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春华秋实电视剧

第15集

  这天雷长河和亚兰在吃晚饭,亚兰想到城里抱孩子,长河不愿意,俩人正说话,战卫华过来,刚坐下,天放又找来,战卫华说这事情不想天放知道,雷长河就让亚兰以自己开会不在家为由将天放打发走。红鸽却又赶来,在屋外听到战卫华告诉雷长河自己觉得红鸽爱的是天放,又说红鸽因为天放伤心家里没有信而心疼他,还说天放父亲已经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怎么可能给他写信,雷长河问为啥断绝,战卫华告诉雷长河天放父亲就是耿兆琪,当初是天放出卖梦柔父亲的,并说红鸽既然爱天放那他就自己回城,还和雷长河商量怕影响不好,就让大队以派他出差名义自己悄悄走,红鸽在屋外听的心如死灰。哭泣着离开,回去路上回想着战卫华说的话,伤心不已。第二天天放找雷长河请假回去探望母亲,雷长河听战卫华昨晚说是天放告密,对天放很有意见,因此找理由不批准他请假,天放探母心切,虽然没批假,自己留了纸条收拾东西走了。战卫华找到在粮仓坐了一夜的梦柔,梦柔此时已经看清战卫华真面目,战卫华还是关切问梦柔,梦柔质问他还装什么装,自己太糊涂,太愚蠢才会被战卫华糟蹋,战卫华看她如此说,也说原来他猜对了,红鸽就是爱天放,两人撕破,红鸽说张潮说的对,他就是小人,自己多看一眼都恶心,并打了战卫华一巴掌,自己离去。回到宿舍,刚好碰到巧巧,说雷连长正在开会,红鸽也去,不一会战卫华也过去,雷长河说以后考虑红鸽提排长,提拔战卫华到其它队任职,这几天让战卫华出公差,顺带批评天放留个纸条就回家了,红鸽本就听不下去他们事先编的谎言,听天放要被批评,急忙说是自己告诉天放她母亲生病,自己去把他找回来,说完跑了。战卫华收拾行囊,同学怀疑,他说自己只是出差几天。红鸽追上天放,哭了起来,说出自己怀孕,战卫华诋毁他们要自己回城,而且明白了天放为什么要顺着战卫华,天放刹那间愣住了,冲回去找战天放,红鸽怕出事情也追回去。战卫华和雷长河告别,并告诉雷长河红鸽昨晚偷听了他们讲话,并让雷长河保守天放的秘密。天放回去直追到车站台,拽住准备上车的战卫华,拿刀捅了他的腿,张潮刚好从城里回来,因为感冒戴着口罩,看到此幕,也上去狠狠打了战卫华下体跑了,战卫华痛苦不已,天放还要刺他被众人拉开带到派出所。张潮打完战卫华去找梦柔,给梦柔带的罐头也因打战卫华全碎了,不过张潮没有告诉梦柔刚才的事情,告诉梦柔已经弄到返城名额,梦柔说医院希望她多待几天,张潮欲找医院领导说,刚出门看到战卫华被送来,又折回去。梦柔正准备去送张潮,雷医生过来告诉梦柔战卫华受伤的事情,而且睾丸受伤严重,张潮装作事先不知情。派出所里,天放被要求写事情报告,天放说自己没打战卫华下体。梦柔为战卫华医治,战卫华谢梦柔,并告诉梦柔红鸽爱天放,为了天放让自己把返城名额让给天放,他没让天放就动刀子捅他,梦柔不相信他们是那种人。梦柔在车站送张潮,张潮继续撩梦柔,说自己爱梦柔的心比太阳火热。

第16集

  红鸽和同学们到派出所找天放,但天放已经被送劳教所,红鸽哭着说都怪自己战卫华在医院下床,拿着一根木棍当拐杖走了,梦柔回想战卫华说的话,说红鸽一直放不下天放,天放也爱红鸽,不禁发起呆来,护士过来跟梦柔和雷大夫说战卫华走了,梦柔说随他去吧。梦柔回宿舍找到小提琴,去派出所找天放,也得知天放被送去劳教。巧巧回宿舍找红鸽,红鸽留信给巧巧告诉她自己出去走走,还有一封遗书,大家赶紧分头去找。红鸽想起和战卫华的甜蜜和他最后的虚伪,准备跳崖,同学们劝说不听,说自己怀了战卫华的野种,没脸活了,跳到河里。耿母突然昏迷,耿父急忙喊医生。红鸽被同学们送连长家,巧巧去找医生,梦柔和雷医生急忙赶到雷家。耿母也被送抢救室,耿父在外焦急等候。雷医生,梦柔来为红鸽看病,大家在外同样焦急等待。红鸽醒来,大家也都知道红鸽怀孕,红鸽说为什么要救她,梦柔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离开,男同学们在外为红鸽加油,红鸽痛哭。雷医生嘱托亚兰和雷长河,要红鸽好好静养。耿母虽然被抢救过来,但医生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耿母醒来说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还是求耿父原谅天放,说她想自己儿子,让耿父写信给天放,耿父同意,开始写信,写出了自己对儿子的思念,耿母谢谢耿父终于原谅儿子,耿母最后告诉耿父自己看到大彪在边北县汽车站乞讨的事情。劳教所里,天放反思自己,为保全自己名声,自己依从战卫华,最后却伤害了红鸽。红鸽告诉雷长河和亚兰,战卫华是怎样的人,战卫华诋毁她和天放,但自己和天放是清白的,也解释了为啥把返城让给天放,直言战卫华就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耿父到邮局寄信,把之前写的信撕掉,重新写了一封,母病危,速归。雷长河向媳妇抱怨,没看出来战是这种人,亚兰说自己早就看出来了。雷长河埋怨亚兰不早点给他说。耿父为耿母做寿衣,卖布的人介绍老郑头,耿父去找老郑头,老郑头正生病躺床上,丢丢认出和田母去医院见过耿父,老郑头就是当年五中的门卫,耿父也认出来,带老郑头去医院。红鸽不想麻烦亚兰他们,想要走,长河也不愿意红鸽走。亚兰埋怨雷长河当初不该撮合,俩人吵嘴。红鸽说不怨雷长河,是天放被战卫华抓住把柄,撮合她和战卫华。亚兰说红鸽要生孩子,自己想要也没有,红鸽说情况不一样,自己只想和战卫华断联系。耿父和老郑头在医院互相诉苦。战卫华在医院治疗,战父告知战卫华他的腿治不好了,以后就瘸了。老郑头和田母交谈,田母说老耿该通知儿子不通知,老郑头为老耿辩解,田母说他俩怪老头。雷长河去劳教所看天放,说红鸽差点自杀,但被救了。天放说自己知道红鸽怀孕,也是因为这去找战卫华,不让他走。没想到战卫华还是走了,分析道战卫华是怕夜长梦多,即使受伤也走了。并让雷长河告诉红鸽,只要她愿意,就等他出来,将来他和红鸽一起。雷长河答应。

春华秋实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