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剧奇吧 > 网剧推荐 > 我就是这般女子电视剧

  第1集

  大业真五十八年初秋,班府上上下下正忙着筹备大小姐与谢家公子的婚礼。新班婳,在京城最令人津津乐道的,除了出众的外貌和出手的大方之外,还有她那引领潮流的时尚品味,堪称大业京城里的顶流。至于新郎谢启临,相貌和才华却是相当地一般,随着婚期的到来,老百姓想看到的是班婳能否成功和谢启临成婚。穿着新娘服装的班婳,看到新郎摔在地上,意外发现新郎不是谢启临,而是一个陌生人,随后她就从梦中醒来。班恒吃着包子时收到一支夹着信件的箭,上面写着谢家要退婚,班恒脸色大变地大喊。班婳骑马闯入闹市,引得百姓哀声怨道。可是却拿她没有办法,毕竟班婳是大长公主的嫡亲孙女、大业的第一贵女,平常喜欢穿着华丽的服饰去热闹之所。她停下马后让人帮她看马,认出这里就是梦中的地方。她看到谢启临和一名女子在这里,谢启临是班婳的第二任未婚夫,但他似乎不喜欢班婳,看到她后拉着那个女子没命地往前奔跑。班婳拦着他们,谢启临拔出剑来喊着自己不会和她班婳成亲。班婳一鞭子打在他脚边,把谢启临吓得剑都掉了。她对谢启临没有感情,当初若不是谢家求着班家,谢启临也攀不上她。谢启临的那位相好芸娘跪下求班婳不要伤害谢启临,班婳倒也没和他们计较,丢下一地的银票,说是作为芸娘让她看清谢启临的真实面目的谢礼。这一幕,被大业第一君子容瑕看得一清二楚。班婳同样也看到了容瑕,她直觉认为容瑕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容瑕的贴身侍卫杜九认为班婳看上了容瑕,遂将手挡在容瑕脸上。班婳撇了他一眼,无声地离开。杜九觉得班婳泼辣至极,而容瑕却觉得她和寻常女子不同,倒是十分有趣。班婳回到家中,母亲阴氏和父亲班淮正在说着谢家的事,她问父母有没有梦到过未来发生的事。全家均以为她是因为伤心而神经错乱。班婳让侍女硬邦邦和软绵绵给她乔装打扮,穿着华美的衣裳去参加赏菊会。她身上的穿戴立刻被人画下,甚至还有的人立即拿去打造,意欲在集市上大卖一把。谢启临的妹妹谢婉瑜看到她也来了,讽刺她泼辣无理才导致被哥哥退婚。班婳怼了回去,右相之孙石飞仙调解。随后安乐公主也出现了,谢婉瑜依旧不依不饶,班婳逞强似的说自己早就和第一君子安乐伯有婚约,她说这话的时候殊不知安乐伯容瑕拿着圣上赐给安乐公主的东西过来,听到了她的话。只可惜,容瑕并没有顺着班婳的话往下说,令班婳下不来台,恼怒地离开。班婳后来想不能让她们这么得意,折返回去时遇到容瑕,伶牙俐齿地说了容瑕几句,容瑕温文尔雅,并没有任何的恼怒,还妥协地给她让路。容瑕跪在父母的牌位前,他一直没有忘记当年的灭门之谜,现如今他之所以韬光养晦,为的就是解开灭门之谜,而接近班家,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班淮和班恒带着大队人马杀到谢府,逼他们开门,但翻遍了整座谢府都没找到谢启临的人。班婳又跑去和贵女们一起品蟹,对于谢婉瑜和李小如的讽刺,她都一一反击回去。梦到家被抄了的班婳,醒来和家人们说起此事,但他们都不以为意,班婳索性就不说了。谢伯爷额头上的伤被云庆帝看到,他问起怎么回事,谢伯爷趁机拿出满门忠的牌匾,污蔑班淮砸了这御赐的牌匾。班淮说出来龙去脉,皇上让安乐伯说道此事。安乐伯说此事的确是谢家失信在先,班家一时气上心头也是情有可原,为此皇上并未怪罪班淮,长公主还派人送了一车的玩物去班府抚慰班婳。容瑕一直让人调查当年的事,他只怕当年的事和虎符也有关系。谢启临抛弃班婳,圣上下旨罢黜他的贡生之名,谢伯爷接旨时呆若木鸡。班婳还在担心被抄家的事,班恒听从父母的安排,拉着她去酒楼,表面上是去品茶散心,实际上是带她来容府,班婳起初死活都不肯进去,班恒好说歹说她才同意。在看到容瑕的刹那,班婳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容瑕不愧是大业第一君子,貌比潘安,看得人赏心悦目。

  第2集

  班恒说明来意,容瑕不好婉拒,只好收下他这所谓的大礼。结果打开一看,也就是两只蛐蛐,班恒把这斗蛐蛐说得极为高大上,容瑕和班婳一言不合就斗起了蛐蛐。容瑕让班恒帮自己,结果班婳输给了他,心中甚是气愤,拉着班恒离开容府。这也是容瑕第一次接触斗蛐蛐,没想到如此有趣。班婳躺在床上,又开始做起了奇怪的梦,梦中她看到容瑕去买布。醒来想到若是他真去买布,那么娘亲就会相信她可以通过做梦预知未来的事,所以拉着母亲去布店守株待兔。阴氏压根不相信女儿说的话,不过还是来了。只是她中途还有事,就先行离开。班婳后来真的看到了容瑕,并且和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她让容瑕待在原地,,她去喊来阴氏,容瑕只是去买笔墨时途经此地,当然没有听班婳的话,乖乖的站在这里。杜九在马车上说,他担心容瑕如此费心地接近班家会带来危险,但容瑕明白,若要找到真相就必须要接近班家。班婳看到自家的马车,拦住了他们。在马车上和班淮、班恒说了梦的事,班婳离开后,父子俩打算去谢家瞧瞧谢启临有没有眼瞎。两人只看到谢启临和一名女子交谈,女子离开后,谢启临自己在廊亭内读书,走着走着被竹子绊倒,眼睛被刺得全是血。班淮立刻跳下屋顶,班恒一个趔趄摔进了谢家,被谢家人当成贼抓了起来。班淮后来负柴请罪,阴氏也没原谅他。这件事传到容瑕那边,就变成了班淮打伤谢启临,他叮嘱手下在朝廷上不要言说此事,同时暗地查谢家。后来谢伯爷在朝上大倒苦水,指责班恒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伤他的儿子。大长公主为此来到班家,说起要找个信得过的人为班恒翻案,免得右相石严对他们落井下石。大长公主和阴氏均认为容瑕洁身自好,自会秉公执法,所以她们一致决定让容瑕来处理此事最好不过。班婳去牢狱中看弟弟,遇到负责这次案件的右相之孙石晋。班婳和石晋鲜有照面,看到石晋如今变得容貌俊丽,班婳倒是有些意外。她希望石晋能帮她弟弟洗脱冤屈,虽然此前很多人都觉得石晋古板无情,但班婳倒是觉得他像自己一样,是个性情中人。石晋对她有好感,但却从未吐露,对她的请求自然是欣然应允的。在不久后的诗会上,石飞仙接下容瑕的诗,众人夸赞不已。李小如擅长贬低别人来抬高石飞仙,于是贬低了班婳。班婳恰好在石头后面听到这话站了出来,容瑕阻止两人之间的吵嘴。班婳以为容瑕喜欢石飞仙,想起祖母和母亲的话,决定投其所好,用石飞仙的风格和容瑕对话,容瑕只好私下里去听她说话。但班婳背不下母亲教她说的那些话,班婳便直接把纸条给了他。杜九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容瑕又再看到了纸条,就知道了她的来意。第二天,班婳又去问容瑕要个准话,但容瑕不便插手此事。班婳一直缠着他去到卖文房四宝的地方,把他看的东西全部都抢下来,后来听杜九说他今日只是来买只笔,班婳气得扔掉所有东西。不过她没有就此放弃,依旧在容瑕的身边缠着他,容瑕在那里读书,班婳就在旁边让人给她化妆。石晋去谢府调查,谢婉瑜撒谎称自己那天从未外出,一直在研究做菜。随后谢伯爷让她去找石飞仙,瞒下她那天来过谢府的事情,石晋早就有所怀疑,在谢府外等候,看到了匆匆去告知石飞仙的谢婉瑜。在班婳的纠缠下,容瑕的态度有所缓和,班婳担心他还是不帮,大半夜跑到谢府,一身黑衣的她看到了容瑕,随后她去找谢启临,让他改口,并将容瑕的书信给他看。次日,皇上问起石晋关于案件的进展,让谢启临说起当日的情况时,谢启临一改之前的坚决态度,犹犹豫豫地说自己记不清当时的情况了,众人哗然不已。

我就是这般女子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