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离人心上电视剧

  第1集

  薛曜在凉亭里一边抚琴弹奏,一边怜爱地望向一旁熟睡的爱人,他想给睡梦中的爱人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感受,这时,一群小孩跑了过来,他们把薛曜当成了关山先生,催促他赶紧讲故事,因为他们听关山先生说过,只要讲满了三百六十五个故事,他病重的妻子就会醒来,而今天恰好就是最后一个故事。薛曜望向了妻子一眼,然后给孩子们讲起了这最后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南桑国,那里有一位不得宠的公主名叫初月,她与常人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夜不能寐,只有太阳升起之后她才能进入梦乡。皇帝后宫中,公主徐初月因为她不愿听从父皇的话去嫁给北泽侯,想用假装上吊的方法来逼迫父皇改变主意,可她嚷嚷了有一两个时辰了,也没见皇上派人前来,这不免让初月有些沮丧,她知道父皇并不在乎自己,否则也不会让她一直住在冷宫,想到这里的初月有些走神,不小心一脚踩空,真的挂在了白绫上面,下人们听到她的呼叫后赶紧过来救下了她,这时,丫鬟桃幺大喊着跑了过来,向初月汇报了北泽侯已经同意退婚的消息,初月听到后长舒了一口气。夜半天更,晚上巡逻的太监们边走边窃窃私语,他们听别人说过,在月圆之夜时,已故的云妃就会出来,正说话间,初月带着桃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把两个太监吓得魂飞魄散。初月怕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没心思继续闲逛了,和桃幺回到房去看书。初月不想让自己睡着,也学着古人头悬梁来提精神,让桃幺把自己的辫子也绑了起来,她特别喜欢关山先生的书,期望有一天能像他一样去周游列国。初月沉浸中书里的情节之中,却突然间闯进来几个蒙面的黑衣人,他们想要绑架初月并带走她,桃幺上前阻拦,初月为了救桃幺被刺客一剑刺中了胸膛,这让她惊吓不已,大叫着从睡梦中惊醒。梦醒之后的初月让桃幺跟自己快点离开这里,因为只要是初月在禁忌时间里睡觉,那么她所做的梦就会成真,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这个地方来改变梦境。初月的生父是之前的大国师,她小时候因缘际会得到了预测未来的生辰石,可是自那以后,她就染上了一个怪习,只要在夜里睡觉,她梦中的灾祸就会成真,换句话来说,就是可以预测未来的灾祸,但如果她要躲避灾祸而改变了梦境的话,她就会变身,因此,她不得不谎称自己生病,昼伏夜出,让自己不在夜里睡觉,就可以避免去梦到可怕的梦境。为了避免梦境中被刺杀事件的发生,初月和桃幺大喊着救命而分头逃跑,初月逃到了过溪亭附近,刚好遇到南桑国大将军薛曜蒙面探查哥哥遇刺的事情,他见有人来过来,马上躲藏起来。皇上让太医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将初月叫醒,想追问一下关于刺客的情况,太医用银针刺穴的方法催醒了初月,可是她迷迷糊糊地又倒了下去,太医称初月身体太虚弱而不敢再试,皇上只好离开。皇上询问身边近侍太监,他觉得那个黑衣人有几分面熟,很像是大将军薛曜,太监称薛曜刚刚打赢了西昭,深受百姓爱戴,如不及时压制薛曜,恐日后反受其害,皇上觉得他说处有几分道理,太监提议皇上可以测试一下薛曜是否忠君体国,薛家不可妄动,但可采用怀柔之法,将刚被北泽侯退婚的初月公主许配给薛曜,按照当朝律法,薛曜当了驸马后就便不能再带兵了,而如果他不同意这门婚事,就说明他有二心,这样就可以明正言顺地把他拿下了。薛曜回家处理好了伤口,谋士白里起劝他不要表现得让皇上过于忌惮,应当收敛锋芒,薛曜有些担心初月醒来会认出自己,白里起说她还处在昏迷之中,但皇上已经下令全城搜捕了。白里起把初月情况告诉了薛曜,她是大国师的遗孤,后来被皇上收为义女养在了后宫,却一直很不得宠,只有顺王爷徐星辰跟她关系密切。白里起提议派人进宫杀了初月以绝后患,但薛曜却阻止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的兄长薛暮被刺杀,他从兄长的遗物中找到了半封书信,而攻击他的刺客把他当成了薛暮,薛曜决定接触一下初月,也许从她的身上能够找出兄长被刺的线索。皇上召薛曜进宫,薛曜表示想回家侍奉姑母,并将虎符归还,皇上趁机提起要帮受伤却仍昏迷的初月公主冲喜,想让二人成婚,薛曜以自己配不上公主为由提出拒绝,皇上称他当然能配上公主,除非他想抗旨不遵,薛曜见状只好答应下来。就这样,昏迷不醒的初月被送往了薛曜的将军府与其成婚,顺王徐星辰听说此事后急忙赶来,他不想让初月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就嫁给了薛曜,想把她带回去,然后向皇上说情取消赐婚,薛曜想从初月身上找到哥哥被刺的线索,直接阻止了顺王这个想法,上车将初月抱了下来,并用武力警告了徐星辰。初月在二人争执的时候醒了过来,她不想让别人知晓,保好装作还在晕迷之中,任由薛曜把她扔在了婚床上。花瓣飘落在初月的脸上,引起她的不适,薛曜意识到初月已经醒了,但他没有揭穿她,初月受不了花瓣的刺激,打了一个喷嚏后醒来,却发现自己因改变梦境而变了身,因为在子时,她就变成了一个老鼠的模样,她看到了摆放在婚房内的干果后眼睛放光,更是对床腿起了兴趣,牙痒难忍准备上前一啃为快。

  第2集

  顺王怕初月受委屈而不肯离开将军府,半夜里在院里吹起了萧,既是提醒初月他还在这里,同时寄托自己对初月的思念之情。薛曜听到以后过来查看,二人心照不宣,薛曜调整他大半夜竟有如此雅兴,一个人跑到自己家院子里来吹萧,顺王则指责他娶初月的目的不纯,二人明里暗里吵了几句之后,薛曜让他慢慢地吹,还可以四处逛逛,将军府有都是地方,然后转身走开了。初月变身硕鼠后开始疯狂地啃食各种东西,不仅啃断了婚床的床腿,还来到书记把书简啃了个遍,留下一屋碎屑,然后躺在书箱子里睡着了。薛曜和白里起发现了异样后,按照碎屑找到了书房,眼看白里起要掀开书箱查看,却被地上的一个陀螺滑了一跤,薛曜拾起了陀螺,称这是兄长的遗物,勾起了他对薛暮的怀念之情,他阻止了白里起找人打扫房间,然后退出书房思考着如何查找刺杀兄长的杀手以及背后的主谋。一群蒙面人正被主子教训,称他们一群人竟然没能将一个弱女子抓获,一定是其中有叛徒,大家急忙跪倒澄清,没有成功只因有一个出手相救,而且武功高强,主人让他们随时等候命令。初月躺在书箱里睡得正香,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差点降临到她的头上,如果白里起和薛曜发现了她变身为硕鼠,那就会当成妖怪把她杀掉的。初月睡梦中觉得很闷,一脚踹开了箱子,薛曜在外面听到动静后好奇地打开书房走了进来,阳光冷烫,在薛曜望向初月的脸时,她终于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初月被薛曜叫醒后,她以为自己还是一副硕鼠的模样,吓得她急忙捂住了嘴,薛曜好奇她为什么大半夜会来到书房,直接把她拉回了婚房并扔到了床上,没想到床腿昨天已经被初月啃食掉了,床腿折断床顶上的东西直接掉落,眼看就要砸到初月的身上,薛曜不顾安危直接扑到了初月的身上,掉落的东西砸到了薛曜身上,二人竟然鬼使神差地吻在了一起,震惊之余,薛曜率先清醒,他把初月绑了起来,追问她嫁到薛府的目的,初月以为他知道了自己变身的秘密,吵着说不是他看到的那样,二人所问非所答,下人们听到动静后以为二人起床了,急忙跑过来服侍,薛曜不好再追问,只好暂时离开。桃幺则开始跟初月讨论起是否该把她变身的秘密告诉薛曜,初月不想说出实情,更不想跟薛曜做夫妻。御书房内,现任国师东识给皇上敬献了丹药,称炼丹炉已经炸毁了,他也受了伤需要静养一段时间,皇上所需的丹药都在盒子里,皇上感慨道,丹药虽好却难敌刺客,如果他也像初月父亲那样能预测未来就好了,东识是大国师的弟子,他并没有说出生辰石在初月那里的秘密。薛曜来祭拜兄长,在墓前发誓一定要揪出杀害他的幕手黑手,这时,宫中侍卫统领罗戟也来扫墓,薛暮生前对他有恩,如果薛曜找到了幕后黑手,他愿意效犬马之劳。东识来到顺王,称他昨天感知到了生辰石有动静,担心初月遇到了麻烦,让顺王跟他一起去薛曜府里查看。薛曜听说他们二人来府中,威胁初月配合自己继续装作昏迷,否则他就在晚上跟她一起洞房,初月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他的要求。顺王看到初月继续昏迷的样子非常焦急,丝毫没有看到桃幺给他的暗示,薛曜故意在二人面前装出对初月十分关心的样子,同时阻止了初月用手向顺王做出的暗示。顺王和东识走后,薛曜让下人们看住初月,不准让她乱跑,初月和桃幺开始计划如何逃出将军府。入夜,二人眼见监视她们的人都已经撤走了,刚要准备逃离,却看到东识偷偷地潜入了薛府,东识询问初月是否变身成了一只硕鼠,初月告诉他实情后让他马上带走自己,东识却告诉她,外面都是刺客,现在唯有薛府是最安全的。

离人心上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