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红旗漫卷西风电视剧

红旗漫卷西风第1集剧情介绍

  二十年后三兄弟再聚首 清党反共行动大肆开展

  1927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一直接受中共援助的西北军军阀冯玉祥与蒋介石在徐州举行密谈,决定在豫陕甘等省进行清党反共。西安城内,由中共陕西组织掌握的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中山军事学校学员队与政治保卫队成为国共双方争夺的焦点。

  冯玉祥背叛革命,实行清党反共,大肆搜捕共产党人,白色恐怖笼罩着西安城,革命形势空前严峻。中共北方区委派驻陕西代表秦声达也被伪装的国军盯上了,幸亏董巍及时出现救了他。秦声达和中山军事学校校长程慕贤会面,程慕贤也是一名地下党员,他感觉到冯玉祥有倒向蒋介石的可能,中山军事学校是冯玉祥创建的,校长身份也是他任命的。程慕贤打算把军事演习提前进行,拉到城外去,一旦冯玉祥要动这支部队,他就立刻起义,北上山区打游击。秦声达表示赞同,让程慕贤隐藏身份,等待时机果断行动。两人约定好起义的信号。

  李志远和梁冬梅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欢喜冤家,这天李志远正在河边与几个老头下棋,梁冬梅赶来把他揪了回去。回家的路上,冬梅的钱袋被一个乞丐抢了,李志远赶紧带着冬梅追上去,刚见完秦声达的程慕贤帮他们制服了乞丐,抢钱的乞丐当过兵,因为病了才干出抢钱的事,程慕贤看他有孝心就给了他一些钱,他自称老慕头儿,还邀请他去中山军事学校当兵。李志远和梁冬梅也对老慕头产生了兴趣。

  李志远的父亲李耀川为了推翻满清,刺杀陕甘总督,出逃二十年,这事发生的时候李志远刚出生。现在李耀川要回来了,梁冬梅的父亲梁万龙和李耀川、秦声达是结拜兄弟,梁万龙晚上要设宴让三兄弟再聚首。父亲就要到了,李志远却一直坐着不动,梁万龙知道他怨恨着父亲开解了他一番。李耀川到了梁家,志远见到父亲反应很是冷淡,反而对秦声达十分热情。二十年没见,李耀川已经是冯玉祥联军西安司令部的副司令,刺杀秦声达的行动也是他安排的,只不过失败了。三兄弟见面,一片其乐融融,梁万龙拿出藏了二十年的酒,祝愿三家人的情义天长地久。酒桌上,李耀川劝秦声达,两人剑拔弩张话不投机,梁万龙及时缓解了尴尬。梁万龙向李耀川提出让梁冬梅和李志远接亲,李志远说自己整天被冬梅欺负,不愿意这门亲事,冬梅气的要命。秦声达的大儿子怀文和梁万达的大女儿春兰情投意合,春兰催怀文让秦声达赶紧跟自己的父亲提亲,怀文却说自己跟父亲不是一路人没什么好说的。

  秦声达和李耀川道不同不相为谋,互相指责对方党派的错误,争执了一番,梁万龙告诫二人这里是家,不是政治院,禁止他们谈论政治。本来梁万龙打算让二人一起在家中住一晚,李耀川借口有公务执意离开,也不让秦声达留下。怀文借口学校有事情要处理搭了李耀川的车先走了,车上,李耀川告诉怀文他此行的秘密身份是蒋介石派遣到西安促使冯玉祥清楚共党的特使,他让怀文为自己的双重身份保密,并让怀文和自己的属下特派小组西安联络站的吴站长建立联系。李耀川给秦怀文下达命令,刺杀校长程慕贤。

  李耀川派人打听清楚了秦声达正隐身在尊德中学以内,他向程慕贤借兵完成去尊德中学抓捕共产党的任务,还拿出了冯玉祥的书信,程慕贤只能同意派兵,由秦怀文带兵。

红旗漫卷西风第2集剧情介绍

  同根相煎秦声达被处心积虑的李耀川抓捕

  尊德中学内如往常一般平静,学生们都在操场上自由活动,李志远课间时间也不忘讨高梓萱的欢心。秦怀文带队赶赴尊德中学抓捕共产党,同一时间秦声达也得到了冯玉祥背叛革命的消息,他吩咐同志立即让尊德中学的共产党员转移,但显然已经晚了一步,校园外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学校早已被封锁起来,正在他们一筹莫展之际,李志远为了讨好城防司令千金小姐高梓萱带着同学想一起出去买水晶饼呢,一看校门被封一个人都出不去,秦声达知道自己这个外甥脑子好使,于是悄悄把他叫到一边让他帮大家想办法把学校的大门打开。

  李志远脑子一转计上心来,他让高梓萱装病,然后来到门口跟怀文、怀武两个哥哥商量是不是可以让城防司令的女儿出去看病,城防司令得罪不起,怀武将信将疑走进学校想看看姑娘是真病还是假病,李志远一撅屁股把怀武和高梓萱一起撞倒在地,还恶人先告状说怀武耍流氓,于是同学们一哄而上闹成了一团,怀文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打开校门进来查看,秦声达抓住时机让学校里的共产党员赶紧趁乱溜出去,秦怀文知道上了当却已控制不了混乱的局面,无奈之下朝天鸣枪,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但共产党员已经跑得一个不剩。

  李耀川亲自赶往尊德中学,他让中山军事学校派学生兵去抓共产党就是要看看程慕贤的态度,而自己亲自前往则是要看看秦声达是如何在自己面前认输的,高经元因为女儿梓萱在尊德中学念书心里放心不下,于是两人同往。没想到来到学校正看到秦怀武对着高梓萱呵斥,高经元一怒之下就要毙了怀武,没想到怀武认死理还真不怕死,高经元倒是对他有了好感,觉得他是当兵的好材料。

  李耀川拿出要缉拿的共产党员名单,让手下挨门挨户地搜,一间也不能放过,秦怀武一看名单上居然有父亲的名字,脑袋一热他就持枪对准他的姑父也是他的三叔开始质问,高经元也不懂李耀川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决定让李耀川自己留下解决问题,他则押着宝贝闺女回公馆去了。

  秦声达坐在房间里静候李耀川的到来,他让两个儿子不要管他,这事和他们没有关系,他留下李志远和冬梅说是有事要嘱托他们,怀文、怀武拗不过父亲只得离开,秦声达取出程慕贤交给他的指南针,让他们务必交到中山军事学校校长的手中,李志远刚将指南针放好,李耀川即破门而入。李耀川派人把儿子押走,但冬梅坚持不离开,她声称要做个见证,把所见所闻回去告诉父亲,让他知道他有多好的两个结拜兄弟。

  李志远买了德懋恭的水晶饼觍着脸去军事学校找秦怀武,说是自己对学校仰慕已久想让二哥带自己进去看看。程慕贤此时正在校长室召开紧急会议,眼下学校政治办主任被礼送出境,公开的党员都被迫撤离,他告诉大家他们学校是西安革命的火种和武装力量,一定要充分利用这次军事演习的机会,把全校的武装力量拉到城外去,随时准备打红旗打出来。

  李志远在学校的操场上遇见当日在街上帮他抢回钱包的老慕头,他向人打听程校长的行踪,老慕头自称自己就是程慕贤,但李志远愣是不信,非说他是学校的修理工,把近在眼前完成任务的好机会给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