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大漠谣电视剧

风中奇缘原著小说《大漠谣》第61节剧情

  弯弓射隼,想来不是什么难事,可对经过人特意训练过的茶隼却的确不容易。从清晨起,霍去病和另一个弓箭好手就一直尝试射落两只隼,可是两只隼高高盘旋在天上,几乎一直在箭力之外。

  等了大半日,竟然连射箭的机会都没有,我早已心浮气躁,郁闷地专心策马,再不去看他们是否能射下茶隼。

  霍去病却和他以往流露出的冲动很是不同,表露的是超凡的冷静和坚韧,此时的他像一只经验丰富的狼,为了猎物可以潜伏整日,甚至几日,不急不躁,沉静地观察着猎物,等待着对方的微显疏忽时给予致命一击。

  突然一阵欢呼声响起,我立即喜悦地抬头,一个黑点正在急遽掉落,另外一只在天空哀鸣着追着黑点下冲,白羽箭堪堪擦过它的身体,它又立即腾起,在高空一圈圈盘旋,哀叫声不绝,却再没有降落。

  和霍去病一起射隼的弓箭手满面羞愧跪着向霍去病告罪,“卑职无能,求将军军法处置。”有兵士双手捧着茶隼尸体,呈给霍去病,霍去病却只是面色沉重地望着空中的那只孤隼,随意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

  我发愁地看着霍去病,这下可真是麻烦了。

  这两只隼经过特殊训练,警觉性比野生隼更高,还没有野生隼的贪玩好奇,这只隼受此惊吓,绝对再不会给我们机会去射它。而且如此好的探子万金难换,匈奴肯定会被激怒,只怕我们短时间内就有一场大仗要打,而且是在敌知我们、我们不知敌的劣势下。

  霍去病忽地侧头看向我,笑容灿烂,自信满满,一如此时戈壁上夏日的骄阳,照得大地没有半丝阴暗。我被他的神情感染,虽然满腹愁绪,也不禁绽出一丝笑。

  我都因为霍去病而自信忽增,愁绪顿减,何况这些跟着霍去病征战过的羽林儿郎?两次征战,霍去病都取得了巨大胜利,让这些羽林儿郎对他十分信赖,似乎只要跟着霍去病,前方不管是什么都可以挥刀砍下,霍去病有这个信心,而且成功地把这个信心传递给了每一个士兵。

  因为人马用水耗费巨大,大军急需补充水。霍去病问了我附近的水源后,决定去居延海。居延是匈奴语,弱水流沙的意思,地处匈奴腹地。

  那只隼一直不离不弃地跟随着我们,霍去病除了偶尔抬头看它一眼,面上看不出任何担心忧虑。快近居延海时,陈安康和另一个青年男子赵破奴结伴而来,陈安康的眼光从我脸上扫过,又迅即低下了头,我纳闷地看着他们。

  霍去病淡淡道:“有事就说。”

  赵破奴道:“匈奴此时肯定已经猜测到我们要去居延海,这一仗无可避免,打就打,我们不怕打这一仗,可是如果一直被匈奴抢到先机,却对我们极其不利,末将有一计可以射杀这只扁毛畜生。”说着他的眼光转向我。

  我明白过来,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别处。霍去病沉着脸道:“你们下去吧!此事不许再提。”

  赵破奴屈膝跪下,“将军,只是用鸽诱鹰,只要射箭及时,鸽子不会有事。即使有什么差池,牺牲两只鸽子却可以扭转我们的劣势。回长安后,末将愿意重金为金兄弟再寻购上好的鸽子。”

  我狠瞪了赵破奴一眼,一甩袖子,举步就走,急匆匆地去拿我的鸽子笼,再不敢让别人帮忙带,要放在我身边,我才能放心。

  陈安康在我身旁骑了半天马,看我一点都不理会他,赔着笑说:“你别生气了,将军不是没同意我们的坏主意吗?”

  我沉默地看着前方,他又赔笑说了几句,我一句话没有说,他只好尴尬地闭上了嘴。

  “李诚在哪里?我有些不放心他,待会到湖边时,可以让他跟着我吗?”我板着脸问。陈安康忙笑应好,叫兵士过来,吩咐去把李诚找来。

  绿草萋萋,湖面清阔,天光云色尽在其中。风过处,芦苇宛如轻纱,白白渺渺,起起伏伏。间或几只野鸭从芦苇丛中飞出,落入湖中。浅水处还有一群仙鹤,白羽红嘴,轻舞漫嬉。

  李诚目不转睛地盯着居延海,低低赞叹:“好美呀!原来匈奴人也有美丽的地方。”

  我声音沉沉地道:“湖里还有很多鱼,小时候我和……”忽地轻叹口气,把没有说完的话吞了回去,只是看着湖面发呆。

  当几千只水鸟惊叫着,突然从水上、芦苇中奋力振翅冲向高空时,霍去病第一个钩起了弓弦。

  我不是没有经历过性命相搏的人,也有过不少次生死一线间的事情,可当我落入一场几万人的战争中,才知道自己以前经历过的都不过是孩子的游戏。

  马嘶人吼,刀光剑影,湖光天色被一道道划过的寒光撕裂成一片片,支离破碎地重叠在一起。殷红的鲜血溅起,宛若鲜花怒放,花开却只一瞬,迅速凋零落下,恰像消逝的生命。一朵朵殷红的生命之花,缤纷不绝,凄迷艳丽地荡漾在碎裂的寒光中。

  我看不清前面究竟发生着什么,只觉满眼都是血红色的残破光影,陈安康摇了我一下,笑着说:“我第一次上战场吓得差点儿尿裤子,我看你比我强,只是脸煞白。”我知道他是想转移我的惊惧,我看着他,却无法挤出一个字。

  “李诚呢?”我惊叫道。陈安康四处打量了一圈,无奈地说:“这小子只怕跟着前锋冲进匈奴人的队伍中了。”

  我恼恨得差点儿给自己一耳光,一夹马镫就要走,陈安康死死拽住缰绳,“你不能到前方去,这是将军的命令,而且你现在去也于事无补,你根本不可能找到李诚,你没有和大军操练过,不懂配合,只会给周围士兵添乱,还是好好待在这里等战争结束。”

  我紧紧握着缰绳,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前方的激战。陈安康轻声说:“一上战场生死由天,昨日一起饮酒的伙伴,第二日就倒在你面前也是常事。”

  我的心立即绷成了一条线,身子一动不敢动,平着声音问:“那将军可……可能一定安全?”

  陈安康沉默了一瞬道:“战场上没有一定的安全,不过将军从小就在羽林营中练习攻打匈奴,又是卫大将军言传身教,经验丰富,不会有事。”

  匈奴的血,汉人的血,我分不清我的心究竟为什么在颤,神情木然地抬头看向蓝天,幸亏蓝天和白云依旧。

  匈奴兵败而走,居延海恢复了宁静,芦苇依旧曼妙地在风中起舞,可弥漫的血腥气和一地的尸身却让仙鹤野鸭再不敢回来,反倒秃鹫渐渐聚集在天上,一圈圈盘旋着,盯着满地美食。

  我举目四望,霍去病策马疾速奔来,“还好吗?”

  我强笑着点点头,目光依旧在人群中搜索着。陈安康笑指着右前方说:“那不是李诚吗?”

  李诚拖着刀,隔着老远向我挥手,我心中一松,也向他招了招手。李诚面上虽有血有泪,神情却很激昂,冲我大叫着:“我为爹姐姐报仇了,我报仇了,我打跑了匈奴……”

  一个躺在地上的匈奴尸身突然强撑起身子,向李诚扔出一把匕首。“小心!”我惊叫着飞奔而去,一面抛出白绢金珠想击落匕首,可是距离太远,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匕首飞进李诚胸口。一支箭从我身后飞出,将那个半死的匈奴士兵钉在地上。

  李诚低头看向插入胸口的匕首,又抬头茫然地看向我,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伸手接住他坠落的身子,手用力捂着他的心口,可鲜血仍旧不停地冒出。陈安康大叫着:“军医,军医……”

  霍去病蹲下去检查了一下伤口,看着我微摇摇头,“正中心脏。”

  李诚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我要死了吗?”

  我想摇头,可却无法摇头,只是紧紧地盯着军医。李诚笑握住我的手,我反手紧紧拽着他,似乎这样就可以拽住正在流逝的生命,“金大哥,你别难过,我很高兴,我杀了匈奴,现在又可以去见爹娘和姐姐,我好想他们,好想……”

  血仍在往外涌,手已渐渐冰冷,我抱着李诚一动不动,鲜血从我手上漫过,我的心也浸在冰冷的红色中,这全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陈安康轻声叫道:“金……”霍去病摆手让他噤声,“你先去整队,一会准备出发。”陈安康行礼后快速退下。

  霍去病一言不发,安静地站在我的身侧,望着居延海。我轻柔地放下李诚,走到湖边开始洗手,霍去病默默看了我一会,回身吩咐兵士将李诚的尸身火化。

  他走到我身侧,蹲在我身边也洗着手,“等仗打完,我派人将他的骨灰安葬在父母家人身侧,他不会孤单。”

  我抬头看了眼盘旋着的秃鹫,那只茶隼混在群鹰中已不可辨。

风中奇缘原著小说《大漠谣》第62节剧情

  马蹄声急急,一路疾驰,我一直沉默不语,霍去病也一直静静地陪在身侧,我时而抬头看一眼高高飞在上方的小黑点,再专注地策马。

  当我又一次抬头看向天空时,霍去病道:“不是你的错,不要再谴责自己,战争中本就是充满死亡,李诚决定参军的那一天就应该心中有备。”

  我盯着碧蓝的天空,“可如果不是我承诺让他上战场,也许他现在还活着。”

  霍去病无奈地说:“太钻牛角尖了,没有你李诚也会想方设法尽快上战场。何况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在报仇和苟安之间,你即使让李诚再选择一次,他仍旧会选择报仇。”

  我侧头看向霍去病,“如果不射落天上那只贼鸟,我们只怕不能顺利抵达祁连山。”

  霍去病抬头看了眼天空,“慢慢等时机,它总不能一直警惕性这么高。”

  我看着小谦和小淘,“原本兵分三路,互相策应,可如今李广将军和公孙敖将军都不知道究竟如何,我们又在匈奴腹地,靠的就是行踪不定的突袭,如果再等下去,也许我们都会死在祁连山脚下。”

  我摸了摸鸽子笼,缓缓打开门,小谦和小淘被关得太久了,都兴奋地跳到我手臂上,我低头看着它们,定声对霍去病吩咐:“准备好你的弓箭。”

  我轻轻抚摸着它们的头,轻声说:“对不起,要你们去冒险干一件事情,不要靠近茶隼,只需逗引它飞低一些,你们一定要尽力飞得快一些。”

  霍去病叫道:“玉儿!”示意我他已经一切准备好。

  我扬手让小谦小淘飞向天空,掏出挂在脖子上的竹哨,呜呜地吹起来,命令小谦和小淘逗引茶隼,将茶隼引向低空。

  小谦在空中盘旋着犹豫不前,小淘却已经不管不顾地直冲茶隼而去,小谦无奈下也紧紧赶在小淘身后向上飞去。

  茶隼很是精明,食物摆在眼前,却不为所动,依旧在高空飞翔,小淘和小谦隔着一段距离逗引了半天,茶隼却对它们不理不睬,小淘猛然直冲向茶隼飞去,我一惊,吹哨急唤它回来,小淘却毫不理会我的命令,在茶隼眼前放肆地打了圈子才准备飞开。

  茶隼是鸟中最凶残的捕猎者,大概从没有遇见如此蔑视它的威严的鸟,被小淘激怒,一声尖锐的鸣叫,双爪急速扑向小淘。我拼命地吹哨子召它们回来, 小淘急速坠落,但是鸽子的速度完全无法和茶隼的速度相比,还未到射程内,小淘已经笼罩在茶隼的爪下,眼见着身体就要被利爪贯穿。

  为了救小淘,小谦没有听从我的哨声下坠,反倒斜着从一旁冲到茶隼身侧,不顾茶隼充满力量的翅膀去啄茶隼的眼睛。茶隼翅膀舒展间,小谦哀鸣一声被 甩打开,小淘终于从爪下逃生。茶隼疯狂地追向小谦,小谦的身子在空中颤抖着下坠,小淘完全不听我号令,奋不顾身地去攻击茶隼,茶隼正要爪压小谦,一支箭直 贯它胸部,茶隼化成一道黑点,直落向大地。

  小谦也在摇摇晃晃地坠落,我急急奔着去接小谦,小谦未落在我身上,几滴鲜血先滴在我伸出的手臂上。我心一抽,小谦落在我的手臂上却无法站稳,脑 袋一歪就栽向地上,我赶忙捧住它,它双眼紧闭,一只翅膀连着半边胸骨全是血。我的手不停地抖着,小淘哀鸣着用头去拱小谦的头,小谦勉强睁开眼睛看向小淘, 身子一抖眼睛又闭上。

  军医伸手探了下小谦,满脸忧伤地朝霍去病摇摇头,我捧着小谦,心如刀割。小淘用嘴细心地替小谦理着羽毛,时而“咕咕”地鸣叫几声。我从没有见过如此耐心温柔的小淘,眼泪再也止不住,一滴滴落在小谦身上,嘴里断断续续地哽咽着:“对不……起,对……不起……”

  小淘抬头看向我,头在我手边轻柔地蹭着,似乎安慰着我,又用嘴替小谦理了下羽毛,忽然一振翅膀向高空飞去,我疑惑地看向越飞越高的小淘,蓦然反应过来,忙拼命地吹哨子——回来,立即回来。

  小淘却只是一个劲地向高处飞,我惊恐地大叫起来:“小淘,回来!回来!不许你丢下我!不许你丢下我!”语声未落,高空中一个小黑点快速栽向地 面,眨眼间,小淘已经摔落在地。本就被鸽子与鹰的一场大战引得目不转睛的兵士被小淘烈性震动,齐声惊呼,我却声音哽在喉咙里,叫不出声,眼睛瞪得大大,定 定地看着远处小淘的尸身,身子缓缓软坐在地上。

  霍去病捂住我的眼睛,“不要看了。”

  我狠命地要拽开他的手,他强握着我的胳膊,我打向他,“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逼我跟着你……”

  “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一定会向匈奴人讨回这一切。”霍去病一面柔声说着一面将军医递给他的一块湿帕强放在我鼻端,我只闻到一阵甜甜的花香,打他的力气渐小,脑袋一沉,靠在他肩头,昏睡过去。

  第四章 失身

  再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霍去病的怀中。

  漆黑夜色,茫茫大漠,只听得马蹄隆隆。我望着天空中稀疏黯淡的两三点星光,心中一片空落。顽皮的小淘,时常弄坏东西的小淘,总喜欢气我的小淘;温顺的小谦,处处照顾着小淘的小谦……

  “醒了吗?”霍去病低头看着我。我沉默了良久后问:“到哪里了?小月氏吗?”

  他抬头望着远处,“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小月氏已过,现在快到祁连山了,你熟悉祁连山吗?”我轻轻“嗯”了一声。

  身子还有些软,我撑着马背坐起,“我想自己骑马。”

  霍去病柔声说:“当时看你情绪激烈,所以下的迷药分量很重,人虽然清醒了但只怕还使不上力气,我再带你一程。”我沉默了一会,轻点下头。

  黑暗中伫立的山影看着越来越近,遥遥地传来几声狼啸,在马蹄声中隐隐可闻,我心中一动,紧握着霍去病的胳膊,扭头道:“快一点好吗?我听到……”我咬了下唇,吞下已在嘴边的话,转回头看向祁连山。

  霍去病策马加速,一路越过众人,直向前奔,渐渐地把众人都甩在后面。我诧异地看向他,他低头一笑,“希望是你的那只狼。”

  几只狼立在山坡一角俯视着我们,我心绪激荡,冲着祁连山一声长啸,霍去病的马儿猛然拱背撒蹄,想把我甩下马。此时山中遥遥传来呼啸,伴着我的啸声激荡在山间,马越发失控,霍去病无奈下索性弃了缰绳,带着我跃到地上。

  我立即挣脱他,他也未拽我,任由我一面呼啸着一面急急奔向山坡上的几只狼。没有想到它们见到我,低低呜鸣了几声,居然一甩尾巴仓皇地逃走。我满 心感情全然落空,气恼地叫起来:“狼八十九,你干吗躲着我?不认识我了吗?”几只小狼从林子间探头看向我。我低低招呼它们过来,它们刚想走近,忽听到母亲 的鸣叫,又齐齐躲了回去。我跺着脚直嘶叫:“我才不会逼迫你们去烤火。”

  霍去病在一旁摇头大笑,“玉儿,我还以为你是狼群的公主,怎么也应该群狼迎接才是,怎么个个好像都不想见你的样子。”

  我瞪了他一眼,侧耳倾听着越来越近的狼啸声。一声震动山林的大啸,一头银狼从林间飞跃而出,直直扑向我。我跳起去迎他,搂着他的脖子一起滚到了草地上,狼兄在我脸上脖子间嗅来嗅去,我抱着他的脖子,鼻子发涩,眼中全是泪花。

  我和狼兄闹腾了半晌方安静下来,狼兄冲着林子低叫一声,一头全身雪白的母狼领着一只通体银白的小狼缓缓走到我面前,我哈哈大笑着去抱小狼,扭回头对霍去病喜悦地说:“我有小侄女了,这才是我们的小公主,是不是很漂亮?”

  霍去病笑着欲走近,雪狼警惕地盯着霍去病,警告地嘶鸣了一声,我朝霍去病得意地扮了一个鬼脸,“人家不喜欢你,觉得你不像好人呢!”霍去病无奈地停住脚步。

  小公主脸儿小小,全身毛茸茸的,像一个雪团一样在我身上滚来滚去,狼兄甩着大尾巴逗它,小公主不停地扑腾,每每扑空,跌落回我的怀中,龇牙咧嘴地直朝父亲吐舌头。我忍不住地笑了又笑,人与狼欢快的声音回荡在山中。霍去病站在一旁静静凝视着我们,几分自责,几分思量。

  山脚下的马蹄声逐渐安静,大队应该都已经到达。霍去病望了一眼山脚下又看向我,“玉儿。”

  我侧头看向他,他一瞬不瞬地凝视了我一会说:“我要回去了,你……你们久别重逢,你先和它们在一起吧!”我不能相信地盯着他,他暖暖一笑,“先别离开祁连山,好吗?”他眼中的不舍,全都化作了要我快乐的笑。

  我沉默地点点头,他笑着看向狼兄,“玉儿就先拜托给你们了。”说完也不管狼兄是否听懂,竟然仿若对着长辈兄长,向狼兄深深作了一揖,一转身快步跑着冲下山去。

  小公主随在我和狼兄身后笨拙地扑腾着水,我们的王妃雪狼趴在湖边的大石上温柔地看着我们在水中嬉戏。

  我踢了狼兄一脚,“你从哪里拐骗了这么美丽的一只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