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决胜法庭电视剧

决胜法庭第7集分集剧情介绍

  马悦悦因触犯铁荣光利益而被马刀制造车祸撞死 龙山大桥大面积坍塌廖昌平被捕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张小波和傅小柔来到杨天家中问他的妻子丛倩杨天和廖波是什么关系,丛倩说她不知道杨天和廖波什么关系,但是杨天确实收过廖波的钱,因为她之前跟踪过杨天。

  邓凯文再次来到监狱问马悦悦是否还能再说些对案件有关的线索,马悦悦问如果雷同杀了杨天他会判什么罪,邓凯文说如果雷同说的都是真的他会被判故意杀人罪,目前雷同已经是肺癌晚期而且生命垂危,马悦悦听了心里难过极了。

  马剑来到监狱问廖波他是否认识杨天,如果老实交待可以考虑减刑,廖波说他确实跟杨天和马悦悦认识,他们关系一直不好,具体是因为龙山大桥的事,马悦悦是副经理,杨天是总经理,但杨天已经把马悦悦架空了,这个项目马悦悦挣了很多钱但是并没有跟杨天分,杨天那里有马悦悦的把柄。

  马悦悦在监狱里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想着杨天如何拿着证据威胁她,她也想着她如何开车撞了杨天并进行二次碾压,她想着雷同现在病危却还想着替她抵罪,她想到这里哭的泣不成声。

  铁荣光和蓝行长来到龙山大桥,蓝行长对铁荣光表示感谢,马行长告诉铁荣光银行的贷款要及时还,银行也是讲究利益的,铁荣光让他不要着急。

  马力行的老婆在家里等他,马力行一回来他老婆就问他今天是什么节日,马力行说他没有忘,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蛋糕已经买好了。

  马悦悦告诉警官她先天性心脏病犯了,警察同志把她紧急送到医院住院,马悦悦从门缝里看见病重的雷同,她很难过。

  马力行在家中跟老婆一起过结婚纪念日,这时老翟打来电话告诉他马悦悦心脏病犯了,马力行跟老婆一起切蛋糕时突然想起来问题的严重性不顾他老婆的反对就离开了家。

  马剑告诉方检察官廖波收过杨天的钱,杨天手里有马悦悦的把柄,方检察官说没想到廖波的案子翻出来这么多事情,这时傅小柔进来告诉马剑马悦悦因为心脏病住院了。

  马悦悦在医院里跟警官说她没有什么病,她要回看守所,她要翻供。

  马剑急忙跟马力行打电话说时间很晚了,马悦悦要翻供,一定要保护好她。

  廖昌平的人潜伏在医院也得知马悦悦要翻供,廖昌平告诉铁荣光没想到马悦悦会突然翻供,她告诉铁荣光要以大局为重,只能弃马保车了。

  廖昌平的人马刀在龙山大桥上开车撞了马悦悦所在的警车,警车由于和油车相撞着火失事,同时龙山大桥也大面积坍塌。

  廖昌平告诉铁荣光这件事,铁荣光生气的骂马刀为什么要在龙山大桥上撞马悦悦,如今龙山大桥又出了事,廖昌平说龙山大桥这件事他会把责任顶下来。

  叶紫琪跟邓凯文说整个案件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马悦悦竟然不知道雷同已经肺癌晚期,而且雷同在犯罪现场留下的脚印是有问题的,邓凯文说就算不能帮马悦悦让她无罪,至少可以辩轻罪处理,这时邓凯文助理走进来说马悦悦已经死了。

  马力行走进公安局,他手下的警察告诉他公安局整个局里通报批评。

决胜法庭第8集分集剧情介绍

  高剑分析马悦悦案件与龙山大桥坍塌案的关系 铁荣光威胁蓝行长投资自己20亿

  马力行因为两个嫌疑犯死了而被全局通报,严重警告处分。

  高剑来到公安局询问龙山大桥事件调查的怎么样了,马力行指着视频说到从肇事车辆扔出一个打火机,可以推测这是蓄谋已久的案件。

  高剑询问肇事车辆找到了吗,马力行说肇事者巧妙的用永结同心的牌子遮住了车牌,爆炸后直冲下大桥逃逸了。

  高剑询问雷同的死因与爆炸案有没有关系,马力行说接到了医院的通知,雷同确实是因为胃癌晚期导致的器官衰竭而死,高剑总结到马悦悦的死确实是蓄意谋杀。

  马刀将车开到荒郊野外烧了。

  马力行让手下寻找马刀车上永结同心几个字,说到嫌疑人不可能开自己的车,让他们寻找新的线索。

  廖昌平一入看守所便将所有的事情揽了下来,说到是自己授意儿子收的100万,同时自己保证会将受贿的500万全数返还。

  审完廖昌平,马力行说到在自己的管理下杀人真是不可接受,询问案子的卷宗看完了吗?傅小柔说着昊天建投表面上是江东集团的承包商,承包了龙山大桥的工程建设,现在大桥出了事,两个公司应该都有关系后。

  高剑说到自己综合所有的线索,有一个想法就是杨天被杀和龙山大桥坍塌应该和江东集团董事长铁荣光有关。马力行也赞同观点,高剑说到现在需要证据,

  有人敲门送来了一封举报信,信上检举马悦悦严重的犯罪行为,希望能够认真审理。

  铁荣光找到邓凯文,拿出支票要求邓凯文竭力为廖昌平开罪。铁荣光认为廖昌平的行为都是为自己的儿子廖波开脱。铁荣光要求邓凯文尽力为廖昌平争取轻罪量刑,邓凯文答应思考一下。

  高霜给傅小柔打电话要求见面,傅小柔只能提前下班来见高霜。高霜告诉傅小柔自己的父亲可能挺讨厌自己,傅小柔安慰高霜自己小时候也经常和父亲吵架,但是父亲心里是在乎自己的。

  高霜询问傅小柔以后是不是和自己的父亲和好了,傅小柔尴尬的说自己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这个也成为自己的遗憾。傅小柔让高霜以后有事情就找自己,自己是高霜的好朋友了。

  铁力回到家看到沮丧的父亲,建议父亲喝点红酒跑跑步。铁力开了瓶红酒想要和父亲一起喝酒,铁荣光说酒坏了,有沉渣。铁力扔掉坏的酒,说到坏了就扔掉换一瓶新的。铁荣光听了儿子的话豁然大开,立马给儿子去做鱼。

  傅小柔回到家中有些晚,母亲有些担心女儿的工作,想让女儿早点找男朋友,傅小柔无奈只能答应母亲自己会尽快找男朋友。

  铁荣光接到神秘人的电话,说到现在只能是拿钱上。铁荣光给蓝行长打电话询问为什么一点不着急,蓝行长本来说和自己没关系,但是铁荣光说两人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自己明天会在律所等着他。

  邓凯文来看守所见廖昌平,首先拒绝了为廖昌平辩护,廖昌平劝说邓凯文龙山大桥安全事故案不是哪一个律师都能接到,打赢了案子可以名利双收。

  马刀烧毁的车辆已经被发现,马力行来到现场只找到了一个鞋底,交给技术科检验鞋底的泥土。

  铁荣光在会所等蓝行长不来,便让属下亲自去请一趟蓝行长。方法是杀了蓝行长家里的小狗,蓝夫人很伤心。蓝行长在安慰蓝夫人时接到了铁荣光的电话说下午在会所等着。

  蓝行长想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昊天建投,铁荣光认为这个事情必须要好好解决,要不会影响后续的工作。

  铁荣光要求蓝行长贷款20个亿,蓝行长并不同意,担心上级不同意。铁荣光只能威胁他,并且让他一个周之内解决钱的问题。

  高剑等人和专业的人士讨论龙山大桥安全事故案,傅小柔发现昊天建投没有施工的资格。高剑分析这中间有人故意改了施工方案而谋取私利。

  刘明翰跟着傅小柔去检察院接受询问,同时派人去了昊天建投掉出龙山大桥所有的信息。发现财务正在销毁所有的财务信息。

  高剑询问刘明翰是否在更改方案上签字了,刘明翰解释了自己在更改方案上签字的原因,刘明翰说到项目坍塌和自己没有什么问题。高剑说到初次见面不能直接说没事,有事以后再联系,高剑看到刘明翰一直在搓手。

  高剑派人一方面清点昊天建投的财务,一方面派人盯紧刘明翰。

  刘明翰找到铁荣光说自己现在心不静,检察院都来找自己了,自己心不安。铁荣光说到现在最需要心境,并且两个当事人都死了,这事迟早得翻篇。

  傅小柔告诉高剑昨天晚上刘明翰见了铁荣光,高剑让人盯紧刘明翰和她的妻子冯丽。

  刘明翰和情人搂搂抱抱的照片被人拍了下来,刘明翰看着开走得车一阵心惊。

  刘明翰回到家,妻子发现刘明翰最近老是心神不定,刘明翰转头问妻子检察院会不会派人跟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