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9集

  耿父回家后依旧郁闷老首长的墓碑被丢在一旁的事情,耿母也因为天放的事情对他爱答不理的,心里想儿子也天天难受。战卫华和红鸽到公社寄信,战卫华趁此给红鸽买了一条红围巾,执意帮红鸽戴上,红鸽感到战卫华爱意躲避。晚上,雷江河夸赞媳妇真有一手,雷大鸣消停一天了,亚兰自夸,喝起小酒说道,自己告诉雷大鸣她有喜了,拆房就是拆喜,雷江河忙问真的假的,亚兰承认是假的,顺带嘲讽自己丈夫,还要求进城看看到底他俩谁有毛病,俩人斗嘴,把雷江河气的夺走酒杯。耿天放终于写好给家里的信。城里耿父正在借酒消愁,自己心里担负的罪恶感,今天又看到老首长的墓碑被丢,家里耿母也对自己爱答不理,喝多在酒馆对老板诉苦,耍酒疯坚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又要老板回去找耿母要酒钱,老板无奈只好叫来耿母,耿母看他喝多要带他回去休息,耿父不愿意,并借喝多告诉耿母要换房的事情,要搬到郊区,离老首长的墓近一些,耿母不愿,但当着外人面又不好多说。亚兰晚上睡觉时,又将今天许诺公公大队出钱,为李向功立碑的事情,气的雷江河只喊自己早晚毁在亚兰手里。第二天雷大鸣就来大队询问儿子昨天亚兰说的是不是真的,雷江河无奈,不情愿的承认是真的,哄好父亲,雷大鸣高兴不已。这天知青们在碎石场热火朝天的干活,梦柔身子弱,推着一车碎石举步维艰,半道停下去喝水,红鸽天放看到,一起帮梦柔运碎石,又被战卫华看见,批评梦柔,梦柔自尊心受挫,找到红鸽梦柔表示自己不需要他们同情怜悯,张还手潮又过来帮梦柔,梦柔气急去砸碎石,砍伤自己脚,红鸽巧巧急忙推车将梦柔送医院,张潮气愤,打了战卫华,战卫华并未还手。战卫华告诉大家他也知道这活是不适合女生干,但这是分下来的政治任务,他们下乡就是来干这个的,如果不想干可以去找连长,但今天谁都不要再管梦柔的任务,各自完成各自的任务。红鸽在送梦柔的路上突然发现梦柔昏迷,刚好碰到亚兰,亚兰帮他们一起把梦柔送到卫生院。老耿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问耿母谁把自己弄回来的,耿母没承认自己找人把他弄回来,老耿感叹自己众叛亲离。耿母告诉老耿自己想好换房子的事情,但想让他带自己去看看天放,把自己织的袜子送给天放,或者给天放写一封信也好,老耿不愿意,俩人又争吵,老耿离家。众人把梦柔送到医院,瑞琴帮忙检查,说没多大问题但要住几天院。亚兰嘱咐堂妹瑞琴照顾,并告诉瑞琴这是李向功的女儿。想到昨晚在酒馆喝醉给老板添麻烦,去道歉才知道昨晚是耿母找人把他抬回去的,耿父高兴又愧疚,想起自己说的那些绝情的话,想起耿母的哀求,不仅内疚。亚兰回去把梦柔的事情告诉雷大鸣,雷大鸣这才知道李向功的女儿来到他们村,自己却不知道,自己儿子也不告他,禁不住又生气,但儿媳亚兰告诉他,自己已经安排瑞琴照顾梦柔。老耿回到家中,耿母生气不愿跟他说话,老耿到自己儿子屋中,看着天放小时候的照片发呆,跑到邮局想给天放写信,但写完又没寄出。

  第10集

  雷大鸣一早到大队质问儿子为啥不早点告诉自己李梦柔来的消息,雷江河狡辩人家是来落户的,不是探亲的,雷大鸣生气也要求公事公办,一定要雷大鸣把梦柔受伤的事情调查清楚,不然就到公社找领导告他领导不力,雷长河表示自己一定妥善处理。医院梦柔醒来,还非要去工地,被红鸽劝住,梦柔说她不去战卫华更看不起她,红鸽直言她和战卫华问题一样,面对彼此太过敏感。又质问梦柔对天放怎么看,梦柔说她对天放是另外一回事,红鸽说梦柔对天放是以守为攻,内心一团火,表面冷清。梦柔只说自己对天放的那团火已经越来越小,红鸽可以高举火把去燃烧天放,梦柔问红鸽对天放感觉,红鸽只是坦诚自己对天放有好感。梦柔经历父亲事情打击,对所有人都已经不再完全敞开心扉,包括红鸽,但她还是感激红鸽帮她。耿母晕倒住院,耿父立即赶到医院探望,耿母还是不愿意搭理他,不愿听耿父说话,叫来护士说自己不认识耿父,让他离开,耿父无奈,只得在医院走廊守候。晚上红鸽回去,却发现战卫华找不到了,到男生宿舍问天放,天放说没见,她又跑到亚兰家,战卫华还是不再,又到碎石场,果然战卫华一个人在干活,补齐梦柔的工作量,红鸽心疼,战卫华却说自己不能第一天当排长就完不成任务,红鸽决定和战卫华一起干活,突然看到战卫华脸上的伤,猜到是张潮将他打伤,表示明天一定去教育张潮,战卫华感动,表示红鸽的支持对他来说特别重要,正准备进一步表白时,天放赶到,原来天放也放心不下,三人正说话时,发现梦柔也回来了,战卫华让天放送梦柔回医院,以免打扰自己和红鸽,红鸽却主动要求送梦柔回医院,四人各怀心事。梦柔不愿意回去,红鸽生气她不实事求是,要不自己和天放离开,留她个战卫华一起加班,梦柔看红鸽生气,也觉得自己不对,就跟红鸽一起回到医院。天放和战卫华一起加班帮梦柔把工作干完,俩人聊天,谈到红鸽,战卫华问天放对红鸽是爱还是喜欢,天放说自己分不清,但战卫华却清楚表示自己爱红鸽,虽然他知道红鸽爱天放,但天放只是对红鸽喜欢,希望天放帮他,找机会跟红鸽说他不爱红鸽,让红鸽死心,自己才有机会获得红鸽的芳心。天放犹豫,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真的爱上了善良的红鸽,但他人生的最痛处,最短处都在战卫华手里捏着,这是他人生最脆弱的时候,天放无奈答应。红鸽从医院回去,一个人坐在院子发呆,巧巧出来陪她,直言红鸽爱天放,但就是不知道梦柔和天放彼此如何想,更不知道天放对红鸽什么想法,而战卫华又爱红鸽,关系太乱,红鸽告诉巧巧梦柔今天说的话,巧巧却不相信梦柔放下了天放。红鸽决定顺其自然。晚上雷长河开会回去看到亚兰喝着小酒,气不打一处来,俩人没说几句又斗嘴。雷大鸣和亚兰到医院探望梦柔,雷大鸣让梦柔好好养伤,并让亚兰安置瑞琴把好药都用上,说等梦柔病好了就到他家住,被梦柔婉言谢绝。耿父看到耿母如此,不仅心疼,到家中找到给天放织的袜子,给天放邮寄过去,还找书,学习炖鸡汤,给耿母补身子。雷大鸣,亚兰看梦柔回村,亚兰一直跟着雷大鸣,雷大鸣识破亚兰想让他帮忙给雷长河说去城里的事情,亚兰希望公公帮忙说说,雷大鸣不愿意让亚兰自己去。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