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热血芳华电视剧

热血芳华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蒋英武上门退婚 夏思怡芳心暗动

  1926年(民国十五年十月),国民革命军攻克武昌,北伐战争取得了初期胜利,国民革命军总部决定继续肃清长江中下游的军阀势力。而江浙历来富庶,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军阀部队布防严密。想要取得北伐战争在长江以南的阶段性胜利,必先进军上海、杭州,最后形成攻占南京的大作战之势。

  这步计划能否完美实施,掌握军阀部队作战部署信息尤为重要,一张江浙布防图,一场战争,一次胜败,天翻地覆……

  这天,上海黄埔军校的军官蒋英武和贺振庭奉命刺杀北洋军阀驻上海军事参谋李作申,以夺取他随身携带的军事布防图。蒋、贺二人得到消息,李作申要到永安百货买衣服,于是,贺振庭扮作在街头卖艺的小提琴手,在永安百货门口密切监视,蒋英武则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等待时机。

  少顷,李作申的车到了永安百货门前,看到李作申带着一名勤卫兵走进了百货商场,贺振庭勾唇一笑,不紧不慢地收了小提琴,随后也走进了商场。他在柜台前一边装作看香水,一边悄悄观察着李作申的动静,分析着自己的行动方案和路线,当他等到合适的时机刚要拔枪射击的时候,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突然向着李作申跑了过去,贺振庭生怕误伤无辜,连忙停住了拔枪的动作。

  那卫兵见一个孩子直冲过来,想也不想地一把推倒了小孩,李作申的脚步略一停顿便又向外走去。这时,一声娇斥喝住了李作申,发声的女子是上海船运大亨夏长清的养女庄园,她今天来商场取自己之前在这里修理的怀表,见到这一幕后十分气愤,便想也不想地挺身而出,站出来拦住了李作申。

  趁着李作申停住脚步,看庄园与卫兵理论的这一绝妙时机,贺振庭果断向着他开了枪,李作申被打中了小腿,应声倒地。枪声一响,商场内顿时大乱,人们纷纷夺路而逃,卫兵一见,顾不上和庄园纠缠,连忙上前扶起李作申,趁乱逃命。

  此时,蒋英武早已经在外面以借烟为由控制了李作申的司机,将他绑起来扔在了后座。当见到李作申被卫兵扶着,随着蜂拥而出的人群出了商场,蒋英武毫不犹豫地推开车门对着两人开了枪,卫兵很快被解决了,李作申见势不妙,一把拉过了一旁的庄园,将她扣做了人质。

  蒋英武和贺振庭举枪逼住了李作申,李作申猜出了他们的动机和来意,便以高官厚禄为诱饵,想要收买两人,蒋、贺二人自然是不为所动。此时,被控制的庄园也冷静了下来,她左右观察了一下,瞥到商场门柱上横着一个类似枪矛的尖棱装饰,便用力将李作申向那边一推,自己则趁着惯力逃脱了他的掌控。

  李作申被庄园这一把无比准确地推到了那个尖棱上,棱尖狠狠扎进了他的后心,蒋、贺二人见状,第一时间扣动了扳机,李作申浑身上下被打成了筛子,死得不能再死。

  然而枪声一响,早已惊动了巡逻的军警,此时一队荷枪实弹的军警正叫嚷着奔过来,蒋英武见状,捡起李作申掉落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了那份军事布防图交给了庄园,让她晚上七点到虹口公园见面。庄园有点蒙,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蒋英武以命令的口气又重复了一遍,一把将她推走,庄园连忙跑到街角躲藏。蒋、贺二人向着那些赶来的军警开了几枪后,见对方人多势众,便也匆匆撤离了。

  傍晚,庄园依约来到了虹口公园,可却迟迟不见有人来与自己见面,不禁有些焦急。她不知道的是,此时,蒋英武和贺振庭已经在旁边隐秘处观察她多时了。贺振庭调侃蒋英武,若是被校长知道他将城防图交给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只怕会狠狠责骂一番,蒋英武却平静地解释称,在当时的情况下,自己那么做是最安全的,况且以那个女孩的表现来看,她足以担此重任,贺振庭也对庄园的临危不惧赞誉有加。

  观察了多时,见周围环境安全,蒋英武这才让贺振庭望风,自己独自去见庄园。见到蒋英武后,庄园询问他是什么人,蒋英武却没有回答她,只是向她讨要城防图。庄园取出了城防图,却拿在手中把玩,没有递给蒋英武,蒋英武上前一把抢了过去,转身就走,庄园一把揪住了他的风衣,蒋英武甩开了庄园,向她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令人想不到的是,两人的再次相遇,却是以一种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

  第二天,是夏氏企业的董事长夏永清的生日,晚上,夏公馆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各界名流纷纷前来祝寿,有来宾正对着夏永清逢迎,大赞他的三个儿女。要说夏永清的三个儿女,确实令他骄傲,长女思怡虽为女子之身,却也是忧国忧民,为了学习日本的复兴经验而去了东京大学留学;儿子思诚出身黄埔,如今在国民政府身居高位,深受蒋介石器重;次女庄园被夏永清称作鬼见愁,但她却因性格爽快古灵精怪而极受夏老宠爱。

  庄园正在自己的闺房里收拾打扮的时候,家中的仆人匆匆跑来告诉她,她的未婚夫上门了,庄园闻言愣住,关于自己的这个未婚夫,她只问其名,却从未见过其人,不禁对他充满了憧憬和期待。然而令庄园想不到的是,蒋英武此来却是退婚的,这段婚姻是长辈所定,本非蒋英武所愿,再加上他心系革命,不想这么早结婚成家,因此便怀揣婚书上门了。

  蒋英武不知道今天是夏永清的生日,为了不影响夏老的心情,他本打算改日再提退婚的事,但夏永清看出了他有事而来,再三询问,蒋英武只好明言。看着被退回来的那张红彤彤的婚书,夏永清气得拍案而起,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点头答应了退婚之事,并催促蒋英武赶紧离开,免得被庄园碰面,令她难堪。

  然而世事弄人,蒋英武刚刚到了大厅,正好碰到庄园从楼上下来,二人得知对方就是自己的未婚夫(妻),不约而同地愣住了。随后出来的夏永清催促蒋英武快走,庄园却非要追问他此行为何前来,蒋英武无奈,只得当众说明来意,宾客们闻言一片哗然,庄园更是惊诧莫名,见蒋英武心意已定,庄园一气之下扬言,就算是退婚也是自己给他写休书休夫,蒋英武无所谓地一口答应,庄园更加气恼,泪流满面地一把将身旁的花瓶扫到了地上,摔得粉碎,一场好好的寿宴,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怒气冲冲回到闺房后,庄园躺在床上懊恼了一会儿,想起之前姐姐给自己的来信还没有看,便将退婚的事暂时放到一边,起身找出了那封信笺。夏思怡在信中说,黄埔军校要在武汉成立分校,预备招收女子学员,自己打算报考,此时已经离开日本,动身回国,并告诉庄园,如果她也想要报考,就瞒住父亲,悄悄去武汉的斗级营胡同汉宁旅馆与自己汇合。庄园阅信后,立即收拾了行装,连夜离开了家,她暗暗发誓,自己要和蒋英武不死不休。

  夏永清得知庄园失踪,又惊又怒,如今时局不稳,庄园又是个不安分的主,他担心自己这个养女的安危,命管家东林赶紧带人去找。东林走后,夏永清拿起庄园此前替自己修好的怀表,看着里面自己年轻时和一个女子的合照,陷入了回忆之中……

  两天后,被退婚的庄园来到了武汉,她在城门口遇到了一个学生打扮的短发女子,见她手里提着一个沉重的大皮箱,神色有些不自然,庄园虽有疑惑却也没太在意,直接去了姐姐信中所说的汉宁旅馆。

  此时,蒋英武也乘坐火车来到了武汉,此次他本是来参加党代会的,一下火车却被一个拉黄包车的熟悉面孔拦住,将他拉到了一条偏僻的胡同。原来,蒋英武的另一重身份是共产党党员,这位黄包车夫也是一位共产党党员。

  从自己的同志口中得知,武汉外资工厂近来变本加厉地压迫劳工,大小工潮闹得沸沸扬扬,共产党领导下的武汉工会决定提前起义,下午将有一位进步学生携带一批枪支经过英租界运抵工会。蒋英武担心枪支经过英租界会遇到麻烦,闻言后立刻便赶往了英租界所在的江汉路。

  那位负责运送枪支的进步学生正是刚从日本回国的夏思怡,她带着装满书籍的箱子经过江汉路英租界时,被英租界探长托马斯拦了下来。托马斯听说箱子里的书是上海夏家捐给圣约翰学校的书籍,还是坚持要开箱检查,当他看到箱子里满满当当的圣经之后,还是不肯放过,上前想要亲自翻看。

  夏思怡见状心中惊慌,刚要出声阻止,蒋英武及时赶来吸引了托马斯的注意力。蒋英武出身黄埔军校,托马斯自然认识,他自称是夏思怡的未婚夫,又搬出了英租界的贝尔神父,终于将这位托马斯探长忽悠了过去,有惊无险地带着夏思怡闯过了这一关。

  带着夏思怡回到自己之前定下的旅馆,蒋英武搬出箱子里的书籍,看到被挖了洞藏在里面的手枪安然无恙,不禁松了一口气,郑重向夏思怡道了谢。夏思怡却说自己能为民主革命做些贡献,深感荣幸,蒋英武对她的好感再次攀升,得知面前这位胆大心细的优雅女子与自己曾在同一所学校就读,算是自己的学妹,蒋英武更加高兴,大呼有缘。

  当随行的同志向蒋英武介绍了夏思怡的身份后,蒋英武微微一愣,不禁有些尴尬。夏思怡刚想要对蒋英武挑明他和自家小妹的关系,蒋英武连忙拦住了她的话头,以时局不稳为由,打发她赶紧离开。夏思怡临走时提醒蒋英武,江汉路向来过境货物很多,巡捕房向来不查,今日却像是有备而来,十分可疑,似乎是提前得知了消息,蒋英武闻言十分重视,立刻让自己的同志向上级汇报此事,并将这批枪支留下,暂由自己保管。

  当晚,蒋英武与夏氏企业驻武汉分公司的经理王小川碰了头,说明了这次情况。王小川也是中共秘密党员,他嘱咐了蒋英武一番次日码头集会的事,再三提醒,此次是和平集会,所有人均不得带枪,蒋英武点头记下。

  与此同时,英租界探长托马斯正在一家西餐厅会见一位“李先生”。这位李先生自称有重要情报要告知,但当托马斯得知只是一次学生演讲活动后,并未放在心上,李先生却说,此次演讲是共产党领导的湖北工会组织的,到场的人将会不计其数,有暴动的危险。托马斯正在思索这件事的可靠性,李先生拿出了一个大皮箱,以重酬为诱,说服托马斯同意了到时前往抓捕…

  夏思怡一向仰慕蒋英武,这次见到他本人竟然如此英俊潇洒,不禁芳心暗动,但她知道蒋英武是自己的未来妹夫,只能将这份爱慕偷偷放在心里。姐妹俩见面后,庄园照例对夏思怡撒了一通娇,夏思怡对这个小妹十分宠溺,得知她刚刚被蒋英武退婚,夏思怡十分吃惊,同时那份被她强行压下的小心思又活泛了起来。她不着痕迹地询问妹妹对蒋英武的想法,还在气头上的庄园咬牙切齿地表示,自己决不会看上蒋英武那个冷冰冰的大冰块,现在唯一的使命就是报考黄埔军校,想尽办法去折磨蒋英武,并说谁要是做蒋英武的朋友,就是自己的仇人。

  夏思怡闻言,不禁暗暗吞了一口口水,神情有些不自然。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就算妹妹退婚,自己和蒋英武也没有可能,因为父亲也已经给她定下了一门亲事,未婚夫叫做贺振庭,但是除了名字,她对贺振庭的一切都毫无所知,因此她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当晚,夏思怡和庄园同塌而眠。睡梦中的庄园被外面的叫嚷声惊醒,她悄悄起身出去查看,结果正好看到一群人在自己面前杀了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吓得她惊叫一声连忙躲了起来。杀人的那个人听到动静,持刀四处查看,恰好一只野猫从暗处窜了出来,他这才放下疑心,转身离开了。庄园回到旅馆后,连忙叫醒了还在熟睡的思怡,将此事告诉了她。

热血芳华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庄园无意间拍下证据被追杀 思诚新上任出面救出小妹妹

  第二天一大早,夏思怡带着庄园来到了集会的码头,向来爱热闹的庄园见到那么多人,兴奋不已。这时,庄园见到一个年轻人举着相机在人群外拍照,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悄悄跟在两人身后,便知道小乞丐想要找机会偷东西,便时刻注意着那边的动静。

  果然,那个小乞丐下手了,庄园在他得手的瞬间冲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臂,那个被偷的年轻人见状大怒,对那个小乞丐不依不饶,庄园将钱包从小乞丐手中要过来还给了他,却将小乞丐拉到一边,叮嘱他下次下手要快,要专业一点,之后便放他离开了。夏思怡不放心庄园,提醒她注意自己的钱包,庄园这才惊觉,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她连忙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小乞丐,却见小乞丐冲她摇了摇手中的钱包,得意地跑开了。

  夏思怡十分焦急,庄园却淡定地说,看那个小乞丐面黄肌瘦怪可怜的,就当自己请他吃饭了。那个年轻人闻言酸不拉几地讽刺庄园真是个有钱人,庄园和他争执起来,那人想要搬出自己的哥哥压庄园一头,与他同行的女孩却制止了他,并向夏家姐妹俩介绍说,自己叫做贺之心,那个记者是自己的弟弟贺之亮。

  这时,蒋英武手里拿着一沓传单走进了人群,让自己的同志海峰拿去分发,并嘱咐他维护好现场秩序。之后,蒋英武看到了夏思怡,便上前打招呼,夏思怡将自己准备好的演讲稿拿给他看,蒋英武看后赞叹不已,夏思怡听了十分开心。此时,庄园正抢了贺之亮的相机,在人群外玩得不亦乐乎,贺之亮担心她给自己玩坏了,在一旁担忧不已,庄园却大大咧咧地说,大不了自己赔给他,贺之亮只得哭丧着脸站到了一旁,贺之心见到这一幕忍俊不禁。

  正在大家兴致勃勃地等候演讲大会开始时,人群中两个年轻女孩却因为一点小事起了冲突,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台上,谁也没有注意这边,这场小摩擦很快就平息了。

  大会开始后,大家都在群情激昂地聆听演讲,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已经被英租界的巡捕包围了,而躲在演讲者身后隐蔽处的一个男子悄悄向英国巡捕举起了枪。举着相机四处拍摄的庄园认出了那个男子正是昨晚动手杀人的那人,惊慌之下连忙躲避。枪声一响,托马斯应声倒地,其他巡捕纷纷还击,现场顿时乱作一团,众人四处奔走躲避。

  庄园在随着人群躲避时,看到了码头上倒着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年轻人,而这人正是昨晚自己亲眼看到被杀的那人,她一时想不明白这件事,正在思索间,被贺之心与另一位陌生女子不由分说拉着一起躲进了旁边一处拐角。这陌生女子正是庄园初到武汉时,在城门口遇到的那提着箱子的女孩。

  刚刚在人群中吵架的那两个年轻女孩也携手跑了过来,巡捕在她们身后紧追不舍,庄园等三人一见,便抄起身边的木棍,将跑过自己身边的巡捕打倒在地,那俩女孩连声道谢。之前的女子提议大家赶紧躲避,庄园却说要回去找自己的姐姐,转身跑了出去。

  奔跑中,庄园见到了之前的小乞丐和自己刚才慌乱中掉落的相机,她上前捡起相机拉着小乞丐就跑,巡捕在后面紧追不舍。庄园见情势紧急,便将相机塞给小乞丐,让他往旁边跑,自己则引开了巡捕。此刻同样在四处寻找妹妹的夏思怡看到了庄园,连忙利用码头上的杂物拦住了巡捕,并用木棒打晕了他们,抢走了一把手枪。姐妹俩见面,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之前开枪的那个男人带着一群人追了过来,两人又连忙逃命。

  下午,参加集会的群众纷纷聚到武汉国民政府所在的南洋大楼前请命,呼吁政府驱逐英帝,为自己的同胞讨回公道,一队军人在现场维护秩序,双方眼看就要起了冲突。刚刚从南昌公干回来的贺振庭见状连忙上前阻止,得知这队军人是黄埔军校总教一营的学生军,奉校长室李副校长的命令在此警备,十分吃惊。

  这时,这位军人口中的副校长李孝忠乘车赶到了,他向贺振庭解释了这起事件,称是卫戍司令陈铭枢向自己借的兵。贺振庭闻言十分气愤,质问李孝忠为什么要说是校长室的命令,是不是要把脏水泼到远在南昌的校长头上,李孝忠四两拨千斤地辩解,保卫政府要地,也是黄埔军人的责任,贺振庭无言。

  此次事件中,死亡三人,伤者达到一百八十五人,被捕三十多人,英国方面一口咬定是集会的人先开的枪,事关重大,武汉政府立即召集了紧急会议。郑部长在会上气得吹胡子瞪眼,向作为共产党党代表并负责工会的蒋英武发难,李孝忠表面假装好人在中间调停,实则暗中向蒋英武施压,蒋英武当场立下了三天查清事实的军令状,郑部长与李孝忠交汇了一下眼神,这才作罢。

  这件事无论查得出查不出,都不好收场,蒋英武这是被架在了火上烤。贺振庭和蒋英武虽然一个是国民党,一个是共产党,但在私下关系却十分密切,贺振庭真心替蒋英武感到担忧,甚至怀疑这是蒋介石授命郑部长所为,在他心中,蒋英武与自己之间没有党派之分,两人只是兄弟,他想要帮助蒋英武,蒋英武却担心牵连贺振庭,提醒他与自己保持距离,贺振庭不以为然。

  当晚,蒋英武又和王小川碰了面,得知英国探长托马斯至今还在医院生死未卜,而李孝忠一心想要将这次事件定性为共产党的一次暴动,王小川担心国民政府借机解除工人武装力量,不禁十分忧虑,蒋英武怀疑这件事是国民党在背后推动的,他决心一定要查出真相

  中央政治学校武汉分校教务处主任周海城与李孝忠向来不睦,他一早就让自己的手下长礼紧盯着李孝忠的一举一动。长礼很快就向他回报了李孝忠与托马斯秘密会面以及他的手下王厚林正在追捕几个女孩的事,周海城决定利用这个天赐良机,一举扳倒李孝忠,因此吩咐长礼盯紧王厚林,以便从那几个女孩身上得到更有用的线索。

  当晚,夏家姐妹和贺之心等一众女孩藏身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庄园将那个开枪的人就是前一晚在旅馆外杀人的那人,并说自己的相机里拍下了那人开枪的照片,众人一听都明白了,原来她们几个被追捕是因为这个缘故。

  第二天早上,庄园出去为大家买包子,却不知道自己被暗中盯上了,回到仓库后,夏思怡发现外面有人,连忙带着大家从后门逃跑,王厚林带人在后面紧追不舍。庄园在逃跑中被打伤,夏思怡用自己从英国巡捕手里夺来的枪还击,却不是对方的对手。庄园担心连累姐姐,拼命催促她和大家先逃,夏思怡不肯,却被贺之心连拉带扯地拽走了。

  王厚林正要带人闯进来抓人时,英国巡捕赶到,他不敢与巡捕碰面,只得带人先撤了,庄园最终被巡捕带走,这一切被长礼在暗中全都看在了眼中。

  夏思怡逃到了蒋英武下榻的旅馆,将此事告诉了蒋英武,蒋英武犯了难,他知道,这件事只有一个人可以帮忙,暗中安排一番后,他又故作姿态地去了巡捕房,巡捕房那边毫无意外地一口咬定庄园就是枪击案的凶手,不肯放人。贺振庭从自己的妹妹贺之心口中听说了这件事后,也十分忧心,便办好了手续,准备第二天与蒋英武一起去巡捕房探视庄园。

  哪知当晚庄园就差点在巡捕房被人灭口,她知道一定是那个开枪的男人或者是他的同伙,便对勒住自己脖子的人说,自己有他们杀人的证据。这时,巡捕听到动静赶了过来,那人匆匆逃走了。李孝忠得知此事竟然留下了证据,还被捅到了台面上来,不禁气急败坏,让人通知陈铭枢,由他出面,将庄园扣在巡捕房之后直接引渡,防止她落入共产党手中。

  周海城得知了发生的一切,十分感兴趣,他知道,这次这件事,蒋英武说不定会无意中帮自己一个大忙,于是便让长礼去准备厚礼贿赂巡捕房,想要将庄园控制在自己手中。哪知等到第二天他的人来到巡捕房时,却被告知,昨夜凌晨巡捕房就签发了释放令,庄园已经被人带走了,李孝忠的人和蒋英武、贺振庭同样没有见到人,贺振庭感到十分奇怪,周海城更没想到,这件事背后,除了李孝忠、蒋英武和自己,竟然还有一方神秘势力,他不禁心中暗暗担忧。

  此时的庄园正在自己的哥哥夏思诚家中悠闲地吃着蛋糕。原来,夏思诚表面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的委员,暗中的另一层身份却是共产党的秘密党员,蒋英武之前找的搭救庄园的那个人正是他。

  夏思诚刚到武汉任职,一把火还没来及烧,就被自家小妹给烧了一把,对于自己这个古灵精怪惯能惹祸的小妹,夏思诚是又气又爱,却丝毫没有办法。从庄园口中得知,她拍到了凶手在码头杀人的照片,不禁大吃一惊。

  夏思诚托关系救人的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很快就被李孝忠的手下查了出来。李孝忠知道夏思诚不仅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如今更是兼任湖北省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这尊大神自己是真的惹不起,他不禁心中着了慌。周海城得知后也十分意外,不明白他怎么也会卷进这件事里来。

  夏思怡和贺之心她们都知道了庄园已经安全了,便一同来到夏思诚家看望她,那个满身娇小姐气的钟灵还给庄园带了桂花糕,可看到夏公馆如此豪华,吓得她没敢拿出来,夏家姐妹得知后忙安慰了她一番。

  相机被找了回来,里面的胶卷也被冲印了出来,当看到照片上那个持枪的男人时,蒋英武和贺振庭都愣住了。对于王厚林,两人都不陌生,此人与他们是黄埔同期学员,在东征时还曾救过蒋介石,为此还废了右手。蒋、贺两人和夏思诚赶到王厚林住处时,却发现他已经留下一封遗书自杀了,但细心的贺振庭却发现了疑点:“自杀”的王厚林竟然是右手持枪!这说明,他根本不是自杀,而是被他杀后伪造了现场,担心警察赶到,三人匆匆离开了。

  三人回到蒋英武的住处后,夏思诚和蒋英武根据案发现场的物品摆放,分析出王厚林当时是正准备要离开的,只是当时一个熟悉的人来访,打断了他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