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决胜法庭电视剧

决胜法庭第5集分集剧情介绍

  雷同病重打算为马悦悦抵罪 邓凯文在第一次庭审中辩护成功

  邓凯文和叶紫琪在车库正在聊马悦悦案件,突然看见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便赶紧追出去,最终仍然是没追上,但是邓凯文和叶紫琪发现车库的消防通道里有人的脚印,并且门也坏了,邓凯文和叶紫琪认为这个人一定是跟马悦悦案件有关系,于是便找人调查脚印和门上的指纹。

  马悦悦案准备开庭审理,各大媒体都来到法院准备报道,法庭上大家依次就位,审判长要求马悦悦说出当时的情况,马悦悦说她当时只是撞了杨天,而没有再次碾压他,高剑问她和杨天什么关系,马悦悦吞吞吐吐地说说她跟杨天有私情,辩护人邓凯文和叶紫琪没有说话。

  接着又传了一位证人雷同,高剑问雷同马悦悦当天是否有异常,雷同说马悦悦回家后脸色很难看,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杀了杨天并进行了再次碾压,马悦悦吃惊看了看雷同。叶紫琪问雷同他和马悦悦平时关系怎么样,雷同说关系一直很好而且他不认识杨天。叶紫琪拿出证据反驳雷同,叶紫琪又问雷同案发当天是否跟踪过马悦悦,雷同仍然否认,于是叶紫琪播放了当天小区里的录像,雷同只好承认自己和马悦悦关系不好,马悦悦对他不忠,他确认想让杨天死。

  邓凯文问雷同案发当天是否在现场,雷同说他确实去过现场,他是跟踪马悦悦去的,但只是想保护她而已。

  铁力来到昊天建投看见铁总在电话会议,就自言自语的说又再关注马悦悦的案子。

  邓凯文问雷同他当时到现场杨天是不是还没死,雷同说是,邓凯文又追问雷同是不是他碾压的,雷同的心理防线已经崩塌,紧张的说是,一会又说不是,这时法官说今日休庭。

  马剑说这次都是他的责任,是他没有收集好证据,雷同是马悦悦的丈夫,其实他对雷同是否要出庭很犹豫,检察院领导说如果凶手不是马悦悦,他们会改变方向,马剑说他不相信雷同说的话,他会再继续调查。

  马剑和傅小柔再次来到公安机关调查马悦悦案件出事的车辆,马队问手下车有没有被人动过,手下人说没有被动过,马队让手下仔细看了监控。

  廖昌平给邓凯文说谢谢他这次帮忙,邓凯文问廖昌平马悦悦为什么突然改了口供,廖昌平说这多亏了他,才让马悦悦改了口供,廖昌平让邓凯文只关心支票就好,不要管其他的事情。

  马队手下查看了监控后发现有10分钟的断码,马队觉得很奇怪,认为一定有人对监控做了手脚。这时马剑得知雷同已经肺癌晚期,他认为有可能雷同是因为自己肺癌晚期才改了口供,让傅小柔查一查雷同最近是否有大的资金往来。

  检察院领导给马剑一个新的案子是关于廖波的,领导说经调查显示在廖波家里查获了上百万,而且牛皮纸上写着昊天建投,马悦悦也是昊天建设的高管,领导认为廖波这件事和马悦悦案可能有某些关联,让马剑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马剑也认为两个案子之间是有某种联系的。

决胜法庭第6集分集剧情介绍

  高剑为马悦悦案件新情况审雷同 傅小柔去学校解决高霜的处分

  铁董事长生气的说廖波怎么在这个时候被抓的呢,廖昌平说到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了。

  傅小柔询问高剑还记不记得马悦悦和杨天之前发生争吵,这个会不会和廖波的案子有关?两个人立马去了刑警队,在刑警队中听到了监控人回忆自己确实有十分钟晕倒了,只是担心自己受处分一直没敢说。

  高剑晚上在家,听到自己的女儿念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推门发现自己的女儿在看爱情诗。高剑只能和女儿语重心长的谈学习成绩应该是每一科都是优秀,女儿说自己只有现在读爱情诗,以后才不会吃爱情的苦。

  霜霜说到自己父母之前再相爱,最后依然是离婚了,而自己就是爱情中的负担。高剑想要和女儿解释,最后却被女儿推出了门。

  叶紫琪帮助自己的父亲浇花,父亲说到庭审录像自己已经看到了,准备的证据挺充分。叶紫琪笑着说自己想要赢还真的很费劲,自己的父亲就会偏袒师兄。父亲笑着说自己只是偏袒法律,叶紫琪决定去找高剑聊聊案子。

  铁董事长接到电话,要求尽快处理廖波的事,要不就会换人的。铁董事长想到自己给廖昌平说的现在只能是弃了雷同来保全局。

  叶紫琪来到高剑办公室询问证据复检的相关问题,傅小柔来报告脚印正是雷同的,并且雷同账户发生的转账100万正是转给他母亲的。高剑说接下来的消息就不方便叶紫琪听了,叶紫琪只能离开。

  叶紫琪来到律师事务所,说到自己从检察院获悉证据都是指向雷同,邓凯文说自己也要火力全开。叶紫琪感觉事情不对,向邓凯文询问案子是不是过分的顺利,是不是有人在背后主导整个案子。

  邓凯文并不承认有人主导,叶紫琪说如果胜利不是公平正义的,那么就是虚假的胜利,并且很可能会给事务所带来极大的麻烦。叶紫琪临走时要求邓凯文查清楚雷同的事情。

  高剑和傅小柔来到医院找雷同询问事件,雷同只说都是自己做的,自己该说的都说了。高剑说自己查到了雷同给他母亲转了100万,雷同说这是自己赚来的,便想着廖昌平给自己的100万。

  邓凯文将支票还给廖昌平,说到自己不想接一个手雷。自己不想接受一个被操纵的案件,廖昌平一笑只说自己只是想帮助邓凯文办案。

  高剑接着说自己直觉这100万和案子有关,雷同还是想着和廖昌平关于100万的交易对高剑闭口不谈。离开医院的高剑和傅小柔决定叫上马力行一起吃火锅。

  邓凯文依然不相信廖昌平的话,但是邓凯文说到接下来要做的只是如何破接下来的局。邓凯文却说自己考虑拒绝辩护这个案子,廖昌平拿整个律师事务所开玩笑。

  高剑和马力行吃着火锅说着证据很可能是假的,傅小柔询问证据。马力行说可能是有人想要借雷同的病帮助马悦悦脱罪。马力行说到有人动用这么一大笔钱,水一定很深。

  高剑让傅小柔继续和马力行一起落实马悦悦的作案动机,傅小柔接到张晓波的电话去学校帮助高霜处理学校的处分,傅小柔只能答应。

  铁力回到家看到父亲和廖昌平一起聊天,铁力询问廖昌平最近和邓凯文在密谋什么。廖昌平只说是咨询法律上的事情,他们律所和公司也有业务往来。

  傅小柔来到学校,老师告诉傅小柔高霜上课不听课,老是传情书。傅小柔老是替高霜辩护,傅小柔接出了高霜,高霜说自己只是在写情书儿子。高霜认为傅小柔很机灵,自己以后有事就叫她,傅小柔无奈只能给了高霜自己的手机号,

  铁力告诉父亲自己去了一趟医院,父亲要求儿子不要多操心就舒服了,铁力建议父亲少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铁力来酒吧碰到了叶紫瑶,看到有人靠近叶紫瑶,便替她出头赶走了那人。两人处理完事,铁力想要送叶紫瑶回家,叶紫瑶说自己现在回家肯定会被父亲和姐姐三堂会审的。铁力和叶紫瑶都住在了酒店,铁力给叶紫瑶送了一套衣服。

  高剑询问了廖波案的审理,工作人员说已经查到了廖波在存钱时的视频,高剑在视频里看到了杨天。

  高剑便让人立刻联系杨天的妻子,杨天的妻子说廖波是丈夫的牌友,说到自己跟踪过自己的丈夫,看到马悦悦和杨天一起给廖波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