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河山电视剧

河山第9集剧情简介

  卫大河在雪花山修筑防御工事,整个雪花山战线很长,很多地方根本无法修筑工事,单凭卫大河团防御有些吃力,段德午希望让高晓山帮忙守一段,卫大河自大地拒绝了,声称让八路观战即可。

  卫大河安排了团里作战方案,一营正面防守,二营在敌人炮火延伸后迅速出击,其余部队在侧翼待命,段德午看不懂卫大河的战术,卫大河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大家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定能打出陕军应有的气势。

  卫大河不让八路参与作战,八路中不少士兵都有闲言,觉得卫大河太嚣张,他们不如直接撤退,高晓山则认为,卫大河这次的行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客观地讲还是帮助了八路,所以他们必须尽快搞清楚卫大河的部署,必要时给予策应。

  日军一大早开始飞机轰炸整个娘子关,指挥部中的关司令被炸的头昏脑胀,想要打电话申请撤退,电话线路却被切断,关司令管不了那么多,直接从指挥部撤退了。卫大河率部躲在防御工事下面,损伤极少,他们如今与指挥部断了联系,只能靠自己来打这场仗了。

  一波波飞机轰炸之后,雪花山下的日军开始了大炮攻山,段德午带着一个营连续打退了鬼子很多次,但卫大河始终不让进攻,只是防御着不让鬼子上山。

  娘子关冒起了狼烟,说明娘子关已经失守,雪花山的日军也不再试探,开始全面进攻雪花山,卫大河让部队全部警戒,一直等到日军爬到半山坡,才开始发动攻势,双方近距离作战,短兵相接,日军死伤惨重,只好撤退。

  日军撤退了,他们藏在山坳里的武器辎重都没带走,卫大河毫不客气,带着部队去取日军的武器,而刚刚撤退的日军却接到命令,岩井已经在雪花山重新部署,让他们十五分钟后再次进攻。

  卫大河留了一个连继续坚守阵地,其余士兵全部去山坳抢物资,刘不准看到那么多物资,连忙追过去记账,留守的连担心别的连将物资都抢了,轮到他们就什么也没了,于是只留下一个班留守,其余的也全部下山坳抢物资。

  日军留下的武器足够装备一整个团了,卫大河总觉得日军武器放的位置有些蹊跷,可又说不上来,当大家搬运武器正兴奋之时,日军飞机又来了,武器库这里一大片平地,连个掩体都找不到,加强团死伤惨烈,而主阵地只有一个班留守,日军轻易便占据了主阵地。

  高晓山接到命令,娘子关已经失守,让他们立刻撤退,高晓山看了雪花山的战况,决定从西北包抄,营救加强团。

  卫大河带兵想要夺回主阵地,但雪花山阵地易守难攻,段德午劝卫大河不要抢主阵地了,高晓山也赶来劝说,娘子关已经丢了,主阵地抢回来也没意义,只是无辜送死罢了,现如今保存实力突出重围才是重要的,卫大河腿已经受伤,但还是不肯认输还在犹豫,段德午直接让人将他拽下去,带着残余部队撤退。

  高晓山接到了归队的命令,要离开娘子山战区了,高晓山想去和卫大河道别,卫大河还闹别扭装睡不想见,高晓山向段德午表达了感谢之情,这次原本应该冲在一线的是八路,是卫大河救了他们,如今他也救了卫大河一次,这样就两不相欠了。

  邱元谷宣布了中央的命令,所有撤退的部队一律不准撤退过黄河,全部分散到各个指定山区继续作战,指挥部已经在山区安排好了各个休整点。

  姜怀柱退到啧口,多次向中央申请补给,却收到中央的降级信,姜怀柱的一个师被缩编成旅,姜怀柱很清楚这是邱元谷的手段,邱元谷一心想将他这支东北军收归己用,但邱元谷为人绝不可深交,眼下山西能靠得住的只有陕军和共产党了,姜怀柱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依靠哪棵大树这是后话,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女儿姜雅真的未来,经过几次接触,姜怀柱相信卫大河是靠得住的人,卫大河妻子早亡,只有一个儿子,姜怀柱有意将女儿托付给卫大河。

  卫大河和陕军都退到啧口,卫大河向宋智汇报了最近的战况,他这次打仗死伤不少,只剩下几百人了,虽然他也受了伤,但更疼的是心,他发现根本没几个人是真心抗日的,坐在指挥部的团长旅长那么多,却都是各怀鬼胎,遇事就跑。

  宋智早就清楚这一点,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宋智和魏玺铭的看法一致,决定趁着国共合作期间,让共产党派干部到陕军中训练,学习共产党生存和发展的能力,这样陕军以后才能发扬光大,不至于到他手里没落了,宋智强调,卫大河必须跟着共产党学习,卫大河心里只是不服气高晓山而已,这是心病,必须克服。

  卫大河回到团里,姜怀柱的副官谢文涛已经等了许久,姜怀柱邀请卫大河去家里吃顿家常便饭,卫大河婉言谢绝,谢文涛再三恳请,段德午看出姜怀柱是想拉拢的意思,也劝说卫大河赴约,卫大河却之不恭只好应承。

河山第10集剧情简介

    卫大河向姜雅真提亲被拒 魏玺铭提出全面游击战

  邱元谷送姜雅真和母亲一起,去和姜怀柱团聚,邱元谷提起安平县失守的事情,主动示好说已经致电南京,要让姜怀柱恢复师长职位,暗示姜怀柱向他靠拢,不要跟陕军和八路走的太近,姜怀柱没有直接表明立场,只要邱元谷能让他恢复职位,对他也没坏处。

  高晓山接到地方情报,说陕军急需棉服三百套,高晓山向组织汇报了这个情况,可当地库存的棉服只有两百多,管理员让高晓山动员一些干部,争取让大家把缺的数捐助出来,这些棉服都是给卫大河团的,团里穿上新的棉衣,异常兴奋。

  叶贤之带着姜雅真到了卫大河团,说是奉上级命令他来监察加强团,卫大河称有其他公务要处理,让叶贤之自己监察,叶贤之要求卫大河留下配合,段德午连忙赔笑脸缓解气氛,姜雅真也帮忙解围,称可以改天再来,但他们需要先自行检查,然后提交可疑共党人员名单。

  高晓山负责加强团的训练,段德午非常配合高晓山的工作,每项共党口号、字诀都记得非常好,卫大河不免嘲讽几句,说段德午早就被共产党拉拢过去了,高晓山一看到卫大河,卫大河便将头缩的很低,不敢吭声。

  卫大河带着刘不准、段德午、狗娃、赛翼德等一起去姜家赴约,姜雅真刚好回来,姜怀柱郑重介绍了女儿,卫大河主动说出他们之前见过,在去年十二月,蓝衣社在西安街头打死了一个共产党,当时姜雅真哭着从他身边经过,他印象很深刻,姜雅真称当时是被枪声吓哭的,卫大河这才不再继续追问。

  吃饭时,刘不准问起姜怀柱女儿的婚配情况,姜怀柱一一道来,还说起曾向卫大河提琴的事,刘不准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但被卫大河打断,只能以后再谈。

  卫大河正准备去上课,叶贤之又带着姜雅真来团里,他们称国共合作期间,允许共产党自由活动,但不允许共产党暗中进入国军部队活动,所以必须清查内部,卫大河说团里确实有共产党,只要叶贤之能抓住他,卫大河宁愿磕头作揖,卫大河说的人正是光明正大来整训的高晓山,叶贤之骂卫大河冥顽不灵,只能悻悻的离开了。

  叶贤之在姜家等姜雅真一起出门,姜雅真迟迟没有出闺房,卫大河反倒是大张旗鼓地到姜家提亲来了,刘不准还带了一大堆的聘礼,姜怀柱妻子高兴坏了,姜雅真却愤怒地说不同意,卫大河也没纠缠,转头就要走,但聘礼却不肯带走,说是送出去的礼物不能收回,如果姜雅真自己送过去,就算是嫁妆了,聘礼摆在姜家院里,收也不是,雨退也不是,姜雅真两相为难。

  三喜和赛翼德心疼留在姜家的那笔嫁妆,赔了钱不说,还丢了面子,段德午却认为这是好事儿,卫大河心里的帐清楚着呢,他就是要大张旗鼓地提亲,让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一方面说起来他是姜家女婿,不管提亲成不成,一般人不敢再惦记姜雅真了,另一方面姜雅真是专门抓共产党的,卫大河相当于向大家宣布,他和共产党划清界限了。

  邱元谷知道卫大河提亲的事情之后,不相信卫大河和姜雅真只有一面之缘,当初赤水河是姜怀柱和卫大河联手,骑马山上卫大河已经杀出重围,又返回救了姜怀柱,一件件事都令邱元谷感到怀疑。

  姜雅真强调自己确实对卫大河很陌生,卫大河向来做事冲动,她也想不通卫大河的行为,而姜怀柱如果亲共,那延安就在黄河对面不过百里路而已,姜怀柱大可以带着家小和部队一起投了延安,但他们没有这么做,其实只是想要效忠国民党。

  姜雅真向邱元谷表示,拒婚这个事情自己有些后悔,他们来啧口的目的是抓共产党,陕军向来和共产党亲密,如果可以和卫大河建立婚约关系,就可以打入陕军内部,调查关于共产党的秘密,但现在不能确定卫大河提亲的真实目的,所以任何决定都为时尚早,只能静观其变。

  刘不准再次带着婚书去姜家,姜怀柱有些为难,毕竟姜雅真曾出洋留学,是个自主女性,姜雅真不同意,他擅自作主也没用,刘不准则劝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话,他可以代替卫老爷为卫大河定亲,姜怀柱也可以为姜雅真定亲,姜怀柱只好应下刘不准的请求。

  山西抗战以来,国军以众抵寡,但却一溃千里,只能退守中条山,中条山是黄河的屏障,宋智带兵早就布防,这才暂时守住了这片地。魏玺铭总结了其他地方作战胜利的经验,发现除了正面作战之外,游击战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手段,魏玺铭提出,山西各军团抽调一个团,组成一个游击纵队,学习游击战法,深入敌后,配合主战场抗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