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29集

  这天红鸽在帮耿父做饭,耿父问红鸽给她爱人写信没,红鸽说晚上就写。天放来找战卫华,说今天巧巧骂他了,希望他来找战卫华,来找一份工作,自己可以求他,战卫华同意,帮他找了一份学校老师的工作。战卫华也告诉了天放孩子的事情。红鸽回家,看天放独自坐屋不说话,告诉红鸽自己去找战卫华了,为自己找到了工作,并问红鸽孩子的事情,说战卫华让他回来问红鸽,红鸽无奈说出了和战卫华的交易,天放震惊,问红鸽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他父亲的事情,天放责怪红鸽是不是因为自己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就不跟他商量,自己良心能安宁吗,责备自己无能,上班离开。天放一个人在干活,红鸽独自伤心哭泣。红鸽看母亲离不开田梗,就把孩子留在母亲身边,并告诉母亲今年自己不去上大学了。红鸽找到天放,看到天放一人坐在澡堂门口,说就知道天放在骗她,不是在夜校代课,红鸽担心天放身体垮掉。告诉天放不要太拼,战卫华理所应当给孩子钱。战父得知要孙子花那么多钱,心疼,听儿子又说他找的对象很有钱,又开心不已。耿父夜以继日的忙着自己的书籍,大彪和舅舅一起回到城里,大彪急着见耿父。红鸽带巧巧来找耿父,说书籍出版非常顺利,正在排版,但也劝耿父不要太着急,照顾好自己眼睛。大彪偷偷溜出去找耿父,红鸽正在帮耿父滴眼药水,希望耿父有空去医院看看,耿父说没事,滴眼药水就好,不愿休息。耿父问红鸽她爱人怎么还不来,红鸽搪塞过去,耿父说等他写完和红鸽一起回去看她爱人。这时大彪到耿父家,耿父开心不已,大彪要玩球,红鸽担心耿父身体,耿父说没事,三人去篮球场开心玩球,梦柔接到电话也赶到,俩人开心看耿父和大彪玩球,耿父突然觉得自己眼睛看不清,红鸽和梦柔赶紧把他送医院,张潮检查后告诉红鸽他们,耿父要换眼角膜,红鸽央求张潮一定要帮耿父找到眼角膜。大彪伤心,耿父安慰他。耿父问大家自己眼睛怎么样,得知自己眼角膜坏死,张潮他们安慰耿父,自己会想法找到眼角膜。红鸽找到天放,告诉天放耿父双目失明,天放去看望耿父,红鸽让他不要说话,天放同意。田母去看望耿父,耿父摸索着去开门,田母才知道耿父眼睛失明,俩人交谈,说老郑还没回来,田母说自己女儿回来了,耿父也说自己有闺女了,正说红鸽回来,田母配合红鸽演戏,自己离开。红鸽问母亲想干啥,田母说自己想帮他们,并说出了红鸽放弃上大学的事情,天放才知道红鸽考上了大学,内心愧疚。红鸽拉着天放,告诉耿父自己爱人来了,叫天柱,开心要握手,并错叫天放。耿父要天放坐下,天放忍住没哭出来,耿父要天放住家里,并为他找工作,疑惑天放怎么不说话,红鸽只好说他是哑巴,耿父信以为真,直说红鸽不容易。红鸽说天放一起照顾耿父,耿父同意。并鼓励天放大胆说话。红鸽说耿父可以口述,自己帮他写回忆录,耿父开心同意,耿父还让天放住在以前的屋子。天放踏进自己以前的房间,感慨万千,默默看着一家人的合照开心,感谢红鸽。并找出了红鸽当年送自己的手帕,俩人开心拥抱在一起。

第30集

  红鸽又带耿父去医院,耿父得知医生让等待眼角膜,自己有些丧气,红鸽安慰他一定能找到。晚上耿父在口述自己当年经历的革命故事,红鸽在抄写,天放默默的倒一杯水放在耿父面前,耿父突然不说了,感慨自己处在黑暗之中,还总想起自己去世的老伴和战友,红鸽安慰耿父,耿父让她休息,说自己不想总被照顾。时间一天天过去,耿父还是看不到,红鸽俩人也心急,天放也要去学校报到,说着突然咳嗽起来,红鸽担心。耿父自己在屋里摸索着天放小时候的照片。天放到学校跟校长说耿父作报告的事情,校长欢迎。天放让张主任去告诉父亲,耿父欣然接受,非常开心。红鸽带着耿父到教室,为孩子们讲述当年的抗战故事,天放悄悄在教室外面听,耿父很开心,天放为耿父买了盲杖和录音机,耿父可以把自己说的录下来。天放回去找田母,说红鸽上大学的事情,刚好战卫华来看孩子,天放和战卫华交谈,战卫华希望红鸽和天放不要对自己嫉恶如仇,天放让战卫华想想以前对红鸽做的事情,而且还用钱压红鸽,战卫华说以后孩子就归他了,天放不同意,战卫华离开。田母问天放红鸽签的什么协议,天放不愿田母担心没有说。耿父拿着手杖说真不错,夸赞红鸽爱人,回家听着录音机里自己讲述的故事,开心不已。红鸽教耿父如何使用,耿父也开心学习。耿父知道是红鸽爱人给他买的,夸他聪明。问红鸽爱人为啥不能说话,红鸽只好说是后天生病造成的,并引开话题。战卫华和周医生见面,周医生告诉战卫华要不算了,让他把钱要回来,自己和父母也不喜欢不诚信的人,战卫华说这是红鸽他们矫情,周医生说那你不会也矫情。耿父要把买盲杖和录音机的钱给红鸽和天放,并要教天放说话,让天放叫爸爸,红鸽忙打岔。天放告诉红鸽她母亲让她回家一趟,自己在这儿照顾耿父。战卫华又请梦柔吃饭,告诉梦柔周医生因为他现在要不来孩子,嫌弃鄙视他,希望梦柔帮忙劝一下,梦柔同意。红鸽回到家,田母说今天战卫华看孩子碰到后吵起来,她听到孩子怎么怎么样,质问红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红鸽告诉田母战卫华拿钱换孩子的事情,耿父生病住院,自己实在没钱,田母不愿战卫华抱走孩子,要自己掏钱,把钱还给战卫华。天放在家照顾耿父,找红鸽,天放不敢说话,恰巧红鸽回来,耿父问红鸽孩子抱回来没有,红鸽说孩子睡了,耿父又问红鸽上大学的事情,红鸽说自己不想去,耿父生气,说是自己连累了她,红鸽上大学是她的期望,生气赶红鸽走,红鸽答应去上大学。天放红鸽俩人回屋商量,红鸽担心自己不去,耿父会真的撵走她,天放说会,这时天放拿出红鸽的通知书,原来天放去找大学校长,保留了红鸽的入学资格。耿父的革命回忆录终于成书了,耿父抱在怀中,激动不已,说这本书是为了纪念李向功,说自己就算瞎着死了,也值了。红鸽安慰耿父,老首长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动。并说这本书的前言好像在表达忏悔,耿父默认,红鸽安慰他谁的人生不犯错,还要继续说,天放使眼色不让,耿父还劝红鸽早点入党,红鸽同意。天放和红鸽商量带耿父去给李向功扫墓,红鸽希望天放到时当着所有人面道歉,天放还是不愿意。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