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老中医电视剧

老中医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翁泉海开方致人死亡被捕入狱 葆秀卧底秦家查明真相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上海的秦宅,下人正为老爷煎药,待药煎好后,夫人着急为老爷端来,得知这碗药汤是新来的,孟河中医翁泉海所开,秦老爷虚弱喝下,一心盼着病体痊愈,他又喝下仆人端来的第二碗药汤,本以为喝下两副药的,老爷会很快好起来,岂料,待他喝完第二碗药汤后,却一命呜呼瞬间西去。

  法庭,在法官的宣读下,来自杭州孟河的中医,也是本案的被告人翁泉海到庭,在确认过他的身份后,公诉人宣读本案的详情。几天前,因弟弟秦仲山生病,在哥哥秦伯山的引荐下,翁泉海来到上海为秦仲山看病,通过诊断翁泉海断定,秦仲山无药可救,为照顾病人的情绪,他嘱咐秦仲山要按方服药即可痊愈,一番安慰过后,翁泉海告诉秦伯山,他的弟弟已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希望他们能尽早准备后事,不愿放弃最后的机会,秦伯山恳求翁泉海开方,在他的诚恳劝说下,翁泉海开了一剂药方,但前提是不能再用别人的方子,岂料,待秦仲山喝完药汤后,却当夜毙命,鉴于此种情况,公诉人认定秦仲山的死,和被告人所开的药方有一定的关系,猜测名医翁泉海是因,诊断失误导致药方开错,造成被害人死亡,公诉人认定他是凶手,自认自己的诊断无误,翁泉海表示听从法官的判决。

  次日,翁泉海的父亲在葆秀的陪同下,带着两个孙女小嵘和小杰,来到上海找儿子,却发现家里已被贴了封条。监狱,葆秀和翁父来看翁泉海,却见他在狱中为人把脉看病,佩服他的医术,狱友们都找他看病,看到父亲生气离开,翁泉海向他解释,自己的诊断没有失误,希望他能放心。家里,两个孙女跑来告诉爷爷,秀姨不知去了哪里?

  秦宅,葆秀来到秦家,为了能进入秦宅,葆秀给开门的大姐看病,听到她说出自己的症状,大姐高兴和她闲聊,并顺势讲出老爷的病情,一心想查出内幕,葆秀谎称她是初来乍到,希望大姐能帮忙找个落脚点。这边,得知葆秀到秦家卧底,翁父很是感动,自信儿子的医术没有问题,他决定留下静观事态发展。

  秦宅,老夫人斥责葆秀不会干活,知晓她略懂医术,老夫人让她给自己看病,并向她抱怨丈夫的病情,家大业大的秦家,为了给老爷治病,请了许多的名医,也吃了很多名贵的中药,但却落得如此下场,生气所谓的名医都是庸医,老夫人止不住的控诉,听到她请了很多的中医,葆秀借机打听情况。另一边,怕老婆的名医赵闵堂,劝妻子从地上起来,不愿丈夫为秦仲山的官司负责,强势的妻子劝他保持沉默,胆小的丈夫却自认难逃干系,他只好来找同样为秦仲父,看过病的名医吴雪初商量对策。

  中药堂,赵闵堂来找吴雪初,只为商讨关于秦仲山的案情,担心此案会翻供,赵闵堂提议去秦家打探消息。秦宅,赵闵堂和吴雪初来此询问情况,得知老夫人已将老爷下葬,两人都劝她要节哀,正当葆秀躲在门口偷听时,反被仆人看到,担心老夫人会责骂,仆人带葆秀离开。随后,老夫人向两位中医,讲述翁泉海看病的经过,听到秦仲山当晚喝了两副药,赵闵堂直言中药,讲究配伍禁忌,只盼老夫人能明白其中详情,尽快了结这桩官司。

  家里,猜测秦仲山是因,喝了两种相克的药汤丢了性命,赵闵堂说出他的担心,如果此事让法官查出,两人在上海滩将会难以立足。晚上,待老夫人离开后,葆秀欲找药方,却见折回来的老夫人,将药方带走,不知她要去哪里,葆秀尾随而来。江边,老夫人将药方和,剩余的草药扔进江里,片刻后,葆秀跳下水拿到了药方。

  监狱,葆秀来找翁泉海,索要他为秦仲山所开的药方。次日,翁父告诉葆秀,秦仲山是吃了两副相克的药方,才意外丧命,为了证明翁泉海的清白,葆秀决定去找赵闵堂。诊所,葆秀拿着剩余的中药来找赵闵堂,见他神色慌张,葆秀劝他说出真相被拒,想起葆秀是秦家的丫鬟,赵闵堂来找吴雪初商量,察觉到葆秀来者不善,赵闵堂直言她此来,只为替翁泉海翻案,猜测她没有原始药方,吴雪初让他小心应付。

老中医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翁父撮合儿子和葆秀 小铃医来上海谋生

  诊所,翁父来找赵闵堂看病,听到他诉说身体的症状,赵闵堂熟练为他开起药方。随后,翁父来找吴雪初,如法炮制后翁父拿到了,他手开的药方。警察局,葆秀带着两张药方,来找警察进行笔迹校对。这边,得到消息的吴雪初,着急来找赵闵堂商量,担心此事会影响自己的前程,两人商定兵分两路应对。

  秦宅,赵闵堂告诉老夫人,离开的葆秀是为翁泉海翻案的人,得知她拿走了扔进江里的药方,老夫人坚称秦仲山,临死前只吃了一副药,闻言,赵闵堂劝她尽快结案,以防夜长梦多。法庭,在法官的宣布下,公诉人指认翁泉海,应对秦仲山的死负有直接责任,反被取得新证据的,被告人律师当即反驳,鉴于他们将新证据,移交到公安局认定处理,法官决定延期开庭。

  这边,见赵闵堂紧张的来回踱步,吴雪初让他放心喝茶。公安局,律师和葆秀来找警察询问结果,却听到警察直言他比对不出字迹,闻言,无奈的葆秀索要药方,反被告知药方暂时找不到,知晓警察在糊弄自己,葆秀无奈离开。晚上,赵闵堂主动来找葆秀,听到他提出帮翁泉海出狱,只为换取自己不再追究此事,葆秀沉默无语,见状,赵闵堂趁机劝她,要认清此时的形势,如果她执意追查,定不会有好的结果,不待葆秀回应,从里屋出来的翁父痛快答应,赵闵堂的提议。

  秦宅,赵闵堂来找老夫人谈和,只盼她能主动撤销诉讼,在他的居中调停下,老夫人同意不再追究。法庭,法官宣读因秦仲山,患有心脏病,故无法证明翁泉海,与被害人的死亡有关,根据法律条文,特对他无罪释放,了解秦仲山的病情,翁泉海为他喊冤。饭桌上,吴雪初和赵闵堂高兴喝酒,知晓翁泉海的药方精准,吴雪初夸赞他的医术高明,却见赵闵堂不以为然的表情,自认自己曾留洋海外学医,赵闵堂直言在他眼里,翁泉海只是一个游医而已。家里,感谢葆秀的帮忙,翁泉海向她道谢,才知葆秀为了救他,跳下冰冷的河水取证,闻言,翁泉海很是感动。

  街上,小铃医和母亲,带着祖传秘方神仙丸来此吆喝,发现无人理睬自己,小铃医正纳闷时,却意外看到当街有人躺倒在地,他忙上前诊脉治病,相信自己的祖传秘方,小铃医告诉赵闵堂,他家祖传的神仙丸,可以救治病人,听到他要用人尿做药引子,赵妻赶忙起身离开。家里,翁父告诉儿子,葆秀贴心照顾孙女的情况,只盼儿子能知恩图报,想到葆父临终前的嘱托,翁父劝儿子迎娶葆秀,深知两人年龄差了许多,不愿耽误葆秀,翁泉海以他尚未在上海立足,婉拒了父亲的好意,待他出了门来,却见两个女儿都喊葆秀为秀姨。

  晚上,面对大雨如注无家可归的场景,小铃医和母亲露宿街头避雨。这边,见葆秀止不住的打着喷嚏,翁父让儿子为她看病,正当他要为葆秀诊脉时反被婉拒,察觉到翁泉海的难处,葆秀大方让他为自己号脉。次日,小铃医再次在当街,叫卖祖传的药方,在他滔滔不绝的口才下,大家饶有兴趣的倾听,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小铃医热情的讲着中医五行论,被他一番绝佳的口才感染,围观的人群都拍手叫好。

  泉海堂,听到病人质疑自己的医术,翁泉海着急辩解反被无视。家里,翁父告诉葆秀,翁泉海同意两人的婚事,考虑到儿子尚未在上海站稳脚跟,翁父劝葆秀耐心等待,而他已决定,离开上海回老家。随后,回来的翁泉海,看到葆秀拿着自己的衣服去洗,他欲拒绝时却听到,葆秀提出要照顾他的生活,不愿她误会,翁泉海直言他要外出一段时间,岂料,葆秀却大方让他前去,而家里有她自会照顾妥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