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21集

  天放和红鸽结婚,大家喝多,老同学大强忍不住为他俩抱不平,就因为红鸽生了孩子再结婚,在父母眼中就是伤风败俗了,就不来参加婚礼,却不想想红鸽容易不,当初受了多少委屈,还有天放爱着红鸽,也接受了孩子。大强忍不住提议大家一起去找天放和红鸽父母,去求他们原谅,来参加婚礼,被红鸽拉住。红鸽感动谢谢大家,说是自己的错,同学们纷纷表示是战卫华的错,大强更是放言,战卫华敢来就弄死他。孩子哭泣,红鸽抱去喂奶。天放说他今天很幸福。战卫华收拾东西回家住,告诉战父自己离婚了,战父生气,问为啥离婚,战卫华说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战父伤心他们战家绝后了。战卫华告诉自己父亲,他有亲孙子,说出了当年插队的事情,但这件事情比较复杂,战父觉得不管事情多复杂,这是自己的亲孙子,就必须姓战,并要求见孩子,战卫华纠结。红鸽晚上醒来,看到天放独自一人坐在院内,天放睡不着,红鸽提议第二天去祭拜天放母亲,第二天天放红鸽在墓碑前给母亲烧纸钱,红鸽也保证会全力化解天放和父亲的恩怨,正在此时,耿父携大彪一起过来,天放决定不见,和红鸽决定慢慢化解父母心结。耿父带大彪到李向功坟前,让大彪跪下磕头,并教大彪说爸爸,耿父在李向功墓前保证,自己照顾大彪,教他说话。又到耿母坟前感谢耿母。天放找巧巧询问工作,巧巧建议他找找战卫华,天放不愿意,巧巧私下找战卫华,让他帮天放,战卫华同意但必须天放亲自来找他,天放把自己打伤,英雄救美还让自己成了小人,自己气不过,被巧巧反击,天放是在为他孩子找工作,找饭吃。战卫华说自己说的都是气话,又同意。天放来找战卫华,俩人寒暄,战卫华得知孩子叫田梗,天放问工作的事情,战卫华说现在没合适的,只有一个澡堂子的工作,天放只想早点赚钱,要求去上班。战卫华求天放帮他写证明,说自己和妻子离婚,说自己不能生孩子,让天放写一个当初他和红鸽生过孩子的证明,骗天放说这样能保住婚姻,天放上当写下证明,并按下指印。耿父带大彪吃饭,买新衣服。战卫华装好人去看望田母,并告诉田母天放这个女婿不是孩子亲生父亲,而且还是劳改犯,并送田母衣服。红鸽去告诉母亲自己结婚了,田母质问红鸽为什么要找劳改犯,红鸽说自己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抱孩子离开。天放怕红鸽知道自己在澡堂搓背难受,回去告诉红鸽自己找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红鸽心疼,天放安慰她。红鸽也说出今天回去,母亲竟然知道了天放进过劳教所,而且不是孩子父亲的事情,俩人奇怪。红鸽借口出去买药,找到战卫华,一说要战给自己找工作,二是质问是不是去找过她母亲,而且红鸽告诉战卫华,孩子跟他没关系,不要在外瞎胡说。红鸽告诉天放,自己找过战卫华,并告诉天放以后不管谁问,就说孩子是她和天放的。战卫华又去找田母,并歪曲事实,说天放横刀夺爱,把自己打成残疾,并说自己担心红鸽受委屈,而且孩子也是自己的,并把天放写的证明拿出来,说希望孩子有一个双亲健全的家庭,田母信以为真。天放在澡堂帮客人搓背。红鸽又回去,见到田母,得知战卫华找过田母,红鸽告诉田母不要被战卫华骗了,正准备向田母说清楚,老郑过来。红鸽说把战卫华送的东西给还回去,自己离开。红鸽把东西还给战卫华,警告战卫华不要再去胡说八道,战卫华直言自己不心里过不去,并告诉红鸽工作是他帮天放找的,并说孩子是自己的,这血缘关系割不断,红鸽气急,告诉战卫华,这个孩子是她和天放的。

第22集

  红鸽告诉他孩子是和她和天放的,战卫华拿出天放写的证明书,红鸽问他用什么方法逼的天放,战卫华反问天放为什么要认这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天放只是同情红鸽,自己才是孩子的父亲,血缘关系无法割断,红鸽伤心质问他让天放在哪做清洁工,这才得知天放在澡堂帮人搓澡,红鸽生气离开。红鸽独自一人在屋里伤心,想起战卫华说的话,担心天放是处于报复战卫华才认孩子。战卫华到澡堂让天放给他搓背,故意羞辱他,并说这次他是来谈孩子的事情,并告诉天放红鸽担心天放只是处于同情和怜悯帮助,并告诉他孩子跟自己亲生父母在一起最理想,天放不相信,红鸽为什么不亲口说,战卫华继续诓骗天放,天放心焦。战卫华明确告诉天放他不管用法律手段还是私了,一定会要这个孩子,并劝天放离开红鸽。天放气急,把战卫华给打了。澡堂老板告诉天放,只要给战卫华道歉就不会辞退他,天放不愿意,辞退工作,恰巧看到父亲带大彪到澡堂洗澡。天放回家,看到红鸽收废品回来,红鸽生气天放为战卫华写的证明,天放质问红鸽是不是去找战卫华了,红鸽语气冷淡,天放告诉红鸽,若认为自己没能力养孩子,可以去找战卫华,生气离开,红鸽伤心哭泣。耿父带大彪看病,医生要他坚持教大彪学习说话。天放气势汹汹的找到田母,指责田母心狠,田母反击他没本事,让她收废品,如果天放离开她,就让她回家。天放沉思说,那你可以让她回家了,说完离开。巧巧看到红鸽收废品,质问红鸽天放知道不,红鸽告诉她天放不同意,但不想连累天放了,并告诉巧巧天放明知道战卫华可能拿证明做文章,还是写下这个证明,证明天放还是有心病。并告诉巧巧自己要离婚,带着孩子一起过。耿父不厌其烦的教大彪说话,并带大彪买球。刚好碰到田母,田母以为大彪是耿父儿子,这时听到红鸽喊收废品,跟着找到红鸽住所,田母看到红鸽住的地方,又心疼又生气,让红鸽跟她回家,也告诉红鸽天放去找她了,说他同意离开红鸽,红鸽也告诉田母自己要离婚了,田母心疼孩子小,要把孩子带回去养,红鸽不同意,田母生气离开。耿父给大彪做好吃的,但吃之前必须学会一个词,教大彪说爸爸,大彪学会,耿父开心。天放回去跟红鸽说自己没工作了,红鸽质问他为什么要给战卫华写那个证明,是不是从心里拒绝这个孩子,对自己只是同情怜悯,天放生气摔了凳子,田梗被吓哭,天放道歉,红鸽说,不用对不起,反正不是你亲生的,天放又生气,摔了凳子离开。晚上在外面一个人抽烟。回屋静坐一会儿,又离开,天放到耿父楼下,第二天又到母亲墓碑前,恰巧看到耿父带大彪来扫墓,耿父告诉老首长,组织已经为他平反,但他不能和那些老战友庆祝,自己已经被他们唾弃了,子不肖父之过。天放才知道父亲替他顶罪,伤心离开。田母又来看红鸽,孩子生病,田母带孩子去医院。天放向上级汇报,想弥补自己过错,想亲口向父亲和老战友承认自己的过错,上级同意。战卫华去找田母,得知孩子生病,跟田母一起去探望,红鸽和战卫华大吵,战卫华离开,红鸽气母亲把战卫华带来。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