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我哥我嫂电视剧

我哥我嫂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彭光明人海战术搞定夏母 结婚之日彭光明受伤住院

  滨城车床厂的电工彭光明准备好了礼物,打算第七次到隔壁通用机械厂的女工夏一男家里上门提亲,他跟夏一男的婚宴时间已经敲定,迫在眉睫,可彭光明还没搞定丈母,彭光明决定采走人海战术,领着自己的弟弟彭老四还有侄儿侄女彭冬青彭冬梅上门去拜访未来的丈母娘,他还特意开了动员大会,要求大家齐心协力来说服夏母。

  夏母看到彭光明再度上门,还带着一串子拖油瓶,指责彭光明手里提的礼物还没有拖油瓶多,彭光明非常真诚地向夏母承诺,虽然家境不好,可他有能力让夏一男过上好日子。但夏母不愿意让夏一男到彭光明家去当免费的佣人,夏一男见母亲死活不同意,索性当着夏母和几个孩子的面,搂着彭光明就亲了一口,还拿出和彭光明的结婚证,当众宣布,彭光明就是自己的合法丈夫,这下轮到夏母目瞪口呆了。

  夜晚,夏一男在试穿结婚衣服,竟然是一件朴素的旧外套,原来夏一男为了省钱,连结婚新衣服都没有做,夏母发现后又心疼又气恼,再次嫌弃彭家寒酸,夏一男坚定地告诉母亲她爱彭光明,再苦再穷都不在乎。

  结婚当日,彭光明在工厂食堂里办了简单的婚宴,不少同事前来道贺。彭光明体弱多病的母亲更是对夏一男夸赞有加,对夏母更是不断讨好,夏母一直板着的脸总算有了几分笑容。跟夏一男同年进厂的宣传队当家花旦陆百灵也随着同事前来,她反倒成了众人焦点,陆百灵虽然跟夏一男同届,却打心眼里看不起被分在车间的夏一男,陆百灵跟同事小霞说起自己将来要找对象必须出类拔萃,小霞称得像陆百灵的堂哥外科主任陆淮海那样体面优秀,陆百灵却告诉小霞,陆淮海和嫂子钟小柯要离婚了。

  夏一男把彭光明介绍给陆百灵,陆百灵错愕地发现彭光明竟然就是自己童年时最崇拜和暗恋的光明哥,没想到分别多年,光明哥已经成了夏一男的丈夫。看到眼前高大帅气的彭光明却即将成为别人的丈夫,陆百灵失落不已,对彭光明的爱让陆百灵心生嫉妒,左思右想后她决定冒险跟彭光明表白。

  老三彭光荣是陆百灵儿时玩伴,他再度相见时发现陆百灵已经女大十八变,让他一见倾心,便主动跟陆百灵搭讪,可陆百灵对其貌不扬的彭光荣非常嫌弃,只是敷衍了事。陆百灵偷偷把彭光明拉到一旁叙旧,言辞之间多有暗示,希望彭光明能够最后时刻回心转意,不料彭光明对陆百灵的暗示丝毫没有反应。

  彭光明的好兄弟宋铁军当初跟彭光明一起复员,一起分到了车床厂,如今也已经是车队的队长,为了彭光明的婚礼,他精心准备,带着车队的小兄弟精心排练了一个革命歌曲大联唱,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登场,赢来了满堂喝彩,宋铁军在车队小弟面前是大哥,但是在彭光明面前却成了言听计从的小兄弟,对夏一男也是既恭敬又亲切。

  婚礼马上开始,陆百灵想要阻止,她借机弄脏了夏一男的衣服,又假意道歉并催促夏一男去换衣服,可夏一男却丝毫不在意,想要将就着穿,但陆百灵坚决不答应,借口担心将来的日子不吉利,还说自己家里有一套大红衣裳,正好可以给夏一男当婚服,让彭光明跟自己回家给夏一男拿衣服,正好借机向彭光明表白。彭光明觉得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不能让夏一男受了委屈,便借了摩托车载着陆百灵去拿衣服。

  途中,陆百灵回忆曾经的种种,旁敲侧击地暗示彭光明,彭光明察觉到不对,制止陆百灵再说下去,陆百灵却突然抱住了彭光明的腰向他表白,彭光明一口拒绝,陆百灵竟然不管不顾,让彭光明好好看看自己,彭光明慌张之下要靠边停车,却因为要避让对向行驶的吉普车而撞到了路边电线杆,陆百灵和彭光明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喜宴现场的等候的夏一男,却等到了出了事故的消息,彭光明受伤昏迷,陆百灵没有大碍,而接诊的外科医生就是陆百灵的堂哥陆淮海,他给彭光明进行了手术,但彭光明的恢复却不容乐观。

我哥我嫂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彭光明重伤成了植物人 彭母临终托付夏一男

  夏一男得知是因为彭光明驾驶不慎而摔车,反而还出言安抚陆百灵。夏一男向陆淮海询问彭光明的病情,陆淮海表示彭光明很可能不会再苏醒,也就是变成植物人,彭母经受不了这个沉重地打击,中风昏迷倒地,母子二人住在了一起。彭光明和彭母都要缴纳住院费,但夏一男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只好向夏母开口借,夏母嘴里虽然念叨钱太多自己没有,最终还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掏出了存折帮母子二人交了住院费。

  彭家老三彭光荣也带着几个孩子赶到了医院,得知二哥彭光明昏迷,母亲又中了风,彭光荣仿佛立马失了魂魄,夏一男看到彭光荣软弱的样子又气又恼,承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是彭光明的妻子,会担负起责任照顾彭光明,照顾这个家的,得了夏一男的一句承诺,彭光荣的情绪总算稳定下来。

  宋铁军赶到了医院,向陆淮海询问这起事故的原因,陆百灵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夏一男的身上,是她一直催促彭光明去取衣服,彭光明才会赶时间车速过快而出了车祸,随后夏母又一直唠叨着彭家的烂摊子,这让宋铁军从心底对夏一男产生了怨恨。

  彭家乱成一团,彭光荣手忙脚乱照顾三个孩子,他从来没有做过饭,连大白菜都被炒糊了,还逼着他们吃下去,直到他自己品尝之后才放弃了这个想法。彭光荣已经完全乱了头绪,他担不起持家这个重任,又很自私地想摆脱这个包袱。

  陆淮海与妻子钟小柯最近一直闹着矛盾,钟小柯要去美国继承舅舅的遗产,想让陆淮海也一起前去,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在美国开始新的生活,但陆淮海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医生,他不愿意去异地他乡靠那些遗产过活,或是重起炉灶刷盘子洗碗,钟小哥柯见无法说动他,便放出狠话,要么跟自己一起去美国,要么离婚,她带孩子去美国,让陆淮海自己做出选择。

  陆百灵求陆淮海一定要救醒彭光明,陆淮海觉得这个堂妹似乎关心的有点过了头,便追问她与彭光明的关系,是不是她喜欢彭光明,陆百灵矢口否认,只是说二人小时候是邻居,她出于一种关心罢了。

  彭光荣从食堂打饭后带着三个孩子到医院,他远远地看见陆百灵和陆淮海在聊天,就让彭光明带着冬梅和冬青先上去,他要过去跟陆百灵搭个话,可是陆百灵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想跟他多说,转身就走了。彭光荣有些尴尬,只好请求陆淮海一定要救救母亲和大哥,称全家都指着二人吃饭呢。

  彭母醒来,看到彭光明昏迷不醒悲伤不已,她将彭家托付给夏一男后撒手人寰,让这个本就多苦多难的家庭再遭打击,夏一男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子更重了。

  夏一男照顾彭光明过于劳累趴在床边睡着了,她梦见彭光明醒来,抚摸着她的头向她承诺,以后再也不会让她吃苦了,有他在什么都不用怕,夏一男兴奋地睁开了眼睛,却是黄粱一梦。

  几个孩子跪在彭母的遗像前大哭,彭光亮不让冬青哭,称他们是男子汉不要哭,可是晚上他却在被窝里偷偷地哭了起来,他也不过是未成年的孩子,他对彭光荣说,自己想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