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第二次也很美电视剧

第二次也很美第3集剧情

  安安态度强硬和坚定地告诉许朗,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放弃豆豆的抚养权。许朗知道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他站起身通知安安法院见。许朗离开后邱天赶紧凑到安安身边安慰她,安安让邱天帮自己找最好的律师。

  邱天果然帮安安找了律师,这位姓秦的律师告诉安安会为她力争最大的利益。安安只关心豆豆抚养权的问题,秦律师有些为难地告诉她,她没有固定工作没有经济收入,这对她争取到抚养权非常不利。秦律师建议她尽快找到一份工作,不论什么工作都行,最起码要有收入。

  安安非常自信,她自觉自己毕业于高等院校找工作易如反掌。邱天觉得安安的想法太天真和不切实际,她建议安安先去找工作试试,如果实在找不到对口工作就随便找个事先做。安安答应了。

  沈逸林突然出现在许朗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许朗在看到沈逸林的那一刻似乎瞬间石化。许朗的老板有心聘用海归律师沈逸林,许朗却自作主张地递给沈逸林一张名片让她去别的律所看看。沈逸林了然地笑笑后离开。

  安安一家家公司去应聘,结果根本没有公司聘用她。安安十分沮丧。邱天怒瞪着双眼提醒安安,她毕业时只有二十二岁,现在六年过去了,她的履历根本无法与刚毕业的大学生们抗衡。安安震惊地目瞪口呆但却不服气。

  抚养权官司开庭那天,安安终于再见到俞非凡,俞非凡却目不斜视,眼里完全没有安安。安安心如刀割,这个她深爱七年的爱人现在却形同路人。法庭上秦律师和许朗唇枪舌剑,两人为各自的代理人据理力争。

  晚上许朗和沈逸林散步,沈逸林关切地问他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许朗却似乎并不想谈这个话题。这时许朗突然接到安安电话,安安在电话那头用带着醉意的声音嘲讽许朗今天在法庭赢得漂亮,许朗不满地挂断电话。不多时安安电话再次打来,这次打电话的是酒吧服务生。

  许朗匆匆与沈逸林告辞,然后在酒吧找到醉得一塌糊涂的安安,安安完全神质不清。许朗只得帮安安结账和收拾残局,安安醉得把许朗看成俞非凡,她娇羞地要许朗背自己走,许朗苦不堪言。许朗背着安安离开时,安安无助地抱着许朗的胳膊痛哭,许朗心中五味杂陈。

  当晚许朗把安安背回自己家,为自证清白许朗开着笔记本的摄像头对准床上的安安。次日晨安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许朗家里,她质疑许朗乘自己醉酒占自己便宜。许朗冷笑着让安安看昨晚录了一晚上的视频。安安看到自己酒后失态的样子尴尬不已。

第二次也很美第4集剧情

  安安准备离开时果果正好起床,许朗吓得像送瘟神一样将安安推出家门。哪知刚开门却发现沈逸林正站在门外,她是来约许朗晨跑的。安安狼狈地拎着鞋子逃离,果果听到声音也从里屋出来。沈逸林瞠目结舌了,她语无伦次地对许朗说,信息量太大了,又是女朋友又是女儿的。许朗也不知如何解释。

  邱天帮安安在咖啡馆里找到一份服务生的工作。邱天语重心长地对安安说,从此后她应该告别俞太太的生活开始自食其力,她要努力工作然后争夺回豆豆的抚养权。咖啡馆的苏店长也是安安的同学兼闺蜜,她仗义地向安安伸出援手教她迅速熟悉工作。

  俞非凡把王蕾带回安顿在自己家里,王蕾楚楚可怜地说如果不是自己租房子出现问题,她也不会麻烦俞非凡。王蕾作出善解人意的样子说,自己住到这里似乎不太好。俞非凡却毫不在意。俞非凡离开后,王蕾心情大悦地打量着宽敞豪华的房子,可她无意间瞥见墙上俞非凡和安安的结婚照,王蕾眼里透出怨毒嫉妒的光。

  安安正专心在咖啡馆里工作,一个猥琐男偷偷靠近安安准备窃取她放在背后口袋的手机。就在这时一个气宇轩昂的红衣男子突然搂住安安嘴里叫着老婆,猥琐男慌忙逃走。邱天反应迅速地制服红衣男,男子大叫着安安的名字。安安这才认出红衣男是自己上学时的死党雷宇豪。

  安安和雷宇豪重逢都欣喜万分,两人坐下来叙旧。雷宇豪说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做慈善事业,他免费给困难人士做法律顾问。安安知道雷宇豪是个出色的律师,她为朋友的出色而感到高兴。邱天在不远处偷听着安安和雷宇豪叙旧。

  当晚邱天激动地劝安安干脆请雷宇豪做她争取抚养权的代理律师,安安却不想在雷宇豪刚回来就麻烦他,而且她觉得自己的官司就是小事,用雷宇豪简直屈才。邱天见安安主意已定,便转移话题拿出宣传单劝安安参加星漫奖比赛。

  星漫奖是漫画家们争相参与的专业比赛,邱天希望安安能拿到星漫奖再创事业新春。安安却沮丧不已,她说自己的能力有限,而且这次俞非凡是评委之一。安安黯然离开。邱天却替安安不平,她自作主张地替安安报了参加星漫奖的名。

  俞非凡家里,王蕾高兴地向俞非凡展示经她精心改造的新家,她说她把旧家具全都换了,安安的东西她也已经全部打包。俞非凡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他大方地说自己不常住这里,以后王蕾和其他同事都可以到这里来办公。

  俞非凡看到王蕾画的漫画,王蕾信心十足地说自己决定参加漫画大赛。俞非凡非常赞赏。这时豆豆跑过来,他看到王蕾的那一刻气愤地转身离开。俞非凡劝豆豆说王蕾只是自己员工,豆豆不由分说地说如果王蕾敢住进这里自己不会放过她。俞非凡头痛了。

  许朗到幼儿园接果果时,果果告诉他豆豆也转到这所幼儿园。就在这时俞非凡打电话给许朗让他帮忙接豆豆,俞非凡只得把豆豆接回家。果果和豆豆在俞非凡家里玩得兴奋不已。许朗给俞非凡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来接豆豆,俞非凡因工作脱不开身不得不拜托许朗再管管豆豆。

  许朗对俞非凡坦陈,希望他好好珍惜争取到豆豆的权利,自己不在乎管豆豆,但希望俞非凡好好珍惜。俞非凡为难地说,自己跟安安的事暂时还没有公开,他希望能瞒着自己的父亲和家人。许朗又劝俞非凡好好跟安安谈一谈,最好能劝她放弃上诉。俞非凡无奈地说,他知道安安的个性,安安是不会放弃的。

  许朗挂断电话去看果果房间看她,结果看到洁白的墙壁上画着一个大大的画。许朗怒火中烧,果果吓得泪流不止。豆豆却勇敢地承认说画是自己画的,他是帮果果画一个妈妈,而且墙脏了可以重新刷,但让果果伤心却是不对的。豆豆的话深深震惊了许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