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剧奇吧 > 网剧推荐 > 焕脸电视剧

  第1集

  潘启文被换了一张通缉犯的脸,警察在追杀他,他只能换新的身份。M国,卢乌城,三个月前,潘启文作为一名知名的阵容医生,手术结束后潘启文参加了一个参访,他说到就算人的脸变了,性格不会改变依旧不会变。没想到这项采访内容,却被人用美金交换。对楼的马先生对潘启文的妻子有不轨之心,借帮助潘启文妻子的时机偷拍了她的动作,在潘启文妻子下车后反复观看,笑容十分猥琐与诡异,他甚至在家里装了超远望远镜来盯着潘启文妻子的一举一动,这也是为何潘启文妻子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却不知道是谁在看的原因。马先生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只能靠药物维持镇定,他打了个奇怪的电话,说自己答应对方与自己商量的事。第二天一大早,潘启文就要启程出差,天才刚刚蒙蒙亮,贤惠的妻子就准备好了早餐。潘启文亲了亲可爱的女儿后叮嘱妻子,他不在的时间里一定要关好门窗,注意安全,还要按时给女儿欣欣吃药,潘启文虽然唠唠叨叨,但是却也十分爱着自己的小家。叮嘱完毕后,潘启文拎着行李箱坐上了早已在门口等候的出租车。上车后,本想借此机会休息一下的他接到了一通电话,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原来上错了车,潘启文赶忙和司机道歉说自己搞错了车,但这个司机并没有停车的想法,反而是加快了车速。潘启文的头重重的砸在了前座上,突然伸过来的黑衣男子迷昏了他,从此潘启文的人生甚至命运都被彻底改变了。二十天后,潘启文在一处小诊所醒来,周围陌生的环境让他十分不安。他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家中,没想到老婆和孩子完全都不认识自己,自己的样貌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于潘启文的妻子来说,潘启文就是陌生人,最终他被自己的妻子打晕,扔到了马路上。家里的陌生男人让潘启文妻子很是不安,她反复翻动家里的东西确定此人不是来偷东西的,却又很奇怪他的来意。假潘启文安抚着潘启文妻子陈婉,但他的神色非常不自然,猥琐而又轻浮,惊魂未定的陈婉并没有察觉到异样,而是想起了欣欣还没吃药,让假潘启文去给欣欣喂药。然而假潘启文根本不知道欣欣该吃什么药,正当他犹豫不决拿起感冒药的时候,欣欣突然来到假潘启文身边,把假潘启文下了一跳,她告诉了假潘启文应该吃什么药,假潘启文一身冷汗。镜头重叠,假潘启文与对楼的马先生焦虑时有着同样的习惯,原来这个假潘启文就是对楼的马先生。潘启文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在实况电视机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貌,惊异又错愕,他不可置信的将自己的脸扭曲在一起,仿佛这样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容貌。走投无路的他只好前往警局报案,警察例行询问潘启文的姓名,旁边来报案的小夫妻起了争执,警察便先丢下潘启文去做调解,留潘启文独自在座位上左顾右盼。等到警察调解完回到位置上时,潘启文早已离开了,随机警官确定了潘启文的样貌,他与墙上通缉犯的眉眼几乎一模一样,这也是潘启文为何慌忙逃离警局的原因。安迪是伽城警署派来缉拿杀人犯颂坤,与她同行的还有犯罪顾问黎耀,警局怀疑颂坤为了干掉对手阿海便杀了他。商会会议室内,德叔依旧不相信阿福,命他找回颂坤,他要知道阿海是怎么死的。黎耀在警局查看监控,此时的潘启文顶着颂坤的脸来到整容诊所,他拿走了一些现金与和老婆的合照便匆匆离开了。家里,潘启文在卫生间里洗漱,洗手时他费劲的将结婚戒指摘下来,随手放在了洗手台上,但他不知道的是潘启文为了防止戒指掉入洗手池,从来都是将戒指放在首饰盒里。这一幕让陈婉觉得莫名其妙,她想帮潘启文把戒指带好,可潘启文的手臂戒指整整大了一整圈,潘启文赶忙解释道是自己最近胖了,手指头变粗了,陈婉半信半疑。陈婉坐在梳妆台边,看着眼前的老公,竟觉得非常陌生。一阵响铃打破了寂静,陈婉接起电话,正式自己的丈夫,真正的潘启文打来的电话,潘启文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提醒自己的妻子,自己的脸被别人换了,让陈婉赶紧带着女儿走。但接受过早上骚扰的陈婉惊魂未定,并没有相信真正的潘启文说的话,反倒是想报警。假潘启文一听到报警,脸色大变,他害怕事情暴露坚决不让陈婉报警。但他拦不住陈婉,陈婉还是抱着女儿出了门。正当陈婉驾车出门时,一名陌生的男子拦住了她们,是颂坤,也就是真正的潘启文。颂坤想与陈婉相认,却被潘启文阻挠,二人追逐之下,潘启文被车撞倒失去了性命。

  第2集

  老潘得知老友参与了谋害他的事情,气冲冲地上了男配家。他直接将老友摁在墙上,老友这才坦白自己得了绝症,他和假老潘做交易,假老潘给他一笔钱,他便答应给假老潘换上了真老潘的脸,但假老潘戴着黑色口罩,自己并未看清假老潘的长相。而老潘也回忆起了自己被假老潘迷晕的事情,接着激动的老潘举着刀威胁老友,而老友突然癌症发作,绝倒在地,一脸痛苦,老潘质问老友为什么要害他,老友便艰难地掏出女儿的相片,直言他是为了让女儿一辈子衣食无忧,这让老潘一时难以接受。上车后,本想借此机会休息一下的他接到了一通电话,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原来上错了车,潘启文赶忙和司机道歉说自己搞错了车,但这个司机并没有停车的想法,反而是加快了车速。潘启文的头重重的砸在了前座上,突然伸过来的黑衣男子迷昏了他,从此潘启文的人生甚至命运都被彻底改变了。二十天后,潘启文在一处小诊所醒来,周围陌生的环境让他十分不安。他好不容易才回到自己家中,没想到老婆和孩子完全都不认识自己,自己的样貌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于潘启文的妻子来说,潘启文就是陌生人,最终他被自己的妻子打晕,扔到了马路上。家里的陌生男人让潘启文妻子很是不安,她反复翻动家里的东西确定此人不是来偷东西的,却又很奇怪他的来意。假潘启文安抚着潘启文妻子陈婉,但他的神色非常不自然,猥琐而又轻浮,惊魂未定的陈婉并没有察觉到异样,而是想起了欣欣还没吃药,让假潘启文去给欣欣喂药。然而假潘启文根本不知道欣欣该吃什么药,正当他犹豫不决拿起感冒药的时候,欣欣突然来到假潘启文身边,把假潘启文下了一跳,她告诉了假潘启文应该吃什么药,假潘启文一身冷汗。镜头重叠,假潘启文与对楼的马先生焦虑时有着同样的习惯,原来这个假潘启文就是对楼的马先生。潘启文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在实况电视机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貌,惊异又错愕,他不可置信的将自己的脸扭曲在一起,仿佛这样就可以回到原来的容貌。走投无路的他只好前往警局报案,警察例行询问潘启文的姓名,旁边来报案的小夫妻起了争执,警察便先丢下潘启文去做调解,留潘启文独自在座位上左顾右盼。等到警察调解完回到位置上时,潘启文早已离开了,随机警官确定了潘启文的样貌,他与墙上通缉犯的眉眼几乎一模一样,这也是潘启文为何慌忙逃离警局的原因。安迪是伽城警署派来缉拿杀人犯颂坤,与她同行的还有犯罪顾问黎耀,警局怀疑颂坤为了干掉对手阿海便杀了他。商会会议室内,德叔依旧不相信阿福,命他找回颂坤,他要知道阿海是怎么死的。黎耀在警局查看监控,此时的潘启文顶着颂坤的脸来到整容诊所,他拿走了一些现金与和老婆的合照便匆匆离开了。家里,潘启文在卫生间里洗漱,洗手时他费劲的将结婚戒指摘下来,随手放在了洗手台上,但他不知道的是潘启文为了防止戒指掉入洗手池,从来都是将戒指放在首饰盒里。这一幕让陈婉觉得莫名其妙,她想帮潘启文把戒指带好,可潘启文的手臂戒指整整大了一整圈,潘启文赶忙解释道是自己最近胖了,手指头变粗了,陈婉半信半疑。陈婉坐在梳妆台边,看着眼前的老公,竟觉得非常陌生。一阵响铃打破了寂静,陈婉接起电话,正式自己的丈夫,真正的潘启文打来的电话,潘启文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提醒自己的妻子,自己的脸被别人换了,让陈婉赶紧带着女儿走。但接受过早上骚扰的陈婉惊魂未定,并没有相信真正的潘启文说的话,反倒是想报警。假潘启文一听到报警,脸色大变,他害怕事情暴露坚决不让陈婉报警。但他拦不住陈婉,陈婉还是抱着女儿出了门。正当陈婉驾车出门时,一名陌生的男子拦住了她们,是颂坤,也就是真正的潘启文。颂坤想与陈婉相认,却被潘启文阻挠,二人追逐之下,潘启文被车撞倒失去了性命。

焕脸相关剧情介绍
本月全集剧情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