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13集

  张潮又找到天放,坦承告诉天放自己爱梦柔,准备义无反顾追下去,天放干了一天活正困,无心听他唠叨,张潮走后,自己想起和梦柔的关系,今天听到张潮的话,自己心里又有些难受他追梦柔,但他对梦柔的愧疚,梦柔对他的冷,让他退缩,不知道最终等待他的终判是什么。战天放带梦柔到粮仓,略施巧计将梦柔引到自己在粮仓铺设的小窝,梦柔感动,两人拥吻在一起。张潮又去找梦柔,梦柔还是对他爱答不理,张潮让她教自己拉小提琴,教自己恋爱,梦柔不理他,张潮拿出小提琴,告诉她这是天放送的,梦柔仍然拒绝,张潮告诉梦柔,正是天放告诉红鸽自己不爱她,红鸽才接受战卫华,梦柔若有所思,张潮留下提琴离开,梦柔拿起小提琴拉起当初和天放合奏的那首《让我们荡起双桨》。粮仓里,战卫华终于拥有了红鸽,红鸽流泪,战卫华忙道歉,但红鸽又笑了,说上帝就算是把我交给你了,战卫华说那我不会再把你还给上帝了,两人相拥在一起。张潮从卫生室回去,告诉天放一个处女消失了,他和天放、梦柔不是等边三角关系,天放不愿和他多说。第二天,红鸽去找梦柔,告诉梦柔自己失身了,现在后悔了,但已经来不及了。梦柔笑她不是自控力挺好,为啥没控制住,红鸽直言自己当时什么理性自控力都没有了,还担心如果自己怀孕了怎么办,梦柔逗她那就帮她接生。俩人畅想以后的生活,她们说不定就要在这儿结婚生子,落地生根,不知道到底到底是浪漫还是残酷。几年转眼过去,这时换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知情可以返城了,一时间大家都为此时议论纷纷,战卫华忧心忡忡,召集大家停工2小时,因为周正今天就要走了,让大家去送行,周正家里托关系让他去当兵,宿舍里周正劝张潮也早点回城,张潮却想等梦柔。刚走出大门,看到同学们回来为自己送行,大家依依不舍,周正给大家透底,所有知情早晚都要全部回去,临行前,大家为周正唱起了那首《让我们荡起双桨》,天放将周正送上汽车。几年来,耿母病情越来越重,三天两头抢救,耿父只好让她住院,耿母心结未解开,不愿和耿父多说话,耿父愧疚,一直悉心照顾耿母,刘护士心疼耿父,为他打了饭,耿父感谢,刘护士猜测耿母和耿父有隔阂,也说自己父母吵闹一辈子,但母亲走后,父亲就疯了,耿父沉思。看着耿母道,自己是对不起耿母,但人要对得起自己良心,言外之意还是不愿意原谅天放,耿母醒来,冷漠的看着耿父,耿父伤心。碎石场,大家看到周正离开,有关系的同学都离开,再无心干活,战卫华安慰大家,但他那套已经不起作用,张潮却干活,但他直言自己分分钟钟可以回城,这句话刺痛战卫华,战卫华说张潮不就仗着自己老子,俩人又吵,张潮不干了,战卫华说那就都别干了,大家离开,红鸽也生气,要战离开,他不愿意,俩人又吵起来,红鸽生气离开。医院护士看到老耿成天守在医院,担心他身体吃不消,而且耿母情况不好,希望他让儿子回来,耿父只说自己没通知儿子,他在外地。晚上战卫华还是独自在碎石场干活,红鸽找来,要他回去,战卫华生气红鸽不支持他,红鸽也心烦,说战卫华愚蠢,俩人又争吵,红鸽气的要分道扬镳,战卫华急忙道歉,红鸽不听。院子里张潮又拉着天放,说着自己要去炸碉堡,原来他有一个回城指标,原来想把指标送梦柔打动她,但还是决定给天放,天放不接受。俩人正说,看到红鸽和战卫华前后回来,红鸽回宿舍不理战卫华,战卫华求天放劝劝红鸽,他自己要去连长家。天放无奈接受。战卫华找到雷长河汇报最近知青们的状态,雷长河安慰他会一直支持他的工作,并说回城指标他说的算。天放将红鸽叫出来,让红鸽抽烟,红鸽不抽,天放说她不成熟,红鸽生气抽了一口,天放把红鸽逗笑。

第14集

  天放继续安慰红鸽,红鸽反而问天放为何不给家里写信,让父亲找人回城,天放不愿多说。战卫华到雷大鸣家向他抱怨,自己来到农村,本想着大家平等了,只靠自己,不靠家庭了,但这一回城,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又白费。雷大鸣安慰他,说现在有个好事,要推荐青年干部,他已经推荐战卫华,而且将来要是推荐返城,他第一个也是推荐战卫华,但如果战卫华有机会一定要返城。毕竟形势已经变了。张潮去卫生院找梦柔,梦柔不情愿的给他开了门,张潮贫嘴,说母亲知道自己要罐头送女同学,说要一火车皮也送过来,随之又将返城指标给梦柔,想让梦柔回城,梦柔不接受,说这是拿指标换爱情,张潮直接把指标撕了,梦柔生气他这样做痛快了,但她要背负多大压力。张潮说梦柔需要这个机会,现在她父亲去世,母亲疯了,大彪又找不到,她最需要返城,梦柔无言,张潮又说那就等他先返城,然后再帮梦柔跑指标,梦柔同意,张潮高兴的走了。红鸽经过天放劝说去粮仓见战卫华,但仍旧还在生气,战卫华让她进粮仓红鸽不去,战说天放还是比他有面子,红鸽生气,战想抱着红鸽哄她,红鸽让战不要强人所难,战卫华妥协,两人回去。巧巧看到红鸽回去,问红鸽和战卫华关系是不是缓和,红鸽还是有些生气,觉得恋爱真难,巧巧直言她还是不够爱战卫华。红鸽给家里母亲写信,原来她想托母亲帮忙去天放家看看耿家到底怎么了,红鸽母亲田母是街道办主任,这天收到女儿来信,催问这件事,才想起自己原来忘了。田母顺带去探望了原来五中门卫老头,自从儿子去世,儿媳跑了,他一直带着小孙女靠自己修补衣服手艺为生,田母带小孙女一起去耿家,碰到耿父邻居得知耿母生病住院,恰巧耿父回来,田母赶紧询问耿父,耿父说自己没儿子,说完回去,田母疑惑。耿父回家看着空荡荡的家,想起护士告诉自己耿母病情重,希望他通知一下儿子。便到儿子房间把天放小时候的照片包起来。这天战卫华又约红鸽,两个人谈论返城事情,红鸽直言战卫华生气还是因为自己心里没底,心里不平衡。战卫华生气说自己就是不平衡,说来说去最后还是要看家庭,他不服,他也怕红鸽后悔跟她,红鸽说自己家庭也不好,但人不能总靠父母。又说起天放,为何不让他父亲帮他弄回城指标,战卫华说他肯定不会靠他父亲,梦柔问他原因,他不愿意说。红鸽说她只是觉得天放可怜,以前他是天之骄子,现在却和以前判若两人。战卫华告诉红鸽连长说的话,并说有了返城指标想让红鸽先走,红鸽不想,战卫华敏感说红鸽还是不爱他,红鸽认为战卫华太不自信,两人再次不欢而散。耿父到医院让耿母看天放的照片,耿母伤心流泪,被门外田母看到,田母问护士,才得知事情原委,但护士还以为天放是耿母的儿子,不是耿父的亲儿子,现在病危还不通知。张潮回到宿舍,告诉天放自己要回城了,帮梦柔弄指标,问用不用去天放家看看,天放说不用了。张潮让天放照顾好梦柔。时间一天天过去,有关系的知青都走了,天放觉得自己像迷途的羔羊,这天天放收到一个退款单,说是他寄到家的200元被退回,天放以为是战卫华帮他寄送的,生气的将退款单给战卫华,战卫华却说不是自己寄的。连长找到战卫华,原来队里分了一个返城名额,他想推举战卫华,战卫华却纠结要不要给红鸽,雷长河让他再想想。还有一个提拔指标,去其他队,战卫华推荐了天放。战卫华回去就约红鸽到粮仓,把这个消息告诉红鸽,红鸽还是不接受这个名额,而且战卫华也得知红鸽替天放寄钱的事情,红鸽将天放母亲病重的消息告诉了他,进而提出若他们一起走,一起留,不如把返城名额让给天放。战无奈同意,两人去宿舍找到天放,天放也不愿接受,而且因为和父亲原因,他自己心里不知道还该不该回去,红鸽忍不住告诉天放母亲病重的消息,天放受打击,伤心跑出去,红鸽想追出,战卫华说让天放静静。晚上天放在山上独自徘徊,战卫华一个人在粮仓喝闷酒。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