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大结局 > 楚乔传电视剧

楚乔传第29集剧情介绍

  魏舒游借机难为燕洵 淳公主解围却遭利用

  原来,当日楚乔被送到乱葬岗后,是终仲羽救下了她,这才让她保住了一条命,可她却误会宇文玥是想要摆脱干系才抢先下手杀了自己,但她被自己的情绪蒙蔽,没有想到以宇文玥的手段,假如真的想杀她,又怎么会给她留下一线生机。

  宇文玥一直在暗中保护着燕洵,他从月卫那里得知宇文怀派出了杀手,便亲自带人赶去了莺歌苑,将那些杀手截杀在了莺歌苑外的胡同里。

  经过这场剧变,燕洵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无忧无虑心地干净不惹一丝尘埃的燕北世子了,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楚乔的深情,也许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从来就没有把楚乔当做一个婢女来看待,而是从一开始就把她真正地当做一个地位平等的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

  萧玉怀疑楚乔与风云令有关,她派出一队杀手去莺歌苑试探楚乔的武功路数,结果却被燕洵等三人全数杀死,只剩下一个逃了回去。从那人口中得知楚乔的功夫是宇文家的路数,萧玉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第二天,宇文怀和魏舒游带着人以检查兵器为由进了莺歌苑搜查了一番,并且押出脸上缠着绷带的楚乔,非要检查她的伤势,仲羽拦挡不住,燕洵差点暴怒动手。正在危急关头,元淳带着采薇赶来替楚乔解了围,她毫不客气地叱骂了魏舒游和宇文怀一番,将他们赶了出去。

  元淳想方设法地想要逗燕洵开心,燕洵却直言自己惨遭家族剧变,两人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元淳闻言哭着向他道歉,并今后自己一定要保护他,之后又拿出一篮子为他准备的糕点,非要他吃,燕洵拗不过,只好吃了一小块。然而,元淳走后不久,燕洵便觉得肠如刀绞,腹痛难忍,仲羽直觉以为是元淳下的毒,楚乔却冷静地说,公主绝不会下毒,一定是有人想利用她借刀杀人。仲羽闻言也觉得有理,她替燕洵诊过脉后,称他中的是三足鳖之毒,需要蟾酥来以毒攻毒,楚乔便让她暂时以银针替燕洵稳定毒性,自己偷偷溜出去找药。

  蟾酥是以蟾蜍的体表毒液炼制而成的,十分稀缺,楚乔到了街上找了好几家药店都没有找到这味药,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老板却向她索要一钱十两金子的天价,楚乔好言说尽,老板就是不肯通融,她便拿出一支早前在莺歌苑里偷偷用剪刀削成的簪子抵在老板的喉间威胁他,逼他交出了店里所有的蟾酥。

  回到莺歌苑后,楚乔不小心被守卫发现,守卫们审问她去了哪里,楚乔一言不发,被几个人打倒在地,好一顿暴揍。为了不给燕洵惹麻烦,楚乔硬是忍着没有还手,结果被打得浑身是伤,鼻青脸肿。燕洵喝过用蟾酥熬制的解药后渐渐恢复了过来,他清醒后看到楚乔脸上的伤,心疼不已,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报复那些伤害楚乔的人。

楚乔传第30集剧情介绍

  魏舒游被人挑唆行刺莺歌苑 燕世子将计就计皇宫暗告状

  宇文玥一直忘不了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星儿,他将那日楚乔一怒之下在红山院屋顶摔坏的铃铛又重新修好,挂在了自己的剑柄上,日日睹物思人。

  宇文怀一心想要置燕洵于死地,但他已经看出魏帝想要留着燕洵平衡燕北局势,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暗中怂恿魏舒游,称魏帝其实是想让身边的人替他分忧,干掉燕洵,将魏舒游心中暴虐之气的挑拨了起来。魏舒游是个莽夫,根本没有脑子,当夜便带了人赶去了莺歌苑,想要对燕洵下手,宇文玥得报后也带人匆匆赶去。

  莺歌苑里,燕洵早就厌烦了这种千日防贼战战兢兢的日子,他看出了魏帝之所以留下自己,是因为担心燕北被各大门阀瓜分,如今他一定会像当初不遗余力地杀自己一样,拼命地保护自己,于是便和楚乔、仲羽商量了一番,决定把那些宵小暗中的动作捅到魏帝那里去。

  于是,当魏舒游带人来刺杀的时候,燕洵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他大开杀戒,将自己的一腔愤懑全都发泄在了那些刺客身上,将他们一一杀死了,魏舒游也被他刺成了重伤。守卫听到动静闯了进来,燕洵便一力承担下了所有罪过,让他们将自己押解进宫。

  宇文怀知道魏舒游是个不成事的莽夫,便派了心腹朱四六带人暗中尾随,替魏舒游收尾。朱四六见燕洵和魏舒游被带进宫去了,便想让人下手抢走那些刺客尸体,将之毁尸灭迹,到时候好令燕洵死无对证有口难言。楚乔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她一面让仲羽去向元淳公主求援,一面冲出来拼死阻拦那些人抢尸体。奈何对方人多,楚乔渐渐力不从心,顾东顾不了西,就在这危急时刻,元淳派来的皇宫侍卫赶到了,他们将那些尸体抢下来带到了皇宫去了。

  此时,魏帝刚刚宠幸了一名叫做兰儿的宫女,因见她温婉可人,便将其封为兰淑仪,赐住了兰萱宫。他得到大监的禀报,得知燕洵在莺歌苑伤人,大发雷霆,便带着魏贵妃一起夜审燕洵。魏舒游红口白牙地诬告燕洵想要逃跑,自己只是在巡查的时候想要阻拦,而被他刺成了重伤,宇文怀更在旁边添油加醋地拿出守卫的所谓“证据”,证明魏舒游的言辞无误,元嵩想要为燕洵开脱,却因拿不出证据而被魏帝斥责了一番。

  魏贵妃也想要为燕洵说话,反被宇文怀夹枪带棒地牵扯了进去,这时,元淳闯进殿中,向魏帝禀告自己已经将莺歌苑中的刺客尸体带了来,那人正是魏舒游整日带在身边的亲信,不容他抵赖。元嵩和宇文怀奉魏帝之命验过尸身之后,回报那人确是魏舒游亲信,狡诈的宇文怀却又诬陷那人是被人安插在魏舒游身边的奸细,魏舒游赶紧顺着他的话头否认那人是自己的亲信,却又被燕洵机智地三言两语就诈出了实话,当场失口说出自己带人围攻燕洵的事。

  事到如今本来已经真相大白,宇文怀却还要狡辩,称魏舒游只是五石散的毒瘾发作在胡说八道,魏帝早已明白了其中的弯弯绕,闻言气得拍案而起,指着宇文怀的鼻子大骂了了他一番,魏贵妃也趁机在旁替自己的侄子开脱罪名,称他是受了奸人挑唆才做下了糊涂事,魏帝对宇文怀更加不满。