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23集剧情介绍

  燕世子获知楚乔真名兴奋不已 宇文玥被逼无奈承认射杀好友

  小七小八在街上听人念了定北侯谋反被诛的告示,正在惊异,风眠突然出现带走了两人,他替姐妹二人妥善安排了住处,嘱咐她们好生待着,不要出门,两人点头答应。

  同样逃过一死的仲羽在长安城外见到了东方忌,跟他说自己要联合剩下的人去劫牢救燕洵,东方忌却说凭他们几个人本根不可能成事,并说燕北的兴衰也并非区区一个燕洵能够左右的,他的话让仲羽不禁深思起来。

  宇文怀想要从天牢提走楚乔,亲手杀了她,狱官没有见到上谕,不肯放人,宇文怀只得悻悻而回。这一幕被宇文玥在暗中看到了,他嘱咐月卫严加注意大牢里的动静。

  此时,楚乔正在牢里打洞,她用左宝仓给的簪子在墙上凿了一个拳头大的小洞,透过小洞询问燕洵的伤势。燕洵忍着浑身的剧痛爬到了小洞旁边,和楚乔隔着墙说话。他一边让楚乔将手从小洞里伸过来给她捂暖,一边将燕北的风光和自己小时候的趣事一一说给楚乔听,再三劝他跟自己回燕北,楚乔不忍让燕洵失望,便答应了他,并在燕洵的追问下,将自己的本名告诉了他,燕洵兴奋不已,一迭声地叫着她阿楚,并再三对她说,自己的父亲决不会谋反,他很快就会来救自己,楚乔却对形式很不乐观,但她为了不让燕洵难过,忍住一肚子的话,什么都没有说。

  赵西风自那晚在西城门被楚乔打了一顿之后,废掉了两根手指,他一直暗恨不已,后来听前去捉拿燕士城家人的大哥赵东亭的部下说,燕洵怀孕的的姐姐燕红绡在城外十里坡逃跑了,赵西风便自告奋勇去捉拿燕红绡,赵东亭想了想便同意了。

  赵西风在城外追上了正艰难逃亡的燕红绡,毫不留情地一箭射死了她,他正要下令割下燕红绡的头颅,宇文玥带人赶来,他一见燕红绡的尸体当即大怒,将赵西风打倒在地想要杀了他,赵西风吓得连连求饶,恰好此时宫里的太监来传旨,阻止了宇文玥下手,宇文玥气愤难平,临走在赵西风的大腿上狠狠刺了一剑,疼得赵西风嗷嗷直叫。

  魏帝将宇文玥召进宫中,向他说宇文怀状告他纵容手下婢女刺杀了宇文席,宇文玥辩解说,自己如果想要下手不必等到今天,更不会让一个打上青山院烙印的女婢去做,这一切还有待调查,魏帝闻言不再追究,又接着问起那晚射向燕洵的那一箭是不是他所为,到了此时,宇文玥也不得不承认,否则就更加说不清了,他称自己首先是大魏的臣子,其次才是燕洵的好友,分得清大义。魏帝闻言十分满意,便让他做副监斩官,次日协同宇文怀一起到九幽台监斩燕北诸人,宇文玥闻言大惊,他刚想进言,魏帝却说假如抗命,整个青山院的人全都难逃一死,宇文玥被逼无奈只得接旨。

  被赵东亭押解回京的白笙夫人想要给自己的儿子求情,她不声不响地一直跪在大殿外,魏帝却不肯见她。元淳从元嵩口中得知燕洵等人也要被斩,便匆匆跑来大殿外,也想要为燕洵求情。

楚乔传第24集剧情介绍

  燕洵九幽台得知家破奋起反抗 昔日众好友痛心不已无能为力

  元淳带着当初燕洵被送来长安为质时,白笙夫人给自己做的那双小靴子进了大殿,哭着将当日的种种说给魏帝听,跪求他放过燕洵,魏帝被元淳的一番话触动了,终于下旨免去了燕洵一死,并命人将白笙召进了殿中。

  元淳从大殿出来后,想要出宫去救燕洵,却被魏贵妃拦住了,她称如果元淳想要去九幽台看看,送燕洵一程,自己可以带她去,但是如果做出一点出格的事,就将她宫中的所有人上到奶娘下到侍女全部杀死,元淳闻言大惊,她怎么都不明白自己的母妃为何如此狠心。

  魏贵妃带着一双儿女到了九幽台旁边的一家客店里,选了一间可以看到九幽台的房间,让他们从窗子里观看刑场上的一举一动。元嵩也是万分不忍,他问母亲,既然无法救燕洵,为什么还要带自己和妹妹来这里,魏贵妃近乎冷酷地说,就是为了让他们看一看,作为皇亲贵胄的他们,离死亡到底有多近。

  这时,魏舒游到牢中押解燕洵,楚乔从栅栏中伸出手拉住了燕洵,非要跟他一同前往九幽台,燕洵知道此去有危险,不肯让她同去,楚乔却说跟着他自己活下去的机会更大,燕洵见她一再坚持,便让魏舒游开门放出了楚乔,两人牵着手并肩走出了大牢,当听到九幽台那边传来象征皇亲国戚归天的三十六声钟响时,燕洵隐隐明白了什么。

  此时的九幽台上,各家门阀的人已经到齐了,大家正在兴致勃勃地看着高台下面一群戴着面具的人在依照惯例跳着送魂舞,只有魏舒烨心中惶然。燕洵和楚乔被押到之后,魏舒烨高声请出正副监斩官,宇文怀当众宣读圣旨,称燕士城一家已经伏诛,念及燕洵自幼长于京师,未参与谋逆,特赦死罪,命其辨认人犯证验尸身,燕洵听说自己的家人全都被杀,顿时如遭霹雳,胸中怒火滔天。

  宇文怀故意用言语刺激燕洵,激他当众反抗,用头顶伤了自己,并乘机指他当众抗旨形同谋逆,让人将他当场诛杀,魏舒烨见状大急,连忙扬声大叫,提醒燕洵接旨,这才保住了他的一条命。

  宇文怀见此计不成,便走上高台,从匣中拿出燕士城的人头,更加幸灾乐祸地刺激燕洵。燕洵终于按捺不住,当场暴起,挣脱了锁着自己的镣铐,冲上了九幽台,两旁的兵士见状纷纷上前拦挡,燕洵本来身受重伤未愈,此时哪里是众人的对手,不过几个回合,就被人刺得浑身是伤,背后还被射了一箭,鲜血如泉水一般不停地涌出,倒在地上毫无还手之力。宇文玥和魏舒烨在一旁看了心中不忍,可又无能为力,只能暗暗痛心,远处客栈中的元嵩兄妹二人更是急怒交加,悲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