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11集

  老耿到医院看望耿母,却发现耿母已经出院,找到护士质问,护士说耿母坚决要求出院,而且护士表示不再相信老耿的话,耿父之前跟护士说自己没儿子,而耿母却说自己是想儿子想的生病,老耿还是执拗的说自己没儿子,护士说原来你们是二婚,耿父无语,原来耿母去邮局问寄信的事情,因为不知道具体地址也未问出所以然来。雷长河组织开会,传达上级要求,上级听取他的意见,准备送一批学生到卫生院,学成归来可以直接回来当卫生员。雷长河偏向先让体质弱的女生先去,想让李梦柔想去。又问战卫华的意见,战卫华不愿意,觉得梦柔去不能服众,提议红鸽去,雷江河同意,正在此时雷大鸣到来,质问雷天河怎么处理梦柔的事情,并说若不是有人讽刺挖苦她,她怎么会自残砍自己的脚,若不解决好,就等会后到公社告雷长河。雷长河留下战卫华,战卫华明白他的意思,直接改口说让李梦柔去,并要将家里寄的好烟送给雷长河几盒,自己也会去医院看望梦柔,哄得雷长河喜开颜笑。又到收信的日子,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收到家人的信,天放十分失落,以为没有自己的,原来是红鸽藏了起来,想给他一个惊喜,天放真以为没自己的,没等红鸽说完就走了。战卫华到医院看望梦柔,特意买了水果,并向梦柔道歉,梦柔态度还是有些冷谈。不愿吃战卫华削的水果,战卫华希望能和梦柔心平气和的谈谈,但梦柔还是一直嘲讽战卫华,战卫华受不了她的态度离开。天放伤心,自己一个人回想当初母亲说的话,要给父亲时间。红鸽找来,将天放的邮件送给他,天放开心不已,两人打开邮件里面有袜子,但还有之前天放寄回家的信,天放伤心不已,红鸽问天放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天放痛哭流涕。平静后,天放告诉红鸽战卫华喜欢她,红鸽生气为何他要替战卫华说这事,天放违心夸赞战天放优点很多,红鸽伤心,问天放是不是自己影响了他和梦柔的关系,天放说那是自己的事情,红鸽反击自己爱谁也是她自己的事,不用他当媒婆。战卫华离开又回到医院,梦柔仍旧嘴不饶人,战卫华告诉梦柔队里决定让她在医院学习,梦柔并不领情,让战卫华回去跟红鸽说。耿母自己搭火车独自到边北县找儿子,但不知道确切地址,耿父回家找不到耿母以为耿母还在赌气,自己也赌气睡觉。天放向战卫华汇报今天和红鸽的谈话,告诉战卫华红鸽对他的态度,红鸽觉得战卫华只是老大哥。战卫华埋怨天放没直接告诉红鸽自己不爱他,天放仍旧不安自己的秘密梦柔是否知道,战卫华保证自己绝不会说出口,仍然劝天放和梦柔在一起,天放表示自己没心情恋爱。耿父醒来,发现耿母还未回来,着急到饭店询问,酒店老板劝慰耿父,一边喝酒一边等,并让耿父继续讲革命故事,耿父高兴,俩人决定边喝边等边讲。晚上,战卫华喝完酒叫红鸽出来,红鸽无奈出去,战卫华想让红鸽去学医,红鸽义正言辞说让还是梦柔去,战卫华又告诉红鸽连长让她去家里,原来雷长河想当媒人撮合红鸽和战天放。城里酒馆,耿父正声情并茂向酒馆老板讲自己战争年代的英勇故事。

  第12集

  红鸽和战卫华在连长雷长河家喝酒,战卫华、红鸽都喝多了,战卫华鼓起勇气向红鸽深情表白,红鸽喝的晕乎乎的,听到战卫华表白,留下眼泪,但没有拒绝,雷长河直呼感人。红鸽喝的不省人事,战卫华将她背回去,激动的将所有人叫起床,向大家宣布他和红鸽相爱了,大家起哄,天放却神态落寞。众人闹完回去睡觉,天放一人在院子发呆,张潮讥笑他红鸽被战卫华捷足先登了,天放苦笑,张潮直言天放对梦柔的意思,天放让张潮放心追,自己没心情恋爱。第二天红鸽醒来,其他人都已经上工,只有巧巧在帮她洗昨晚被红鸽吐脏的床单,巧巧质问红鸽这么快同意,不过觉得战卫华人还可以,红鸽说省的战卫华天天跟在她后面说爱,只是战卫华缺少浪漫,巧巧安慰她说慢慢就有了。耿母到达边北县,找到汽车站正在看站点时,有一个乞丐问她讨钱,旁边还有一个人贩子看着,耿母发现这个乞丐就是大彪,急忙拉住,人贩子拽着大彪逃走,耿母晕倒在地。碎石厂,战卫华正带领大家热火朝天的运送碎石,歇息期间,战卫华和天放交谈,战卫华感谢天放的帮助,天放说红鸽将会是一名好妻子,现在红鸽答应和战卫华交往,肯定会对他忠贞不二的,希望战卫华好好对待红鸽。耿母被车站一群好心人送到医院,耿父在酒馆等了一夜还是没有消息,和酒馆老板在街上焦急寻找,最后只得报案。雷长河召集知青开会,会上对战卫华之前对梦柔的教育方式提出批评,也自我检讨对大家关心不够,最后宣布连里决定让梦柔去卫生院学习。战卫华也主动向梦柔道歉,梦柔还是有些不领情,直言自己没有资格去卫生院,雷长河劝说这是连里交给梦柔的任务,不光是照顾她,也是让她好好学回来为大家做好服务,梦柔这才答应。耿母在医院昏迷不醒,院长找到她包里的户口本,和户口所在地公安联系。张潮为追梦柔,装病到卫生院看望梦柔,面对张潮死缠烂打,梦柔心烦。公安局通知耿父,耿母在边北县医院,在车站突发脑溢血被送到医院,要耿父赶紧赶过去。梦柔给张潮开了一天假,张潮还赖着不走,梦柔说被院长看到不好,张潮说院长敢轰走他就把院长像拍蝇子一样拍墙上,刚好被瑞琴听到,瑞琴现在是副院长,张潮尴尬,梦柔向瑞琴抱怨,瑞琴却觉得张潮挺好。耿父达到医院,看着耿母不仅担忧,院长告诉他尽早赶回去,到大医院做手术,医院派车送到火车站,耿父携耿母又匆匆返回。这边战天放独自在粮仓准备婚床,红鸽到卫生院看望梦柔,梦柔正在学习接生,打趣红鸽将来给她接生,并问红鸽为何这么快答应战卫华,红鸽直言是为了让天放和梦柔和好如初,她不爱战卫华,但她接受了战卫华的爱,以后她和战卫华过的好坏都是她的命。梦柔说红鸽比自己爱天放,但红鸽可能选错了。红鸽只说希望梦柔多关心天放,天放一直没收到家里的信,上次收到了,却是被他父亲退回来的信,梦柔听完觉得自己当初的猜测可能是真的,瞬间生气,红鸽不明所以。一个月后,城里耿父终于盼出做完手术的耿母,医生却告诉他手术虽然成功,但因为手术有些晚,耿母可能会有偏瘫等后遗症,而且以后可能会长期治疗,耿父忧心。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