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乡村爱情12电视剧

乡村爱情12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王小蒙回家 刘一水手术成功

  王小蒙与谢永强即将回来,谢广坤早早做了准备,带领乡亲们来到村口,等待王小蒙与谢永强回村。刘能与赵四没有赶来凑热闹,谢广坤心里产生了不满,先是打电话催促刘能,随后打电话给正在管理花园的赵四。赵四接通了电话,强调自己准备了几件新衣服,为了迎接王小蒙,可以说是下足了血本。

  王小蒙与谢永强没有直接回村,而是改道去医院看望做完手术的刘一水。谢广坤浑然不知守在村口,白清明见前方出现了一辆汽车,赶紧吩咐手下人点燃鞭炮。

  鞭炮放完后,汽车停了下来,一个女子从车中走了出来,此人是谢小梅,不是王小蒙。谢广坤见下车的是外人,顿时傻了眼。白清明为自己胡乱点鞭炮开脱,谢广坤事先吩咐只要看到汽车就点鞭炮,白清明严格听从谢广坤的命令。

  王小蒙与谢永强去了医院找到了住院的刘一水,医生成功为刘一水做完了手术,刘一水还得留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谢小梅来看望刘一水,两人曾经因为闹离婚形如路人,如今谢小梅不再仇恨刘一水了。

  杜小双在李银萍的陪同下去医院看望刘能,这次她做了充足的准备,下厨煮了汤带到医院。谢小梅留在病房里面还没有走,杜小双认出了谢小梅,顿时有些尴尬,只好硬起头皮坐到病床前,手把手地喂刘一水喝汤。

  谢大脚与黄世友走得越来越近了,黄世友本想与谢大脚低调走在一起,由于谢大脚不喜欢低调,黄世友只能与谢大脚高调相处,给外人看到。

  女儿王小蒙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了医院,谢广坤带了一肚子火气让众人散伙,几个乐队的人见谢广坤要走,赶紧叫住了谢广坤,提醒谢广坤还没有付报酬。

  谢广坤理直气壮与几个乐手谈话,由于女儿王小蒙没有直接进村,乐队只是摆设,没有进行演奏,谢广坤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支付报酬给乐队。几个乐手不认同谢广坤的观点,几人陪谢广坤站在村口大半天了,虽然没有敲锣打鼓,但付出的是时间和等待,理应得到报酬。何况原因在谢广坤的女儿王小蒙的身上,是王小蒙没有立即回村,与乐队没有关系。谢广坤始终不肯付钱给几个乐手,回到家里向妻子倒苦水,提起几个乐手在追要劳务费。

  王大拿带网红小爽回狗场,向小宇三人介绍小爽。小宇好面子,自我介绍称自己是高级配狗技术员。王大拿数落小宇抢话,他本来想向小爽介绍小宇,结果小宇先开口自我介绍了。王大拿向小爽介绍负责做饭的小崔,吩咐小崔让出房间给小爽直播。

  李成视察酒店员工工作情况,一个小伙子在酒店里面卖力地工作。李成向一个女下属夸赞小伙子敬业,女下属透露小伙子不是饭店里的员工,李成大吃一惊,立即拔腿向店外跑去。

乡村爱情12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众人聚集为王小蒙接风洗尘 宋晓峰赖在宋富贵家不走

  夜幕降临,众人聚集在院子里面,庆祝王小蒙出国归来。在出国的日子中,王小蒙学了很多知识,开阔了自己的视野。她感谢众人在她出国的时候管理好了豆腐工厂。

  谢广坤装摸作样也想说几句堂面话,体验一下领导讲话的滋味。王老七忽然拿来了香槟酒,打开了瓶盖,不由分说往谢广坤身上喷。谢广坤被香槟酒喷到脸,吓得拔腿逃出了大院。王老七追了过来,开导火冒三丈的谢广坤。香槟酒喷人是一种庆祝方式,被喷到的人将会有好运。谢广坤思想守旧,他认为自己被喷香槟是区别对待,要喷大家一起被喷,但王老七只针对他喷,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带着一肚子火气,谢广坤回到了家里,在老伴的陪同下脱下了外衣,清洗沾了香槟酒的脸庞。

  香秀想带孩子回家住几天,李大国不同意,香秀无奈之下转身离去。王木生走到李大国身边,数落李大国不近人情。香秀好歹是孩子的母亲,她想带孩子回家住几天,无可厚非。李大国太自私了,只为自己着想,不考虑香秀的感受。

  王木生去狗场找父亲王大拿倒苦水,他已经不是山庄的老板了,充其量是一个小股东。小股东没有什么实权,王木生苦恼万分,不甘心委屈自己,提出创业奋斗,向父亲王大拿索要支助款。王大拿没有答应王木生的要求,他提醒王木生如果真的有心创业,应该合理利用自己的股份,想办法用仅有的股份干出成绩来。

  宋晓峰在宋富贵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了,宋富贵觉得宋晓峰没了斗志,提醒宋晓峰应该搬走,为自己的将来着想。宋晓峰与宋青莲已经是情侣了,两人还没有结婚。如果宋晓峰与宋青莲结婚了,宋富贵同意宋晓峰住在家里,反之,宋晓峰必须搬走,不然传出去了,对宋青莲的名声也不好。

  谢大脚在超市工作,广播播音通知谢大脚去开会,谢大脚赶紧叫来了王云,委托王云看管超市,她先去开会。

  李成找到了工作懒散的二皮子,瓶底儿跟了过来,观看李成与二皮子谈话。二皮子工作不积极,做事情慢腾腾。李成身为山庄老板,自然不希望手下人做事情散慢,于是拿出一叠钞票,递给二皮子,宣布二皮子被辞退了。二皮子拿过了钱,不怒反喜,眉开眼笑走了。李成目送二皮子离去,只觉百思不解,一般人如果被辞退了,要么心情低落,要么怒火冲天。二皮子倒好,满脸喜色,似乎不介意自己被辞退。

  瓶底儿见李成不知道原因,哭笑不得说出原因,原来,二皮子的父亲欠了山庄的钱,他的父亲还没有还钱给山庄,他先从李成手里拿到了一笔钱。李成弄清楚前因后果,顿时傻了眼。他以为二皮子有毛病,原来二皮子贼得很,明知父亲欠了山庄的钱,还收下了李成给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