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两世欢电视剧

两世欢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风眠晚为景辞亲手做羹汤 则笙君主陷害风眠晚未果

  雍王妃子景氏怀孕八月,回昭州省亲,却遭遇刺杀,王妃去世前产下一子,取名景辞。

  五年后

  知夏盗取了原夫人的女儿,知夏说五年前原夫人害了二小姐,今天她要杀了原夫人的女儿来祭奠二小姐,知夏正要刺杀原夫人的女儿,景辞却抱了起来说别杀她了,稚子无辜,他正好缺个伴,养着她又何妨。

  景辞看着腹中的小娃娃说外面好大风,偏她这么晚还哭闹不休,就叫她风眠晚。

  十八年后

  昭王告诉景辞现在昭州势弱,夹在雍纪之间,上月雍纪大战,纪大胜,派大将李源出使昭州,希望两地联姻。景辞说这一招虽然精妙却留下了空门,授人以柄指不定满盘皆输。昭王说这时大臣们想使用的招数。景辞说此策自绝生路。

  大臣在门外敲门大喊希望昭王赶紧决定。昭王说他可不希望自绝生路。大臣打开门让景辞用一个棋子打到门外。

  李将军说现在可以先与纪国打好关系,景辞说雍国不会给他们时间跟纪国打好关系的,只怕纪国的使臣还没到,雍国的使臣就在路上了。李将军说不可能,雍国现在没空理会昭州,这时手下来报雍国使臣已经在路上了。

  风眠晚在房顶追稚鸡,追到地面上时不小心滑倒,这时知夏走过来说怎么弄得鸡飞狗跳。风眠晚说公子想喝稚鸡汤。知夏说是不是她想喝,别忘了自己的身份。风眠晚赶紧认错。

  景辞在厨房门口看着风眠晚炖汤自己笑了起来,景辞走进来说放着让他炖就好,问她是不是把党参当成生姜了,风眠晚立即去切姜片。

  风眠晚在切姜片的时候,不小心伤了手。景辞赶紧走过来给她上药说以后出去可别说是他的人。

  风眠晚想起以前跟景辞做的稚鸡汤,景辞笑着说他不喜欢吃她做的饭菜,风眠晚说这毕竟是他的一片心意。景辞让她自己尝一尝,风眠晚尝了一口赶紧吐了。风眠晚说不论她有多不好,景辞都包容她。

  王则笙来见昭王说她这段时间一直记挂着昭王,昭王说她越来越懂事。知夏在旁边说这次和亲的人选一定要三思,王则笙是想让她去和亲。昭王说如果她能跟景辞在一起最好,但是景辞好像没有娶她的意思。

  魏总管让风眠晚去前面帮忙。

  雍国使臣赵岩来面见昭王,昭王说他现在也在和大臣们商量两国和平之事。赵岩问雍国想和昭州和亲,昭州怎么看。

  风眠晚来奉茶,赵岩盯着她一直看。赵岩以为风眠晚是清离。昭王问赵岩怎么了,赵岩说风眠晚长得很像他的以为故人。昭王说风眠晚是他义子身边的人,烹的一手好茶。赵岩喝了一口说果然好茶。

  王则笙说雍王使臣喝了有毒的茶中毒后一定会怪罪风眠晚,就算景辞回来也救不了她。

  王则笙看见赵岩从宫里走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知夏也感到很奇怪,王则笙说风眠晚送去的茶根本没有毒。

  风眠晚告诉景辞她当时就感觉茶有问题,她用自己的银簪试了下发现茶里果真有毒,风眠晚告诉景辞自己已经猜到有人要陷害自己,找知夏姑姑或者则笙郡主的话自己就立刻被判定是下毒人贼喊捉贼。所以自己再次回到茶房重新烹茶送了过去,仕女应是回禀自己已经得手。景辞道歉,说自己应该早点回来。风眠晚抱住了景辞哭了起来。

  风眠晚在竹林中练剑,听到有凄惨的叫喊声。立刻赶到现场,原来是则笙郡主派人责打鹰。

  风眠晚询问郡主为什么打杀一只鹰,郡主说到这只鹰差点琢瞎了自己。风眠晚说到这只鹰是连霄阁豢养,平时并未见其伤人。郡主表示自己和知夏姑姑亲眼见,难不成风眠晚还要庇护吗?风眠晚只能说到这是景辞珍爱的鹰,如果被伤了心中肯定会不悦。

  郡主一听公子会不悦,有意放了这只鹰。知夏姑姑却以公子的名义硬是要求侍卫打死鹰,风眠晚一着急上前放了鹰。知夏姑姑和郡主一起打伤风眠晚,天上徘徊的鹰立刻飞下来抓伤了郡主。

  则笙郡主被安置好,左言希为则笙郡主把脉,向主上报告了郡主无大碍,外伤精心照料即可。知夏姑姑向主上告状全都是风眠晚的缘故,郡主才会受伤。主上说到这次风眠晚怎么会如此不守规矩,景辞表示自己一定会向她问清楚的。

  知夏姑姑依然坚持说风眠晚的坏话,则笙郡主想到自己要是不嫁给景辞可能会去和亲。知夏姑姑也说景辞待风眠晚甚好,自己屡次想要赶走他她都被她逃了过去。则笙郡主想到自己这次为风眠晚布好了天罗地网,便向父亲表示自己的伤口疼。主上要求景辞一定会给女儿一个交代。

  景辞离开屋子,看到在外面跪着的风眠晚,走向跟前。风眠晚说到自己应该再忍耐些,但是知夏姑姑一再挑衅,自己才忍不住了。景辞从风眠晚腰间拿到了召唤鹰的口哨,景辞在鹰飞来之时拔出剑杀了鹰。随着下达命令要求风眠晚回连霄阁闭门思过。

  主上与知夏姑姑出了房间询问景辞就这么算了吗,景辞用剑伤了自己的左手腕,说到风眠晚由自己养大,言传身教,她的过错就由自己这一剑来抵消。主上立马扶起景辞,宣大夫为他诊治。知夏姑姑心疼的埋冤景辞为什么如此伤了自己。

  风眠晚回到连霄阁埋了小风,说着要为它报仇。景辞说到这是要找知夏姑姑报仇吗,风眠晚说怎么连自己养的一只鹰也看不过去。自己身份低微,她们就一直欺负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她们找自己的麻烦。

  景辞说自己相信风眠晚,但是知夏姑姑对自己有恩,自己不会恨她的,自己也不想让风眠晚恨自己。风眠晚说如果景辞对自己不好,自己一定会恨她的。景辞说小风是自己杀的,要恨就恨自己吧,风眠晚哭着跑开了。

  侍卫询问景辞为什么不告诉风眠晚为了护住她受了重伤,景辞说风眠晚现在难受,就不告诉她了。景辞决定为风眠晚再找回一只鹰来安慰风眠晚。

  赵公子来拜见左言希,两人同为雍国人,却不想在昭州见面了。赵公子说着自己是在战乱之际派来安抚昭王的疑心,自己在来之前陛下让自己先来见一下左言希。左言希说自己密告陛下询问景妃当年可曾诞下一个孩子。

  风眠晚看到景辞为自己带回来的鹰很是感动,景辞说可以继续叫它小风,为的就是可以让风眠晚多一些笑容。风眠晚询问找到这只小鹰是不是费了很多事,景辞说自己还好并送给了风眠晚一个香囊来弥补之前坏掉的那一个。

  知夏姑姑心疼景辞受了伤还在记挂着风眠晚,景辞说自己承诺让小晚离开姑姑的眼睛,那么还请姑姑放过小晚。景辞说自己知道姑姑在则笙来到前后动了很多手脚,知夏姑姑说为什么偏听风眠晚呢?

  景辞说小晚并没有和自己提起什么,但自己还没有愚昧至此。毒药可能不足以连累两国邦交,但一定会连累烹茶的小晚。小晚之所以可以识破,是因为被害很多次已经便聪明了。

  下属向主上说到纪国的使臣不日将入召商讨两国联姻之事。

  女儿节的这天,景辞带着风眠晚在集市上逛街。李源在马车上看到景辞下马车细细的看了看,回到马车上拿出一幅画看了许久。

  风眠晚趁着景辞去买另外一盏灯写下了自己的心愿,两个人都写了心愿,晚上一起在河边放许愿灯。风眠晚假装自己的手帕落下了骗景辞为自己拿回来,偷偷看了景辞的心愿,心愿写的是:愿风眠晚心愿得偿。

两世欢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纪国将军求娶风眠晚 景辞为风眠晚劳累过度

  风眠晚为景辞绣鸳鸯荷包,景辞带着阿横来找风眠晚。阿横说风眠晚最近在绣小黄鸭,景辞拿到风眠晚绣的荷包笑着说哪里是鸭子,明明是鸳鸯。景辞看着荷包说丑是丑了些,却也绣的灵动可爱。景辞嘱咐阿横纪国使臣就要到了赶紧找回风眠晚。

  纪国使臣李源来到昭国,双方表达了对和平的期望。李源提出自己多年前对一位美人念念不忘,昨日偶然再见。这名女子进入了昭国王宫,昭王答应李源自己会同意婚事。李源拿出一幅画,画中画的正是风眠晚的样子。

  景辞看到是风眠晚,说到这是自己的侍儿,从来没有离开过昭州。李源得知是景辞的爱婢,便向景辞求娶。景辞以风眠晚娇惯为由拒绝李源,昭王越过景辞替风眠晚答应了李源。

  魏总管带了礼物来到风眠晚的房间,说着纪国大将军李源求娶她做将军夫人。主上会认她做义女,风风光光的嫁入纪国。

  难以置信的风眠晚来找景辞说着自己不想嫁去纪国,景辞说等自己安排。风眠晚问景辞是不是真的打算把自己嫁走,一举多得。

  景辞找到昭王,昭王说自己不好拂了李源的面子,只能答应嫁了风眠晚。景辞向昭王分析在前已与雍国表明拥附之心,又怎么好与纪国联姻呢。昭王只说这次如果嫁的是则笙,则会引起雍国的猜疑。风眠晚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儿,雍国知道了也无妨,景辞只能应了一声。

  景辞回到连霄阁派阿横找到李源的资料,自己今日看李源拿出来的那幅画是有两三年了,几年前李源不可能见过小晚的。

  第二天,风眠晚来找李源表达了自己不想嫁给他的想法,恳请他收回成命。李源说自己是真心求娶,风眠晚百般推诿,内心难不成有了心上人。风眠晚说这事与李源无关,李源说景辞智勇无双,但大殿之上并未替她多说话,可见是没有存了相守一生的想法。

  风眠晚只说自己并没有奢望什么,李源说自己有心上人,但是注定不能在一起。那日在街上偶遇容貌与心上人一样的风眠晚,可见是上天眷顾,所以诚心求娶。风眠晚说到自己绝对不会嫁给李源的。

  知夏姑姑说着则笙对景辞的心意,昭王更是玉成此事。景辞说报答昭王的养育之恩不只有娶了则笙,自己会帮助义父在几方乱世中站稳脚跟。知夏姑姑认为景辞在找借口,全部是因为风眠晚。景辞说不是,知夏姑姑却说自己看的很清楚,风眠晚却是时时刻刻都要黏着景辞。

  知夏姑姑说景辞是万不能对风眠晚动心的,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原家害得,当年盗出原家的孩子也是为了祭奠王妃。知夏强调风眠晚和景辞有不共戴天之仇,她早晚会害了景辞的。

  这一切都被在门外的的风眠晚听到了,风眠晚去书房寻找宋郝的相关事情,被魏总管抓个正着。

  魏总管将这事告诉昭王,昭王担心景辞要离开昭州,同时也不想娶了则笙。自己从小教养景辞,希望他不要辜负了自己的一片苦心。

  景辞看了材料后突然倒在地上,左言希告诉景辞这是他从胎里带来的,本该实时保养,不能劳心劳力。他给景辞开了张方子。景辞说左大夫与其给他开药方,不如帮他寻一味心药。

  景辞说上次女儿节他看到左言希跟赵岩在一起,就派人调查了一下,发现左言希既是贺王宫大公子,也是飞廉卫大人。左言希站起来自我介绍说雍国飞廉卫左言希拜见公子。景辞问他是不是雍帝派来的。左言希说他这次是想带公子会雍国。

  景辞说他现在还没有回去的意思,他问左言希雍都是不是有一个人跟风眠晚长得很像,左言希说确实有。

  景辞对着小风说这些年风眠晚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性子,与其这样生活,不如放手一搏,让她回归本性。

  魏总管告诉昭王左言希不知道跟景辞说了什么,景辞便连夜离开了王宫。昭王让魏总管派人盯着景辞。

  景辞来到雍国让左言希约了原清离,原清离挑逗景辞,景辞告诉她风眠晚顶着和她一样的容貌嫁给了她的心上人。原清离说景辞的心上人要嫁给她的心上人,恐怕内心也不愉快。

  景辞告诉原清离他的计划,原清离一口答应了。原清离正要离开的时候说她这边有数不清的蓝颜知己,跟慕北湮的婚事也已经近了,不知道风眠晚是否应付的过来。

  知夏告诉风眠晚她的婚事已经订了,不要再有不该有的妄想,风眠晚坐上地上伤心的哭了起来。

  风眠晚拿着剑正准备离开,她突然想起跟景辞的点点滴滴,但是还是离开了王宫。

  魏总管派人找到风眠晚,风眠晚说她不想远嫁纪国,魏总管最终将风眠晚带回了王宫,并让阿衡看着风眠晚。

  则笙郡主和知夏故意演一出戏,让风眠晚对景辞彻底死心。风眠晚以为坐着的是景辞就哭着离开了。

  风眠晚害怕小风以后没人照顾,就让小风离开。这时景辞回来了,风眠晚说是不是真的要她远嫁纪国,景辞说他会是送亲使者,后面的事他会安排好。

  阿衡问景辞为什么不把计划告诉风眠晚,景辞说怕她知道后露出破绽。

  风眠晚作为昭王的义女远嫁纪国,景辞作为送亲使者。

两世欢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