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决胜法庭电视剧

决胜法庭第25集剧情

  高剑对女儿说妈妈回来了,高霜愿不愿意见她,高霜很生气的说自己并不愿意,如果爸爸逼迫自己,自己就不再理他了。

  第二天高剑和马力行等人按照赵东说的在打捞张强的尸体,但是打捞无果。高剑只能询问赵东尸体到底怎么回事,赵东说自己和胖傻把张强的尸体坠上千斤顶扔到江东水库。

  回到检察院,方检询问尸体打捞的情况,高剑说到现在的潜水设备不足以潜入很深打捞,现在已经向北京寻求设备支持。方检说到即便是打捞出来尸体,自然难以认定是故意杀人罪。高剑表示确实现在唯一能证明的只是赵东拿了张强的物品。方检表示这个案子舆论压力越来越大,很怕出现王者归来的冤案。

  高剑出了方检的办公室,接到了前妻左琴的电话。左琴询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见高霜,高剑说女儿现在不愿意,还是等到自己做通工作再说吧。

  左琴挂了电话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卡洛斯,卡洛斯看着左琴很忧伤,认为她前夫没有权利阻止左琴见女儿。

  傅小柔向高剑反应自己针对赵东话的疑惑,傅小柔说着话的时候高剑睡着了。

  傅小柔来到高霜的学校接她,左琴在学校门口看着林小萱推了一下高霜,紧张的上前询问林小萱怎么欺负自己的女儿。傅小柔站出来说两个人是闹着玩的,拉着高霜和林小萱离开了。

  晚上,左琴一个人坐在滨海公园哭着拨通了高剑的电话说相见小霜。自己没什么要求,只想抱抱女儿,听着女儿叫一声妈妈。高剑询问了左琴的位置,开车去找她。

  到了左琴那里,发现卡洛夫抱着左琴在公园。高剑询问左琴没事吧,卡洛夫说只是喝了些酒,告诉高剑自己很爱左琴,自己不希望看到左琴这个样子,自己希望她快乐。

  卡洛夫求求高剑让左琴带走高霜,高霜更适合呆在她母亲身边。高剑告诉卡洛夫适不适合照顾好霜,自己更有发言权。高剑要求卡洛夫酒醒了再和自己聊,转身离开,卡洛夫在追他的时候自己摔倒了。

  第二天网上就有视频,卡洛夫声称高剑不要打自己。方检让高剑来办公室要求高剑停职放假,高剑同意询问张强的案子怎么处理,方检说会让傅小柔和张小波参与案子。傅小柔来到方检的办公室,方检让他们不要受高剑事情的影响,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高剑回到家给在现场的傅小柔打电话关注水下打捞的情况,要水下打捞的所有视频。正在写情况汇报的时候,左琴来到家中。左琴说高剑有女朋友了,应该把爽爽的抚养权交给自己。左琴说了傅小柔的事情,高剑说傅小柔只是自己的同事,霜霜的好朋友。

  左琴表示霜霜的抚养权自己要定了,就拿卡洛斯这件事来说,霜霜会学坏的。高剑说卡洛斯是自己摔倒的,自己根本没有推他。晚上高剑和女儿一起吃饭,高霜说自己讨厌左琴如果可以选择自己不想要妈妈。

  傅小柔来到卡洛斯摔倒的地方,给马力行打电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公园里面有一个摄像头,摄像头可以看到对面马路上来回的车辆,车辆的行车记录仪总可以找到一些证据。马力行说到就是排查工作再重也会好好查的。

  高剑在家中看水下打捞视频发现了黄色物体,高剑给傅小柔打电话说明了黄色物体可能是想要打捞尸体的一部分。傅小柔按照高剑的说法要求打捞队进行重点排查,打捞出了张强的尸体。傅小柔给高剑打电话报告法医难以确定死亡时间。

  张小波告诉方检现在就认定赵东是杀人凶手有些牵强,傅小柔说到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方检提示可以去轻视高剑,但只是参考意见。

  张小波,傅小柔等人约了高剑喝咖啡,高剑说了自己的疑问说赵东为什么要杀张强呢,这样岂不是拿不到钱了。傅小柔询问高剑觉得是谁杀了张强,高剑说这个人隐藏的很深,但是一定在关注案子的进程。高剑说自己会以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起诉赵东,就好比自己请人喝咖啡,但是没有带钱。

  第二天,傅小柔告诉方检已经决定以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起诉赵东,以此来引出幕后人,方检说这个主意是高剑出的吧。

  马力行找出了卡洛夫受伤的真相,马力行来到高剑家中说了两件事,一件事打捞的尸体确定是张强,另一件事是卡洛夫摔倒的真相。高剑说到行车记录仪的事先不说,自己把上庭的机会让给傅小柔。卡洛夫向左琴说出了是自己摔倒的真相,自己也是为了帮助左琴要回霜霜的抚养权。

  张小波问傅小柔有没有信心,如果这账答应了让高剑开心。开庭时,高剑在陪审的位置看到了丁宏,傅小柔宣读了起诉书,赵东不承认自己杀了张强。张强的妻子继续询问,赵东依旧反驳自己只是想要拿回一部分张强欠自己的钱。

决胜法庭第26集剧情

  叶紫琪为赵东辩护,承认赵东的盗窃罪,但是并不承认赵东的故意杀人罪。

  庭审之后,高剑给马力行打电话要求查一下华政集团的老总丁宏,马力行立刻安排下去查一下丁宏和张强三年以来所有的通信记录以及财务往来。

  傅小柔虽然输了庭审但是说到虽败犹荣,张小波告诉傅小柔高处不复职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出庭的机会。

  高剑复职来到办公室,瞅着外面并没有工作的年轻人,打开门想要查看怎么回事。三个年轻人立马站起来大声喊着高处,吓了高剑赶紧拉上了门。

  几个人大声说着自己可想念高处了,张小波以为帮助高处查处行车记录仪的是马队想要蹭吃的。高剑说着不是马队,自己还是会请他们吃饭的,方检来办公室通知半小时后开会。一行人讨论丁宏,高剑说丁宏和张强与业务往来,明着没有什么往来,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业务往来的。

  马力行提审丁宏,丁宏完美的避开了马力行的讯问,没有什么进展。高剑告诉方检对丁宏的讯问没有头绪,现在方向是丁宏因为张强退货欠了张强一笔钱。推理到这时候赵东找张强要钱,张强找赵东理论,两人发生口角,丁宏杀了张强,再嫁祸给赵东。方检要求高剑继续查下去。

  高剑带着人继续审理了司机李立明是否存在故意杀人案,傅小柔说自己听到司机报警的录音,充满了忏悔的感觉,看着不像是欺骗。这时电话响了,死者朱一梦的母亲来闹事,请高处去一趟。

  高剑和傅小柔接待了朱一梦的母亲,朱一梦的母亲询问为什么案子老是卡在检察院,明明证据已经很充分了。高剑说自己可以理解对方,至于退回去只是为了更好的审理案件。朱一梦的母亲强调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气的说如果高剑一天不起诉,自己就天天来检察院。傅小柔只能再次去勘测一下现场,也像环卫工人询问了停车的情况。

  傅小柔回到家,母亲要求女儿周末陪着自己去和周阿姨和她儿子吃饭。傅小柔说着母亲不是答应了自己找男朋友了吗,母亲说如果找高剑自己绝对不答应。傅小柔说到高霜的母亲回来了,傅母说如果高剑复婚就好了。傅小柔听到之后心情不开心,也不吃饭了。

  第二天上班,高剑接到了马力行的电话说着有车记录下了朱一梦车祸的全过程。几个人一起查看了视频,傅小柔说到司机并没有主动造成二次碾压。高剑询问应该如何判决,傅小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高剑觉得很好。

  周末,傅小柔被母亲硬拽起来去吃饭,傅妈妈夸着周阿姨的儿子很好,周阿姨也夸着小柔,还说两个人是天生的一对。傅妈妈叫着周阿姨去买包,留下傅小柔和周阿姨的儿子。傅小柔向对方恶性解释自己的工作。正说着碰到了高剑上楼,刚想打招呼左琴正好叫着把咖啡放在傅小柔后面的位置。

  高剑告诉左琴自己不能答应她,左琴说高剑不可以这么自私。左琴认为高剑应该为孩子考虑一下发展、考虑一下安全,高剑说自己正是为孩子考虑,以后一定会保证孩子的安全。两人说着话,傅小柔起身离开了,左琴认为傅小柔能不能成为霜霜的妈妈也得问问自己,高剑说人家傅小柔是来相亲的。

  法院开庭审理了李立明碾压朱一梦案件,高剑列出一系列证据证明李立明的行为构成了交通肇事罪。朱一梦的母亲听完之后,情绪大为崩溃。

  左琴找到傅小柔想要谈谈话,左琴想要让傅小柔帮助自己和高霜见面,高霜说这事自己帮不了她。高霜是需要时间来接受左琴的。

  叶紫琪来到检察院找名华厂污染案件的卷宗,高剑说到左琴想要回抚养权,但是自己鉴于女儿并不想诉诸法律,叶紫琪建议高剑听从高霜的意见。

  傅小柔给高剑送饭,说了高霜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听出高霜渴望母爱。

  叶紫瑶和同事从酒店采访完,铁力回国开车到酒店,铁力下车往酒店走,叶紫瑶仿佛感受到了回头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