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苦菜花电视剧

2019苦菜花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

  王官庄小学正式成立 日军遭到共军伏击

  这天,王柬之带着礼物来到冯家,向冯母赔礼道歉。冯母是个明白事理儿的人,她知道王唯一做的事情与王柬之没有半点关系,也知道王柬之跟王唯一不是一样的人,所以她很是客气地招待了王柬之。可娟子就不这样想了,她虽然佩服王柬之对抗日救亡的热情,但是每每想到是他们王家杀了自己的父亲,心里就不是滋味。这不,她一回来,就对王柬之冷嘲热讽,赶走了他。可冯母却突然告诉娟子,他们冯家曾经受过王柬之的恩惠。

  当时,冯母的村子突遭天灾,村里的粮食变得十分紧缺,最后她的母亲不幸被活活饿死了。之后,她的父亲和大姨便带着冯母外出逃荒,到了牟海县的时候大家都快要被饿死了。为了让大家活命,她的父亲便只好将大姨许配给了城里一户大户人家。随后,她的父亲带着她继续逃荒,后来便到了王官庄。到了这里实在饿得不行,她的父亲便偷了两个地瓜。谁知这地瓜正是王唯一家的,王唯一知道后便出门查看。不料冯母却被王唯一看上,冯母的父亲死活不同意最后被打得半死。好不容易爷俩逃了出来,可冯母父亲却晕倒在半路上,幸而这时遇到了冯父,冯母的父亲在临终前也把冯母托付给了冯父。可王唯一得知冯父要迎娶冯母时,竟带了一帮人前来抢亲,幸好王柬之出面帮他俩说情,这才逃过一劫。娟子听完母亲的故事后,也开始反思自己对王柬之的态度。

  冯德强和星梅等人撤离战场后,便对伤员进行了救治,冯德强也在战争中受了重伤。冯德强的伤必须及时救治,可现在他们却没有了麻醉药。最后,冯德强只好忍住疼痛,直接进行伤口缝合。冯德强疼得大喊,旁边的星梅和小李子看了也打了个哆嗦。缝好伤口后,冯德强竟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生龙活虎的,竟跟大家开起了玩笑,惹得大家哈哈大笑,顿时忘了受伤的疼痛。

  共军此次突围任务,要比预计的更加困难。一来,他们的后方有一支日军紧紧追着,二来,还有两支日军在山羊坡和大乳山准备夹击共军。日军此举就是企图把共军堵在这个鬼见愁山沟,而要想突围,只能从一个叫牛梭弯的小峡沟入手。可这牛梭弯确实一个死胡同,如果被地方堵住,那便是插翅难逃。于团长观察过这个小峡沟,前几日刚刚下过一场大雨,雨水冲垮了一道山沟,山沟露出了一口溶洞,他们或许可以从溶洞钻过去。之后在走一天一夜,便可以到达落鹰谷。大家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喜上眉梢。可这溶洞十分狭窄,最窄的地方只能容纳一个人过去。队伍的几百号人和一堆粮食如何在短时间内通过,逃过敌人追击便成了当前最大的困难。思来想去,于团长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安排一支队伍打伏击,在溶洞外拖住敌人。这个任务十分艰巨,危险重重,最后于团长决定派王东海执行此次任务。

  夜里,王东海带领队伍守在半路准备伏击日军。待日军走进埋伏圈,王东海一声令下开始攻打。这次战争一直持续到天亮,此时大部队也已经全部撤退,王东海便率队撤离。庞文得知此事后,几乎暴跳如雷。相马这时提议,可以堵住进出落鹰谷的路,这样八路军就会被困死在谷里。庞文也觉得此举可行,便立刻下令前往落鹰谷,而一些部队也趁机撤离。而日军队伍一旦撤离落鹰谷,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胜水乡了。然而,相马派入王官庄的线人还没有传回信来。

  王官庄里,县委一致决定,邀请王柬之担任王官庄小学校长一职。王柬之一开始极力推辞,可在姜永泉的劝说下,这才同意。随后,他便找来宫庄的宫少尼,村里的吕锡铅。教师队伍这便成立,第二日,王官庄小学也开始开门。王柬之站在舞台上慷慨激昂的陈述爱国热情,鼓舞大家好好学习,赢得了大家的积极响应。第一天上课,大家都十分热情。但是,宫少尼却似乎并不甘于在此教书。他不仅对杏莉妈妈看直了眼,甚至打起了小学里女老师的主意,幸好王柬之及时出现掐断了宫少尼的花花肠子。随后,王柬之便想到自己落了东西在家。等他回到家里时,却发现杏莉妈妈和长锁叔行为亲密,两人看到自己神色变得慌张极了。他进长锁叔房间的时候,竟然在床上发现了一根长头发。他顿觉事情不妙,心里不知作何滋味。夜里,他便借口搬到学校宿舍居住。王柬之走后,杏莉妈妈便来到了长锁叔的房间。就在两人述说衷情的时候,王柬之突然闯了进来。

2019苦菜花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

  娟子进城参加培训班 长锁叔替王柬之送信

  杏莉妈妈和长锁叔的私情被王柬之撞见后,两人都是十分慌张和愧疚,都是他们都表示这只是自己的责任,与对方无关。王柬之看到此情此景,头痛欲裂,只好扶着脑袋坐在旁边。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这些谈话竟被宫少尼偷听到。次日上课的时候,宫少尼因为昨日的作业当众辱骂殴打了一位小朋友。这一幕被王柬之看到,他二话不说便抽出教鞭打了宫少尼。

  鉴于胜水乡的突出表现,县委领导决定让胜水乡派遣两位同志到县里参加思想培训班。这两位名额便落到了娟子和老起头上。随后,外面突然传来争执的声音。原来,是花子姑和四爷爷在门外吵了起来。花子姑也想要参加八路军,可四爷爷死活不同意,还大骂花子姑。花子姑也不恼怒,反而义正言辞的向大家说,虽然鬼子没有杀死自己的亲人,可他们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作为一名中国人,就应该拿起武器和这群鬼子抗争到底,把鬼子赶出中国。附近的村子也都遭到了鬼子的袭击,而这王官庄之所以没有见到鬼子,那是因为这里有抗日民主政府在,有共产党保护着大家伙。听到花子姑这番慷慨陈词后,在场的乡亲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表示赞同。可四爷爷却怎么也听不进花子姑的话,竟说共产党是为了夺权才造谣鬼子会杀人。娟子一出门,便听到了四爷爷的这番话,气得赶紧上前反驳。不管大家怎么说,四爷爷始终冥顽不灵,就认定了共产党是危言耸听好夺了权。花子姑最后受不住了,竟哭着跑开了。

  夜里,娟子把自己要去县城参加培训班的事情告诉冯母。冯母一边绣着鞋,一边鼓励娟子。娟子看到母亲这么支持自己,心里别提多开心了。而母亲绣的这鞋竟是要送给姜永泉的,母亲几次看到姜永泉穿着那破旧的鞋子替百姓们奔走,自己就心疼,所以特意给他绣双鞋子。见母亲对姜永泉这么亲切,娟子竟觉得自豪,像是自己的丈夫得到母亲同意那般。母亲无意中打趣娟子和姜永泉,竟惹得娟子小脸腾地一下红了,赶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天,王柬之单独与长锁叔见面,说是自己因为他和杏莉妈妈的事情气得吐了血。他利用长锁叔内疚的心理,让其替自己到牟海城的药铺抓药,并让他对外界隐瞒自己得病的事情。可出村需要得到村公所的通行证,长锁叔脑子不灵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在不透露自己要去抓药的前提下得到通行证。王柬之只好替长锁叔出了主意。长锁叔随后找到冯德松,谎称自己要到西山看望年迈的姑妈。平时长锁叔也是个忠厚老实的人,所以德松也没有想太多便给长锁叔批了通行证。长锁叔与杏莉妈妈告别之后,便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时,宫少尼突然拿着一件衣服过来要让杏莉妈妈帮忙缝补。待王柬之走后,宫少尼便跟着杏莉妈妈进了屋,并让杏莉妈妈帮自己缝衣服。而杏莉妈妈并没有给宫少尼什么好脸色,甚至厉声赶走他。谁知这轻浮子不仅不走,还慢慢靠近杏莉妈妈,甚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幸而这时杏莉赶来,才赶走了宫少尼。可这宫少尼竟然还不死心,这天夜里,他趁着同屋的王柬之熟睡,便悄悄来到了王家。

  现在日军有一千兵力堵在落鹰谷的谷口,共军要想突围实属不易。况且冬季即将来临,之前从日军那里缴获的粮食也早已吃光。无粮无草,恐怕共军在这山谷里支撑不了一个冬天。想到这里,于团长顿感无力。但是转念一想,如果队伍成功突围,势必会兵力大减,所以扩充兵力就尤为重要。于团长突然想到了柳八爷,希望收编柳八爷的队伍。

  赶了一天一夜的路,长锁叔终于来到了牟海城的杏仁铺找到了丁掌柜。这丁掌柜看到药方顿时变得警觉起来,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是王官庄的老爷派人前来抓药。丁掌柜最后给了长锁叔一些药材,也把一张纸条让长锁叔带回给家里的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