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电视剧剧情 > 我,喜欢你电视剧

  第15集

  听到厨师班的女孩说路晋和她有一段交情,顾胜男十分感兴趣,她急急忙忙的追问两个人之间是什么交情,女孩说起白天路晋吃了她滴了柠檬汁的菜,传言不是说路晋只吃得下顾胜男做的菜吗,现在路晋吃了她的菜,虽然她只是把别人的菜拿来加了一滴柠檬,可这也足以说明路晋是在暗示喜欢她,可是她对路晋并没有什么想法,所以她很苦恼不知道如何回应路晋。顾胜男听了简直苦笑不得,这实在是浪费时间,但是她还是对这个姐妹的奇葩想法给予了附和,为了尽快拜托她,顾胜男不住的向她劝酒,终于将人灌倒后顾胜男立刻出门。顾胜男把门锁扣上后却发现忘拿了手机,又不知道路晋在那个房间。正在迷惑间恰好碰上出来找徐招娣的孟新杰,两个人谁心里都清楚,却还是心照不宣的互相说着瞎话。一个说找老板汇报,一个说找闺蜜夜话。不过还是友好的暗通了房号各找各家去了。顾胜男终于找到路晋的房间,与他相拥正要亲昵,大喇叭和王师傅围着一桌麻将叫住了她,原来路晋焦急催促是因为“三缺一”,顾胜男不知道什么时候路总裁已经亲民到和后厨的师傅们达成一片了。次日清晨顾胜男醒来,路晋留了纸条已经离开。因为集团有急事处理,大概三五天回不来了。路晋还多包了山庄一周,希望顾胜男玩的尽兴。顾胜男手握纸条,心里又酸涩又甜蜜。山庄后厨里,顾胜男教大喇叭做提拉米苏,她又腻腻歪歪的和路晋煲起了电话粥,提起之前教路晋做蛋糕的情景,两个人对彼此都充满想念,他们同时告诉对方“我想你了”。黎曼递来文件给路晋时他还在翻看着相册里和顾胜男的照片。挂了电话没多久,王阿姨电话里焦急的说顾胜男爷爷晕倒,现在在医院急救。顾胜男瞬间惊慌起来。顾胜男急忙跑到医院,爷爷的病床在医院走廊里,是心脏病发作,后期还要手术,因为没有床位,一切后续治疗都难以进行,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焦急的干等。在会议上晕倒的路明庭也在医院,他和医院的领导医生说着事情正好看到焦急的顾胜男,才得知小姑的爷爷没有病床。便嘱咐医院安排了一间贵宾病房给她,这对路明庭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路晋给顾胜男打电话,却没有回应,他有点不安起来。路征来医院看路明庭,父子俩说的并不愉快。顾胜男此时抱着饭盒进来,她想感谢路明庭为爷爷找到了病房,路征妈妈却十分嫌弃的夺过来放在桌子上。顾胜男走后,她向路征使眼色,让把这个饭盒扔了。路晋接连处理好几天事务,明天大概就能回去,正想给顾胜男发语音报告这个喜讯,黎曼却过来告诉他进程出现意外行程有变。设施豪华又宽敞的贵宾病房里,顾爷爷还是昏迷不醒,护士来查房时催促顾胜男缴纳住院费。她和老舅都是一懵,原来路明庭只安排了病房没付账。一天一千的住院费或许对路明庭来说什么都不算,可对顾胜男简直就是天价。光这几天的检查下来已经花了不少钱,现在住院又是一笔开支,她不想麻烦路晋,只好找老舅借。借人钱的感觉实在不好,顾胜男心里有委屈但也很无奈。路征从隔壁的病房出来,正巧碰上她,路征说她的饭很香。原来那天的饭路征并没有倒掉。顾胜男告诉路征,要是喜欢吃就来她家大排档。日子变得十分忙碌,顾胜男白天要兼顾大排档和酒店后厨,晚上要陪在爷爷床边,她要自己进货,要自己看店。这段日子里根本顾不上联系路晋。大喇叭主动借给她钱,她再也忍不住偷偷掉眼泪。但是却在路晋发来微信时,她仍然嚼着干脆面说“挺好的”。连轴转的顾胜男累的睡在大排档的后厨里。有位食客拍桌子叫,把顾胜男从睡梦中吵醒。这个男人质问为什么饭里有头发,要求免单。他气势汹汹的说完,顾胜男正在懵圈,那人却被人拽了回来,原来是路征。路征掏出那人口袋里整整一包头发,作势报警,男人立刻认怂付账离开。为了答谢路征,顾胜男一顿美食招待路征,吃的他他心满意足。晚上,顾胜男又来到医院陪护爷爷,疲倦不堪的的她昏昏沉沉睡去了。爷爷的手术日期定下来了,顾胜男满心忧愁,她不知道高额的手术费从哪里出。这时,她看到一脸严肃的郑董事长迎面走来。

  第16集

  听到厨师班的女孩说路晋和她有一段交情,顾胜男十分感兴趣,她急急忙忙的追问两个人之间是什么交情,女孩说起白天路晋吃了她滴了柠檬汁的菜,传言不是说路晋只吃得下顾胜男做的菜吗,现在路晋吃了她的菜,虽然她只是把别人的菜拿来加了一滴柠檬,可这也足以说明路晋是在暗示喜欢她,可是她对路晋并没有什么想法,所以她很苦恼不知道如何回应路晋。顾胜男听了简直苦笑不得,这实在是浪费时间,但是她还是对这个姐妹的奇葩想法给予了附和,为了尽快拜托她,顾胜男不住的向她劝酒,终于将人灌倒后顾胜男立刻出门。顾胜男把门锁扣上后却发现忘拿了手机,又不知道路晋在那个房间。正在迷惑间恰好碰上出来找徐招娣的孟新杰,两个人谁心里都清楚,却还是心照不宣的互相说着瞎话。一个说找老板汇报,一个说找闺蜜夜话。不过还是友好的暗通了房号各找各家去了。顾胜男终于找到路晋的房间,与他相拥正要亲昵,大喇叭和王师傅围着一桌麻将叫住了她,原来路晋焦急催促是因为“三缺一”,顾胜男不知道什么时候路总裁已经亲民到和后厨的师傅们达成一片了。次日清晨顾胜男醒来,路晋留了纸条已经离开。因为集团有急事处理,大概三五天回不来了。路晋还多包了山庄一周,希望顾胜男玩的尽兴。顾胜男手握纸条,心里又酸涩又甜蜜。山庄后厨里,顾胜男教大喇叭做提拉米苏,她又腻腻歪歪的和路晋煲起了电话粥,提起之前教路晋做蛋糕的情景,两个人对彼此都充满想念,他们同时告诉对方“我想你了”。黎曼递来文件给路晋时他还在翻看着相册里和顾胜男的照片。挂了电话没多久,王阿姨电话里焦急的说顾胜男爷爷晕倒,现在在医院急救。顾胜男瞬间惊慌起来。顾胜男急忙跑到医院,爷爷的病床在医院走廊里,是心脏病发作,后期还要手术,因为没有床位,一切后续治疗都难以进行,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焦急的干等。在会议上晕倒的路明庭也在医院,他和医院的领导医生说着事情正好看到焦急的顾胜男,才得知小姑娘的爷爷没有病床。便嘱咐医院安排了一间贵宾病房给她,这对路明庭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路晋给顾胜男打电话,却没有回应,他有点不安起来。路征来医院看路明庭,父子俩说的并不愉快。顾胜男此时抱着饭盒进来,她想感谢路明庭为爷爷找到了病房,路征妈妈却十分嫌弃的夺过来放在桌子上。顾胜男走后,她向路征使眼色,让把这个饭盒扔了。路晋接连处理好几天事务,明天大概就能回去,正想给顾胜男发语音报告这个喜讯,黎曼却过来告诉他进程出现意外行程有变。设施豪华又宽敞的贵宾病房里,顾爷爷还是昏迷不醒,护士来查房时催促顾胜男缴纳住院费。她和老舅都是一懵,原来路明庭只安排了病房没付账。一天一千的住院费或许对路明庭来说什么都不算,可对顾胜男简直就是天价。光这几天的检查下来已经花了不少钱,现在住院又是一笔开支,她不想麻烦路晋,只好找老舅借。借人钱的感觉实在不好,顾胜男心里有委屈但也很无奈。路征从隔壁的病房出来,正巧碰上她,路征说她的饭很香。原来那天的饭路征并没有倒掉。顾胜男告诉路征,要是喜欢吃就来她家大排档。日子变得十分忙碌,顾胜男白天要兼顾大排档和酒店后厨,晚上要陪在爷爷床边,她要自己进货,要自己看店。这段日子里根本顾不上联系路晋。大喇叭主动借给她钱,她再也忍不住偷偷掉眼泪。但是却在路晋发来微信时,她仍然嚼着干脆面说“挺好的”。连轴转的顾胜男累的睡在大排档的后厨里。有位食客拍桌子叫,把顾胜男从睡梦中吵醒。这个男人质问为什么饭里有头发,要求免单。他气势汹汹的说完,顾胜男正在懵圈,那人却被人拽了回来,原来是路征。路征掏出那人口袋里整整一包头发,作势报警,男人立刻认怂付账离开。为了答谢路征,顾胜男一顿美食招待路征,吃的他他心满意足。晚上,顾胜男又来到医院陪护爷爷,疲倦不堪的的她昏昏沉沉睡去了。爷爷的手术日期定下来了,顾胜男满心忧愁,她不知道高额的手术费从哪里出。这时,她看到一脸严肃的郑董事长迎面走来。

我,喜欢你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