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锦绣南歌电视剧

  第11集

  竟陵王愤怒地去找陆远,质问他为什么要害沈家父子,还有沈骊歌,陆远却提醒他别忘了,他和陆家可是亲族关系,而沈家才是彭城王的左膀右臂,而彭城王不会相信他。陆远还告诉他,骊歌的毒除,除了自己谁也解不了,并以此逼迫竟陵王,竟陵王虽不愿意与他同流合污,但被他说得心烦意乱。陆远最终将解药给了竟陵王,并提醒竟陵王,骊歌可是彭城王的女人,竟陵王听了,心中郁闷,回家弹琴时,竟将琴弦弹断,婉儿从琴音中,却读出了他的心曲。骊歌的毒解了,她想找竟陵王表示感谢,竟陵王却不愿意见她。沈家蒙难,子衿的父亲劝她离开,子衿却坚持留了下来,要陪沈家共度难关。明日即将庭审,骊歌想劝霍云,带着匠人为父亲作证,但因为他们大多是黑甲军的逃兵,他们担心朝廷,会自他们的罪,犹豫着不敢答应。骊歌心中郁闷,来到彭城王的小船上,暗自垂泪,彭城王突然走了进来,骊歌像受了委屈的孩子,突然看到了亲人,跑过去扑进彭城王怀里。彭城王觉得,只要能找到陆远所铸造的兵器,就可以为沈将军洗罪,他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但找到那些兵器需要一定的时间。庭审开始,陆远拿着那些文书,逼迫沈家父子承认,见沈将军不招,便开始对他们用刑。骊歌焦急地等在廷尉府外,霍云没有让她失望,带着匠人们赶了过来。霍云等人当庭指证,栖霞山的铸造房为陆远所有,陆远却当场揭穿霍云黑甲军逃兵的身份,让人将他们却悉数缉拿。廷尉制止了陆远,认为霍云等人虽然为逃兵,但却是本案重要证人,于是命人先将那些人先行羁押,没他的指令,任何人不得接触。因为有了新的证据,廷尉请求,给他十五日的时间,去审问人证,彭城王很高兴的应允,因为有了这十五日的时间,他便可以找到,陆远藏武器的地方。子衿和骊歌谈起,给沈将军定罪的那些文书,骊歌觉得,这肯定是沈家内部人所为,当她得知,子衿曾在书房看到沈乐清时,便怀疑是沈乐清做的手脚。因为子衿再见到沈乐清之时,沈乐清说她是去佛堂时,从书房路过,而沈家的书房和佛堂,却在不同两个方向。为了弄清楚,是不是沈乐清所为,骊歌悄悄地来到沈乐清房中,故意将她的手镯,放到骊歌的被子上,然后悄悄的躲在一边观察动静。沈乐清醒来,发现手镯,果然吓得惊慌失措,大叫着那个手镯有毒,让丫鬟赶快拿走。骊歌从暗中走了出来,当场揭穿了沈乐清,因为她所中之毒,来自手镯,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沈乐清被拆穿以后,承认下毒之事是她所为,但并不承认,那些文书是她所放,骊歌一把将她推倒,并警告她说,如果沈家父子回不来,自己一定会让她陪葬。骊歌和彭城王一起喝酒解愁,她不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连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害,彭城王对此也不理解,他让骊歌不要为沈家父子担心,因为凡事皆有转机。

  第12集

  彭城王指着一张地图,告诉骊歌,他已经找到了,陆远屯兵的地方,只是现在苦于没有证据,但如果能让陆远出兵围攻健康,那不仅可以救出沈家父子,而且还能将陆远除掉。骊歌也觉得彭城王的这个主意不错,就主动请缨,去陆远的府上偷取虎符,彭城王叮嘱她,一定要注意安全,看到彭城王拿出地图,而且还有调兵的权力,骊歌对他的身份,不禁产生了怀疑;她本想问一下,彭城王到底是何人,但她知道,即便是她问了,彭城王也不会回答,所以话到嘴边,她又自己打住了,在她看来,只要能对付陆远和彭城王那样的奸倿,便说明他是同道中人,无论什么身份都不重要,绥远军的李将军,跪到彭城王府前,要求见彭城王,为沈家父子鸣冤,陆远躲在暗处,看彭城王会如何处理,因为根据大宋法律,李将军无调回城,犯的可是死罪,彭城王回来,看到李将军,让他赶快出城,沈家父子如果无罪,他定会还他们的清白,李将军还想为沈家父子辩护,竟陵王突然带人赶到了。竟陵王怒斥李将军私自回城,要他将抓起来治罪,彭城王欲为李将军开脱,就小声提醒彭城王,他私调丹阳调之兵,和李将军是同罪,劝他适可而止。但竟陵王根本不听他的,不仅命人将李将军带走,还带人来到沈府,捉拿与李将军一起回城的将士。骊歌劝竟陵王,放过那些人,竟陵王却不容她说话,坚持把那些将士们都抓走了,骊歌见他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十分不理解,竟陵王冷冷地告诉她,此一时彼一时,沈家父子犯有谋反的大罪,他必须秉公执法。师兄告诉骊歌,如今沈家已成为弃子,师傅让她尽快撤出,但骊歌却认为,沈家现在蒙难,她绝对不能坐视不管,并坚持要为沈家洗清冤屈。朝堂之上,竟陵王一反常态,开始替陆远说话,处处和彭城王作对,彭城王假装咳嗽,看着这个六弟,突然感觉有些陌生,当竟陵王提出,要将绥远军的兵权,交给陆远的时候,他气的身体都要发抖了。下朝以后,彭城王将竟陵王独自留下,问他是否知道,如果将绥远军,再交给陆远的严重后果,竟陵王却振振有词,认为陆远对大宋朝忠心耿耿,大宋朝的军权就应该让他掌管,彭城王被他气的都无语了。竟陵王的所作所为,陆远看见眼里,喜在心里,以为是他对竟陵王的开导,起了作用,于是特意邀到府里去饮酒,还将藏私兵的地方告诉了他,竟陵王假装好色又好酒,骗取了陆远的信任。骊歌到陆远符中盗兵符,她找到常兵符的地方,刚要伸手去取,竟陵王突然出现,制止了她,并示意她向正前方看,骊歌看了惊出一身冷汗,原来,在兵符的正前方,有一排机关,骊歌一旦触碰到兵符,那些箭就会射过来。骊歌这才知道,原来竟陵王没有变。在竟陵王的帮助下,骊歌成功盗取了兵符,并注意引开了陆远的注意,帮助骊歌逃脱,骊歌逃走之时,竟陵王还将一封信交到她手中。回去以后,骊歌这才知道,骊歌打开那封信,发现竟是陆远调兵的手谕,有了这些东西,骊歌决定只身前往武昌城。师兄不放心她,决定陪他前往,他们刚立离开健康城,霍云带着一部分黑甲军,也追了上来,是竟陵王偷偷将他们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