宇文护。

  当今敢和宇文护作对的有赵贵,他身为太傅,虽无实权但威望很高,另一个是卫国公独孤信,他身为大司马,掌握军中大权。宇文护手下提醒,如今查到宇文护铸钱一事,早晚要坏事,建议宇文护尽早除之,宇文护吩咐萧左去办,一定找出独孤信的错,或者伪造个错,毕竟独孤信是个人物,要明正言顺。

  独孤信感叹人证消失,无法扳倒宇文护。赵贵认为不如主动出手,另一手下认为不妥,目前宇文护势力强大,如果师出无名,则风险太大。赵贵气愤宇文护依仗太祖托孤,独断专行。在座的都是开国功臣,太祖在时还和大家商量,如今他们却成为宇文护的鱼肉。赵贵认为独孤信太软弱,生气离席。

  独孤信表示并不想杀宇文护,而是不愿宇文护在国家根基未稳的时候贪赃枉法,手下建议拉拢随国公杨忠,他手握精兵,敌人宇文护也想拉,可是杨忠不愿意参与争斗,拒绝了他。独孤信对杨忠有恩,必能拉拢过来,独孤信打算让女儿和对方的儿子见面联姻。

  母亲教导独孤伽罗,觉得她不象女人,会被人笑话。让她跟随拜神,因为近日时常做梦,想去去病。

  鉴于杨坚领了官职,已经成人,父亲准备他带去跟独孤伽罗成亲。弟弟认为独孤信是如今的大官,以后杨坚会平步青云,杨坚表示大丈夫要依靠自己的本事,相亲时只好随机应变。

  去庙的路上,母亲提醒独孤伽罗注意规矩,独孤伽罗手拿生辰八字。独孤伽罗抽签,母亲解签为她求因缘,独孤伽罗表示只求安康,还没有找到可以生死相依的人,婚姻不是求来的。

  父亲告诉独孤伽罗的婚事可由不得她,因为关系到两个家族,独孤伽罗一向为父亲开明为傲,姐姐已经成为王后,难道个个都要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父亲告诉她鲁国的宇文邕已经娶了北国的公主,她就该死心了。独孤伽罗认为自己有资格有底气选择自己要嫁的人。

  独孤伽罗喝闷酒的时候遇到几个骗钱的骗子,当场给予了揭穿,遭来对方毒打,却不是独孤伽罗的对手,骗子又叫来援军,幸得杨坚相救,杨坚为她拿来醒酒汤。独孤伽罗苏醒后,杨坚告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独孤伽罗临走的时候被杨坚嘱咐别喝酒,很容易伤身乱性,虽然无艺高强但双拳难敌四手,杨坚认为两人也算有缘,想知道独孤伽罗的名字,独孤伽罗声称后会有期,改天再行感谢。

  相亲的日子如期而至,独孤伽罗很不耐烦,见对方一直不来就到处徘徊。杨忠在来的路上让儿子到时候表现好点,因为独孤伽罗堪称国色天香。双方父亲借口有话要说,让两个年轻人随处走走。杨忠向独孤信表示真是委屈了伽罗,而独孤信就怕伽罗的性子惹事,杨忠夸赞伽罗的品性、志向不在男儿之下。

  杨坚真没想到独孤伽罗说的下次这么快就到了,更没想到她就是独孤信的小女儿。独孤伽罗反问他是否觉得自己举止粗鲁,只会当街打人。杨坚夸赞独孤伽罗是个很直率的人,活得非常真实。伽罗开门见山说出自己的要求,对方只能爱自己一人,而且不纳偏房,她希望两人是共寝一枕、共入一穴,若是不能做到,就请另择佳偶。

独孤皇后第2集剧情介绍

  独孤伽罗和杨坚订婚 宇文护对独孤信下手

  杨坚回答伽罗的择偶观,道世间女子虽多,但只想要独一无二的女子为伴。伽罗冰冷的心开始有所触动。

  宇文护亲信提醒他,目前独孤信已经和杨忠联姻,两人都掌管着重兵,以后就不容易扳倒他们了。宇文会此时汇报已经把事情办好,宇文护狞笑着让独孤信喜事和丧事一起办。

  到了纳征的日子,随从让伽罗一定打扮好,伽罗说没准儿杨坚一会儿就后悔了,自己故意说话粗鲁,竟然没有把杨坚吓跑。随从让伽罗以后就不能口无遮拦了。

  伽罗母亲专为独孤信做了一件新衣,以便迎接佳婿。此时宇文护找独孤信去议事,独孤信虽然觉得有点不妙,但是觉得宇文护不敢乱来。

  宇文护出动大队迎接,独孤信猜想宇文护也许知道自己在查他,知道赵贵要杀他,还是小心为上。

  杨坚送去聘礼,见过岳母、兄长独孤善,却迟迟不见伽罗。此时的伽罗正在备受头上的众多首饰煎熬,很不习惯,都拽了去。伽罗披头散发地走了出来,弄得母亲很尴尬,杨坚立即表示无妨,无论伽罗如何打扮都不介意。伽罗自语反正杨坚也知道自己的本来面目,不用遮挡也好。

  此时王后驾到,大家纷纷跪拜,王后让他们不必拘礼,都是自家人,扶起了母亲,看到妹妹凌乱的头发,王后高兴家里的小伽罗终于要嫁人了。王后看到杨坚后,介绍伽罗自幼聪慧过人,文采武艺都不差,就是生性顽劣、容易闯祸,还望杨坚日后多担待。询问杨坚可否能让她放心,杨坚回禀王后自己嘴拙,定将全力保护她,照顾她。

  王后想看看杨坚的身手如何,大喜的日子不能舞刀弄枪,就进行鼓舞,又不伤人又有观赏性,受到大家的期待。只见杨坚和伽罗上下翻舞,看得大家眼花缭乱。好一阵子后,伽罗母亲发话说比得也差不多了,停止了比试。

  宇文护感叹自己公务繁忙还能和独孤信、赵贵两位仁兄共饮美酒,真是人生快事,独孤信心中隐隐担忧杯中有变,感谢宇文护日理万机还邀请他们,不知所为何事。宇文护主要是想听取两位仁兄意见,独孤信不让赵贵喝酒,怕喝酒误事。在宇文护的再三引诱下,耿直的赵贵带着醉意控诉宇文护有十宗罪,若不再改正错误,做不成了官员。

  宇文护故意逗引赵贵,询问倘若不改是否就会杀之而后快,赵贵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认为祸国殃民的人被千刀万刮也不为过。这句话正中了宇文护的下怀,他吩咐手下行动,捉拿要行凶自己的赵贵。独孤信认为赵贵是酒后乱言,不足为凭,改日定将登门赔罪。宇文护叫嚣既然来了白虎堂就别想离开半步。

  独孤信认为赵贵都是醉话,如果定罪,传出去有损宇文护的威名。是不是醉话要看证据就明白了,宇文护带上证人,有书信证明赵贵正找边关守将寻找刺客的合适人选。

  赵贵大叫就是看不惯宇文护,若不是大司马阻拦,早就杀了宇文护,岂能坐在这里,自己和大司马无关。独孤信主张由天王圣裁,宇文会叫嚣天王也救不了他们。独孤信认为自己如果死了,满朝文武谁人会服,传到邻国,没了国本,必遭外侵,赵贵大叫宇文护毒杀先王的事情早晚会败露。宇文护飞刀刺死了赵贵,让赵贵去地下问先王是如何死的。

  宇文会去卫国府抓走了所有人,伽罗和杨坚逃走,王后气昏。父亲在大牢告诉伽罗一定记住要活下去,记住宇文护的罪状主要有:铸造假钱谋取私利、利用建造寺庙贪污、私藏一笔建国资金。一定要找到证据才可能扳倒宇文护。嘱咐杨坚自己视伽罗为珍宝,一定要保护她、宠爱她。

  宇文会报告卫国府所有人已经全部羁押,惟独伽罗一人逃脱,宇文护强调即使是女人也不能放过。暂且留住大司马,一旦有谁来救就知道谁是同党。宇文会得知伽罗是被杨坚所救,便带人追到随国公府,伽罗和杨坚刚一回来便被发现,两人逃走,杨坚中箭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