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27集剧情介绍

  燕世子被人挑拨误会旧友 宇文玥用尽心思力保燕洵

  赵西风为了报楚乔断自己手指之仇,带人进了天牢,将那日燕洵逃跑时被宇文玥的冰雪箭射下马来及宇文玥早就奉皇命动用谍纸天眼在暗中罗织燕北反叛的罪证之事告诉了燕洵,故意刺激他,让他伤心,并以燕洵的性命相要挟,迫使楚乔放弃抵抗,将她按在了地上,称要断掉她所有的手指,燕洵制止了他,称要替楚乔还账,赵西风便阴笑着抛过去一支匕首,楚乔见状大惊,大喊着想要阻止燕洵,可燕洵却毫不犹豫地切下了自己的一根手指,赵西风还是不满意,想要他斩断整个手掌,楚乔暴起,想要杀掉赵西风,却被他的手下制住。这时,他的手下来报,称外面有人劫狱,赵西风这才悻悻离去。

  而此时,正是仲羽等人带着人在外面意图劫牢,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将要闯进天牢时,却被突然出现的一伙武功高强的蒙面人拦住了,眼见自己等人不是对手,仲羽只得带人撤退。他们不知道,这伙阻拦的人正是大梁公主萧玉,她早就得到了燕北人想要救燕洵的消息,为了不让他们救走燕洵,破坏自己挑拨大魏内斗的计划,这才赶来阻止。

  此时,元嵩也正在向魏帝禀报这件事情,魏帝一听就知道那些在天牢外打斗的人一定是去劫牢救燕洵的,他称燕士城的余党还在蠢蠢欲动,欲命元嵩去处理那些余党,元嵩大惊,魏帝见状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心软,便长叹一声改变了主意。元嵩又提议命人接替罗咏晨,却被魏帝拒绝了。元淳得知魏帝的态度后,知道他并非真心赦免燕洵,此举是想让天牢成为无主之地,暗示那些与杨燕洵有仇的人尽管可以随心所欲,元嵩闻言连忙制止了妹妹的大不敬之语。

  仲羽等人撤离后,萧玉也带人离开了,这时,得知消息的宇文玥方匆匆赶来,得知了牢里的诸多变故后,他匆匆跑去查看。燕洵见到宇文玥后,将赵西风对自己所说的事一一问过了他,宇文玥此时不好解释,只能承认都是自己做的,并说自己早就已经暗示过他。楚乔这时想起当日在密室看到宇文玥模仿燕洵笔迹写信呈报魏帝一事,便问他是否偷过燕洵的家书,宇文玥惊异她竟然知道此事,楚乔和燕洵见他没有否认,更加认定了他是个卖友求荣的卑鄙小人。

  燕洵指责宇文玥与自己十年之交竟不肯实言相告,而只是暗示而已,以致造成今日燕北之难,他痛心地出言与宇文玥绝交,宇文玥有苦难言,知道此时多说无益,只好转身离开了。临走时,月七命牢头好好照顾燕洵的饮食,不得慢待,牢头唯唯诺诺地应了。

  回到家中后,宇文玥还是不放心燕洵,他一连几夜守在天牢外,替燕洵干掉了那些来刺杀的人,可他却没有漏出一点风声,被关在大牢里的燕洵和楚乔一无所知,依然在暗恨着他。

  燕北始终是魏帝的一块心病,他想要提拔一个官员去做燕北太守,却不想动用各大门阀的人或者是皇亲国戚,担心再出一个燕士城,给自己造成心腹大患。他让自己身边的大监传旨吏部整理官员档案,想要从中挑出一个出身低微、没有背景没有人脉,但又有过从军履历,熟知军事,文韬武略的人才去镇守燕北。大监知道这是一个培植自己势力的好机会,就借机向魏帝推荐了与自己同为淮北老乡的三个官吏。

  经过一番仔细考量,魏帝觉得大监推荐的李显、蒋威、孙业这三人符合自己的要求,便下旨调三人进京准备仔细考查。而心思敏锐的宇文玥此时也根据形势分析出了魏帝的意图,甚至连大监的私心都考虑到了,他动用谍纸天眼的资源,经过层层筛查,同样在成千上万的官吏中选出了最有可能被魏帝委以重任的那三个人,并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了元淳,让她秘密在宫中散布这个消息。因为他知道,后宫的娘娘们知道了这个消息,就相当于各大门阀知道了,那时,他们一定会争相拉拢那三人,以图能在燕北分上一杯羹,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把各大门阀的动作如实呈报魏帝,让他明白,想要跳过门阀掌握燕北是不可能的事,从而在无奈之下继续委任燕洵坐镇燕北,救得燕洵一命。宇文玥为了昔日旧友可谓费尽心思,可惜燕洵却丝毫不知,两人在种种误会中越走越远。

  之后,宇文玥又让元淳找到了大监,将自己已经看出了他的私心及他在此事中间所做的手脚,并以禀报魏帝为名,暗中迫他向魏帝进言,放出燕洵,由他以戴罪之身来重掌燕北,以稳定形势。

  魏帝得知各大门阀的动作后果然大怒,大监趁机将元淳所教的那番话说给了魏帝听,魏帝想来想去觉得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最好方法了,便采纳了这个主意。

楚乔传第28集剧情介绍

  宇文怀一怒毁掉谍纸楼 楚乔女诈死瞒过宇文玥

  魏帝听从了大监的主意,打算让燕洵来坐镇燕北,但他又不想这么轻易放过燕洵,便命元嵩去执掌天牢,他知道元嵩和燕洵的关系,更知道如此一来燕洵的性命就有了保障,不至于被暗杀,又能受些苦楚,磨掉他的反抗之心。

  宇文怀得知这个消息后大怒,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对燕洵下手了,便让手下四六带人去廷尉监取了手令到天牢将楚乔带到了廷尉监,以她杀死自己祖父为由要置她于死地。这一幕被牢头看到了,他赶紧偷偷报告了宇文玥。宇文玥得知后匆匆带着月七赶到了廷尉监,他想要将楚乔带走,宇文怀却跳出来要当着他的面扼死楚乔,宇文玥想要制止,却又担心弄巧成拙,便出手用一根银针射入了楚乔的关元穴,封住了她的血脉,让她暂时晕厥,形同死人,打算瞒天过海,事后再将她救醒。楚乔不知道宇文玥用心良苦,在被银针打倒在地,口吐鲜血的那一刻,听着他说这绝情的话,她眼眸中流露出的是浓浓的恨意和不甘。

  在廷尉亲自查验之下,得知楚乔确实是死了,宇文怀这才放心地让宇文玥将她带走了。出了廷尉监,宇文玥本想赶紧回府救醒楚乔,却被突然出现的大监以皇命带走了,临走时他嘱咐月七将楚乔带回青山院好好守着,千万要等自己回来。

  进宫之后,宇文玥一直被魏帝晾在一旁,宇文玥忧心楚乔,知道自己若在半个时辰之内不将她救醒,她便会有性命之忧,可是皇命难违,他又不敢擅自离开,不由忧心如焚,他不知道,此时他的祖父宇文灼已经从月七的口中得知了楚乔的事,而接下来的变故也让他始料未及。

  眼看半个时辰就要过去了,魏帝这才缓缓开口,他轻飘飘地几句话,将宇文玥调到了边关去镇守,并让他将谍纸天眼交给宇文怀掌管,宇文玥心中大惊,却又不能不尊皇命,只能领旨。

  面圣过后,宇文玥匆匆回到了青山院,可他却到处都找不到楚乔的“尸首”,招来婢女询问过后才知,楚乔已经被战蛑送去了乱葬岗火化了,他心下大惊,连忙骑马飞奔去乱葬岗。就在宇文玥心急如焚地赶路时,途中却被萧玉和隐心带人拦住了,双方一场恶斗又耽误了不少时间,直到月七带人赶来,宇文玥才脱身而去,临走时,他一剑斩杀了想要拦挡自己的隐心。

  等宇文玥赶到乱葬岗时,却被告知刚刚送来的女尸已经被焚烧了,宇文玥赶紧让随后赶来的月七等人灭火,可是大火被扑灭后,宇文玥却只从一堆火灰里找到了自己当日送给楚乔的指尖刃,他顿时心下大恸,转身离开了乱葬岗。

  回到青山院后,宇文玥正在花园里借酒消愁,宇文怀得意地跑来逼他将谍纸天眼交给自己,宇文玥苦笑一声便带着他进了谍纸楼,将这些年来的密档拿出来交给了他,并将一些门阀贵族甚至是皇室的密辛一一告诉了他,最后把宇文怀其实是他名义上的祖父宇文席的儿子之事也说了出来,称进了谍纸楼,就是掌握了所有人的隐秘,就是与天下人为敌,自己早就厌烦了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活。

  之后,宇文玥打开谍纸楼的自毁装置让宇文怀看,故意告诉他说,这些年来,自己多少次都想毁了谍纸楼,现在终于有人来替自己接下这个烫手山芋了,自己其实内心十分感谢他。宇文怀手中拿着那些秘密卷宗,气得直发抖,他处心积虑地想要得到谍纸天眼,可不单单是为了隐宗这些秘密情报,更是为了杀宗的权势和银宗的宝藏,如今这些都没有见到,只是掌握了一些随时都有可能致自己于死地的秘辛,他哪里肯甘心,看着宇文玥轻松离开的背影,宇文怀狂怒之下一拳砸在了谍纸楼自毁装置的机关上,顿时,消息扯动,四周的豹首中喷出了火箭,爆炸之声迭起,整个谍纸楼陷入一片火海,摇摇欲坠。宇文怀见事不好,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他依然余怒未消,不许下人上去救火,眼睁睁看着宇文家几辈人的心血在顷刻间毁于一旦。

  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魏帝耳朵里,他暗嗤宇文怀胆小如鼠没有担当,难成大器,之后便命大监到天牢传旨,赦免燕洵死罪,将其软禁莺歌苑,三年后令其回到燕北承袭王位。燕洵一动不动地坐在角落里,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牢头深恐大监迁怒,便谎说燕洵受伤太重损伤了听力,已经成了聋子,大监其实明白这是牢头睁着眼睛说瞎话,但他也不想多做纠缠,便就着这个台阶宣读了圣旨,回宫复命去了。

  惨遭虐待的燕洵终于重见天日了,走出大牢的那一刻,他看到前来迎接自己的仲羽和一旁蒙面的楚乔,心中暗暗激动,可面上却丝毫未显,在两人的陪伴下,燕洵一言不发地走进了荒凉的莺歌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