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剧奇吧 > 网剧推荐 >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电视剧

  第1集

  黎原市刑侦支队副支队队长赵廷辉问季晓鸥跟严谨,湛羽之间的故事。季晓鸥回忆,一年前情人节那天,那天季晓鸥像往常一样待在似水流年,方妮亚一落地就来店里找她,非要带她参加一个社交派对。在社交派对上,季晓鸥跟严谨初次见面。严谨喝的醉醺醺的,搭讪季晓鸥,被季晓鸥打了一巴掌,后来警察过来,严谨逃走。黎原市禁毒支队副支队长程睿敏带头检查前来参加派对的人身上是否带毒品,季晓鸥被收身,之后被方妮亚拉走。方妮亚离开似水流年的时候,拿走了季晓鸥经营咖啡店挣来的钱。季晓鸥手头没钱,特意回一趟家,跟父母借钱。妈妈数落季晓鸥,季晓鸥顶嘴。季晓鸥被妈妈赵亚敏气走,季父为了让女儿开心,给女儿钱用,季晓鸥开心之下,和爸爸一起哄妈妈。季晓鸥跟湛羽初次见面,是在公交车上。到了黎原大学,湛羽正要下车的时候,突然晕倒了,季晓鸥赶紧把湛羽送去医院。季晓鸥替湛羽付医药费,湛羽醒来,没有那么多钱还季晓鸥,只好把身上的钱全部拿出来,季晓鸥表示钱先给湛羽垫上,等湛羽有钱了再说,湛羽非常感谢。等季晓鸥再去医院看湛羽的时候,湛羽已经出院了。湛羽除了在似水流年打工,时常会和四重奏乐队参加演出。在季晓鸥眼里,湛羽是最善良单纯,也是最懂事的孩子,但自己也时常感觉到不了解湛羽。一年前,严谨拿到今日日报,小美人集团前年来的黎原,做着水产公司生意,搞着黑社会性质活动,严谨不想跟这些人都任何瓜葛,但他从老程那里涉毒,而且毒品成分浓度竟然和六年前10·20特大贩毒案一模一样。严谨也曾是一名警察,10·20是严谨作为缉毒警参与的最后一个案子,他跟老程是好兄弟,也是在10·20任务中牺牲的,一日为警,终身为警,就算是为了老程也要把案子给破了,他主动向老程提议,以警方卧底的身份,打入小美人集团,协助破案。严谨生日,小美人和刘伟前来参加严谨的生日。严谨打起十二分精神,可还觉得自己随时随地会露出马脚,更何况那晚刘伟给他的酒一定有问题。正是因为严谨喝了有问题的酒,调戏季晓鸥,警察来检查,严谨赶紧把毒品处理掉。警察没有从严谨身上搜出毒品,这是严谨第一次见到季晓鸥,他以为季晓鸥是刘伟设下的陷阱,如果不是她那一巴掌打醒了他,他的卧底任务可能要终止了。严谨装睡,刘伟没有从严谨身上找到与卧底有关的东西,从而放了严谨。严谨次日醒来,看见湛羽从浴室出来,穿着睡衣,还拍了他们俩的床照,以此来要挟严谨,让严谨给一万块钱,严谨不接受威胁,拿刀逼湛羽删掉了床照。严谨气冲冲的离开酒店,发现打火机不见了,又回酒店找打火机,碰巧的是看见了拉小提琴的湛羽。严谨跟酒店人员打听拉小提琴的人叫湛羽,除此以外,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严谨只好找手下调查湛羽。严谨收到湛羽个人信息之后,跟踪湛羽到了一家酒吧。赵廷辉问严谨眼中的湛羽,严谨回答,一个身世悲惨的小毒贩,一个被困在地狱里太久,不愿意相信天堂的人。

  第2集

  季晓鸥听从医生爸爸的指示,往旧小区送进口药。季晓鸥根据爸爸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李美琴,把进口药送给李美琴,李美琴把正在演奏的儿子湛羽喊出来,跟季晓鸥打招呼。湛羽来到季晓鸥面前,看见季晓鸥有点吃惊。湛羽下楼买水果,季晓鸥跟湛羽下楼。湛羽跟季晓鸥道歉,由于他没钱还给季晓鸥,拖到现在,季晓鸥本来气湛羽一声不吭的就走掉,看见湛羽穿的不是很好,便原谅了湛羽。季晓鸥请湛羽吃饭,湛羽跟饿了很久似的,狼吞虎咽的,把面前的食物全部吃下。季晓鸥询问李美琴的病情,湛羽回答,十年前,李美琴生了一场重病,为了治病,打过量的激素,导致股骨头坏死,爸爸年轻的时候,是个混蛋,整天游手好闲,家业都被爸爸败光了,父母离婚后,爸爸每次喝酒都会来家里闹。季晓鸥安慰湛羽,湛羽把捡到严谨的打火机拿给季晓鸥。那天晚上,季晓鸥失眠了,满脑子都是那个丑陋的家,和那对可怜的母子。第二天,季晓鸥主动给湛羽打电话,让湛羽在似水流年打工,湛羽来似水流年参观一下,同意留下来打工。严谨带女人去似水流年,看见一名男子找季晓鸥要钱,季晓鸥没钱,男子便调戏季晓鸥,季晓鸥一气之下,给男子裤裆倒冰块,就在男子对季晓鸥动手的时候,严谨站出来,帮季晓鸥还钱。季晓鸥看见台上的打火机是他的季晓鸥想感谢严谨,严谨让季晓鸥把打火机送给他,季晓鸥替湛羽保留打火机,严谨便说打火机是他的,即使这样,季晓鸥还是不给。严谨带来的女人,看见严谨跟季晓鸥调情,气得离开。就在这时,湛羽进来了。严谨看见湛羽,说湛羽偷东西,湛羽不想让季晓鸥知道他的事,和严谨来到咖啡店门口,把打火机还给严谨。季晓鸥见两人鬼鬼祟祟的,走出去的时候,两人假装和好。严谨走掉的时候,季晓鸥问湛羽关于打火机的来源,湛羽谎称在酒店打工的时候,捡到打火机,交公之后,领班见他没有打火机,便把打火机送给他。季晓鸥晚上下班回家看妈妈之前,让打扫卫生的湛羽,把今天的流水清点一下,记上帐把门锁好。次日,等季晓鸥来到似水流年,看见湛羽把帐记清楚,钱也没少,对湛羽很满意。从那以后,季晓鸥把店里剩下的面包和奶,让湛羽拿回家,湛羽让季晓鸥看捡垃圾的小男孩,说男孩父母已经去世,就一个奶奶陪他生活,年纪那么小,看着怪让人心疼的,他想把那些吃的拿给小男孩,季晓鸥同意了。湛羽邀请季晓鸥去四重奏听音乐会,季晓鸥愿意去。那天演出之后,季晓鸥和湛羽在路上聊了很久,他说起自己的音乐梦想,季晓鸥心里忽然很踏实,也认定了湛羽这个弟弟,不管湛羽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倾其所有地帮助他。严谨认识季晓鸥之后,没有追求季晓鸥,而是对其他事情感兴趣。严谨拿到湛羽详细资料,怀疑湛羽是刘伟的人,想直接动湛羽是不可能的,打火机又在湛羽手上,觉得是两人在冥冥当中帮他。为了确认湛羽在KTV的身份,湛羽在似水流年打工,严谨猜想湛羽打着打工旗号贩毒。严谨回家吃饭,父母给严谨介绍对象,其中有一个叫方楚楚,严谨不想相亲,爸爸命令严谨,必须跟方楚楚见面,严谨不知道带方楚楚去哪,妈妈建议严谨带方楚楚去咖啡厅。严谨想到似水流年,想趁机调查湛羽,于是带方楚楚去似水流年。严谨看见季晓鸥被人调戏,主动上去帮忙。方楚楚看见严谨跟季晓鸥调情,气得离开似水流年。湛羽来到似水流年,看见严谨。严谨看出湛羽在季晓鸥面前,掩盖他的紧张。湛羽来到似水流年门口,把打火机还给严谨,让严谨以后不要找他麻烦,严谨没有达成目的,继续纠缠湛羽。严谨和小美人,刘伟一起打高尔夫。在休息的时候,刘伟见严谨生气,主动跟严谨道歉,又有小美人的帮衬,严谨假装原谅了刘伟。严谨拿到似水流年的资料,似水流年没有贩毒痕迹,季晓鸥从小跟奶奶在老街长大,湛羽是半个月以前才到,KK是八个月以前才到,她才咖啡店打工,她应该不知道KK背地里贩毒的事。季晓鸥因为打架,早恋,大学还退了学,严谨觉得,季晓鸥要是单身的话,合他胃口。严谨接到季晓鸥的电话,约好改天去似水流年拿钱。程睿敏问严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严谨说他接下来打算摸清KK跟小美人贩毒集团的关系,通过追季晓鸥,接近KK。严谨被关在审讯室里,警方追问有关湛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