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5集

  被赶出家门的路天放,晚上独自一人在学校地下图书馆借酒消愁,红鸽不放心他找来,看到天放自暴自弃的态度禁不住难过,同时也疑虑天放心里到底有什么痛苦的事情,而且还不回家,天放还是不愿意多说,只说自己和父亲闹掰,是因为自己不想早点结婚,但父亲非让自己和梦柔订婚,红鸽问他为什么,天放不敢告诉她真相只说自己就是不想早结婚,红鸽一脸深情看着天放慌乱的眼神,心里以为是天放喜欢自己才不愿意和梦柔结婚。善良的红鸽为让天放梦柔关系缓和,故意让天放去找战卫华,让他帮忙解决梦柔父亲公墓的事情,天放同意。九道沟雷大鸣带领几个乡亲奔城里为李向功送行,儿媳妇亚兰为进城照相也坚决陪同。战卫华约红鸽将办好的公墓手续交给红鸽,红鸽感谢他,但战卫国还是劝红鸽不要那么容易被感动,李梦柔在学校都老是看不起他,现在虽然成这样了,但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他们这种家庭出身的人,红鸽劝他不要想那么多。李向功出殡这天,梦柔母亲悲痛欲绝,雷大鸣一直向她忏悔,怪自己没有护住英雄,耿父站在远处,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最尊敬的老首长的棺椁,潸然泪下。这一幕被德昌看到,德昌没想到这个出卖自己姐夫的叛徒还敢过来,气的要将耿父轰走,梦柔也下车质问耿父,耿父为保儿子,痛快承认是自己告密,梦柔怀疑他是替天放顶罪,耿父不承认,直言是自己罪过,雷大鸣见到此幕,下车质问,不敢相信曾经的情谊会变得如此,拿着拐杖打耿父,被众人拉上车。看着灵车越走越远,耿父跪在地上痛哭。李向功,耿父的几个老战友老方、老林、老梁聚在一起感叹老首长就这么走了,老梁还是不愿意相信老耿会做出这种事情,当年他在战场上为了老首长命都可以不要,而且当初他们四个一起在国民党,是老耿领着他们起义,他不相信。老林却说时代变了,人心也变,老林也不相信老耿会做出这种事,俩人抬杠,不欢而散。这边雷大鸣和儿媳妇亚兰,几个乡亲一起吃饭,雷大鸣借酒消愁,骂耿父是叛徒,众人劝不住,亚兰一心想趁来城里的机会照张相,其他乡亲也是,被雷大鸣臭骂一顿,最后酒量不支,被亚兰他们抬去歇息,他们则一同出门逛街去了。梦柔母亲遭遇如此打击,突发精神病,医生建议给她换一个新的环境,有利于康复。梦柔和舅舅商量,决定带母亲和大彪一起回老家,并让舅舅去公墓把父亲骨灰盒带回来,她不会让父亲一个人孤零零留在这个对他们来说伤心的城市,她在家收拾东西,准备晚上就走。天放在自家楼下转悠,却不敢回去,耿父在家急匆匆吃些饭,就跑了出去,天放看父亲离开家赶紧回家找母亲,耿母心疼儿子在外受苦,天放让她放心,又问耿母要了一些钱去找战卫华喝酒,战卫华开心,天放也直言自己以后要像他一样像个大男人,不再书生气,抽烟喝酒都要学会。战卫华得知耿父还未原谅天放,天放自己一人住学校地下图书馆,就邀请天放住自己家,天放同意,俩人到战卫华家,战卫华向自己父亲介绍天放。此时耿父却急匆匆抱着一包东西跑回了家。

  第6集

  战父向战卫华诉说今天上班遇到的事情,原来他费劲心力帮梦柔父亲弄得公墓,今天他们家人又把骨灰盒子抱走了,自己不让,那人给了他5块钱才让他抱走,抱怨他们真是瞎折腾,战卫华听到自己父亲贪图便宜,收同学钱,让自己跟着丢人,气的和父亲大吵起来。却不知道李向功的骨灰盒子是被耿父抱回了家,而且放到了卧室,自言自语以后终于可以和老首长朝夕相处了,耿母无奈,随了耿父心意,趁此想让天放回家,不想耿父还是一口回绝。战卫华劝说天放还是要和李梦柔保持好关系,本来梦柔就怀疑他是不是告密,现在疏远反而作则心虚,天放说自己本身就是心虚,而且说自己虽然和梦柔是青梅竹马,但却觉得和红鸽更亲近,战卫华无语,不知道怎么开导他。梦柔得知自己父亲骨灰盒不见,而且根据公墓人员描述知道是耿父把骨灰盒拿走,急忙来耿家索要,可执拗的耿父却不愿归还,恳求梦柔将骨灰留下,自己每天进行忏悔,梦柔直言,自己父亲的灵魂未必愿意听他忏悔。此时梦柔舅舅急匆匆找来,梦柔那精神有问题的哥哥大彪不见了,梦柔急忙跟舅舅去寻找,但他们订的火车快开了,梦柔让舅舅带母亲先走,自己留下找大彪。老耿思量后,也不再执拗,决定将骨灰盒还给李家,并交代妻子不用等他,他也去帮忙找大彪,梦柔四处寻找无果,自己坐在街边伤心落泪。老耿去李家归还骨灰盒,刚好看见几个老战友送梦柔妈和顺昌去火车站,他不敢上前。等他们乘车走了才出来,被几个老战友看到,众人鄙视他是个叛徒,都未搭理他走了。耿父将骨灰盒放在李家门前,行军礼告别,临走时看到孤零零的骨灰盒还是忍不住又抱走了。天放想向梦柔赔礼道歉,拉张潮一起来给梦柔买小提琴,张潮看到天放的态度,也决定帮他一把,借钱给天放,但还是嘟囔着自己就是储蓄所。梦柔在草地里找到大彪一直玩的皮球,却找不到人,正在伤心刚好被路过的天放看到,天放赶紧上去问梦柔是不是受欺负了,并说自己给梦柔买了小提琴,梦柔正伤心自己一家被耿家毁了,哪会再接受小提琴,推开天放一个人跑走了。耿母看到耿父又将骨灰盒子带回来,再忍不住和耿父吵起来,她可以接受天天看着骨灰盒子心惊胆战,但只要让自己儿子回来,耿父还是觉得自己一家一辈子对不起李家,一辈子都要赎罪,耿母伤心跑到李家请求原谅,梦柔不愿让她进门,耿母跪在李家门前,被天放看到,急忙把母亲拉走,耿母要天放作出决定怎么处理,天放还是表示自己告密的事情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愿意回去任凭父亲打骂,哪怕被打残、打死也认了。耿父在老首长骨灰前发誓一定把大彪找到。此时国家开始号召城市青年上山下乡,战卫华急忙找红鸽问她去不去,红鸽坚决响应毛主席号召,但表示如果同学们能一起去更好了,战卫华调侃她这个同学主要指天放吧,红鸽不愿承认,战卫华说没问题,他表哥负责分配,到时把他们老同学们分一起。耿母和天放回家,耿父不在,天放也看到了李向功的骨灰盒,天放告诉母亲过段时间自己就走了,响应号召下乡,耿母不舍。交谈中,天放这才知道大彪丢了,生怕李家再出什么事情的天放,急忙也去寻找,在楼下碰到前来询问上山下乡事情的红鸽。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