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25集

  梦柔在医院参加毕业实习,张潮也在这儿实习,来找梦柔,并说梦柔如果喜欢这儿,就帮她留在这家全市最好的医院。红鸽做好饭,和大彪耿父一起吃饭,耿父教大彪学习”好吃“两个字,又问红鸽考的怎么样,红鸽说可以,耿父开心让她明天好好考,并让她明天把孩子带过来自己帮忙看。天放在医院睡着,雷长河质问亚兰是不是把天放来的事情告诉爹的,说亚兰不放过任何一次进城转转的机会,并说他已经发电报给红鸽了,红鸽就要来了,亚兰生气。梦柔舅舅赶到城里找到梦柔,告诉梦柔母亲的病不太好,十分想念她和大彪,并想把梦柔爸爸李向功的骨灰带回去,得知在耿父家生气。红鸽告诉田母今天可以带孩子上班,田母不让,红鸽说是自己领导要求的,带孩子走。刚出门红鸽收到电报,得知天放病重。耿父家,耿父正在让大彪练习走路,梦柔和舅舅找来,梦柔告诉耿父自己要带她父亲的骨灰去见母亲最后一面,耿父带大彪叫舅舅,德昌开心大彪能把话说这么好,开心哭起来。并告诉梦柔自己已经把老首长的下葬了,并带梦柔和德昌去,把骨灰让梦柔带走,并且希望能把墓碑带走,梦柔同意。和大彪拥抱告别,大彪不愿意离开耿父,梦柔谢谢耿父。红鸽带孩子赶来看天放,红鸽流泪向天放道歉,天放蒙着被子哭,红鸽告诉天放她也不想离婚,当她知道天放回九道沟,自己就后悔了,俩人痛哭,带天放回去。医生告诉红鸽天放是大叶性肺炎,红鸽心疼。红鸽告诉田母自己不跟天放离婚了,田母还是不同意,希望红鸽和战卫华在一起,红鸽说要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田母。耿父送走大彪,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又到酒馆喝酒。田母知道事情真相后,要红鸽把东西还给战卫华,心疼女儿。红鸽告诉天放,耿父对她很好,还鼓励自己上大学,而且把天放的课本保留那么完整,心里还是有天放。耿父晚上喝多,回到空荡荡的家,自己嘟囔着都走了。第二天红鸽赶到,看到耿父自己在沙发上,赶紧问耿父怎么了,耿父痛哭说着都走了,耿父伤心不已。红鸽将耿父扶到床上。红鸽赶到医院,发现天放出院了,红鸽回家找到天放埋怨天放不能这么早出院,天放安慰她。红鸽告诉天放刚才见到耿父的场景,两人到李向功的墓地,看到被移走的墓碑,知道耿父为什么这么伤心了。红鸽想到可以带田埂去找耿父,这样他就开心了,天放抱紧红鸽感谢她。红鸽说他们以后要好好过,有他们自己的孩子。这天耿父还在家闷闷不乐,红鸽带田埂找耿父,耿父顿时开心。战卫华和父亲到田家看孙子,田母这次爱答不理,告诉战卫华以后不要再来送东西了,战卫华理直气壮的说,不管自己能不能和红鸽在一起,但孩子是自己亲生的。田母质问战卫华红鸽自杀的时候,战卫华在哪里,并将战卫华和战父赶走。红鸽告诉今天和耿父相处的事情,并带天放去见自己母亲,红鸽告诉天放他俩太善良,战卫华利用孩子事情蒙骗自己母亲。正说话,俩人看到张潮,仨人开心。田母也得知天放父亲是耿兆琪,还是以为天放不是老耿的亲儿子,质问天放,红鸽反驳。田母想问清楚,红鸽决定告诉田母。

第26集

  田母也知道红鸽是在耿父家做保姆,田母说干脆告诉耿父实情,自己也可以帮忙说说。红鸽和天放还是觉得时机不成熟,让再等等。耿父去墓地看望耿母,告诉耿母大彪都走了,自己一个人孤单单的,等写完回忆录就去找耿母,自己把天放小时候的照片拿出来,让耿母好好看看。张潮来医院找梦柔,又来对梦柔甜言蜜语。并告诉梦柔天放和红鸽和好如初了,希望和梦柔一起主动表示一下,并以自己和梦柔的名义送他们一幅画,梦柔不愿意。天放说要好好和梦柔谈谈她的问题。耿父在墓地祭拜完,突发心脏病。红鸽收到录取通知书,开心,但说自己不能去上大学,自己去了就不能照顾耿父了,田母假装吃醋,但还是理解红鸽。张潮这次训斥梦柔,谁和谁在一起是缘分,为何梦柔不愿放过天放和红鸽,梦柔生气告诉红鸽,自己不是气红鸽,而是当初天放的父亲背叛自己的父亲,导致父亲死亡,母亲受打击半疯半傻这么多年去世,梦柔质问张潮,耿家这样,自己为什么要为天放祝福,哭着跑开。战卫华又来找红鸽,自己要要回孩子的抚养权,并要以给红鸽一份好工作为交换,红鸽生气,打了战卫华一巴掌。张潮和天放喝酒,张潮告诉天放梦柔说的话,并问天放说的是真的吗,天放喝了一杯又一杯,告诉张潮也许有一天,自己会把事情真相告诉张潮。天放回去内心苦闷,自己一个人喝酒,红鸽问天放怎么了,天放告诉她梦柔说的话,觉得自己父亲冤屈,这些事情都是他干的,却要父亲承受。红鸽安慰天放,天放要去找父亲的战友和梦柔,告诉他们。红鸽直言那为什么今天天放不告诉张潮,因为他现在还没勇气面对,并告诉天放现在是要等他能够承受的时候再去面对,吸取教训,把未来的路走好,让天放再好好想想,静一静。天放还是希望去找找父亲老战友,哪怕只有他们几个理解。战卫华找梦柔帮自己找专家看看生殖力,这才知道孩子是战卫华的,梦柔质问为什么骗她,战卫华又装正义,自己向梦柔诉苦。并准备将天放做过的事情告诉梦柔,梦柔带领战卫华去看病,医生说那次外伤和现在不能生育没有必然因果关系。战卫华希望梦柔将诊断改了,改成不排除有因果关系,梦柔不愿违背医德,战卫华决定告诉梦柔天放当初背叛李向功的事情。耿父老战友去找耿父,耿父还是承认那是自己的罪,不愿接受。战卫华告诉了梦柔,梦柔也得知是天放告密,并告诉自己会帮战卫华,被张潮听到。张潮去问梦柔,梦柔不愿意告诉张潮,张潮说要是有什么交易的话要告诉他,梦柔只告诉战卫华要改当初的诊断,张潮劝她不要不地道。战卫华又来田家看孩子,想带孩子出去玩,田母不同意,战卫华无奈把钱放下离开。九道沟内,雷长河向雷大鸣说出真相,当初耿兆琪是替儿子顶罪,并且和天放断绝父子关系,雷大鸣听完伤心哭着说,误会老耿了。晚上,天放还想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红鸽劝天放再等等,等耿父把身体养好再说。红鸽想再要个孩子,天放担心家里的条件,红鸽说如果耿父有了亲孙子,会更高兴。雷大鸣晚上喝酒,一边喝一边哭诉自己冤枉耿父了,栽倒在地。瑞琴说他是醉后中风,非常严重,俩人担心。红鸽和巧巧说出书的事情,巧巧帮忙,俩人到耿父家,巧巧告诉这书很有意义,耿父高兴。耿父还是希望红鸽去上大学,红鸽说自己收到录取通知书,但不想去,耿父安慰她还是去上,并问孩子父亲什么态度,耿父要见见孩子父亲劝说他,被红鸽搪塞过去。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