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归鸿电视剧

归鸿第3集分集剧情介绍

  崔之文离别信引来轩然大波 马少白奉命协助缉拿崔之文

  崔之文拉住郭雪梅的手,告诉她自己就同盟会的会员,他们要一起向封建势力宣战,为自由恋爱呐喊,他要带上她一起离开,不久之后她也会成为同盟会的会员,他们一起为推翻这个没落的朝廷而努力。郭雪梅被爱郎的一番激昂的话语所打动,但是她担心就这样离开,自己的父母会非常担心的,崔之文告诉她,自己已经做了准备,在临走之前,他就留下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妻子的休书,另一封就是给郭雪梅父母的离别信。

  崔之文的妻子看到信后闹到了郭博昌的府上,却被郭博昌让下人们把她痛打一顿。有人从地上捡起了一封信交给了郭博昌,正是崔之文的那封离别信,信中他以准女婿的身份向岳父申明,他就是同盟会的成员,他带着郭雪梅离开了,去顺应民意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之中,等革命胜利之时,他会带着郭雪梅一起回来,让郭博昌三思该采取何种态度对待。崔之文没有想到正是他的这封信,引起了轩然大波,连整个兰州城都变得不太平了。

  郭博昌收到这封信后不敢耽搁,连忙找到与他交好的巡警道赵惟熙,两人一起来见总督长庚。长庚看到这封信后大怒,开始对他俩轮番问责,并且拿他们将崔之文抓了又放的事情说事,称他们有与同盟会串通的嫌疑,最后将郭博昌打了二十大板后关入牢中,把赵惟熙一顿警告后让他戴罪立功把崔之文缉拿归案。

  马少清回到家里把这件事告诉了马父,听说好友郭博昌被打了二十下板子又投进了大牢,马父直呼崔之文这是在作孽呀。正好马少白赶了回来,爷俩连忙盘问起马少白,问他与同盟会有无瓜葛,马少白表示自己做的都是正经事,既没承认也没否定,接着跟父亲和哥哥讲起了关于同盟会的事,还提到现场听孙文演讲时的热血沸腾。爷俩听马少白讲述完毕之后,虽然也受到些触动,但仍然让马少白远离这些说教,别再给家里惹麻烦了。马少白表示这回想摆脱都很难了,因为总督已经下了命令,让他协助赵惟熙去缉拿崔之文。

  次日,长庚吃完马少清做的面后,敏感地察觉到他有心事,马少清只好把他和父亲的心事说了出来,担心弟弟少白卷入这场纷争,毕竟他是崔之文多年的同窗。长庚安慰着他,还说自己派少白前去,主要就是想让崔之文活着回来,到时候自己还会当他们的主婚人,少清听到之后心里的大石才算落了地。此时的马少白飞马赶到了赵惟熙的驻地,他想尽力去摆脱与崔之文之间的关系,反而被赵惟熙教训了一番,对他下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断言,并且给了他一队人马,让他自己带人去寻找崔之文,如果把他缉拿归案就给他记头功。

  前陕甘总督来拜访长庚,两人一起叙旧并谈起同盟党起义的事情,长庚表面上谈笑风生,并未在意同盟会兴风作浪,实则内心早起了波澜,他担心这把火会烧到自己的地界,无论如何也要采取办法将之从萌芽就连根拔除。少白带人来到北山寺附近,他想起崔之文曾对自己说过,如果不能娶郭雪梅为妻,那他就到北山寺出家,他已经拜了那里的高僧为师,于是他支开手下,独自一人上山来到北山寺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归鸿第4集分集剧情介绍

  武昌起义点燃革命烽火 马少白力助崔之文逃脱

  长庚宴请前陕甘总督吃饭,特意提到马家面,并让马少清来解释一下马家面所提到的“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的真正涵义所在。马少清只好一一道来,一清就指的就是马家的老汤的清亮,二白就是萝卜片,三红就是指线辣椒,四绿就是香菜和蒜苗子,五黄是指面的颜色,它是用本地皋兰最好的小麦磨制的。两个人边吃边赞不绝口,前陕甘总督还提议让少清把面馆开到西安去,保证他会发大财,长庚却表示如果马家去了西安,自己这口福怎么办,就算自己答应,那兰州的百姓也不会答应,会造反的。

  两人正开起了玩笑,没想到真的造反消息来了,手下给长庚拿来一份通告,武昌昨天正式宣告起义,随即占领武昌城,湖广总督连夜突围坐船逃离,朝廷震怒。马少白来到北山寺找到觉仁方丈,他说自己与先前来到这里那群人不同,他们是来杀人的,而自己是来救人的,觉仁方丈仍表示未见到这两个人,少白拿出一枝钢笔交给觉仁方丈,告诉他如果见到这两个人就说天黑时他过来救他们,如果没见到这两个人,他天黑时就过来取笔,觉仁方丈还要说些什么,马少白制止了他随后告辞离开。等马少白走了以后,觉仁方丈来到崔之文和郭雪梅住的房间,把马少白的话原封不动地说了一遍,看到那枝熟悉的钢笔,崔之文百感交加,他知道少白这是来救自己的。郭雪梅却有不同的意见,外面已被官兵层层包围,他如果前来相救无疑是自寻死路,她问崔之文,马少白是不是同盟会的成员,崔之文仍然否认,只是说他是看在多年同窗的情份上要来救自己。最后崔之文决定,无论怎样他和郭雪梅必须马上离开,否则会连累了觉仁方丈和寺院,觉仁方丈决定让他们跟随驼队一起离开,因为山西驼队是自己多年的朋友,这样他才能放心。

  长庚找到了正在做活的少清,跟他谈起了崔之文这个人,因为他与少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窗,少清一定很清楚他的经历和为人。少清提到崔之文从小学习就好,读书过目不忘,但因为家里贫很难继续学业,是村里的一个大户人家资助了他,并且供他留洋求学,还在他十五岁的时候把他家十八岁的女儿嫁给了他,只是这个女人非常强势彪悍,经常把崔之文呼来喊去,一不顺意还痛打一番,让崔之文为此伤透了脑筋,所以才想着去造封建婚姻的反。

  马父提着面来到大牢看望郭博昌,因为郭博昌屁股挨打坐不起身,马父便喂给他吃,两个老朋友谈起了儿子之事,咒骂崔之文不是个东西,还说起当初要是让少白娶了郭雪梅就好,直让他们现在非常后悔。长庚也听少清提到了这件事,也为少白未能与郭雪梅喜结连理而惋惜,随后他问少清,马父有没有给自己捎话,少清支吾了半天才说,马父让自己捎话说别太为难郭博昌。长庚直说少清厚道,让他回去转告马父,晚上给自己准备一桌好宴,他要准备请客。

  马少白带人追上了驼队,他并没有派人搜查,而是大声给藏在队伍中的崔之文指了一条明路,让他去黄河边石柱子那里躲上几日。赵惟熙听手下提到马少白去了北山寺,连忙带人把北山寺包围起来,觉仁方丈如实相告,并拿出了马少白交给他的那枝笔,赵惟熙命人搜遍北山寺也未见人影,只好收兵回营,然后让人把马少白给绑了起来。马少白不知所以,让赵惟熙给他一点提示,到底自己犯了什么王法,才让他如此对待自己。

归鸿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