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河山电视剧

河山第17集分集剧情介绍

  高晓山打胜仗被冒领军工 八路军撤退百姓不舍

  一小股日军全部被歼灭之后,老百姓不知从哪儿出现,大家一拥而上抢走了日军车上的装备,正所谓军民一心,眨眼功夫就把日军的装备捞干净了,等日军援军赶到,现场只有一大堆日军尸体和空无一物的军车,游击队和百姓早已撤退干净,日本人只能干生气,什么线索也查不出来。

  高晓山打赢了这场仗,是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卫大河和高晓山的赌约,显然他是输了,卫大河很不甘心。

  高晓山打的这场胜仗,是带着卫大河的兵做出来的,算是他们两个人的军工,只打死了几十个日本人,却缴获了大批的日军武器,叶贤之已经猜测出来,是高晓山借用了卫大河的兵,卫大河是干不出来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的,但卫大河表面装作反共,通过这件事看出,卫大河和高晓山早就串通一气了。

  日本人在山西的兵力严重不足,山西抵抗又非常顽强,杵村久藏打算以华制华来解决山西的困境,目前山西的兵力中,陕军和共产党比较亲密,唯有姜怀柱的东北军被孤立,日本人找到了姜怀柱的岳父曹鉴卿,打算让曹鉴卿前往中条山,说服姜怀柱归顺日本,交换条件是保证不伤害东北军。

  叶贤之指使李汉桥向上级汇报,是卫大河带领士兵打赢了这场胜仗,把剿灭日军三十日夸张至三百人,整个报告中完全抹杀了高晓山的作用,并申请高晓山和八路军撤出游击纵队,魏玺铭收到报告后非常高兴,如果所有士兵都能有这种战斗力,何愁日军不退。

  邱元谷则趁机进谗言,说卫大河带兵打赢这场仗,说明了高晓山的游击宣言是夸夸其谈,只是游而不击,高晓山在部队里没什么实质作用,只是拉拢群众反对国军罢了,还给国军上共产党的政治课,邱元谷称既然国军自己也能打胜仗,说明大家已经掌握了游击战的重点,高晓山和那些八路军就可以离开游击纵队了,宋智愤怒斥责邱元谷是卸磨杀驴,邱元谷则强调他们都是国军,只忠于蒋介石,不能被共产党带走了。

  魏玺铭思考良久,下达了命令,让高晓山和共产党撤出游击纵队,卫大河官复原职,战略物资全部运回,所有参战人员予以嘉奖。

  卫大河看到前指发回来的电报后,非常不解,游击纵队才刚刚打了一场胜仗而已,就要让高晓山走,而且电报上说的嘉奖情况完全跟实际不符合,卫大河追问高晓山和段德午是怎么跟前指汇报的,高晓山表明他们是按照实际情况汇报,但问题出在李汉桥和叶贤之身上,卫大河不管那些弯弯绕绕,反正不是他的军工他不会冒领,他一定要跟前指说清楚这件事,高晓山也认可,军工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谎报军情性质太恶劣,高晓山建议卫大河先将情况汇报给宋智。

  曹鉴卿去找姜怀柱,声称是为了救姜怀柱,希望他听劝投降,不要为了一个虚名丢了性命,现在姜怀柱被蒋介石排挤地几乎无处容身,部队越缩越小,他不仁义姜怀柱也不必坚守忠心,姜怀柱虽然为人狡诈,但心智还算坚定,他宁可战死沙场,也绝不做汉奸。

  邱元谷得到了曹鉴卿的消息,立马召回了姜雅真,姜雅真跟邱元谷表明自己跟曹鉴卿已经断绝关系,邱元谷称他绝对信任姜雅真,但曹鉴卿此行目的不明,他想让姜雅真帮忙,约曹鉴卿出来谈谈。

  邱元谷这次来到二战区,名为监军,实为反共,邱元谷对共产党的态度可谓是深恶痛绝,虽说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但邱元谷依然想要趁机拔掉共产党,找曹鉴卿便是想要投石问路,他担心在国共合作期间,共产党会越来越壮大,等到日本人消灭完了之后,国民党已经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了,为此,邱元谷不惜考虑曹鉴卿的意见,和日本人合作剿灭共产党。

  前指让游击队派人回去领功,卫大河是必须回去的,李汉桥希望范成章和徐培宗也去一个,二人互相推脱都找借口不想去,毕竟这次的事情他们压根没掺和,没粘着自己血的勋章,领了心里也不踏实,叶贤之表明,汇报过去的战果中,他们两人的功劳摆着,前指已经承认了,他们也不需要再推脱,干脆一起去算了。

  杨排长集合了八路军的队伍准备离开,老百姓很不舍的他们走,翠姑带着百姓们将家里的各种粮食棉被之类的塞给八路军,八路军有自己的纪律,不能拿百姓任何东西,但耐不住百姓太过热情。高晓山看到这一切也很感动,百姓们像是送自家孩子远行般依依不舍,可他们终究要走了,高晓山命令士兵放下百姓塞过来的东西,全体出村,翠姑依依不舍地在山路上追了老远,知道看不见高晓山的身影。

  卫大河将战场的实际情况汇报给了宋智,这场仗一下子就变得复杂了,谎报战况冒领战果,这是非常严重的,但现在嘉奖令已经汇报给重庆方面了,如果撤回的话,不仅是对游击队有影响,甚至整个二战区都会受到影响,卫大河知道嘉奖是改不了了,但希望能留下高晓山,让他回来,宋智知道卫大河是不想留在游击队,将他骂了一顿。

河山第18集分集剧情介绍

  姜雅真着重调查卫大河团 真相揭露高晓山重回游击队

  范成章和徐培宗将缴获的武器送回前指,魏玺铭看到这么大一批武器,非常激动,这次的游击战比以前任何一次战争缴获的武器都要多得多,对整个抗日战争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宋智提议,这次的战斗说明了游击战是可取的,应该将二战区各个军团的军长都叫来开会,让参战的团长跟大家讲一下战斗过程,徐、范紧张坏了,他们根本没参加战斗,完全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只能看着地图瞎掰,可是在坐的都是身经百战的军长级别人物,很容易就能看出破绽,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他们头脑发懵。

  宋智让参谋长叫来了高晓山和卫大河,高晓山详细讲解了当时的兵力部署、百姓动员、埋伏地点、鬼子动向、鬼子可能的反击或增援地点等,将被动战争打成主动战争,在场的各大军长高官都非常认可这个作战过程。

  三个团长和姜雅真一同回到敌后,姜雅真跟着卫大河到了张庄陕军住的地方,叶贤之也在这儿,叶贤之称他们的监察工作就从今天开始,会在张庄住一段时间,卫大河安排姜雅真住他的房间,他和狗娃住一屋,叶贤之和刘不准住一屋,叶贤之嫌弃极了,但这是敌后,只能将就了。

  翠姑帮忙给姜雅真整理床铺,姜雅真很和善想要自己来,翠姑连忙拒绝,她觉得姜雅真在团里是大官,连卫大河都不敢惹,实在是给女人脸上争光,她甘心情愿帮姜雅真收拾。

  叶贤之去找姜雅真,让她明天发言时一定要想办法让卫大河心里窝火,卫大河不敢对姜雅真发火,之后肯定会将火气撒在叶贤之身上,李汉桥和徐、范再火上浇油,卫大河一定很快就暴跳如雷,这样事情就会闹大,卫大河的劫难也就来了。

  晚上卫大河来找姜雅真,姜雅真暗中提醒叶贤之策划了算计他的诡计,卫大河问她是不是担心他,姜雅真却又说来的目的就是算计卫大河,谈起姜雅真的父亲,姜雅真称父亲很羡慕卫大河,因为卫大河可以光明正大的打鬼子,这样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希望卫大河能珍惜这种机会。

  翠姑给姜雅真端来热水,好一会儿才看到卫大河也在屋里,翠姑一直夸赞姜雅真,也非常羡慕姜雅真能在军队里混出名堂,姜雅真让翠姑留下陪她一起睡,卫大河也下了命令,从今天起,翠姑可以一直跟在姜雅真身边,翠姑可高兴坏了。

  半夜里,翠姑出来倒水,卫大河趴在墙头上喊她,卫大河让她盯着姜雅真,有情况随时向他汇报,翠姑说不想当女特务,卫大河便威胁她如果不同意不能继续当民兵,翠姑称自己是八路军的民兵,不是卫大河的民兵,卫大河管不着她的去留。

  叶贤之和刘不准躺在一个炕头上,刘不准不是上厕所就是打呼噜,还不时出去说夜观天象,整个晚上叶贤之都没睡好觉,第二天精神状态很差,但叶贤之更加确定自己调查卫大河的方向是对的,因为卫大河明显是想用这种方法赶走他,他就偏偏不走,只要能证明卫大河是共产党,夜夜不睡他也能受得了。

  卫大河到凉水河指挥部开会,竟然又看见了高晓山,卫大河气的当场就想动手和高晓山打起来,说好不再回来了,怎么能食言呢,一群人拦着卫大河都拦不住,姜雅真厉声呵斥让他安静的坐下,卫大河立马老实坐下开会。

  高晓山在前指讲解作战过程,以及卫大河说出真相之后,前指认为游击纵队还是没学会打游击,因此撤销了之前的命令,让高晓山回到游击纵队,兼任参谋长和副司令。

  会议结束之后,卫大河去质问高晓山为什么返回,高晓山耐心解释,原本他确实带着部队准备回去,是前指根八路军总部联系,让他回到游击纵队的,军令如山不能不服,并且前指的命令里还有一条,让高晓山负责游击纵队的工作,但李汉桥在宣读命令的时候,却跳过了这一条,说明李汉桥在这里埋了一条引线,指不定什么时候拿卫大河当枪使。

  翠姑听说八路军回来了,兴奋地跑到村口去迎接,不过高晓山已经回到房间了,翠姑又跑去高晓山屋里找,看到高晓山真真切切回来了,翠姑一直傻笑。

  卫大河去找叶贤之和姜雅真,希望叶贤之帮忙想办法,把高晓山整走,只要叶贤之能做到,他可以给予重谢,叶贤之拿出一份共产党名单交给卫大河,让卫大河把名单上的人交给他,他一定想办法把高晓山弄走,叶贤之的名单上,是卫大河团里的九个可疑之人,是邱元谷调查后发过来的,卫大河对这份名单很震动,没敢答应叶贤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