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苦菜花电视剧

2019苦菜花第25集分集剧情介绍

  护送伤员队伍成功过河 杏莉被王谏芝绑架

  为了护送伤员们前往军分区医院进行救治,王东海等人一路躲避日军的追击,来到了海阳县三河村附近。就在大家对如何渡过眼前的大河感到焦头烂额的时候,冯德强和杏莉带着一位小姑娘回来了。这小姑娘是三河村村民,同时也是赵星梅同志的妹妹。小姑娘把队伍带到一处浅水处,战士们淌着水成功渡过了大河。日军知道前方有一条大河,正想着堵死共军的路。可没成想,当他们到达大河边的时候,这里已经没了人影。

  一大早,王谏芝便匆匆叫来长锁叔,让他到地里刨些地瓜送给村子里的八路军同志。长锁叔得到命令,便立刻赶到山上的田地里刨地瓜。日头正旺,长锁叔也接连刨了半筐地瓜。正在他起身擦汗的时候,突然被人用木棍从后面砸了下来,顿时晕死过去。就在凶手准备再次袭击长锁叔的时候,娟子和干部们刚好路过,凶手听到动静赶紧逃跑。长锁叔被娟子叫醒,可却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晕倒。娟子心存疑惑,可却只得放他离开。回到家里,长锁叔便把事情告诉了杏莉妈妈。两人一想,便猜到了凶手的身份。可碍于两人见不得光的关系,只能忍气吞声,自己小心。

  娟子一路跟着长锁叔返回村里,刚刚走到村口,便看到了冯德强。兄妹相见,两人都是十分高兴。可得知嫚子离世后,冯德强顿时惊在原地,回过神来便赶紧跑回家里。小妹妹突然离世,冯德强悲伤极了,跪在母亲腿边泣不成声。杏莉来到嫚子坟前,果然看到了冯德强。家仇国恨面前,冯德强也顾不上儿女私情,他便对杏莉坦言,如果胜利来临的时候,自己还活着,会风光迎娶她。杏莉理解冯德强,也支持冯德强。

  在王官庄待了好几日,也到了队伍撤离的时候了。临走之时,于团长要求姜永泉尽快调查内奸之事,并提供给他一个自己掌握的线索——特委敌工部的同志曾跟他说,王官庄一带有神秘电波出现。这就说明,王官庄里,确实藏了日军奸细。他便提醒姜永泉,从电台入手,找到了电台也就找到了内奸。

  自那日在山上被袭击晕倒之后,长锁叔总觉得心惊肉跳,总感觉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他便将事情与杏莉妈妈说,杏莉妈妈也察觉事情不对劲。可如果直接告诉政府,那么两人的私情便再也包不住火了,可不说,又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想来想去,杏莉妈妈终于忍不住了,无论如何也要将自己察觉到的异常告诉政府。可一想到杏莉,杏莉妈妈又犹豫了。刚好杏莉这个时候来找妈妈,便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妈妈和长锁叔的私情在自己面前东窗事发,杏莉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不管妈妈怎么解释,杏莉就是不能原谅。事到如今,事情已经瞒不住了,杏莉妈妈便将所有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杏莉。杏莉妈妈原本是和长锁叔同在一个村的,两人也是青梅竹马,是因为父亲看上了王家的权势才拆散了两人。原本以为嫁人之后本本分分做个好妻子,可是王谏芝却并不喜爱自己,结婚没几天就离开家与一位女同学过起了生活。她一个人守在阴冷的宅子里, 只觉得孤独,还好长锁叔再次出现,这才让她重新相信爱情,拥抱生活。最后,杏莉妈妈告诉两人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长锁叔才是杏莉的亲生父亲。杏莉和长锁叔听到这个消息,皆是一惊。杏莉难以置信,想要去找王谏芝,可是妈妈和长锁叔却告诉她,王谏芝是日军派来的特务。长锁叔还将王谏芝让自己偷偷送情报的事情告诉了杏莉,杏莉难以接受,冲出了房间。

  杏莉本想找爸爸商讨,可满院子都找不到爸爸的身影,突然在一间废弃的房间里听到了发电报的声音。杏莉打开房门,便看到爸爸正坐在桌前敲着电报。王谏芝告诉杏莉,自己之所以要给日军做事,是为了给哥哥王唯一报仇。虽然王唯一在大家眼中是恶人,是汉奸,可他却是自己的亲哥哥。事到如今,王谏芝也不想隐瞒什么,便将事情都告诉了杏莉。两人争执起来,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王谏芝竟把杏莉绑了起来。杏莉妈妈和长锁叔赶到,几人扭打起来,王谏芝失手打中了杏莉的胸口。

2019苦菜花第26集分集剧情介绍

  王谏芝内奸身份败露 冯德强欲利用电台扰乱敌人

  部队明日便要离开王官庄了,临走之前,冯德强兴冲冲地想要找杏莉告别。可没等他走到王家,便听到了王家那边传出来枪声。他顿觉事情不妙,连忙赶了过去。最后,王谏芝被冯德强击中胸口,倒在了地上。等冯德强赶到密室的时候,便看到了浑身是血的杏莉。杏莉难过地与妈妈和冯德强告别之后,便慢慢没了气息。

  长锁叔本想开枪了结了王谏芝,可这个时候,姜永泉和娟子赶到制止了他。王谏芝死到临头了,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娟子本想找来医疗队替他救治,可他却拒绝了,最后死在了大家眼前。姜永泉和娟子随后来到了密室,看到了电台。娟子一时生气拿起电台就想要砸下去,幸好姜永泉及时阻止。向日军通风报信的电台已经找到,王谏芝身份也已经暴露。可王谏芝一死,大家也不知道村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内奸。夜里,吕锡铅谁在椅子上,梦到自己被人抓捕,惊醒过来。他本想逃离,可刚走到门口,却又想不到自己的去处。

  杏莉死后,冯德强的情绪十分低落,茶饭不思,就躺在床上谁也不肯见面。这天,他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出门,来到杏莉坟前看望杏莉。可是他一想到当时对杏莉的承诺,他便忍不住痛哭起来。姜永泉赶来,询问他之后作何打算。为了给杏莉报仇,给死去的战士们报仇,冯德强在姜永泉的劝说下终于重新振作起来,并做好了随时奋战的准备。

  虽然上次王官庄一战消灭了不少共军,但同时日军也损失惨重,如果不及时主动出击,日军师团必会责罚下来。想到这些,庞文只觉头疼。他打算集结兵力,再一次对王官庄进行扫荡。可相马却觉得此时对王官庄进行新的一次扫荡,显然并非最佳时机。虽然日军养精蓄锐成果显著,可目前并不了解王官庄内部情况,贸然出击只怕有所不妥。所以他提议,当下要紧的,就是先摸清王官庄内部的情况,再实施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在与姜永泉的交谈中,冯德强也猜测王官庄里还存在着王谏芝的棋子。这个时候,吕锡铅突然来访,询问王谏芝和一批教材的的情况。对方反复提到教材,姜永泉和冯德强瞬间察觉不对劲,便只说王谏芝并未透露什么便死了。待吕锡铅走后,冯德强与姜永泉交换看法,都觉得吕锡铅绝非善类。随后,冯母赶来,特地为长锁叔求情。姜永泉也知道长锁叔的为人,所以并未打算将他当做汉奸处置,冯母这才放下心来。冯母突然询问起王谏芝的右腿是否有一处枪伤,并似乎想要跟两人说起什么事情。可这个时候,王谏芝的电台突然发生情况,冯德强和姜永泉赶紧跑了过去,并未继续询问冯母。可两人来到电台这里也无济于事,因为两个人对电台并不熟悉。姜永泉想要将电台汇报上级,可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等上级的消息下来后,说不定日军已经产生怀疑了。斟酌片刻,冯德强突然计上心头。他们可以利用日军剩下的内线,扰乱日军视听。可其他的内奸并未浮出水面,他们也不知道王谏芝平时是如何与日军沟通,这个计划贸然实施怕是会打草惊蛇。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姜永泉突然想起当时袭击冯母的凶手被娟子打中了右腿,王谏芝右腿并无枪伤,而冯德强思来想去突然想起了一个自认为嫌疑最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