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无名卫士电视剧

无名卫士第1集剧情介绍

  就在解放战争解放军连续取胜的情况下,国民党不甘心失败,在回到人民怀抱的城市进行暗杀、爆炸等破坏,妄图挽回败局。1948年的一个初春,滨江市里的一个狙击手当街枪杀记者,正中眉心。政保部门的老首长周远翔介绍了专门从中央社会部要来的技术专家王黎生,王黎生擅长弹道、痕迹分析,专门来协助张汉超组长和杨诚侦破枪击案。张汉超是反特高手,原来是地下工作者。杨诚是神枪手,原来是野战部队的侦察连长。杨诚笑谈王黎生长得清秀,以为他是领导秘书。枪杀记者的几个敌保密局的人汇合在火车站,刚刚杀了滨江市的重要人物军管会副主任祁振江,准备逃往长春。此时喇叭里却传来祁振江的声音,表示一定会抓住杀害记者梁军的凶手。保密局组长李秋生才知道没有杀死祁振江,可是当时成员孟庆祥明明确认祁振江死亡才扬起白手帕,原来孟庆祥也不认识祁振江本人的摸样。李秋生让孟庆祥回原住处继续潜伏,可是孟庆祥已经把房子卖了。李秋生告诉孟庆祥只要不负党国,党国也不会辜负他。火车上,杨诚想找张汉超下棋,张汉超嫌弃杨诚水平太次。王黎生写对案件的想法,杨诚提醒他别忘了保密条例,不能把秘密写在纸上,容易暴露。没想到王黎生用的是缩写和元素代号,别人看不懂。杨诚因为火车太慢,时间难打发,想让王黎生陪自己下棋,承诺就下一盘然后睡觉。杨诚以为王黎生不会下棋,没想到王黎生让杨诚三个棋子,并声称如果输,就随时奉陪杨诚下棋。刺杀祁振江失败后,蒋委员长很震怒,指示必须搞乱滨江市,除掉祁振江。毛人凤耻笑李秋生说要带好消息,可是连目标都没搞清楚就动手杀人,简直是乱弹琴。本来有严密的计划,李秋生却嫌麻烦,直接用枪狙击了目标。感叹共军被惊动后更难下手,毛人凤手下认为共军并不见得知道下手的目标,他们还有机会。鉴于共军出兵30万征伐东北志在必得,毛人凤感叹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声称暗杀不能再有闪失了。毛人凤耻笑李秋生是个枪手,但不是个谋划者,还要其他人多谋划。根据子弹的类型,王黎生判断不是简单的谋杀。虽然事后下雨没了线索,三人还是去了现场。王黎生推断死者躺下的方位,杨诚说着就要躺下试试,王黎生拉起他让他别示范了。杨诚推断从钟楼射击是最佳位置,要加上瞄准镜,任何人都能打中。在一般情况下,钟楼的位置极佳,视野开阔,很容易击中目标。但是上午10点是阳光强烈的时候,逆光的情况下击中目标难度大。三人没想到小小的城市竟然有狠角色,可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杀记者,难道掌握了敌人的机密,被杀人灭口。三人分头行动,调查记者的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采访的对象、以及现场目击者。特务提醒李秋生杀记者的老婆孩子,感叹记者也够倒霉了,李秋生认为记者活该倒霉。他们正等着记者的老婆孩子回家,张汉超、杨诚也快到了。李秋生觉得来的是公安,没想到公安动作如此快。李秋生没把握干掉公安,于是悄悄撤退了。晚上,杨诚还在思考白天的事情,绝对听到有人拉枪栓,至少三把枪,很可能就是杀手想灭口,结果被他和张汉超撞上了。王黎生也来汇报,记者的钱财和笔记本都完好,说明凶手就是想要记者的命。王黎生奇怪天冷记者只穿中山装,后来知道大衣被老婆拿走了,因为很值钱。记者最后一个电话是给政府的将军祁振江,采访后就死了。王黎生奇怪记者对水貂帽子很喜欢戴,杨诚认为王黎生不了解东北,以前时兴皮帽子,后来受苏联影响,开始流行戴水貂帽子,这很普遍。敌保密局的张岚借口加班,趁其他人都走后打开收音机,试图传递情报。突然想到上级叮嘱她不能轻举妄动,在没有接到指示的情况下,宁可放弃递送情报也决不能暴露,成功打入保密局不容易,经过排查居民,有小贩说一个人很可疑,慌张地撞翻了小摊,根据画像找到这个孟庆祥,老婆孩子早去长春,而他却留下。但他没接触外人,一口咬死没去现场。经过再审,孟庆祥承认和小贩有私人过节,说10点发生枪击,自己12点才起床。张汉超反问孟庆祥怎么知道10点发生枪击。孟庆祥只好承认是凶手,时间、枪支都对得上,可以结案了。市局王局长表示祝贺,可是张汉超从水中捞起枪,没有了指纹,理论上没有破案。觉得凶手的描述太完整了,不合常理。一般杀人后会出现心理空白,不能完整描述。但孟庆祥可不是一般凶手,而是保密局训练过的特务。刺杀事件之后,政府压力很大,想尽早破案给人民交代,军管会祁副主任要求公审凶手,向死去的记者偿命,军管会不能说话不算,张汉超只好服从市局。军管会祁副主任见已经破案,要给周远翔打电话,为三个办案人员请功。市局王局长汇报案情,因为梁军记者报道过保密局的消息而被特务孟庆祥杀害,孟庆祥因为火车站盘查没逃。不久,王黎生又惊奇地发现了新的狙击点,在那里有残留的火药,说明凶手另有他人,于是决定阻拦枪毙孟庆祥。

无名卫士第2集剧情介绍

  军管会举行了对孟庆祥的公审大会,台下很多人大喊着被刺记者的名字,要求杀了凶手,不能就这么算了。军管会副主任祁振江讲话,敌人搞破坏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军管会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安全的环境。李秋生瞄准了祁振江,却被孟庆祥遮挡,李秋生难以下手,祁振江最后下令把杀害记者的凶手孟庆祥押送刑场立即枪决,马上执行。就在孟庆祥被拉走的时候,为李秋生腾出了瞄准的射击空挡。此时张汉超也赶到了现场,一看祁振江穿戴和那个已经遇害的记者一样,马上意识到敌特的刺杀目标原来是祁振江,让人赶快去保护祁振江。同时迅速去找狙击手的伏击位置,对准李秋生还击,干扰了李秋生的准星,李秋生逃走,留下了狙击步枪。张汉超马上追赶孟庆祥到了刑场,下令带孟庆祥回去,暂停对孟庆祥死刑的执行。张汉超审问孟庆祥,从缴获的狙击步枪上看,并没有他的指纹,到底是在为谁背黑锅,孟庆祥不敢说,却背起党国的誓言。张汉超询问他口中所说的如有背叛必将遭受的严厉措施所指什么,原来是指他的老婆孩子。张汉超安慰孟庆祥不要被李秋生吓唬,李秋生自身就难保,根本出不去这个城市,更别说去长春杀他老婆。王黎生也劝他,只有协助他们抓住了李秋生,才能救出他的老婆孩子。孟庆祥求保住其性命,王黎生让他尽管放心这一点,他们的一向原则是首恶必惩,胁从不究。张汉超汇报王局长,孟庆祥只是个望风的人。之所以错杀了那名记者,是因为记者体形和装束都和祁振江相似,正好又是刚刚采访完,又是祁振江常出来的时间。张汉超了解了敌特组长李秋生的情况,李秋生参加了早期的军官学习,枪法很好,深得戴局长赏识,后来被毛人凤排挤,发配到滨江这里来,任务是刺杀祁振江。祁振江想要外出,张汉超拦住他,告诉他不能步行、骑车,必须24小时轮流警卫。可是祁振江喜欢溜达。张汉超告诉他在抓到李秋生之前不能溜达,祁振江感叹他们政保部门从周远翔到下边都喜欢小题大做。自己在东北的14年斗争告诉自己区区几个小特务不足为惧,滨江是人民自己的城市,自己也是军人也有枪,完全能自保。祁振江命令张汉超立正不许动,然后离开。张汉超请周远翔帮忙劝祁振江配合他们的保护,可是祁振江的固执是出了名的,周远翔只能试试。张汉超又说起配备电讯专家的事情,周远翔责怪他总是提条件、要东西要人,张汉超只管继续说自己的要求,说还要一些监视的仪器,要求这个电讯专家的身手要好。周远翔已经找到了电讯专家,王局希望张汉超多呆些日子,有他在就感到心里踏实。杨诚去火车站接新来的电讯专家,举着一个大牌子,上写“王文雷”。一个女孩子走到面前,刚想说话,被杨诚打断,杨诚让她如果有问题去问服务台的人员。女孩再想说话,杨诚已经不耐烦,声称正在等重要的人,请她不要挡住视线。女孩干脆上了杨诚的车,杨诚让她赶快下车,再告诉她一遍他在等人。女孩说那就对了,这个人就是她,说着就把雷改成了蕾。原来杨诚以为新来的电讯专家是男的,把“王文蕾”写成了“王文雷”,没想到是个小丫头片子。王文蕾见杨诚这样轻视自己,就在与他握手时把他撂倒了。杨诚带着王文蕾一进屋,大家都很意外,王黎生也没想到电讯专家是小丫头片子,杨诚提醒他注意称谓,回头被打了别怪没提醒他。见杨诚一直看手,王黎生怀疑杨诚被王文蕾修理了。尽管王文蕾拿出了上级的调令,张汉超还是想偷偷地请上级调换,王文蕾猜到张汉超嫌弃她是女的,提醒张汉超打消念头,目前人手紧缺,就别再讲究性别了。王文蕾的毕业学校是苏联三一一高级情报学校,其实是很厉害的角色。要知道王文蕾入学很严格,事先经过12个月严酷的训练和测试后才有资格进入学校,必须会操纵各种武器,甚至开坦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要求。看到自己的行李被挪到电讯员的房间,杨诚很生气,推断一定是王黎生干的,王黎生本以为来的电讯员是个男的,庆幸总算摆脱爱打呼噜的杨诚,就把他的铺盖弄到电讯员的房间。杨诚责怪杨诚就是太娇气,男人里十有八九都打呼噜,杨诚说九个也比不上他一个杨诚。众人判断李秋生的枪支丢失后暂时不会有行动,新弄的狙击枪不合手,得适应一段。毛人凤又来电报催促刺杀祁振江,李秋生的手下不解电报里上峰的暗语何意,其实就是威胁他们一旦失败没好果子吃。张汉超在敌特撤走的出租房里发现一个名为秋海棠的小说的封皮,不知道这其实是敌人的密码本。李秋生意识到封皮丢了,质问手下为什么不粘上封面。手下说根本找不到,李秋生想起来了,是自己在看武打小说的时候当做书签夹到小说里面去了。李秋生害怕共军觉察,李秋生手下觉得共军都是没头脑、没文化的人,不会察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