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25集剧情介绍

  燕洵拒不接圣旨惨遭屠戮 白笙夫人九幽台验尸自戕

  燕洵被众人围攻身受重伤,可他还是一次次站起来,坚持要登上九幽台,好不容易才爬到盛着父亲首级的木匣跟前,却又被宇文怀一掌打了下去,伤重力竭的燕洵像一根断线的风筝一样落了下去。楚乔见状再也忍不下去了,奋力撞开押着自己的兵士,跳起来挡了燕洵一下,这才让他免去了触石而亡的下场,可她自己却又被兵士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

  燕洵缓过来以后还要坚持爬起来,宇文怀以燕洵不肯接旨便是反叛为由下令弓箭手射杀他,燕洵深受数箭,浑身都是伤,已经命在旦夕。这一幕看得宇文玥、楚乔、魏舒烨以及远处客栈中的元淳和元嵩痛心不已,楚乔大声喊着燕洵的名字,元淳则跪在魏贵妃面前哭着哀求她救燕洵一命,魏贵妃纵然也是心中不忍,可为了一双儿女的将来,她还是忍着心痛一句话不说。

  宇文怀一心要置燕洵于死地,暗中命人动手取他的性命,宇文玥不动声色地推开燕洵,救了他一命,他知道自己没办法公开帮助燕洵,为了帮助燕洵多争取些时间,好让他能够捱到赦免的圣谕下达,便用脚踩住了他的头,逼着他接旨,不明情况的楚乔在一旁看了,不禁对宇文玥更加怨恨。

  眼看着场面僵持了下来,燕洵已经难逃一死,这时,身穿白衣的白笙夫人赫然出现,从远处缓缓走来,她望着台上的诸人,沉声说自己是奉旨来验尸,称在这个世间只有自己是最适合验尸的人,并说魏帝赦免燕洵死罪的圣谕随后就到,在场心系燕洵安危的众人顿时放下心来。

  燕洵看到母亲,更加心痛,不由大哭失声,白笙夫人上前搀起他,母子二人紧紧相拥。白笙夫人安慰了儿子几句,强忍着心中的悲愤,一步步登上了九幽台,上前打开了盛放燕士城首级的匣子,冷静地确认了他的身份,并一字一句述说了燕士城当年三番两次不顾生死解救魏帝的种种所为及魏帝当年许下与燕北世代君臣友好的誓言,听得兵士纷纷心有所感,放下了兵刃。宇文怀想要阻止白笙夫人述说当年燕士城的种种忠勇事迹,宇文玥却支持她接着说下去。

  于是,白笙夫人便挨个打开木匣,将自己的儿女家人活着时的种种事迹以及他们惨死的情形一一说了出来。到后来,宇文怀实在听不下去了,他以圣谕迟迟未到为由想要斩杀燕洵,却再次被宇文玥拦住了。

  宇文玥见白笙夫人验尸完成,不想她再看着亲人的首级伤心痛苦,便下令即刻行刑,众兵士捧着一个个装着燕家人首级的木匣投入了火中。白笙夫人扶起燕洵,擦去他的眼泪,轻声劝他不要哭,然后纵身跳下了九幽台,口吐鲜血跌在了燃着烈火的釜鼎旁边,燕洵一步步爬上去跪在母亲的遗体旁哭得死去活来,宇文玥看了痛心而又无奈,只能闭上眼暗自叹息。

楚乔传第26集剧情介绍

  宇文玥着手保护燕洵 萧公主使人暗杀狱官

  在燕洵的哭声中,白笙夫人幽幽睁开了眼睛,她抚摸着燕洵的脸颊,嘱咐他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为了燕家的亡魂哪怕是苟延残喘也不能放弃,说完,她脸上带着苦涩的笑意,在对燕北的深深眷念中含恨而去。

  宇文怀见已经对燕洵折磨得差不多了,便下令众兵士上前斩杀他,楚乔大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太监带着魏帝的圣旨而来,赦免了燕洵的死罪,客栈中的元淳听到了这个消息,心神一松昏厥了过去。而燕洵则扬天长啸,将自己胸中的怨恨一股脑地冲着苍天嘶吼了出来。

  这时,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倏忽间,一道闪电劈断了固定九幽台上石柱的铁链,扯倒了石柱,砸翻了烈焰翻腾的釜鼎,现场一片混乱,众人大惊。太监见此情景转身离开,回宫复命去了。魏帝听到太监禀报过九幽台上发生的一切,得知白笙已死,也不禁心中大恸。

  此事了结后,魏阀不甘心平叛燕北的所有功劳都让其他几家门阀抢去,他知道以魏帝的多疑,等白笙夫人故去的伤心劲一过,只怕就要对燕洵下手。思前想后,他觉得自己想要在燕北这块肥肉上咬一口,就要对燕洵下手,而如今杀掉燕洵的最后突破口就是掌管天牢的罗咏晨,只要他那里配合,燕洵就死定了。然而众人皆知罗咏晨与燕士城有旧,直接下手肯定不行,于是他便让自己的儿子魏舒游去游说宇文怀和赵西风,想借他们的手,以罗咏晨那个常常跟在长安五俊屁股后面跑的小儿子为质,迫罗咏晨就范,在牢里将燕洵置于死地。

  魏舒烨担心燕洵的安危,想要出府去给宇文玥送信,却被自己的叔父魏阀给禁了足,无奈之下,他只好悄悄让手下去给宇文玥报信,让他想办法保护燕洵。宇文玥得报之后吩咐月七好好保护罗咏晨的家人,之后便让人备马进宫去了。

  此时的元淳也从悲痛中清醒了过来,她刚要吩咐采薇更衣备车,出宫去见宇文玥,忽听外面有人禀报说,宇文玥前来求见,连忙让人将他带了进来。见面之后,元淳说起宇文玥在九幽台上的所作所为,宇文玥无奈地说,当时的情形下无论是谁,都没有能力改变什么,元淳又问起当日他向燕洵所射的那致命一箭,宇文玥没有多做辩解,只说如果真是自己做的,便不会让这个消息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元淳闻言觉得有理,便相信了他。

  萧玉此时也得知了长安城里发生的一切,她知道罗咏晨是当下事情的关键,而月卫已经将他的家人保护了起来,从他们下手已经不太可能,便吩咐隐心直接杀掉罗咏晨,隐心大赞自家公主好计,当即便命人依言而行。

  大梁谍者的能力不容小觑,长安到处都是他们的隐间和被收买的暗线,很快,罗咏晨便被看牢的一个属下在不知不觉中刺杀了。那个杀手叫做影子,他本来只是奉命对罗咏晨下手,但他本性好大喜功,目空一切,得手之后还想要立更大的功劳,便自作主张去毒杀燕洵。他自称是罗咏晨的下属,假装热心地称要帮助燕洵,并送了一碗热粥给楚乔,让她喂燕洵喝下。

  楚乔起初并未怀疑他,但从他转身离开的步伐中看出了破绽,他的步子轻盈,落地无声,根本与牢卫们沉重响亮的脚步不同,而且所穿的不是官靴,而是江湖中人惯穿的薄底快靴,因此断定他是个江湖中人。她将那碗粥缓缓倾倒在了地上,坐在一旁冷眼观看,很快,跑过去喝粥的一只老鼠便暴毙在了当场。

  这时,那个影子去而复返,他看到地上的粥和被毒死的老鼠,不由称赞楚乔的机敏,之后,他拿出一只弓弩,想要射杀楚乔,楚乔冷静地抬出风云令来引诱他,称只要能救自己出去,自己就会将风云令的下落告诉他,那人本不相信楚乔所言,楚乔称自己手中有证据,她缓缓走近影子,伸出了紧握的拳头,趁他不备,一手制住了他端着弩的右手,一手猛然袭向他的喉间,以自己手上锋利的指尖刃割断了他的喉咙。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牢房的墙外,一双眼睛正通过墙上的一个小洞,静静地观察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见楚乔得手,暂时已经脱离了危险,那人缓缓堵住小洞起身离开了。

  宇文玥正在和元淳商量着如何帮助燕洵,忽听月七来报说,罗咏晨被杀,他匆匆离开皇宫,打马直奔天牢。

  此时的燕洵心灰意冷,生机全无,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甚至刚刚命在旦夕他都没有皱一下眉头。楚乔知道燕洵无法接受这惨痛的现实,现在一心求死,她坐在燕洵身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发誓要让自己变得强大,改变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亲眼看着那些恶人遭到报应。燕洵听了她的这番话,终于有了反应,楚乔知道自己戳中了燕洵的心事,便苦苦劝他听从白笙夫人的话好好活下去,以图将来为亲人报仇。燕洵此时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望着房顶一字一句地发誓,一定要活着回到燕北,将来血洗长安,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此刻,仲羽正在召集风眠等幸存的燕北勇士商定营救燕洵的计划,她知道事出仓促无法做到计划周密,恳请众人抱着必死之心来尽力保住定北侯的最后一丝血脉,众人齐声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