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锦绣南歌电视剧

  第1集

  刘宋元嘉年间,正义善良的侠女骊歌,为报杀害父母之仇,扮作舞姬,想主动联系当朝实权派奸臣陆羽,去暗杀彭城王,从小师傅就告诉她,彭城王就是她的杀父杀母仇人。陆远不仅身为五兵尚书,还手握外军,几乎控制了整个建康城,从骊歌所表滨的贵妃舞,陆羽一下子就拆穿了,骊歌的身份,骊歌说明来意以后,陆羽很快答应了他的要求,因为彭城王也是他的眼中钉,二人约定,在太妃寿宴时动手。彭城王彭城王刘义康,其实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好王爷,但他现在羽翼未丰,无法与当朝的奸臣抗衡;一想到,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自己却无能为力,彭城王就如梗在喉。骊歌的师妹阿奴,她的父母在梅州,再去刺杀彭城王之前,骊歌和阿奴商量,将来到了梅州,就让骊歌认阿奴的父母作为父母,两个人商量好以后,互相叫着姐姐妹妹,感到非常开心。在临行之前,阿奴叮嘱师兄陈少巽,如果她回不来,就将她埋在地下的,合亲酒挖出来喝了,那酒是女孩出嫁时送给夫君的,陈少巽听了,心里非常难过,嘴里说让她一定要活着回来,脸上却露出复杂的表情,阿奴还将一把梳子送给了他。在太妃寿宴的那一天,陆远特意叫来舞姬,给太妃献舞,彭城王在太妃身边坐陪,舞姬上来以后,还没开始跳舞,就扯开披风,拿出弩箭射向彭城王,眼看彭城王就要中箭,坐在他身边的六王爷,冲到他的身前,替他挡了一箭。六王爷受伤,武士们围上来,对献舞的舞妓开始追杀,彭城王盯着陆远,命人将他拿下,这时骊歌恰好出现,陆羽让彭城王先放了他,他愿意诛杀刺客,洗脱嫌疑.骊歌冲过来以后,先用弩箭射向彭城王,但箭被彭城王身边的武士挡住,骊歌一击未成,又持剑追杀彭城王,彭城王仓皇逃走,却钻进陆远的另一个陷阱。彭城王跑进一个宫殿,他身边的一个太监,突然拿出匕首刺向他,多亏他身边还有一个,对他忠心的护卫,替他挨了那刀,他虽然躲过了那一刀,但是刺杀他的太监,却将房子点着了,房里洒满了松油,彭城王逃至宫殿门口,却发现大门被人锁住。骊歌敌不过,陆远和另一个武士沈植的进攻,被打倒在地,陆羽远想杀人灭口,被沈植制止,骊歌则趁机逃走;在逃走的路上,骊歌看到了阿奴,阿奴把她的蒙面金属拿下,戴到自己脸上,并将一个手串交给她,把让她去帮自己去找父母,然后转身去引追兵。骊歌想拉住阿奴,让她不要送死,沈植突然出现,抓住骊歌,看着阿奴离去的背影,骊歌愤怒地问沈植,这到底是为什么!

  第2集

  阿奴将追兵引开不久,陆远就带人将她围住,她想冲出去救她,却被师兄死死的拉住,看着阿奴被陆远虐杀,骊歌心中十分悲痛。当她忍不住,要冲出去救阿奴时,为了不让她做无谓的牺牲,师兄将她打晕后,抱着她逃离王府。其实,丢卒保帅这事,在她们出发之前,师傅就已经做了安排,师傅就告诉阿奴,等执行完这次任务,就帮助她寻找父母,阿奴听了非常开心,让阿奴引开追兵,就是师傅一手安排的,这一切,师兄都早已知晓。彭城王被围困在火中,他和随从想撞开门逃生,但撞了多次,也没撞开,眼看二人就要葬身火海,彭城王急中生智,将一条绳子扔在房梁上,然后用绳子绑着梯子使劲往门上撞,这才把门撞碎,逃出火海。逃离火海以后,彭城王立刻来到了仁寿宫,去看了太妃和受伤的六弟竟陵王爷,竟陵王躺在床上,还没有清醒,太妃坐在他的身边暗自垂泪。看到陆宇也在仁寿宫,彭城王指责他,电来舞姬蓄意谋杀,太妃却将舞姬之事,揽到自己身上,维护陆羽,彭城王只好悻悻离开。沈植发现,来王府的舞姬的人数,总共是九人,尸体却只有八具,这说明有一人在逃,应该抓到此人,防止陆远再杀人灭口,毁灭罪证。彭城王却认为,这些刺客和陆远,并不是一伙人,陆远想自证清白,肯定也急于,找到那个逃脱的杀手,他命沈植封锁城门,盯住陆远,尽快将那个刺管抓到,而且一定要抓住活口。世人都说,彭城王只手遮天,纵容纵容奸佞,但他们并不知道,是皇上要将所有事务,推给彭城王,对这些女奸倿,彭城王现在也无力制约,所以夹在其中被世人误解,才导致想杀他的人很多。师兄带的骊歌逃了出来,骊歌清醒以后,质问他,让阿奴替她***,到底是谁的主意,见师兄不回答,她想去质问师傅,师兄将她拉住。师兄叹了一口气,提醒骊歌,作为朱雀盟的人,他们执行了一个又一个的刺杀任务,但他们从来不能问为什么,他们只能听从,现在只有杀了鹏程王,为那些死去的兄弟姐们报仇,才是她最好的选择,听了师兄的话,骊歌伤心地哭了,因为她心里清楚,阿奴一直喜欢师兄,师兄有何尝不喜欢奴,阿奴死了,师兄应该比她伤心。为了抓到逃走的刺客,陆远又心生一计,要将那些刺客尸体当街烧毁,引诱骊歌出来;骊歌明知是个圈套,但还是去了,但只是远远的射了几箭,看到阿奴和那些姐妹的尸体,被在烈火中焚烧,她心中又增加了一份,对陆远的恨。城门被封,骊歌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沈植的母亲任作女儿,自从18年前女儿失踪以后,沈母已错认18个女儿,沈植对母亲很是无语。为了证明,这次她没有认错,沈母从骊歌手腕上取下手串,并将那个手串敲碎,原来,在那个手串里面,还有一个玉镯,那正是女儿失踪前随身佩带之物。骊歌戴的那个手串,就是阿奴送给的,骊歌这才知道,原来,阿奴就是沈家的女儿,看到阿奴的母亲思念女儿,那焦急的模样,为了不让老人家伤心,骊歌只好先将错就错。竟陵王醒来以后,让彭城王立刻抓陆远,彭城王却故意咳嗽假装没有听见,沈植不解的问他,为什么不相信病竟陵王,彭城王告诉沈植,一来是因为,太妃在竟陵王的身边,太妃的母亲出自陆氏,所以对陆远一直维护;二是因为他和陆远之间,终有一场较量,他不想将六弟置身于漩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