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小时代电视剧

《小时代1.0折纸时代》第21节

  周六早上宫洺告诉我最后的期限是周日早上。

  我感觉像被大赦天下一样。

  整个周六我以每小时一个电话的频率和崇光通话,最后确定了晚上7点交稿。崇光的声音懒懒散散,不过电话那边还是告诉我“放心啦,没问题的,一个小专栏嘛”。

  但是我在周六晚上12点的时候查看E-mail,发现没有任何来自崇光的邮件。一阵寒意从心底直冲到天灵盖上。我哆嗦着反复检查了MSN、QQ和手机短信,确定崇光没有给我任何的留言或者信息——当我拨打崇光手机的时候,我听到的声音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最糟糕的情况在三分钟之后发生了:当我从Kitty那里搞到崇光家座机的号码之后,打过去,电话里的声音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我望着写字台上摊开的笔记本,不知道是否应该先把遗书写好。

  我拿起手机,颤抖着给宫洺发了个短消息。我不知道这么早他起来了没有。

  当消息发送成功后几秒钟,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宫洺的名字显示在我的屏幕上。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支撑着自己,走进了宫洺的办公室。我看见Kitty低着头站在宫洺面前,没有说话。

  宫洺抿了抿刀片一样薄薄的嘴唇,然后说:“菲林公司6点下班,排版校对加起来需要两个小时。所以从现在开始计算,林萧你有七个小时,在4点前无论如何要给我崇光的专栏内容,我无论你用什么方法,make it happen。”

  他转过头对Kitty说:“你现在去从所有崇光发表过的文章里,摘抄各种段落,拼凑成一篇新的文章,要保留崇光的行文风格,同时要让人看不出来是崇光的旧文。”

  他停了停,“如果在下班前你们两个都没有OK,那么下周一就别来上班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姿势平静而又优雅,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语气如同“给我一杯咖啡”一般简单直接。

  我看见Kitty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地回答宫洺说:“OK。”

  宫洺对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出去,在我转身的时候,他对我说:“给我一杯咖啡。”

  我哆嗦着往咖啡里放糖,不知道该如何收场。Kitt丢给我一张纸,“这是我刚刚问财务部要来的崇光的地址,这个是他们邮寄样书和稿费时的地址,我不保证他住在这个地方。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亲自去一趟,而不是仅仅等在办公室里听电话里‘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说完她转身走了。刚走出茶水间,我又听见她的声音从走廊里传过来:“把出菲林的公司的电话给我!他们今天值班的人是谁?你别管了你告诉我电话,我总有办法搞定!”

  看着Kitty像一个飞快运转的机器人一样,我又岂能苟且偷生。我把咖啡迅速地放到宫洺桌子上,然后再次check了一下我的邮箱,把MSN自动回复设定了一下之后,我抓起手机和包,冲出了写字楼。

  翻江倒海掘地三尺,老一定要把你挖出来。杀千刀的周崇光!

  半小时后,我按照地址找到了那栋苏州河边上的高档酒店式公寓。我站在1902的门口,按了一下门铃,门开了。一个蓬乱着头发、脸色苍白的男孩子打开了门。他那张脸就是每一期出现在杂志专栏上的、让无数女孩子疯狂迷恋的脸,和宫洺是一个类型,阴柔的、带点邪气的,只是比宫洺稍微真实一点。

《小时代1.0折纸时代》第22节

  我激动地快要呕了,伸手抓住他,激动地想要喊出“活稿子”三个字来。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答应了他各种各样的条件作为取得稿子的代价,包括帮他收拾房间(他的房间乱得让我不能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地板上到处丢着他各种各样的名牌衣服,吃过的东西剩一半,到处乱放,他的床上有篮球和直排轮(……)我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心里像在流血一样。

  当我做完所有的事情,他依然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挥着手说:“不想写,写不出来。”

  我正在寻思着怎么打电话告诉Kitty我没有拿到稿子,并且已经打算和宫洺说我辞职了的时候,Kitty的电话来了。刚接起来,就听见她压抑不住的兴奋的声音,告诉我她搞定了制版公司,答应今天可以最迟等我们到9点钟。我被她再次振奋了。既然她能搞定制版公司,我就能搞定崇光。

  我也想通了,我现在就拿刀抵在他脖子上,还是不写老子就把刀捅进去!我正要准备翻身起来,崇光对我说:“你等着。”几分钟后,他递给我一个笔记本,“上面有我写的一篇文章,手写的,你们如果想用,就拿去发成专栏。”

  我像是突然中了六合彩的人一样激动地从他手里把笔记本抢过来,然后转身朝电梯跑,刚按了电梯的按钮,就听见他在我身后轻轻地笑了。

  “代我转达宫洺,下个月开始,专栏我不写啦。”

  “为什么?”

  他苍白的脸在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有点悲伤的样子,“我得了胃癌。医生叫我休息了。”

  我赶回公司的时候,发疯一样地往办公室冲。当我站到宫洺面前,挥舞着手上的笔记本告诉他终于拿到崇光稿子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快要缺氧休克了。我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来,大口地喘气。宫洺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我,平静地说:“不用了。Kitty已经拿她写好的那份去制版公司了。”然后继续低下头,看着他手上的文件。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宫洺,傻在他面前。他像是感受到我的目光一样再次抬起头看我,他的眼神有点疑惑:“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我的眼泪突然滚出来一大颗,我把笔记本抱在胸前,“没事。那我先出去了。”

  我趴在自己的电脑前,额头搁在键盘上,眼泪一行一行地流进键盘的缝隙里。整个人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感觉像一个废弃的轮胎一样被丢在路边。

  源源不绝的泪水混合着无法排遣的沮丧心情,不断地从我身体里流出来。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座超过水位线的巨大水库,整个身体里都是满满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